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眼看著對方的人居然還有空閑要去解救被綁在柱子上的人,侍衛長就忍不住著急,然後一時不查被唐政在手臂上削了一刀,鮮血頓時湧出。

穀苗兒直接從二樓一躍而下落入人群中,伸手就搶了一把刀,然後揮了起來,不到三分鐘,戰局就落定了,唐政被穀苗兒一腳踢在腹部,整個人砸在了櫃檯上然後落到地上,噗的一下吐了一大口的血。

穀苗兒:「行了,將人收拾了吧,也別去劉家了,這劉家自身難保,身為御前侍衛,我相信你不應該只會打架巡邏。」

穀苗兒瞥了一眼爬不起來的唐政,將手裡的刀扔在了地上,伸手接過翠煙送來的帕子將手擦乾淨。

侍衛長:「王妃只管回去休息。」

穀苗兒抬腳上樓,翠煙立即去后廚讓人送熱水。

大堂里,還活著四肢健全的都綁了起來,斷了氣的全都堆了堆,一會拉走,讓人連夜去找了大夫。

穀苗兒出手倒是沒有直接要人性命,刀是平著拍上去的,用上了內勁,拍到了也就差不多爬不起來了,只有那麼一兩個想要從背後插刀的讓穀苗兒戳了兩刀,手勁有點大,之間戳了個對穿。

滿地血腥,店小二嚇得不敢動,但是卻被侍衛們拖了出來,要麼幫忙收拾乾淨,要麼就跟這些人一起。

。 這時水面上的水波開始震動了,高興得明山東左布政使連忙起身拉杆收線,儘管魚還在水裡面動彈企圖掙脫,可依舊被拉到岸上來。

旁邊站著的人都誇讚道「哎呀!左布政使大人好本事啊!居然能釣上來這麼大一條魚。」

然而低調的他放下魚竿轉身詢問道「你們倆個來找本官所謂何事?」

吳俊振回答道「哦是這樣的,我等乃是福親王殿下的家丁,因福親王殿下有令讓我等護送泰安縣主殿下前去北直隸,途徑此地想問左布政使大人借些馬匹和人手不知?」

察言觀色的吳俊振看左布政使大人緊皺眉頭以為不理他?誰知下一刻卻張開嘴問道「要多少人馬?」

被驚住的吳俊振想了想說道「不多!就一個總旗官的兵力足矣!對了小的還有一事要向左布政使大人彙報,首府歷城縣剛剛發生了一起兇殺案件?據歷城縣捕頭與軍醫大夫的屍檢分析應該是姦殺案件,這個小的斗膽懇請左布政使大人給予特例,讓小的參與調查此案,您看如何?」

摸了摸鬍子轉身大笑三聲的明山東左布政使說道「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行本官准了,但是你們只是可以參與調查而不得行使任何權利!否則按察使那邊問起來不好交代!再則案件水落石出之時務必離開此地不得逗留,爾等明白嗎?」

他倆點點頭表示同意,就這樣明山東左布政使與他們達成了一致的協議。

另一邊出了縣衙的中年老者用惡狠狠地眼神看著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大罵道「混賬東西給老夫跪下!說你是不是又惹禍了?今天要不是老夫替你攔下這樁事,現在躺在義莊裡面的屍體就是你!」

被痛罵的花花公子連忙跪下來認錯道「爹!孩兒知錯了!可孩兒那不也是為了給咱家找個女子好延續香火嗎?孩兒本質上沒錯啊!」

見到不知悔改的兒子,讓中年老者十分絕望他剛剛抬起手準備一巴掌過去,但是卻停頓了下來,轉念一想也是從小就對他百般寵愛,現在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管不住了性子野!

只得無奈的轉過身吩咐道「也罷!是為父管教不嚴所致,來人吶帶公子回府嚴加看管,沒有我的命令不準踏出房間半步!否則重打手心三十下。」

說完就以衛指揮所還有公事要處理為由離開了,家丁們只得帶花花公子回府,他們剛走得幾步就在街道上看見兩個,背著包手裡拿著佩劍的江湖俠客迎面走過來。

其中一個戴著面巾的女子長得比較清秀身材也很苗條,婀娜多姿的從花花公子身邊走過去,還能隱約聞到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讓他回味無窮!

