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孫總,你好,久聞大名了!”秦元清笑着和孫雅芳握手說道。

孫雅芳今年56歲,1982年畢業於電子科技大學,1985年在京城信息技術應用研究所工作,任工程師。1992進入華威,先後擔任市場部工程師,培訓中心主任,採購部主任,江陵辦事處主任,市場部總裁,人力資源委員會主任,變革管理委員會主任,戰略與客戶委員會主任,華威大學校長等。

1999年,孫雅芳擔任華威董事長,成爲華威的二號人物,華威能夠發展到如今地步,孫雅芳功不可沒。去年美利堅《福布斯》雜誌公佈了‘最有權勢女性’年度榜單,孫雅芳是華夏女性中唯一上榜的,《福布斯》評價她爲‘市場殺手’的孫雅芳將華威引領爲通信製造業的國際化公司。

對於華威,也素來有着‘左任右孫’的說法。

然後接下來介紹的是孟女士,孟女士是任總的大女兒,2005年到2009年,在華威全球財務系統的統一化和標準化建設中,孟女士主導建立了五個財務共享中心,覆蓋和支撐全球的會計覈算工作,並推動華威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鵬城落成。而且她現在還是華威新一屆董事會成員,並出任華威公司常務董事、CFO。

當然,秦元清上一世就知道孟女士,則是2018年那事,也是那一年秦元清徹底成爲華威粉,手機拋棄蘋果手機,都買華威手機,華威筆記本一出來就將聯相筆記本換成華威筆記本,哪怕華威筆記本還沒有經過市場考驗,秦元清也願意,算是支持華威一把。

秦元清也是那時候,纔對華威有了比較深的認識,纔會去了解華威。而華威一個標誌性,就是一架千瘡百孔的艱難飛行的飛機,代表着只要堅持飛行,最終能夠安全返回。

那時候的任總,經常出現在媒體面前,讓人們看到了,華威的靈魂人物是什麼樣的存在。

可能是一種歲月的沉澱,現在還年輕的孟女士,反而沒有幾年之後那一份魅力,反而顯得很精幹。

秦元清和孟女士握手,對於這一個獨自在國外生活3年、不屈不撓的女人,秦元清心中也是非常佩服的。

“秦院士,這位是現在我們華威手機負責人,餘成東!”任總介紹的第四個人,卻是一個四十歲出頭的青年人,然後笑道:“成東研究生可是畢業於水木大學,算起來和秦院士你可是校友,手機業務我一直不怎麼想進入,但成東一直鬧着要做。既然如此,他要做就做吧。不做他不死心,我就讓他做了。”

“餘總的眼光很好,事實證明,智能手機是一個萬億級別的產業,結合移動互聯網,將對人們的生活方式產生極爲深遠的影響。”秦元清和餘成東握手。

這一位在過幾年可是大名鼎鼎,爲人們說熟知,他的一句話,直接讓小咪與屌絲品牌掛鉤,使得小咪品牌的影響力大打折扣,然後也是非常會吹牛逼:“未來三到五年,國內大多數手機廠商將消失,市場上將剩下三家手機廠商,而華威是其中之一。未來,榮耀品牌將會超越小咪品牌,華威品牌將會超過蘋果和三星品牌”。以至於人們送了他一個外號——餘大嘴。

當然,事實證明,餘成東也是狠人一個,他吹的牛逼,基本上都實現了。

“不敢當,不敢當!”餘成東此時顯得很謙虛。

沒辦法,他再傲氣,可是在秦元清面前實在傲氣不起來,整個智能手機項目,秦元清直接帶頭,操作系統更是自己一個人搞核心系統,現在整個智能手機項目都完成了一半。

此次秦元清親自到華威,更是要進行操作系統的調試,以及到海思,這樣的牛逼人物,餘成東還不敢有什麼傲氣。

而且,人家還不是專門搞這一個的,昨晚的新聞聯播已經播放了,秦元清實驗室研發的6AT通過國家驗收,正是進入規模生產,這可就真正的牛逼了。

可是讓人無語的是,秦元清身上最大的光環,可不是工程應用,不是汽車工業,不是互聯網領域,而是數學家,是如今華夏第一數學家!

