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賈搗口才極佳,一路和楊光有說有笑,聊的不亦樂乎。

下了飛機,他花錢租了一輛車去,也不用楊光自己再去想辦法。

開車上高速,三小時后,走縣道,一個小時后,崎嶇村道,兩邊叢林密佈,位置越來越偏僻。

「這麼深的老林,氧離子肯定非常豐富,難怪會出長壽村。」賈搗感嘆道。

楊光道:「氧離子不會讓人長壽,它氧化作用很強,可以加速細胞生長,反而會讓人減壽,代謝緩慢的動物才長壽。」

「有道理!」賈搗點點頭。

「那你覺得這裏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長壽老人呢?」賈搗又問道。

楊光一笑:「水裏有靈氣!」

賈搗一拍大腿,笑道:「有見地!英雄所見略同!」

當下,對楊光更為熱情,把買的東西分給楊光吃,但楊光已經辟穀,拒絕了他的好意。

太陽落山的時候,他們總算趕到了長壽村。天黑不能進山,只能等明天了。

村裏經濟落後,房舍都是木樁石頭建造,一樓住牲口,二樓住人,衛生做不好的,二樓臭氣熏天。

沒辦法,來到這裏必須找個地方睡。司機不肯住,在車裏將就一晚上,只是賈搗人太胖了,車裏根本沒法睡覺,只能給了當地一家人兩百塊錢,忍着嗅覺上的煎熬睡了一晚上。

賈搗本來邀楊光同住,但楊光婉言謝絕了。他盤腿坐在村口的一塊大石頭上,閉目修鍊。

「要不上我家住吧,免費不要錢,山裏不比城裏,蛇蟲比較多,在外邊不安全。」

一六十多歲的老者好心勸阻楊光。被楊光回絕後,拿蒿草燒在他附近熏了一陣,說是驅趕蚊蟲。

其實楊光現在已經不怕蚊蟲叮咬,但依然很很感謝

。 季柚信誓旦旦的要去釣兔子后,大家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也許是烤兔子的吸引力太大,也許是季柚這副神棍的模樣太具有欺騙性,岳棲元、楚嬌嬌、盛清顏,包括岳棲光在內,莫名就對她升起了一絲信心。

別的不說,就憑4444號這個雙E弱渣,在強敵環伺的情況下,竟然還能活到現在,這已經是個bug了好嗎?

因此。

大家都對她有信心。

然後——

這個充滿神棍氣息的人物,突然問了句話:「沈長青翹辮子后,現在他的人馬,誰做主呀?」

眾人:「???」

季柚一看,四張臉全是茫然,接著,又問:「路易·卡瑟死了沒?知道他現在在哪嗎?」

眾人:「???」

季柚搖搖頭,嘆氣說:「你們這些棒槌,除了會打架?要你們何用。」

眾棒槌們:「……」

一直盯著屏幕,沒挪眼的沈長青,聽見『棒槌』這震耳發聵的字眼,禁不住眼皮一跳。他坐在棒槌專座上,感覺屁股底下針扎一般,恨不得立馬離席。但是呢,一旁洪校長依舊老神在在的坐著抖腿,沈長青這人出生正統,家教良好,最大的優點就是乖巧、聽話。眼見著4444號這個猥瑣的殺人魔,屢次三番的說自己翹辮子了,他就忍不住嘴角一抽:

[我還沒真翹辮子呢。能不能尊重一下『死者』啊?]

釣兔子?

怎麼個釣法呢?

沈長青很好奇。

這邊。

季柚見眾人一問三不知,恨鐵不成鋼道:「我是躲在洞里,才啥都不知道,你們一個個的為了逮兔子,漫山遍野的跑,結果連這點基本的情報都沒弄清楚,你們——」

四人被罵得不吭聲。

還有——

為啥這個雙E弱渣,突然變得如此有底氣啊?

自己這邊,可是有三個S級,一個雙A級的強者啊,結果,一個個的,被個雙E的弱渣罵得羞愧的低下頭,竟不敢吱聲。

只能說——

時代不同了,弱渣們崛起了。

嚶嚶嚶……

季柚道:「行了,都跟我來。」

楚嬌嬌:「去哪?」

「你們都不知道。」季柚白她一眼,說:「當然是去逮個人來問問。」

一聽要去逮人,楚嬌嬌將拳頭捏的嘎吱響,說:「這個我在行。」

緊接著,幾個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小團伙,只有三個人,就躲在一塊大石頭的後面,楚嬌嬌、岳棲光動手,很快就把三個人解決了,問出了想要的信息。

季柚瞟一眼岳棲光:「脆皮你悠著點。」

岳棲光:「……」

這貨,打架時尤其興奮,完全忘記了自己只有15%的血量。經過修養、進食后,岳棲光5%的血條,重新升到了15%,不過也就算恢復了一些,但也依舊是一隻脆皮。

一隻受人鄙視的脆皮。

岳棲光自閉了。

岳棲元問:「現在怎麼辦?」

這時,盛清顏忽然叫了下:「哎喲哦……嚇死人家了哦……」

眾人轉頭:「啥?」

盛清顏跳著腳,指著石頭縫裡,說:「這裡有東西哦……」

季柚伸長脖子一看,笑了:「得來全不費工夫。」

她伸手,一把捏住了兔子。這是那個小團伙捕捉到的,兔子已經被五花大綁,偷偷藏在石頭縫裡,正好便宜了季柚等人。

大家的眼睛,也是一下子亮起來:「快烤!」

「少吃點。」季柚:「……吃這麼多,也沒見你們補腦啊。」

岳棲元:「禁止人身攻擊,否則殺無赦。算了,如果你肯把兔子後腿肉分給我,我隨便你。」

有兔子肉吃?