有些心動的他連忙轉過身去看著女子的背影,忍不住流下了一滴口水!

正當花花公子看得入迷之時,旁邊的家丁拍了拍他肩膀說道「少爺咱們該走了!」

只見他眼神呆住目不轉睛地看向前面的一隊俠侶,對面拿劍背著包走在左邊的男子,開口道「師妹,咱們這次奉師父之命下山來!我總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女子看了看他好心安慰道「師兄,別疑神疑鬼的多想了!哪有什麼事啊!我們也就下山來去鏢局傳一句話而已。」

說著說著他們就進入了一家客棧,來到櫃檯前面詢問道「掌柜的,開兩間上房!」

算賬的掌柜一見是兩個俠客,二話不說立馬開出兩間上房給他倆,不過是在三、四樓的,而且房間有些是滿了!所以只能是一個開在三樓,一個開在四樓。

雖說隔開但是其實他們就在同一間房的上下兩樓位置,最後師兄選擇住在四樓,因為太高了難走!就讓師妹住在三樓。

放下包袱之後他倆就持劍出門了,往昌隆鏢局方向走去,待兩人出門之後花花公子就吩咐家丁們陪自己進去店裡面看看,可家丁們卻不依不饒的說道「少爺不行啊!大人已經發話了,小的們若不帶你回去恐怕月俸就沒有了!」

然而花花公子卻仗勢說道「那你就不怕本公子現在就扣你們的月俸?他是我爹,天大的事有我擔著你們怕什麼?走進去看看。」

一進店掌柜就示意店小二走過去詢問道「喲!這位公子您是打尖啊?還是住店?」

大搖大擺走進去的花花公子左顧右看的一下,說道「住店,給本公子來間上房,對了小二!剛才那兩個人進來住的是那間房?」

店小二仔細回想了下答道「哦,你說剛才那兩人啊!咳一個住在三樓天字三號房,一個住在四樓玄字三號房,不知公子詢問這有何事嗎?」

笑眯眯的花花公子沒說啥!而是直接遞給他一兩銀子,吩咐他不要亂說出去。

緊接著這對俠侶就來到了昌隆鏢局門口,見到裡面威嚴聳立著一桿高高的旗幟,俠客男子按照規矩自報家門,立馬就被守衛帶了進去大堂內面見昌隆鏢局總鏢頭:胡遠念,他曾是山東承宣布政司萊州府王徐寨守御千戶所的副千戶武藝高強,因東虜南下入侵途徑萊州府時肆虐百姓,因而在山東承宣布政司一帶的總兵以及衛指揮使以下官員全部下崗。

這才使得明王徐寨千戶:胡遠念,選擇了開鏢局當總鏢頭,不過近年來生意很火,尤其在濟南府一帶可謂是響噹噹的。

所以在兩位俠客報上家門自稱是「泰山派」的弟子,奉師父之命前來邀請昌隆鏢局總鏢頭負責押運門派里的一件神秘物品?

這立刻引起了總鏢頭的好奇,他一再追問兩位俠客是何物品?以便於押運之時選派得力之人,男子見昌隆鏢局在濟南府有些名氣就小聲告知道「實不相瞞此乃是我泰山派的祖傳之寶,從始皇帝陛下到宋真宗壽親王孝皇帝,以來泰山經歷過11帝的封禪與朝拜。」

既;秦始皇:嬴政、秦二世:嬴胡亥、漢世宗武皇帝:劉徹、漢世祖蕭親王光武皇帝:劉秀、漢肅宗章皇帝:劉炟、漢恭宗安帝:劉祜、隋高祖文帝:楊堅、唐高宗晉嗣王孝皇帝:李治、武周則天金輪聖神皇帝:武曌、唐玄宗楚親王武皇帝:李隆基、宋真宗壽親王孝皇帝:趙恆,這11位帝對泰山封禪。

