未分類

青色光芒雖然在阿特拉斯的核心控制區域獲得了壓倒性的優勢,但是臨近毀滅的黃色光芒,也就是阿特拉斯的意識,用毀滅式的戰法破壞了阿特拉斯核心控制區域,強行沖向了能量控制核心。

阿卡姆歐布不得不應戰,雙方轉移了戰場之後,原本阿卡姆歐布佔有的優勢就全部被推翻了。

能量控制核心對於阿卡姆歐布和阿特拉斯來說都是重要的,如果這裏被破壞,阿特拉斯體內的能量終將消耗殆盡,幸運的話,阿特拉斯和阿卡姆歐布的意識會殘留在已經被大戰撕裂得支離破碎的核心控制區域,陷入存儲狀態,等待下一次有能量輸入時候醒來再次陷入苦戰,但如果存儲失敗的話,兩個意識便會消失,徹底被從阿特拉斯體內被抹去。

阿特拉斯不甘心。他被提拉特彌斯給騙了。

他被一個神給騙了。

他斷定自己已經活不下去,所以,毀滅一切,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阿卡姆歐布並不怕死,但是他目前不想死。從提拉特彌斯帶他來到這個世界,他就知道,晶體位面只是一個虛擬位面,他是隨時都會被這個世界所毀滅的,要想挽救晶體位面,就必須幫助提拉特彌斯完成逃脫計劃,否則,當阿特拉斯重新啟動封靈台的時候,他和他原來的世界將不復存在,包括那一個千萬年來一直在苦苦思索的至高神!

所以,即便是拼盡性命,也必須阻止阿特拉斯自我毀滅!

另外,他的背後,是提拉特彌斯,是能力無窮的創造之神!

時時刻刻,能量控制區域都在兩個意識的爭鬥中**著,那些破壞者阿特拉斯能量控制核心的尖刺甚至一邊延伸還在一邊旋轉着刺向控制區本身,就像一根螺絲樣擰入控制區域,將一些原本還在使用的管線再次截斷。

青色的淡弱電芒在管線上和黃色的淡弱電芒只餘下不多的數量,但是依舊交相輝映,在尖刺的頂端也在互相攻擊和湮滅。

紅光如同一團明亮的火焰,沒有任何停留,直接投入了這一片戰爭廢墟。紅色漫過鋼鐵管線的每一個角落,強大而溫和的力量並沒有一個個掐滅青色光芒和黃色光芒的閃動,而是包圍了他們,將它們孤立起來,無法再次相遇、碰撞。但阿特拉斯原本的力量並使那麼容易被壓制的,他在衝突,在激蕩,試圖衝破紅色力量的包圍,於是,能量核心開始劇烈震顫,大有因此炸裂的氣勢!

能量核心劇烈震顫了數次,然後最終不再動作。阿特拉斯和阿卡姆歐布的爭鬥,已經將能量控制核心破壞的太厲害,即便現在電池中還有電,他們自己也已經很難提取出來,而現在電池中店裏已經接近枯竭,誰也無法從中提取出來足夠的能量了。阿特拉斯終是沒能完成自己的毀滅,所有的東西沒有被破壞,也沒有被修復,而是被紅色光芒包容在了一起,瞬間凝固了。

「殿下!你終於來了!」阿卡姆歐布的意識輸出一個信息,那團黃色的光芒則輸出了另一個信息:「……原來,死亡是這種感覺……」信息傳出,兩個意識都陷入了沉寂。紅色的光芒站在能量控制核心,沒有欣喜,沒有悲傷,對着提拉特彌斯發出一個信息:「殿下,我已經控制了阿特拉斯。」

。 雖然過了三天,但喬思語的身體還是很虛弱,為了不打擾她休息,顧清明沒過多久就離開了,只是命人準備了非常豐富的營養餐后直接端到了病房,怕不夠吃分量還特別足。

此後只要他一有時間就會來看喬思語。

顧瑾言在糾結了許久之後,沒先找顧清明,倒是先找上了顧擎天,畢竟讓顧擎天接受一個突如其來的妹妹,而且還是未婚妻姐姐的妹妹,着實有些困難,畢竟如果喬思語真的是顧清明的女兒,那顧清明當初就背叛過顧擎天的母親。

