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在開玩笑吧!

在肉翅怪的認知中,人族向來是一個低賤的牲畜,只配給月神族當卵鞘,三千多年都是如此渡過的,都不認為人族還能翻天。

然而所有肉翅怪再仔細一看,確實發現項北飛就是一個人族!

因為他背後沒有翅膀!

聯想到此時突然湧出地面的黃泉水,這些肉翅怪忽然明白了過來。

「看來黃泉水暴動是因為有人族入侵者!這些黃泉水定然是神主大人控制來收拾這個人類的!」

「神主有令,殺死入侵者,重重有賞!都給我上!」

墮十翼等肉翅怪雖然不明白永夜妖王為何不親自擒住這個人,但永夜妖王都已經發令了,身為永夜妖王麾下的一員大將,自然要聽命於永夜妖王!

所有的肉翅怪聽到永夜妖王的命令,也立即應聲附和!

每個肉翅怪都充滿殺氣地看著項北飛,其實大家都不指望自己有那個能力擊殺項北飛,但這裡可是月神宮的地盤,有至高無上的永夜妖王坐鎮,這個人族必死無疑!

現在正是在神主大人面前表現自己的時刻,誰都不想落後!

唰!唰!唰!

每個肉翅怪身上都騰起了一道道強大的靈力,以墮十翼三位永生境高手為首,從不同的方位將項北飛給團團圍住!

細細數過去,在場的肉翅怪少說也要上萬,里三層外三層,將項北飛給圍得水泄不通,場面非常壯觀!

「人族牲畜,還不束手就擒!」座十翼喝道!

三個永生境的十翼高手此時還保持著聖潔的形象,十隻翅膀在背後輕輕地律動著,渾身都閃耀著純潔的光輝,就彷彿是世間至高無上的神明,在公正無私地審判著罪犯。

項北飛若有所思地掃視著這三個十翼肉翅怪,道:「應對三個永生境,這倒是頭一回!」

「也是你今生最後一回,卑賤的人族牲畜,受死!「

智十翼背後的十隻翅膀猛然一振,瞬間無數的羽毛化作了一柄柄白色的尖刃,朝著項北飛激蕩而來。

而在羽毛呼嘯的同時,智十翼的面目已經開始扭曲,變得極為醜陋,空中的羽毛瞬間變成了一把把黃褐色的骨刺,帶起一道道勢不可擋的虹芒,轟然而至!

項北飛看著這些襲來的骨刺,身上的火焰再次閃爍起來。

如果是一個時辰之前,在面對這些骨刺,項北飛不會小覷,也會十分慎重,因為他不一定擋得住。

但現在不同!

嗡!

項北飛只是盯著那些骨刺,強大的精神力以他為中心立即散開,就像是一道道無形的漣漪蕩漾了出去,瞬間蔓延到了每一根骨刺上!

緊接著項北飛目光微微一振,空中的骨刺就像是遇到了剋星一般,忽然都冒起了火焰。

這股火焰非常純粹,燃燒得極為旺盛,將每一根骨刺都點燃了。

咻!咻!

所有的骨刺急速地穿過虛空,可是還沒有飛果園,忽然都在空中燒成了白色的灰燼!

「這是什麼火焰?」

智十翼皺起眉頭,他的羽毛形成的骨刺穿透力極為強大,本身更是極為堅硬,沒想到只是一個照面,就被焚毀了。

但他並不在意,因為這些骨刺也只是一個小小的試探罷了!

「只是這點程度的攻擊,可不夠讓你活下來!」

智十翼猙獰冷笑,再次沖了出去!

然而他沒有發現的是,自己那些骨刺被燒毀之後,留下的灰燼並沒有就此消失,而是在空中緩慢地飄動著,隨即轉身朝著其他肉翅怪而去!

靠得最近的一個煉神期肉翅怪沒有留意,被這白色的灰燼給沾染上,忽然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嚎叫!

「啊!這是什麼東西!」

那白色的灰燼附著在這個肉翅怪身上,直接就燃燒了起來,很快肉翅怪的尖叫聲也淹沒在了一團火焰之中。

火焰以肉翅怪的靈力作為燃燒的源頭,瞬間就將肉翅怪給烤熟了!