“走,秦院士,我帶你參觀參觀我們華威!這還是你第一次來華威呢!”任總笑道。

不得不說,如今的華威,規模是非常的大,僅僅這個總部,人員就衆多,各個部門,如同戰爭機器身上的零部件一樣,讓華威這個戰爭機器不斷越發壯大。

手機,實際上現在並不是華威的核心業務。

“本來我們打算新發布一款手機,不過看了秦院士您設計的手機,我們那手機實在太土、太渣了,就停掉了!”當到了手機部門的時候,作爲手機部門的頭頭,餘成東主動地說道。

秦元清看着樣品,命名爲華威T2011,是一款3G時尚直板手機,說實在的這個款式比諾基亞的很多款式都不如,更別說與蘋果相比。

現在的華威手機,簡直真的是渣渣,渣到讓人哭笑不得,要是發佈了,也就是作爲老爺子機,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利潤可言。

“現在3.5英寸屏幕已經完成了,只要解決芯片問題,今年華威應該可以發佈一款全新手機!”秦元清笑着說道。

屏幕上,秦元清自然不會傻得直接一步到位用6英寸的大屏幕,而是進行分佈,先用3.5英寸,然後就是4英寸、4.5英寸、5英寸、5.5英寸、6英寸,一步步往上提升,不然的話步伐太大,容易扯到蛋。

也就是操作系統,秦元清親自動手,可以確保其有着優秀的性能。

就是芯片,也並非是一步到位,而是分步驟,可是就是這樣,海思依舊還是搞不定。

“任總,華威的組織架構、生產方式確實是緊跟着時代的步伐,難怪華威一年一個步伐,如今都超過聯相。”秦元清參觀一遍華威,也是很佩服地說道:“技術是第一生產力,華威真的做到了。”

說實在的,聯相曾經是華夏的驕傲,被譽爲民族品牌,1992年的時候聯相銷售額已經達到17.67億元,而華威的銷售額纔剛剛超過1億元,僅能用“活下來了”來形容。

可是過去不到20年,華威的銷售收入達185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24.2%,淨利潤235億人民幣,同比增長30%。而聯相,2010年營收堪堪過一千五百億,淨利潤更是隻有不到10億人民幣,兩者着實相差極大。

是的,你沒錯,堂堂的聯相,營收超過一千五百億,然後淨利潤不到10億人民幣。

至於說聯相有什麼核心技術,那麼就是兩眼茫然,誰也不知道。

所以說,聯相捱罵,不是沒有道理的。沉迷於代工、貼牌生產的聯相,已經屬於扶不起牆的阿斗,說話再大聲,也難掩其在電腦製造領域只是沙堆裡建房子。

說實在的,上一世秦元清也是聯相的忠實擁護者,人生第一臺電腦、第二臺電腦都是使用聯相筆記本電腦,不爲了什麼,就是單純抱着支持國貨的念頭,而事實告訴他,你愛國,可是人間聯相不愛國啊。從國內賺的錢,直接補貼國外用戶,當秦元清知道後,心中那個痛啊。

也因此,華威筆記本出來後,秦元清毫不猶豫買了一臺,哪怕他其實並不怎麼需要,可是秦元清就想用自己的行動支持立足於技術的華威。 天孤城最中央的皇城中的一處九層樓的宮殿內,一名身穿龍袍的男子,站在窗前,刀削般的臉鹿,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嚴。

此時他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男一女,不苟言笑的臉鹿,眼神中卻帶有一絲溫柔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月兒,辛苦你了,做的不錯。」龍袍男子就是令孤皇主令孤不破。而此時從殿門外傳來了一聲清脆的聲音。