所以思忖了許久,顧瑾言就在醫院外的一家咖啡廳約了顧擎天。

「怎麼想起突然請我喝咖啡?而且還是這身打扮?」

顧瑾言從醫院裏出來,身上還穿着白大褂,所以坐在咖啡廳里格外顯眼。

「擎天,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有了一個有血緣關係的親妹妹,你會接受她嗎?」

顧擎天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聲音也立刻冷了下來,「把話說清楚,從什麼時候開始你也學會拐彎抹角了?」

「……我懷疑喬思語是舅舅的女兒,你的親妹妹!」

「什麼!?」

「有太多巧合,所以我來問問你的意見……這件事我還沒告訴舅舅。」

顧擎天知道他家老爺子特別喜歡喬思語,好像就是他第一次帶着喬思語參加姑姑的生日宴會的那一天,喬思語和老爺子第一次相見,老爺子一見到喬思語的表情,他到現在都還記得,但後來老爺子說喬思語是他一個故人朋友的女兒,他倒也沒放在心上,現在想來,的確到處都是疑點。

有沒有妹妹這件事對顧擎天來說無所謂,但喬思語如果真的是他親妹妹,那他不能不讓她跟老爺子相認。

老爺子人已到古稀之年,此生最遺憾的就是沒有個女兒,上次聽姑姑說,他想認喬思語做乾女兒,可被喬思語拒絕了,畢竟當時兩家人的關係有點複雜,他記得當時老爺子惆悵了好久,如果喬思語真的是老爺子的女兒,那老爺子估計會高興的跳起來吧!

以前他為了事業很少顧忌老爺子,現在是該為老爺子多點事兒了。

思及此,顧擎天點了點頭,「那就做個親自鑒定吧!」

顧瑾言鬆了一口氣,「我以為你會反感。」

「還好……喬思語很討巧。不過這件事先別告訴老爺子,免得他興奮的抱着希望,最後發現喬思語不是他女兒之後又免不了失望。」

「……好!」

於是乎,眾人在瞞着喬思語和顧清明的情況下,給兩人做了親子鑒定,為了確保準確率,先測了顧擎天和喬思語的DNA,之後又測了顧擎天和喬思語的DNA。

而此時的一間地下室內,韓東子奄奄一息的倒在水泥地上,沒有一點力氣。

被厲默川的人追殺之後,韓東子無路可去就找冷冽求助,冷冽就將他帶到了這間地下室,他本來想着等外面的風聲過後再出去換個新身份重新開始,可沒想到冷冽把他關在這裏后就不聞不問,無論他怎麼喊都沒人回應,他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要是再沒人來,他有可能會被活活餓死在這裏……

。 隨着顏知許法咒落下,地府的大門輪廓隱隱約約的顯現出來,吳瓷微心知時間真的所剩不多了。

她上前輕輕地擁抱了一下秦雲笙,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他想挽留她可也心知肚明投胎才是她最好的選擇。

秦雲笙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着他放在心尖上的妻兒被黑白使者帶走,徹底的從他的世界消失。

從今天開始……他就要成為孤家寡人了啊。

吳瓷微和秦楷離開后,顏知許同樣給在場的人下禁咒,今日所見所聞皆不可外傳。

房間里的秩序恢復正常,林挽百般感謝顏知許的同時對秦雲笙的態度一落千丈。

「呵……」

「秦先生,回去后我會搬出去,離婚手續儘快走完,我一刻都不想多等。」

「另外離婚了的話女兒的撫養權是屬於我的,我不放心讓我的女兒留在一個狼子野心的人身邊。」

「畢竟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有一天突然愛上哪個女人,然後傷害我如珠似寶寵著的女兒。」

對於林挽的冷嘲熱諷,秦雲笙全然沒放在心上。

隨着吳瓷微和秦楷的離開,他的心彷彿也變得死寂起來。

平日裏溫柔隨和的假面撕開,周身縈繞的氣息冰涼而森寒,冷漠的像是在對待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他的喉結蠕動,望向那個相處了六年之久的女人,眸底難得漾起星星點點的愧疚。

「你不用搬走,房子車子我都會過戶留給你,另外財產的70%也給你。」

「我回去后就收拾行李離開,還有你放心,女兒的撫養權我不會跟你爭的。」

六年光陰浪費在他的身上,是他對不起她,他無話可說,亦沒有什麼可辯解的。

林挽壓下心底複雜的滋味,爽快的開口答應,「行,就這麼定了,回去就擬離婚協議書。」

「哦對了,大學教授?我希望你可以辭掉這一份工作,我覺得你不配教書育人。」

既然他把財產多分給她,她為什麼不要?