「嗷嗷!」

二哈看著白色火焰燒烤的肉翅,還伸著舌頭舔了舔嘴巴,火焰燒烤什麼的最喜歡了,當初在卯堠的骷髏族那裡可是得到了不少火焰。

可是當他發現這些至陽至剛的火焰在燒掉這些肉翅怪之後,竟然都沒有半點香味傳出來,肉翅怪直接成骨灰了,一下子就失去了興趣。

焚陽,可不是骷髏族的那些火焰可以比擬的!

「不好!這東西有詭異!大家都要小心!」

智十翼立即反應了過來,立即大聲提醒所有肉翅怪。

墮十翼和座十翼兩個永生境的高手也十分詫異地看著項北飛,他們的攻擊也盡數地給項北飛給燒毀了,沒想到這個人類施展的火焰會如此地棘手!

「這個人族修道者很強大,全力滅殺!」座十翼喝道。

「所有族員注意!黃泉萬牢引!」

其他兩個十翼高手也有此意,沒有再進行試探了,大聲一喝,朝身後的肉翅怪喝道。

而在場的其他肉翅怪聽見十翼高手的指揮,根本不敢怠慢,目前施展出自己最強力的底牌了!

嘩啦!嘩啦!

每個肉翅怪背後都湧出了一股股的黃泉水來,這些黃泉水環繞在周身,裡面都有各種各樣殘暴的黃泉怪物在掙扎咆哮著。

這些黃泉怪物以每個肉翅怪的身體為引,在亂舞之間,身上還延伸出了一條條細細的黃泉水柱,就像是線條一樣,連接著其他的肉翅怪。

這些黃泉水柱一個連著一個,密密麻麻,就像是蜘蛛網一般,組成了一圈圈的網狀圓球,將項北飛整整包裹了九十九層!

黃泉萬牢引,乃是月神族用來困住敵手的強大手段!

別小看這些網狀的黃泉水柱好像弱不禁風的樣子,實際上這種圍困的方式是以座十翼他們三個永生境的高手為核心,利用他們三個,將全部肉翅怪都連在一起!

也就是說每一道黃泉水柱連的網格,其堅硬程度都是永生境級別的,即便是只有開脈期實力的黃泉怪物,只要連上了「黃泉萬牢引」的智十翼他們三個,也能夠施展出永生境的威力!

被「黃泉萬牢引」困在中心的項北飛,想要出去,就必須攻破一層又一層的網,整整得攻破九十九層!

但是每一層網的節點,都有各種各樣的黃泉怪物,這些怪物已經突破了天通境的限制,能當做永生境界的防禦來看待了!

可以說,這是肉翅怪一族最為恐怖的聯合攻防一體的陣法,雖然要消耗極大的力量和肉翅怪數量,但效果是毋庸置疑的!

當年永夜妖王帶著所有肉翅怪去攻打函夏,就是靠著「黃泉萬牢引」將整個函夏都給封鎖了,導致函夏人族退無可退!

此時為了抓住入侵者,整個月神宮已經是傾巢出動,準備利用黃泉水凝聚的黃泉萬牢引來絞殺項北飛!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的閱讀地址:https:///196041/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最新章節、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夜間三思、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全文閱讀、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txt下載、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免費閱讀、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夜間三思

夜間三思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最強分解系統、棄徒下山,開局簽到拘靈遣將、開局撿到厲鬼情書,直播丟進功德箱、一拳打爆怪物的我,震驚全球、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沈初跟陳瀟譚雅他們聊著譚雅婚禮準備的事情,一個侍者走了過來:「沈小姐,薄二少說他有話要跟您說,希望您能去泳池那邊一趟。」

沈初挑了一下眉,剛想開口,一旁的陳瀟就先說話了:「你告訴他,沈初不想聽他說話!」

侍者看了一眼陳瀟,又看了看沈初,有些尷尬。

沈初抿了一口香檳,放到侍者手上的托盤上,「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侍者猜不準沈初是去還是不去,但是剛才那個女人也只是說讓他傳個話,話他是傳到了,至於沈初去不去,又不是他能夠決定的。

