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聲音的擁有者就是倩倩的媽媽?聽剛才的聲音就跟20來歲的少女一樣,按照倩倩的年齡就算結婚再怎麼早她媽媽也得快50歲了吧?

李子孝又低下頭看了一眼秦曦倩的腿接着繼續瞄著那條快要從扶梯上走下來的美腿。

嗯……和倩倩的腿都有得一比,真的非常好看。

秦曦倩沒有注意到李子孝奇怪的舉動,她站起身子向著扶梯走去。

「媽,你怎麼才下來。」

聲音中有埋怨更多的是撒嬌,聽得李子孝骨頭都酥了,不由得縮了縮脖子。

「中午你爸說你晚上要回來我就想着躺一會兒起來做飯,沒想到一下子睡著了。」

聲音真的很好聽,非常的甜就跟20歲的小姑娘一樣帶着些許的稚氣。

至少李子孝是這麼認為的,他一直不敢抬頭看,生怕一抬頭就毀了心中幻想的第一形象。

「真是的,我這愛睡覺的毛病估計就是遺傳你的,只要一躺下就想睡覺甚至有的時候趴着都能睡着。」

不用抬頭李子孝都能想像的到秦曦倩噘著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愛睡覺還不好,愛睡覺的女人身體健康。」

「你這都是從哪裏聽來的歪理,我可聽說愛睡覺的女人容易變胖。」

「是嗎?那我這寶貝女兒現在的身材怎麼還是這樣苗條?說明你睡的時間還是不多。」

李子孝在一旁直咋舌,這倩倩對待人的態度差距也太大了吧!剛才和他爸的樣子簡直就跟上戰場一樣,現在就是一個乖乖孩兒一點兒脾氣都沒有,溫順的不得了。

「紫苑沒有跟你在一起嗎?」

「紫苑她辦事情去了,晚飯之前應該會回來吧?對了,媽,爺爺他有說出去幹什麼了嗎?我算著點時間。」

「他早晨出門的時候說是去參加曹黎的生日宴會,晚上不用等他吃飯。我想應該是沒有那麼快就回來,他們這幾個人只要一坐到一起就沒完沒了。」

「醫生不是告訴過爺爺不能喝酒嗎?」

「除了喝酒他們還能坐一起憶往昔,人老了只要坐到一起就喜歡回憶過去。」

李子孝又聽到拖鞋踩在地上的聲音,這一次的聲音離自己更近了,李子孝現在非常的緊張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抬頭。

「你爸爸呢?」

「他啊,剛才還在這裏。」

「你是不是又甩臉色給你爸看了?」

「我沒有,是他自己不好,明明只是讓他幫忙沒想到竟然會親自過來,還胡說八道氣都氣死了。」

這還是那個在外人眼裏的冷艷女王嗎?現在的秦曦倩就是一個躲在媽媽懷裏撒嬌的孩子,李子孝相信他抬起頭一定能看見秦曦倩抱住自己的媽媽拚命將自己的臉往媽媽的臉上蹭。

「你爸胡說八道什麼了?」

「就是他在我…..媽,你怎麼這麼討厭套我的話。」

「瞧瞧,我這寶貝女兒臉都紅了,對了,聽你爸說你那個男朋友也會來,他在哪呢?」

李子孝的心臟跳得更快了他的手緊緊攥住自己的褲子,心裏在思考着該以怎樣的表情去面對這對母女,他真的不敢抬起頭,非常害怕幻想破滅。

冷靜,一定要冷靜,倩倩就在旁邊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李子孝閉着眼睛咽了一下唾沫,下定決心后猛地睜開了雙眼。

「啊!」

李子孝大叫一聲向沙發里縮了縮身子,原來他剛才睜開眼睛的時候正好對上一雙清澈且佈滿溫柔的眼睛,雖然戴着眼鏡不過在看見李子孝睜開眼睛后彷彿在笑着打招呼一般眼睛微微眯起形成一道美麗的弧形。

面前的女人和秦曦倩有幾分相似,不過要比平時的秦曦倩更有親和力,是那種第一眼看上去就非常想要搭話的類型,即使不能說上話在旁邊和她站着都感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你就是我女兒的男朋友對不對?」

女人說話的聲音很柔很輕,兩隻眼睛彎成月牙非常的好看,一時間李子孝看得有些發獃,隨着女人的話就點了點頭。

「比想像中要好看,就是有些靦腆。」

「媽,你看你都嚇到他了。」

「他一直低着頭我也看不到樣子,倒是你,也不知道給媽介紹一下。」

這個看上去比倩倩還要年輕的少女真的就是她媽媽?天啊,這是要多會保養自己才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凍齡少女一點也不像是有三個孩子的母親,這要是站大街上絕對一大票二十來歲的男生排隊要和她談戀愛。