當然皇帝出巡封禪就少不了玉器,而此次泰山派要昌隆鏢局押運的東西,那就是最後一次宋代封禪朝拜時留下來的天子玉佩。

起因是從宋景德二年公元1005年說起,這年遼國蕭太后:蕭綽,攜帶遼聖宗:耶律隆緒,率領20萬大軍從幽州南下入侵中原一路斬將奪關,直入宋皇朝腹地京東東路河間府一帶,遼軍的兵鋒大有指向陪都應天府南京宋城縣、河南府西京洛陽縣、大名府北京天雄軍,與國都開封府東京汴梁城這四京之意?使得宋皇朝上下君臣們惶恐不安!

當時在垂拱殿朝堂之上穿著絳紗袍以織成雲龍紅金條紗為圖,白羅方心曲領為衣,頭戴通天冠的宋真宗惶恐的對文武百官們提出要遷都應天府南京躲避兵鋒。

此舉令滿朝文武舉雙手支持,畢竟遼軍氣勢洶洶連宋軍最能打的宋雲州觀察使:楊業,都派出去了都依然不能阻擋遼軍鐵騎南下!故此宋真宗才會下此決定也是為江山社稷考慮。

但是宋宰相同中書門下平章國事:寇準,力諫勸阻並建議皇帝陛下御駕親征去開德府以鼓舞宋軍士氣。

因為前線戰事緊急幾乎要到了快崩潰的邊緣,鼓起勇氣的宋真宗更換上了「明光細網甲」又在殿前司、侍衛馬軍司、侍衛步軍司這三衙的保護下勉強來到了開德府境內,並派出士兵去通報鎮守澶在淵縣城的宋軍,讓他們看到天子黑邊白底的黃龍旗之時,宋軍的士氣瞬間大振起來,守城眾將們大呼「天子親征,四海昇平。」

不僅開德府駐軍們士氣大振,就連河南府、開封府等地的京東西路宋軍們都開始有效的組織軍隊,以(神臂弓)和〈床子弩〉等武器多次打退遼軍的進攻,其中宋威虎軍頭:張瑰,成功以床子弩三箭射殺遼軍主將遼蘭陵郡王南京統軍使:蕭撻凜,致使遼蕭太后看到主將死去,無法繼續進攻不得不主動提出議和。

當然這也是宋皇朝求之不得的事!於是雙方就在澶淵縣城下訂立協議,遼國同意撤軍並對宋皇朝稱弟,但是宋皇朝必須每年提供給遼國大量的歲幣,以達成此次議和的條件,因此〈澶淵之盟〉以金錢換來的和平,在當時是受到了全國上下的一致讚許,朝中上下官員們都認為,這是宋宰相保全了宋皇朝的江山,也讓宋真宗對這位宰相倍加恩寵。

不過也正因如此宋真宗就打算趁機北伐收復燕雲十六州,畢竟對於宋軍來說缺少騎兵戰馬,多數宋軍都為步兵!因此他想乘勝追擊再加上自己的心腹宋刑部侍郎:王欽若,之前提出要南遷應天府南京宋城縣,故而讓宋宰相抓住了把柄上報天子。

不好意思為難宋刑部侍郎的皇帝陛下,只得裝作若無其事的把宋刑部侍郎貶去了大名府北京天雄軍之地,而遼軍撤退之後宋真宗就讓他想辦法回到東京汴梁城。

所以宋刑部侍郎就藉機上奏朝廷,建議率軍北上收復燕雲十六州,這樣一來不但自己可以得到朝中愛國人士的支持,還可以洗刷澶淵之盟被遼軍深入腹地的前恥。

可是這對於宋軍來說勢力不允許根本不可能的實現的,故此宋真宗沒有批准,而是讓他在想想別的辦法?