侍者看了一眼沈初,也沒再說什麼了,畢竟他也是個打工的,今天晚上這宴會裡面的哪一個人他都惹不起:「打擾沈小姐了。」

說完,侍者就端著托盤走了。

陳瀟不解地看著沈初:「小五,你是不是對薄暮年有什麼感覺啊?」

沈初聽到她這話,偏頭看著她:「你想表達的意思是,我是不是對薄暮年舊情復燃了吧?」

陳瀟冷哼了一聲,沒有否定她這個說法:「不然呢?」

陳瀟對薄暮年的觀感一直都不好,更別提兩年前沈初從薄家出來暈倒在她跟前,她就恨不得把薄暮年給大卸八塊了。

可惜了,殺人是犯法的。

後來沈初跟薄暮年離了婚,陳瀟大叫好樣的,這兩年多來,她時時刻刻都在防著沈初哪天又想不開,重新去找薄暮年了。

不過沈初離婚後就跟薄暮年斷得乾乾淨淨了,後來跟傅言在一起了,兩人感情也看得出來很好。

如果不是這一次的意外,沈初跟傅言已經訂婚了,明年就能結婚了。

可現在沈初失憶了,那個薄暮年又恬不知恥地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沈初跟前,看他樣子是想學從前的傅言追沈初。

雖然是之前沈初出事了,薄暮年幫忙找人也花了不少的心思。

但這是兩碼事,這並不影響陳瀟依然覺得薄暮年就是個狗男人。

沈初嘖了一聲:「你覺得我有舊情嗎?」

沈初說完,看了一眼譚雅,「我去一趟。」

話落,她轉身就往外走。

陳瀟看著她的背影,咬了咬牙:「你說她現在這樣子,像是——」

「失憶」兩個字,在譚雅警告的眼神下,陳瀟還是忍住了。

譚雅喝了口紅酒,笑了笑:「沈初又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判斷的。」

沈初就是沈初,就算是失憶了,她也還是沈初。

本質又沒有變,怎麼會因為薄暮年的三言兩語,沈初就真的重新跟他在一起了。

更何況,當初沈初喜歡薄暮年就是陰差陽錯。

如今薄暮年沒有那樣的機會了,就算他想追沈初,沈初又不是瞎子,還會喜歡他。

二十八歲的沈初和十八歲的沈初,再怎麼樣一樣,也總有成長的。

薄暮年?

不過是不甘心的自取其辱罷了。

話是這麼說,陳瀟還是不爽,她剛想跟上沈初,卻看到不遠處的薄暮年。

陳瀟拉了一下譚雅:「我沒眼花吧,薄暮年這個時候應該在這裡?」

他不是應該在外面花園等沈初嗎?

。 郵輪的鳴笛聲忽得響起。

夜司爵轉眸看過去。

一輛巨型郵輪正朝岸邊靠過來,船上全都是巨型集裝箱。

豫學雷見狀,開口道:「夜少,恐怕我那些車還不夠裝的,我得再去借幾輛車過來。」

劉天明還以為豫學雷說的是自己的建材,連忙開口道:「不用、不用,不用麻煩你們,我公司有的是車,到時候您知會一聲,我就直接把你們需要的建材運到你們那裡去。」

「哈!」豫學雷笑著說:「那真是麻煩劉董了。不過,不用到時候了,現在我們就得用車。」

劉天明眼底浮現迷茫:「你們工地開夜工?工人晚上也幹活?」

豫學雷再次哈哈大笑。

「劉董,你好像誤會什麼了。」

劉天明皺起眉問:「你什麼意思?難道不是現在就讓我把我的建材運到工地?」

「是也不是。」豫學雷刻意賣著關子,一指那艘已經近在眼前的巨型郵輪道:「我們是需要你幫忙運一下建材,不過運的不是你的建材,而是那裡的。」

劉天明抬眼看過去,只見一艘帶有歐洲建築公司標識的郵輪正緩緩靠岸。

「這、這……」

豫學雷也不賣關子了,開門見山地冷聲說:「劉天明,你別把我們都當傻子!你刻意收購整個滬城的建材和建材原料生產廠,就是為了阻止我順利完成工程。但是你想不到吧?夜少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用國內的建材,這不,歐洲那邊的建材已經運過來了,用的都是高新技術製造的建材,防震防洪,物美價廉。你啊,就等著把貨囤到死吧!」

「什、什麼?!」

劉天明宛若五雷轟頂般,瞬間白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