秦曦倩挽著媽媽的手小臉泛起了桃色,有些不好意思,「介紹這樣的事情……在媽面前總感覺很害羞。」說話的同時她還不忘給李子孝使眼色。

李子孝明白她遞過來的眼神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來到秦曦倩母女面前很紳士的介紹自己,「阿姨,我叫李子孝,其實早就應該過來拜訪的,只是倩倩她和爺爺的關係……所以遲遲沒有過來,今天叔叔找到我們說爺爺沒在家這才過來打擾你們。」

雖然嘴上說的很無所謂但是心裏就是感覺特彆扭,主要是面前的女人太過年輕了喊阿姨簡直就是故意老化人家,就算如此也不能喊人家姐姐吧,那樣子的話這飯也就不用吃了。不過還好,並不是在商場里想像的樣子,一看就是個通情達理待人和善的女人。

「你不是早就來過了嘛,上次倩倩生日的時候。我那天正好在睡覺也就沒有出來,不過後來我聽說你來過還把倩倩的生日弄得一塌糊塗,最後更是不顧她爺爺的反對把我這個女兒帶走了,當時我還想你的脾氣是不是很糟糕,會不會對倩倩怎麼樣,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

李子孝笑了笑,恰恰相反脾氣糟糕的是你這個寶貝女兒,也真是奇怪,母親的性格這麼嫻靜、溫和、優雅怎麼生出來的兩個女兒脾氣一個頂一個的糟糕,秦曦倩好賴還遺傳了母親的嗜睡,秦紫苑是一點都沒有遺傳到母親的優點至於缺點,目前為止李子孝是看不出來這位母親有什麼缺點。

「阿姨,你就放心的把倩倩交給我吧,我不說自己的家庭境遇能追上這裏但是比一般的家庭還是要好上一些的。」

宋穎潼抓過秦曦倩的手然後放到李子孝的手裏,「只要倩倩高興我是不會阻止你們的,我其實是比較反感這些政治上的事情,女兒的幸福不能由自己去選擇我也是想幫卻幫不上忙,她爺爺的脾氣別說我就是她爸爸也不敢反抗。既然你能讓她爺爺點頭同意你們的事情,我相信你絕對可以給倩倩帶來幸福。

我這個女兒平時的脾氣是壞了些,不過我知道她要是把一個人放在心裏那肯定就會全心全意的去愛他、呵護他。從剛才看見你的第一眼時我就挺喜歡的,我這個任性的寶貝女兒今天就交給你了。」

「媽,你說什麼呢,你怎麼把我說得這麼不值錢,我可是你女兒誒!還有我哪裏任性了?」

「那他還是我女婿呢,不是有句俗話說一個女婿半個兒嘛,他這就等於是……」

「行行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現在跟我爸一樣喜歡嘮嘮叨叨的,還什麼俗語,你問他有我陪着是不是等於撿了個寶。」

李子孝只顧著在一旁笑,除了笑還能怎麼樣呢?這母女倆在一起要不說誰會認為她倆是母女呢,這明顯就是一對姐妹,而且還是秦曦倩是姐姐另一個是妹妹那種。

「你傻笑什麼呢?快告訴我媽啊!」

「是是是,阿姨,您這個寶貝女兒那可真是上天賜給我的寶貝,我都不知道是該抱着還該背着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不理你們倆了!」

秦曦倩跺了一下腳然後衝進了洗手間,一看就知道是害羞了。

宋穎潼面帶微笑坐到了沙發上,「你也坐。」

李子孝點點坐到了宋穎潼對面,即使有過一段交談他還是有些放不開,原因無外乎就是宋穎潼太年輕了。

「倩倩的那條項鏈是你買給她的吧。」

「嗯,其實我還給阿姨準備了一個禮物,只是我覺得這個東西送您恐怕連點綴的作用都起不到,因為阿姨您實在是……」

說着李子孝從口袋了掏出一個精緻的翠綠色正方形盒子遞到了宋穎潼面前。

宋穎潼接過盒子打開原本掛滿笑容的臉上笑意一下子更濃了,「好漂亮的手鐲。」

是的,這表現就像是剛剛陷入戀愛的小女生一樣,李子孝的臉一下子就紅了,有那麼一瞬間他竟然有種想要向對面的女人求婚的衝動。

秦叔叔還真是好命竟然娶到這麼一位凍齡妻子,不知道倩倩會不會將這份凍齡也遺傳了,如果那樣的話我豈不是爽歪歪了?

「我能戴上嗎?」

「當然可以,這本來就是給阿姨準備的。」

宋穎潼戴上手鐲后在空中轉動着自己的右手,那個翠綠色的鐲子在她手腕上上下翻動似乎在歡呼雀躍自己能找到一位這麼漂亮的宿主。

「倩倩沒有下來嗎?」

一個沒有任何感情的男聲打破了這歡快的氣氛。

「嘉……嘉豪你怎麼回來了?」

。 一個滾字怎麼可能讓花小寶退縮?