這次宋刑部侍郎才提出道「陛下不如封禪泰山,以威震四海、誇示夷狄。」

這條奏摺雖然看起來挺好,可宋真宗依舊有些擔心,雖說宋宰相此時雖然已經離開朝廷中央,可是宋丞相同中書門下平章國事:王旦,還在朝廷把持政務。

故而宋刑部侍郎就出馬決定說服宋丞相,他巧妙的表示是皇帝陛下自己希望去泰山封禪,而非自己上奏請辭的。

。 紀芍音也在心裏邊問著自己,左葉什麼時候會娶她。她嘴上說不想結婚,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卻也想跟左葉有個家。

「太好看了,果然,我家沫沫的眼光就是好。」紀芍音立馬戴在手腕上,拍了張照片給左葉看,還高興地發條語音說是顏心沫買的。

兩個人坐在工作室里聊天。

「你昨天給我發的那個划船的地方在哪裏啊,我覺得好好看。」紀芍音覺得顏心沫和顧子熠去的地方太棒了,找機會自己也想去。

「我也不知道,這些地方都是他安排的,我回頭幫你問問。」顏心沫笑着。

「話說,你和左葉什麼時候結婚啊?」顏心沫好奇地歪著腦袋問。

紀芍音被顏心沫這麼一問,立刻假裝否定說:「我才不想結婚呢,多談幾年也不是什麼大事。」

顏心沫沒有問下去,看着工作室。「這個工作室我們做到現在也不容易。」顏心沫托著自己的下巴,發獃道。

「是啊。」紀芍音也跟着回憶起來。這個工作室從建立到有現在的成果,真的不容易,所有事情都是她們兩個親自處理的。

「每次蘇皖來的時候,左葉知道嗎?」顏心沫喝了口水,問道。

「知道啊。」紀芍音毫不猶豫的回答。

「哦……」顏心沫故作鎮定。

「沫沫,我知道你的性格,這些事情要是你經歷了,你是不是不希望告訴給顧子熠。」紀芍音了解顏心沫,知道她肯定因為這些事情跟顧子熠吵過架。

「嗯。」顏心沫的回答不出紀芍音的預料,果真是這樣子。

「沫沫,你要知道,在感情裏邊,一些重要的事情對方需要知道,不然的話對方會覺得你不把他當回事。」紀芍音勸道:「愛人,是要互相走下去的。」紀芍音的這句話,點醒了顏心沫。

