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沈棠搖了搖頭:「上面的字我認識,我只是想問一下,諸如『望梅止渴』也是言靈?」

祈善點頭:「自然是,別看它跟武膽言靈一般精鍊短小,但威力卻不容小覷,也是謀者必須掌握的幾個言靈之一。若施展者文心強勁,運用得當,關鍵時刻甚至能左右一場戰爭勝負。」

沈棠目瞪口呆:「左右……戰爭勝負?」

「自然,此言用之,可振一軍士氣。」見沈棠一臉狐疑,他還以為沈棠誤解言靈都很長,便道,「言靈原先是很長,記載於假譎一篇,『魏武行役失汲道,軍皆渴,乃令曰:『前有大梅林,饒子,甘酸可解渴。』士卒聞之,口皆出水,乘此得及前源。』但被精鍊過後就只剩四字了。」

沈棠微張口,一副打開新世界大門的表情。

「那這……星羅棋佈?」

祈善道:「可排兵佈陣,與敵博弈。」

「斬草除根?」

祈善:「加持軍士氣力,耗費極大,不可輕用。」

沈棠指著捲軸又問:「自投羅網?」

祈善道:「多用於排兵佈陣,誘使敵軍軍陣,使其自亂陣腳。」

剩下的都不用多問了。

看看祈善那密密麻麻的備註就知道,每一個都是用來行軍打仗的。

難怪他說自己不是啥善茬,看看這些文心言靈,再看捲軸上面繪製的模擬軍陣陣型,沈棠便知道這位仁兄是那種以攻為守、草叢蹲人頭的狂熱愛好者,只差將老子是LYB寫臉上了。

「祈先生,我還有一個問題。」

祈善信了她的邪。

認識才多久,她三句話兩句是問題。

不過——

想到沈棠的文心,他眯了眯眼,多了幾分耐心。

「你問。」

沈棠看到後面,發現上面不僅有文心言靈,還有武膽言靈。

講真,她不是很懂二者有什麼區別。

不都很能打???

沈棠問:「文心和武膽具體區別在哪裏?」

祈善:「……」

他再一次懷疑沈棠是哪個犄角旮旯下來的野人,每個問題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你!」

再一次,無助感滲透血修羅的全身,猛地捏住了他的心臟。

「你是誰?」

他的呼吸都在顫抖,帶著無法遏制的恐懼。

「我可以臣服於你!」

血修羅緩緩地朝著周陽跪下。

「你……」

周陽看著血修羅,說道,

「不配!」

他的話傳遍了整座鄭城。

「不!」

「不可以!」

形容枯槁的血修羅面露絕望,隨即眼中閃過一絲狠厲,「我死也要拉你墊背!」

話音未落,他就化作紅影沖向周陽。

「呃~」

然而,一絲一毫的風都沒有帶起,血修羅就被周陽捏住了脖子,高高舉起。

「天唐帝國,沒有你這樣懦弱的戰士。」

「你也不配,做李青衣的戰友。」

「我現在問你,這是什麼情況?」

周陽拿出李青衣的堆棧給血修羅看,「李青衣到底怎麼回事?」

血修羅想要掙扎,卻發現自己已經被禁錮住了。

事實上,他已經油盡燈枯。

本來,呂季、錢念和肖掖可以做他的血包補充他,只是沒想到周陽第一時間就滅了這三個血包。

血修羅看到周陽手中的堆棧,略顯錯愕,隨即他想到了什麼,緊接著面容扭曲,痛苦呻吟。

周陽放開手,任由血修羅在自己面前抱頭嘶吼。

好一會兒,血修羅才緩緩抬起頭來,此時他雙眼澄澈。

這是意識回歸的短暫清明。

「堆棧!」血修羅看著周陽,「我失敗了。」

周陽不明所以,只聽血修羅繼續道,

「我失敗了。」

血修羅蒼老的面容愈發蒼老,神色頹廢。周陽正想詢問,誰知血修羅仰起頭哈哈大笑,

「哈哈哈,好一句吾心有劣自斬之,人間有劣盡斬之。」

「那麼——

我也來斬了自己!」

一股血焰從血修羅體內燃起,血修羅跪在血焰之中,任由焰火灼燒。

周陽靜靜地看著,這一刻血修羅意識回歸,選擇了自斬,周陽自然不會打斷對方。

隨著火焰的燃燒,血修羅的身影越來越淡,在最後那一刻,血修羅抬頭遙望遠方,喃喃道,

「軍團長,祝你早日超神!」

……

暮靄沉沉,火焰消散,一同消散的還有血修羅。

周陽靜靜地看了一會,他想要的答案沒有得到,但是又得到了。

李青衣應該沒死,只是不清楚具體細節。

這樣已經是最好的了!