這是她應得的賠償,他不但浪費了她六年的光陰,還險些令她殞命,踏上黃泉路。

秦雲笙望着空中,似乎是企圖尋找吳瓷微留下的痕迹。

什麼都沒找到,心如死灰,聲音輕飄飄的,「好……我會辭職的。」

見這兩人快刀斬亂麻的談好離婚的事,金繪喬撇嘴。

「林小姐,提前祝你恢復單身,另外以後找男人可得擦亮眼睛。」

看來這個男人的良心還沒徹底的被狗吃的一乾二淨。

「謝謝。」

林挽真誠道謝,隨後與秦雲笙一前一後,互不理睬的離開。

見人都走了,紀洲坐在位置上揉了揉有點撐的肚子,唉聲嘆氣。

「孽緣啊孽緣,林挽現在也算是脫離苦海,苦盡甘來了。」

離婚後能拿到一筆巨額財產,這以後的日子豈不是可以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出去吧。」

「休息一下然後訂高鐵票,我準備明天返回海市。」

說完,顏知許拿出手機登錄高鐵訂票網站。

「行,明天回去,我也要回去工作了。」

金繪喬想起請假的這些日子時不時會接到經紀人瘋狂催工作的電話就一陣頭疼。

紀洲自然沒任何異議,「許爺,那我們出去了。」

「嗯。」

兩人離開后,房間里只剩下顏知許一人,空空蕩蕩的。

她走到座機前撥打電話讓服務人員上樓把床單換掉重新鋪了一份乾淨的才躺下休息。

。 杜晴冉情急之下根本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從池子裏爬出來渾身濕淋淋的抱着兒子,想要將他扔到池子裏去滅火。

可誰知道他們母子兩個剛抱到一起,杜晴冉就感覺那本醫書在瘋狂的旋轉,看的她頭暈眼花,懷裏的胖胖緊緊地閉着眼睛不說話,「兒子,你怎麼樣啊?」

「娘,我好疼!」胖胖奄奄一息的開口說。

杜晴冉心裏一緊,也不知道到底這本醫書現在是怎麼回事,她咬咬牙將兒子護在身體里,緊接着硬生生的將那本醫書扔到了一邊去,而她的手全被燙了好大的水泡。

不過那本醫術離開兒子的身體之後,兒子的臉色好看了許多。

可之後杜晴冉卻愣住了,那本醫術真的好燙,她的手上全是水泡,可胖胖渾身上下除了衣服和頭髮被燒掉了之後,盡然一點兒燙傷的痕迹都沒有。

兔子看見之後也傻眼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小白看了看胖胖,遲疑的開口說:「主子,這小主子是你親生兒子吧?」

杜晴冉搖搖頭,他不是啊,胖胖是自己撿到的孩子,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啊!

小白卻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這個孩子是你親生的,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很多的事情其實主人你也能猜到了,這空間本來就是你的,這本醫書也是你寫的啊!當年你還將自己的一魄放在這書上以保護它不會落入壞人之手。」

杜晴冉沉默了,很多的人都說她是隱族的聖女,而在葯田裏見過那個冰冷高貴的女子之後,這個空間她也有些猜測的啊!

「所以這本醫書會根據血緣關係保護人,小主人渾身都沒有被燙傷,他肯定跟你有血緣關係。」小白肯定的說着,所以這個小主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呢?

「可是不對啊!你說它上面有我的魂魄,認的是血緣關係,那我怎麼被燙傷了啊!」杜晴冉有些奇怪的說着。

「主人你被燙傷是因為貿然對醫書出手遭到了反噬,剛才第一下只是醫書剛激活而已。」小白將自己知道的東西全都說了出來。

杜晴冉看着懷裏的兒子,眼淚掉下來了,這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正在想的時候,杜晴冉身上的傷勢再次疼了起來,她趕緊抱着兒子去泡葯池子了,一段時間之後,杜晴冉身上的傷勢包括燙傷都恢復了,而胖胖的頭髮也重現長出來了。

母子兩個人在空間里收拾好了之後這才繼續踏上了去尋找顧銘琪的道路。

荒隱海此刻已經是人間仙境了,而很多的修仙者也來到了荒隱海的外面,沒辦法啊,他們等了千年了,這一次終於感覺到荒隱海恢復了以前的樣子,這可不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闖過荒隱海成仙了嘛!