「嗯,以後有什麼事我都會和他說的。」顏心沫點頭答應道。

「知道就好。」聽她答應,紀芍音也就放心了。

顏心沫在顧子熠下班之前回到了顧家大宅,顧老爺子還在後花園照料著自己的那些花。保姆做好了飯菜,想要去叫顧老爺子。

「你先去拿碗筷吧,爺爺我去叫。」顏心沫叫住了保姆,隨後走到了後花園裏邊。

她看見了彎腰澆水的顧老爺子,走到了他身邊,輕聲叫道:「爺爺,吃飯啦。」

顏心沫也跟着俯下身,「這些花真好看。」賞心悅目,讓人覺得舒服。

顧老爺子聽見顏心沫這麼誇,立刻顯擺了一下。「那也不看看種的人是誰。」顧老爺子自豪地直起身,眉飛色舞。

「好了好了我們去吃飯。」顧老爺子怕顏心沫餓肚子,放下澆水壺,兩個人一起走到了餐桌旁邊。

和往常一樣,顧子熠這個時間點來了,他將大衣掛在了衣帽架,隨後拉開椅子坐下。

醫院內,沈夢庵急躁地看着手機,顏心沫和顧子熠去國外遊玩的照片被發在了微博上邊。

下邊的評論兩級倒,有的罵着顏心沫沒心沒肺,讓自己的朋友幹了壞事她還能出去旅遊,有的羨慕她和顧子熠的愛情。

沈夢庵將那些好的評論全部舉報了一遍,隨後關掉手機喝粥。

「你們兩個是不是廢物啊,鬧個事不是你們最擅長的嗎,一點用都沒有。」沈夢庵看着蘇皖和顏父,罵道。

「我們也想啊,只是這一次他們壓的太快了,我們沒錢請水軍,知不知道這次熱搜就花了多少錢呢。」蘇皖不甘地為自己辯解。

沈夢庵不想說下去了,安靜地喝完粥。

顧家大宅裏邊,顏心沫和顧子熠坐在床邊。「我今天買了盒劇本殺,一起玩嗎?」顏心沫發現工作室附近新開了一家劇本殺店,她順手買了一盒回來。

顧子熠覺得這倒是個好主意,陪着顏心沫一起玩。

「不過還差兩個人,要不然把左葉和紀芍音也叫過來?」顏心沫嘴上說着,邊打開手機,聯繫紀芍音和左葉。

不過十幾分鐘,兩個人就趕了過來,顧老爺子聽說四個人要玩遊戲,早就叫保姆切好了水果。

顧老爺子覺得新奇,坐在旁邊跟着看。

四個人扮演的是大學裏邊的四個人,發生了一起謀殺案,找出兇手。

「現在我們四個人可不是小隊了,誰也不能幫誰了。」紀芍音說着,抽取了角色牌。

四個人說完了時間線和自己的背景,後邊開始推理,最後大家投票得出是顧子熠。可惜的是推理失敗,顏心沫興高采烈地亮出了自己的角色牌。

「我才是。」顏心沫說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神采奕奕。

「沫沫贏了。」顧老爺子看見顏心沫那麼開心,也跟着笑了。

顏心沫跟顧老爺子擊了掌,笑着看着另外三個黑臉的人,特別是顧子熠,被冤枉是兇手,表情還有點委屈。

「沒辦法,我憑實力贏的。」顏心沫說完這句話,塞了一塊蘋果在自己的嘴裏,嘚瑟地搖頭晃腦。

紀芍音實在是看不下去,吐槽了句:「你可別得意太早,有本事下一次玩,你也能贏。」

顏心沫不以為然,吐了吐舌頭,看起來俏皮可愛。

四個人還是第一次在晚上玩這種遊戲。

「你小心晚上不要做噩夢。」紀芍音知道顏心沫一個人睡的,說道。顧子熠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顏心沫。

「時間不早了,我們得走了。」左葉牽着紀芍音的手,打算離開。

「好的小音小葉,下次再來玩。」顧老爺子熱情地對二人說道。

「好的爺爺。」紀芍音笑着答應,出門回家了。

客廳瞬間安靜了下來,顧子熠跟着顏心沫回到了房間。

「你不回去嗎?」顏心沫看見顧子熠跟着進來,疑惑地問道。

顧老爺子住的大宅離公司比較遠,如果顧子熠和自己睡的話,第二天得起早一點。

「怕你做噩夢。」顧子熠輕描淡寫地說出這句話,隨後找了件浴衣就進了浴室洗澡。顏心沫想着剛才紀芍音是隨口說了這句話,沒想到顧子熠就這麼記住了。

「切,死傲嬌。」顏心沫鋪了一下床單,拿出精油抹了抹肚皮。

抹完蓋好衣服,顧子熠出來穿着浴衣,手上拿着毛巾擦著未乾的頭髮,浴衣的扣子沒扣完整,露出了結實的胸膛。

。日記到這裡就結束了,內容不多,但是信息量無疑是驚人的,也讓克萊恩越發的好奇,曾經的第四紀究竟都發生了些什麼,林若的過去又究竟是怎麼樣的。

不過不管心底有多少想法,愚者克萊恩自然都不會耽誤時間,他隨即放下了手中的羊皮紙,微笑著道:「你們可以開始自由交流了。」

幾乎是第一時間,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二百章林若討厭熊孩子(求訂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趁著沈懷琳低頭沉思的時候,董安然朝著霍城瘋狂的使眼色——兄弟,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你知道的,把握機會!

霍城心領神會,唇角微微勾起。

只是笑容還沒成型,便聽到沈懷琳的話,頓時表情凝固在臉上。

霍城:「???」

董安然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相比之下,沈懷琳則是顯得淡定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