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便你帶我到哪裡

你的臉慢慢貼近

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我喜歡你愛我的心

輕觸我每根手指感應

我知道它在訴說著你承諾言語

我喜歡這樣跟著你

隨便你帶我到哪裡

你的臉慢慢貼近

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我喜歡你愛我的心

輕觸我每根手指感應

我知道它在訴說著你承諾言語

我知道它在訴說著你承諾言語

張晨唱出了那種空靈,震撼,甜蜜,給人意無限的遐想的感覺。

在這一段中,他把喜歡你用這一段歌聲表達的淋漓盡致。

甚至比上一世的希林娜依、高都要好聽,他的改編就是在希林娜依、高的基礎上又加了自己的特色。

空靈,給人以無限的遐想,這就是他的特色。

在看唐悅,已經被張晨震驚的說不出話了。

唐悅主動拉著張晨的手道:小晨,你這這首歌也太好聽了,就算原唱也沒你唱的好聽,我好喜歡。

張晨道:哪!悅悅寶貝我都表現的這麼喜歡你了,你是不是,給點獎勵什麼的?

唐悅道:你壞死了,把人家名字叫的一個次比一次肉麻,說!你是不是對每個女生都這樣?

張晨心中一緊趕忙道:怎麼會!看著唐悅不信任的眼神,張晨道:我發誓,如果我對別的女生說這個,我就是小狗。

唐悅哼!了聲道:這還差不多。

張晨心中已經汪汪汪了好多邊了。

張晨伸出臉,有些不要臉道:是不是得給點獎勵?

唐悅害羞的在張晨臉上輕輕啄了一下,好了吧。

張晨嘟囔道:我都沒感覺到。

唐悅飛快的又給張晨啄了一下,這總行了吧!

張晨摸了下臉道:才一點點。

唐悅翻了個白眼道:得寸進尺的傢伙,心裡確甜的像抹了密似的。

這時,唐悅的電話響了,唐悅先把歌暫停,伸出手指對這張晨噓!意思是讓張晨別說話。

張晨頓時就不樂意了,誰啊!這麼大面子,竟然讓我們家寶貝這麼小心翼翼,不想混了是吧!

當看到唐悅電話上面名字時,秒慫了,只見上面寫這老爸。

唐悅接完電話道:我老爸讓我回去,張晨道:不是,時間還早,讓你這麼早回去幹嘛?

我爸媽要用電車,張晨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唐悅道:那你咋辦?

張晨道:我一個大男的你還怕我丟了不成?

那不行,你一個人在外面我會擔心的,要不這樣,你先在這唱歌,把電車放回去,我在偷跑出來。

張晨道:行!我聽你的,對了,你家在哪啊?

唐悅道:我家在名門府邸。

張晨道:這我知道,走吧!

張晨之所以知道,是因為這小區和他哥那個小區只隔了一條馬路。

上世還在這個小區里相了個親,結果又是人家女的沒看上他。

嫌他太老實,不會說話。

主要是吧!人多了時候,張晨的確不想說那麼多話,這就讓人以為他是太老實,不喜歡說話。

張晨記得回去之後,還給那女的發了個521元紅包,主要是試探那女的對她有沒有意思,實際上他後面的5200已經準備好了。

結果521元紅包那女的沒收,第二天,那女的還給張晨說了不合適什麼的話。

張晨就果斷電話一刪,微信一刪就拜拜了。

張晨從來都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不合適就拜拜。

還有一點是那時候的張晨沒現在的張晨帥。

現在的張晨注重保養,打扮。

那時候的張晨保養根本就沒有,打扮穿著,都挺隨便的!髮型就洗個頭吹一下,什麼設計髮型根本不存在的。

最主要的是沒有現在有錢,有自信。

所以說,對於張晨來說錢才是最真的。

在張晨的心裡,錢永遠放第一位,當然他不會傻乎乎的把心裡話說出來。

其實,也不怪張晨這麼想,主要是後世,人太現實了,他不這麼想不行啊!

言歸正傳,張晨把唐悅送到了樓下,看著唐悅上了樓,他在門口掃了量小黃車,就回了KTV,他這時候回KTV主要是打算在KTV直播,戶外張晨想了下還是算了,太冷了。

回去的路上又接到了唐悅的電話,自然是膩歪一番,唐悅讓他等一定等著他。

說實話一個真正喜歡你的女孩如果真心喜歡你,他就會有事沒事總是老煩著你。

時時刻刻的查你的崗,問你有木有想她。

反正就是沒話找話,沒事找事,無理取鬧,這就是女人的天性。

五點,張晨把手機固定好,就準時開播,榜頁上寫這唱歌,前榜五點關注,定榜。

至於張晨之前發那個戶外視頻,已經被他刪了。

一開播,張晨就喊著兄弟們幫我分享分享直播間,點點紅心,先把紅心給我點到一百萬。

張晨接著道:兄弟們那個由於回老家了,沒有音效卡,我就找了家KTV,音效給你們已經試過了還可以。

下面一首開場麥,錦衣衛送給你們,結果張晨在點歌台上搜了半天都沒搜到。

沒辦法,誰讓他的歌曲昨天才上傳,可能是還沒傳到這邊,他把另一個手機打開,從QQ音樂上搜出錦衣衛放到麥克風上當伴奏,邊播放,邊對直播間里的兄弟道歉,說今天設備不給力,希望直播間里的兄弟多擔待。