他繼續說道:「青竹姐,我看那個陳勇似乎對你有意思,你不要在那裏做了好不好,我擔心你啊!」

雲青竹沒好氣說道:「你擔心什麼?他是我醫科大學的同學,要不是他,我都沒地方去,你不要想多了。」

雲青竹這麼一說,花小寶更着急了,說道:「別呀,青竹姐,去我那裏吧,我買了一間大別墅,有好多房間,你隨便住。」

雲青竹再次驚訝,這真是命運捉弄人啊!

之前自己很有錢,花小寶只是一個山村裏的窮小子,而現在卻調換了過來,自己變窮了,這小子卻發達了。

她拒絕道:「沒興趣。」

花小寶還要再說,雲青竹打斷了他,說道:「我今天找你還有一件事情要說。」

「什麼事情?」

「明天,蠻兒和奴兒會為她們父親開追悼會,你要去嗎?」這個話題有些嚴肅。

花小寶沒有考慮就說道:「當然要去。」

「你不介意他們之前打你的事情了?」雲青竹道。這事在她看來可大可小,主要看花小寶的態度。

花小寶很坦然,內心也有愧疚,作為一個男人,這一點還是能夠拿得起放得下的。

他道:「這事兒不怪她們,畢竟都是我的老婆嘛,過去又不是沒打過。」

雲青竹一陣苦笑,也是,現在想想,過去三年真的有些荒唐,又有些好笑。

一頓飯吃完,天色已黑。

出了香滿園,花小寶將雲青竹送到樓下。

抬頭看着這棟老式的建築,想起自己剛來澳城的時候,所住百里桃花的房子,也是在這樣的地方,狹窄又老舊。

「青竹姐,你就住這樣的地方嗎?跟我走吧,去住大別墅。」

花小寶誠心邀請,自己有錢了,怎麼能讓老婆還住在這種地方。

「當初你那小山村我不也住過嗎?這裏沒有什麼不好的,你回去吧。」雲青竹似乎對現在的生活並沒有不滿。

花小寶也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讓雲青竹放下芥蒂,這需要一個過程。

他便笑道:「既然青竹姐不願意就算了,但你現在不邀請我上去喝杯茶嗎?」

「嘿!花小寶你學壞了啊!趁我還沒有生氣,趕緊走。」雲青竹哪裏不知道,花小寶打的什麼壞心思。

天下男人都一樣,得寸進尺,所以,不能給花小寶機會。

花小寶沒辦法,只好告別離去。

回到別墅,在超大浴室里美美的洗了個澡,披着浴袍躺在寬大的沙發上,突然感覺這偌大的別墅有些空空蕩蕩的,總感覺缺少了什麼。

這時,洗完澡的百里桃花也來到了客廳,看着花小寶若有所思的樣子。

問道:「老闆,你在想什麼?」

花小寶道:「你有沒有發現,這房子好像太空了?」

百里桃花環視了一圈,說道:「確實有一點,所以,老闆啊,你要早一點將你的前妻們娶回來,這樣,桃花也有伴啊!」

花小寶拉着桃花坐下來,將她摟在懷裏。

這麼大度的又貼心的女人,一定要好好疼惜。

心動就會情動,然後又會手動腳動,胡亂動。

百里桃花很快就吃不消了,喘著粗氣推開花小寶,說道:「老闆,你等一下,我跟你說個事。」

「什麼事非要在我攻擂的時候說?」花小寶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老闆,咱們要不要請幾個傭人?」百里桃花按住了花小寶想繼續作怪的手。

「傭人?」花小寶一臉問號?

「對呀,你看,咱們家這麼大,總需要有人打掃的吧?外面的花花草草也需要有人打理吧?飯要有人做吧?衣服要有人洗吧?桌子也要有人擦吧?」

「這些都需要人手呢?老闆,你不會想讓我一個人來做吧?」

百里桃花一雙桃花眸子噗靈噗靈地看着花小寶。

花小寶一想也對,之前自己沒有房子,請個情敵做女傭,一天活沒幹過,後來還跑了。

現在不一樣了,做為一個大人物,住着別墅怎麼能沒有女傭呢?

嗯,堅決不要男的!

花小寶道:「桃花說的有道理,那咱們就請女傭。」

「但先說好,一定不要男的,我自己買了別墅,要是讓別的男人住進來,我心裏膈應,就算是看門的也不行。」

百里桃花最大的長處,就是聽話與順從,她說道:「好,我明白了,那咱們就全部請女傭,不但要會幹活,還要年輕漂亮,有氣質有檔次,不然,怎麼能配得上老闆的身份呢?」

「桃花,你真是太貼心了,都說到我心坎里去了,來,老闆親一個。」花小寶對百里桃花簡直沒有一點不滿意。

百里桃花雙手抵擋着花小寶的湊近過來的腦袋,說道:「老闆,你不要着急嘛,咱們把事情說完了,桃花還不是任你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