思及此,劍吟,籠罩全城,落入地下!

那些參與的血神教教徒、血修羅的陣法,以及一些污血,在周陽灼熱的光劍之下全部抹去。

周陽掏出位面之源,開始呢喃吟唱:

「雨兮,雨兮,落何方……」

「魂兮,魂兮,歸故鄉……」

「問來人兮何彷徨……」

「勸歸人兮莫相忘……」

……

渺渺歌聲,一道一道虛影從那些毀壞的陣法陣基之中鑽出,然後飄到周陽面前。

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美麗愛豆,就是那群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她們僥倖在血修羅施展血魄的過程中活了下來,不過即便如此很多記憶都將會丟失。

回頭,讓旭爺給他們植入一些忠於聯盟的記憶便可。

現在么……

「你們本將死亡,現在給你們一條生路,願者,魂來!」

一道道白色身影隨著血修羅的死亡本已解脫,此時又有生路,自然紛紛鑽入位面之源。

周陽引導她們進入位面之源的生化體,至於她們的蘇醒儀式,讓旭爺去忙吧。

想來一切處理好,聯盟又將多一批戰士,修鍊武道的戰士!

因為周陽發現,位面之源內,除了義體,還有數量眾多的,武道和科技的資料。

隨著周陽做完這一切,內壁空間開始龜裂。

……

「快點,壁壘要裂開了!」

五萬一腳將骷髏踢了出去,

「咱們就玩一場,玩玩就好。」

「好!」夜梟點點頭,朝身邊的「空氣」說道,「小心。」

「嗯!」

身材消瘦,長相俊美的「空氣」,走出人群,向著骷髏走去。

咯咯咯~

綠色的小骷髏扭扭頭,隨後爬起來,沖向「空氣」。這傢伙也不說話,就是發出骨頭碰撞的咯咯聲,化作一道綠影沖向「空氣」。

「空氣」的異能就是空氣。他只是緩慢前行,沒有做多餘的動作,但是在骷髏的前面豎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空氣牆。

轟轟轟!

骷髏撞開三堵空氣牆,被第四堵彈了回來,跌倒在地。

等骷髏重新站起來的時候,一圈圈空氣牆開始圍繞綠骷髏。

咯咯咯~

綠骷髏咯咯幾聲,跺了跺腳,砰的一下,直接鑽進了地底,消失不見。

「空氣」見狀,立即飛身而起!

轟的一聲,他方才所在的地方炸開一個大洞。

「空氣」也不驅散炸開的煙塵,無數道空氣刃攢射而下,劈入煙塵。

因為異能是空氣的緣故,所以在一定範圍內,空氣能夠代替他的感知。

所以,不管多大的煙塵,有空氣的地方,就是他的主戰場。

不過對方是骷髏,不需要呼吸,空氣這個異能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鐺鐺鐺~

發出幾聲脆響,綠骷髏再次鑽入地底消失。

煙塵散去,哪還有小骷髏的身影。「空氣」飄在空中,謹慎至極。

噗噗噗~

突然,地底泥土翻動,一根根白色骨頭射向空中的「空氣」,速度極快,發出刺耳的尖嘯。

一層層空氣屏障出現,甚至還形成了密度不一的空氣層,引導著白骨偏轉。

然而,「空氣」沒想到的是,這些骨頭無窮無盡,瞬間就遮天蔽日。

關鍵是這些骨頭彈飛之後又會回來,繼續攻擊「空氣」。

球形的空氣屏障將「空氣」保護著,但是那些骨頭數量越來越多,已經使他看不到外界。

從外面看,夜梟他們看到一個巨大的實體骷髏人正在形成。

從心臟開始,骨頭一點一點堆砌,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後形成了胸膛,慢慢的,開始有了軀幹和四肢……

「這……撼天骷髏?」泡沫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