區區人身攻擊?

——小意思。

天色已經漸漸黑了,演習場的第二個夜晚,馬上降臨,季柚沒再多言,道:「走!」

楚嬌嬌問:「去哪?」

季柚:「釣兔子。」

然後,季柚帶著四個人,一路往路易·卡瑟的據點趕過去,到了地方后,季柚根本沒躲,也沒藏起來,而是大搖大擺的,直接在路易·卡瑟的臨時據點旁,點燃了個火堆,支開了燒烤架,把兔子架上去烤。

眾人:「???」

季柚不理人,跟野外郊遊似的,悠哉悠哉的烤起兔子來。

火有點小。

季柚:「燒火的來一個。」

岳棲元立馬自覺的上前一步,開始燒火。

風有點大。

季柚:「擋風的來一個。」

楚嬌嬌快得彷彿一道閃電,立馬出列,擋在了擋風口。

柴火少了。

季柚:「撿柴的來一個。」

脆皮岳棲光,立馬衝到旁邊的叢林里,撿柴火。

然後。

季柚沒說話了。

盛清顏等了,又等,半天沒等到吩咐,忍不住問:「人家要幹嘛哦?」

季柚看他一眼,幽幽道:「你閉嘴就好。」

盛清顏:「……」

討厭哦……

有人專門欺負小可愛哦。

岳棲光火急火燎扛著幾根枯木枝回來,扔下柴火,就問:「咱們就在這裡烤兔子嗎?」

季柚:「嗯。」

岳棲光納悶:「不是說釣兔子嗎?」

這——

突然烤兔子。

什麼鬼?

季柚斜他一眼:「現在就在釣兔子啊。」

岳棲光臉色一黑:「你誆誰呢?」

別人釣魚,是用蚯蚓、蟲子等誘餌,釣兔子,至少也該弄點青草、水果、蔬菜……這些兔子愛吃的東西吧?

季柚再斜他一眼,想說點什麼,又欲言又止的沉默了。

岳棲光看白痴一樣,瞪著季柚,惱火道:「用烤兔子釣?騙鬼呢,你家兔子是吃肉的呢?」誰不知道,兔子是食草動物啊。真是——騙人也不帶這麼騙的。

其人幾人都不吭聲。

季柚抬手指指另外三人,說:「傻孩子……你學學這幾個吧,不懂就裝沉默,沉默保智商。」

三人:「……」

我們不是傻子啊。

——雖然我們也沒懂。

——嚶嚶嚶~

——不過,至少,不開口,誰都不知道自己沒聽懂,沒明白。果然,沉默保智商。

岳棲光氣急,暴躁道:「4444號你這個蠢貨!不準再裝神弄鬼!不準搞幺蛾子!趕緊給爸爸解釋明白了!」

「噓——」季柚伸手,壓了壓唇角,說:「不要那麼暴躁嘛,我們讓兔兔睡個好覺。」

話音落地,季柚一雙黑眸,緊緊盯著某一處地方。

妙書屋 通宵!

這兩個字,嚇得陳玄直冒冷汗,全身發軟,這要是一個晚上下來,還他娘有命在嗎?

不過皇甫洛璃已經打電話去搖人了,現在眾女沒有一個想站在這傢伙身邊,心頭均是很不痛快,都想讓他付出巨大的代價!

瞧著這貨兒滿臉苦澀的模樣兒,眾女都冷著臉,沒有一個憐憫他。

「這個……其實……我還可以再解釋的!」陳玄苦笑著說道。

「哼,解釋?再解釋下去,老娘可能就要聽到你兩在床上哪點破事了吧?小子,老娘今晚定要讓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讓你把存貨全部都交出來。」皇甫天嬋惡狠狠的說道。

「可惜老娘有孕在身,不然也算我一個。」江無雙咬牙切齒的盯著他。

秦淑儀輕哼一聲沒有說話。

夏洛神冷笑道;「看來今晚你不付出代價是過不了這一關了。」

陳玄心尖一顫,早上他才剛剛和慕容若男來了一回,晚上這要是真的通宵,這尼瑪可咋活啊!

白衣仙王有些不明白這些凡塵女子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看著陳玄淡淡的問道;「我住哪兒。」

聞言,本就有些窩火的陳玄黑著臉說道;「還住個屁,你一個仙女用得著睡覺嗎?那涼快哪呆著去。」

要不是這娘們突然出現,又說了剛才那番話,這家裡哪有這麼重的火藥味兒,害得他現在都騎虎難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