接著直接開唱,張晨唱了邊感覺效果還不錯。

不過人數上面肯定沒有昨天的多,還有一點是昨天他是六點開播的,有官方的大力推薦。

今天他五點就開播了,不過還不錯,當喊完麥直播間已經20萬人了。

接著他又唱了《可不可以》《說散就散》,這時候一個神秘大哥出現,也就是我伍哥,上來就是穿雲箭一頓亂穿。

20萬人硬讓他穿道到30萬,接著散打鍋來了,昨天沒搶到榜一估計要拿榜一。

張晨激動道:感謝伍哥,感謝散打鍋,接著無迪來了,也是一頓狂刷。

感謝無迪,這三人是要幹起來了么?哎呀!媽呀!我這直播間是好起來了,現在一點不撒謊,直播間35萬人了,還有沒有大哥要上的,有沒有要關注的,今天封面上可是說了,點前榜五,有大哥要關注就儘管往榜前面上一上。

下面我也不廢話,一首傷感的流行音樂《可不可以》送給大家。

同時,我也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小北,你們也可以叫我北北都行,我是一名歌手,目前我的原創歌曲有《可不可以》《錦衣衛》《說散就散》。

希望新來的朋友沒有給我點關注的,可以給我點一個關注。

一首《可不可以》送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夠喜歡。

。 李錦不是一個愛告狀的人,見安老師走過來她鬆開了盛一鳴。

在安敏看來李錦抓住盛一鳴的手可能是發現盛一鳴生病了,快走兩步到跟前拍了拍盛一鳴的肩膀。

「盛一鳴你不舒服嗎?」

盛一鳴歪過頭先是瞅了李錦一眼,隨後仰臉對安敏笑著搖了搖頭。

「趴在桌子上不舒服,如果真不舒服不用硬挺著,可以回家休息。」

「謝謝安老師。」

盛一鳴從書果里掏出書包挎在肩上,扭頭又看了李錦一眼,見李錦瞪眼瞅著他,馬上眨了眨眼睛。

「回頭見!」

盛一鳴的眼神讓李錦想起了錢利軍,不過不得不承認盛一鳴比錢利軍長得帥氣多了。挺拔均勻的身材再配上一身熨燙服帖的衣褲,說不出的瀟洒風流。

可惜了這樣的人竟然是個不愛學習的逃課鬼!

「盛一鳴走了!」

盛一鳴的離開讓假裝看書迷糊打盹的學生們清醒過來,教室里頓時亂成一鍋粥。

安敏站在教室後面掃視著學生們,不緊不慢地說道:

「如果有誰也想回家可以舉手報告,我是不會攔著你們的。高考是大家邁上新生活的門檻,只有拿到通行證的人才有資格成為天之驕子。你們以為盛一鳴經常請假回家是因為他不想參加高考嗎?」

「不然哩?」

前排矮個子男生扭著身子盯著安老師挑著眉毛一臉質疑。

「盛一鳴和你們不一樣,他是要考飛行員的,明天春天就可以離開學校了。」

「不可能!盛一鳴昨天還跟我說他要考建築學院當建築師。」

「我有必要和你們說謊嗎?」

下課鈴聲適時地響起來了,安老師如釋重負地走出教室,回頭看向教室最後的李錦,有點擔心小小年紀的李錦會不會被學生們欺負。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盛一鳴不在班上真讓人有點不安心。

李錦感覺到教室門口有人在盯著她瞧,扭臉望過去,只看到安老師離開的一抹身影。

她又趴窗戶望著窗外的小樹林,已經有學生跑出教學樓衝到了小樹林里。

高中的學生不像初不學生那麼歡快,衝到小樹林里的幾個學生站在那裡好像在聊天,有人插著兜,有人抄著袖子。老遠俯看下去,像一個個袖珍小人。

「李錦,你家和盛一鳴家住在一起呢。」

說話的女生梳著一根高馬尾,高馬尾上扎著一根紅底白點的蝴蝶結,白白凈凈的瓜子臉上兩條眉毛又黑又挑,看起來非常明艷。

「盛一鳴?」

「你會不知道盛一鳴?你家不是住在河西大院嗎?盛一鳴家也住在那裡。」

「哦。」

李錦並不關心和班級里的同學是鄰居。

「盛一鳴是咱們班班長,沒想到他要考飛行員,從來沒跟大家透露過。隱藏得很深!」

「難怪很少看他上晚自習,還經常逃課。」

兩個女生相視以後目光馬上分開,只那麼一瞬,李錦已經看出她們兩個眼底的敵意。

她倆在為盛一鳴吃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就在靠山村浸染了婦女們愛八卦的習氣,李錦突然覺得她對別人的細微感情能一眼看穿。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