杜晴冉知道這一情況之後,乾脆將自己和兒子也偽裝成了修行者,一時間混在進來的人中間倒也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們現在到哪裏了啊?」

走了幾天之後,有人就開口了。

其中一個人曾經來過荒隱海,他算了算說:「大概三天我們就到了入口的地方,只是荒隱海的入口不是一成不變的,大家只能靠自己去找了。」

杜晴冉聽到這話愣住了,她一直都以為自己已經在荒隱海走了很多天了,可誰知道原來這麼長的時間她連真正的荒隱海都沒有進去呢!自嘲的笑了笑,原來真的凡人這麼弱啊!

胖胖則是拉住了自己娘,不知道為什麼,越走他越感覺這裏熟悉,就好像是自己曾經來過這裏,甚至在這裏做了很重要的事情。

「兒子,沒事啊,等到進去之後咱們就能找到你爹了。」杜晴冉摸著兒子的腦袋,看到他最近的臉色越來越好了,她心裏也輕鬆一些。

胖胖點點頭,母子兩個在這群人里一直努力的縮小自己的存在感,可畢竟一個小孩子出現在這裏還是很引人注意的啊!

「你怎麼還帶着一個孩子啊?這是你的徒弟嗎?」有人就湊到杜晴冉的身邊開口說,眼神還打量了一番胖胖,想着遇到危險是不是將這孩子推出去。

杜晴冉當然也看見這人眼裏的思索了,她冷聲說:「我是跟我相公一起來的,只是之前遇到了機關走散了,我相公可是很厲害的啊!這是我兒子,別小看他。」

那人被杜晴冉的話給嚇到了,有些懷疑的看了看胖胖,實在是沒有看出來這小屁孩有什麼厲害的地方,心裏卻暗暗的提高了警惕。

杜晴冉將兒子藏在了自己的身後,希望自己剛才的話對這些人會產生一定的威懾,不過她還是不放心的將保護屬性的法器放在了兒子身上。

走了幾天之後終於到了荒隱海的入口,一群人就找到了一片草地開始休息,杜晴冉因為擔心兒子的安全所以跟他們保持了一段距離,在草地上她發現了很多水系的藥材,頓時覺得疑惑了。

這裏樹木旺盛,按道理來說應該是木系的植物最旺盛啊,那這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了。

想到這裏,杜晴冉也不再猶豫了,她將水系的藥材採摘了好多,不管用不用得上,先採下來放着好了。

木系的植物長的最好的地方麻煩的地方就在於到處都是樹木和草叢,很容易就讓人迷失在其中,杜晴冉拉着兒子的手慢悠悠的走着。

「哎呀,我怎麼又回來這地方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們是遇到陣法了嗎?」

「這太古怪了啊!」

杜晴冉聽完他們的話更加肯定這些樹木和草叢不是那麼簡單,再看看發現這裏確實有一個陣法,而且這個陣法不光是會讓人迷路,更關鍵的是它還是個吸取木系水分的陣法,也就是說這個陣法一旦被啟動了,這裏的水會被吸收,這裏瞬間就能變成沙漠。

至於它怎麼啟動,杜晴冉一時間還沒有想出來。

可下一刻,那些人因為走不出去就急躁了,直接拿出劍砍了周圍的樹木和草叢,一瞬間一聲巨響,就好像是什麼東西蘇醒一般,震的人耳朵疼。 「居然這麼快就掌控了最難理解的聖炎精神系力量,這才過去幾天?小傢伙很有天賦啊!不過…這點力道,怕是撐不了多久!」芊澄盯著畫面中一動不動的宇智波鼬點評道。

「這傢伙能仗著優勢跟這傢伙過幾招,也算很不錯了,我正好最近突破沒機會練手,就拿它來練練手吧,當活動活動筋骨了!!」姜澤歪了歪脖子,瞬間消失不見。

暗影維度…

「這麼說來,在他喊出幻術那一刻,所有人就中了幻術?」梅枝酒嵐持劍而立,看向玄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