「三姐,三姐…」一個只有十二歲左右模樣的小女生,穿著華麗無比的公主裝,飛快的從殿外跑來,身後還跟著三個不信的膽藝這位小公主奔跑,雙手呈護持狀,口中不住的喊著慢點慢點,深怕這位小公主跌倒。

小公主一衝進來,就沖入令孤菲月的懷中,大大的撤婚道:「三姐,你終於回來了,小妹好想你,他們都不告訴我你在那裡,就連太子哥哥也很壞,也不告訴我,不然我就自己跑去找你了。」

令孤擎天在一旁苦笑著,心中卻是想著:就是怕你偷跑才不告訴你,要是你知道了早跑沒影去了,那麼就是爽了你,苦了我啊。

想到這小丫頭偷跑之後的情形,令孤擎天不自覺的冷汗從額頭上滑落。

「咳。」一聲乾咳從,令孤不破的口中發出,此時在令孤菲月懷中的小女孩才轉頭甜甜的對令孤不破叫聲:「父皇。」

令孤不破充滿溺愛的眼神看著最小的女兒道:「曉曉,先出去,父皇有事和你三姐談。」

「是,父皇。」令孤曉曉是個知道進退的小女孩,她知道令孤不破寵她,但是她不能仗著這點,就以為可以不尊從他的話。

不然身為帝王的令孤不破可不是一般人,要知道最是無情帝王家,不單單指對外人,同時對於自己人也是如此。

令孤曉曉出來之後就硝跳跳的走向自己的寢宮之中,在經過一遍巨大無比的御花園2

之時看到了屬於令孤北的侍衛長匆匆的領了一隊人要出宮。

「站住。」令孤曉曉雙手插著腰叫道。

張通也就是令孤北的侍衛長暗呼一聲倒霉,他剛才就看到了有如混世小魔女般的小公主,心中就在暗自拜唸著:看不見看不見,拜託干萬不要看見。但是老天卻像跟他作對般的,怕什麼來什麼,還是被發現了。

張通來到令孤曉曉的面前恭敬的道:「張通見過小公殿下。」

「嗯。」令孤曉曉隨意的應了一聲,美目一直盯著張通之後才道:「張通,你這麼匆匆忙忙的是要去那丫,又是要幫我那不成器的七哥欺負人了嗎?」

「沒有的事,小公主殿下。」張通被盯著汗如雨下,趕緊否認道。

「是嗎…」令孤曉曉突然不置可否的應了聲后,便讓張通下去。張通心中暗呼債幸,隨即馬上退下,帶人去找令孤齊去呀!

令孤曉曉轉身吩咐貼身侍衛一聲,那女待衛頭子是陪伴令孤曉曉一起長大的,所以當她聽到令孤曉曉所吩咐的話后,好看的眉頭輕輕的一皺,隨即散開,依她的命令去照辦了。

葉缺一行人避開了所有的城市一直往南行,他剛剛好經過了令孤皇族所直接控制的領地,進入實力勢力僅僅以些微的差距次於令孤皇族的大宗族天弓張家。

南疆的勢力劃分最北邊就是與中士的邊界九幽凶魂海。然後整個南疆分佈著無數的普通小勢力,數個普通小勢力由二流的勢力掌控著,再往上就是一流的大勢力,接下來就是頂級的普通世家勢力,再來就是超級勢力,整個廣闊的南疆就只有十多個超級勢力。

最後才是整個南疆中擁有絕對話語權的統治階層五大宗族。

可稱之為宗族勢力的,都是有封號,北方的令孤皇族,原來的封號為天謀令孤。

只是後來稱霸南疆,被聖朝封為南皇才以皇族自稱,原本第一代的令孤家主為大威德聖王手下四大心腹高手,只是後來第一代大威德聖王退之後就消失在眾人的眼前,漸漸的四方皇在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之後,野心也隨之增長。

漸漸的開始不尊中央朝廷的號令,在最後一任聖王和四方皇頌落在位面大戰和減世之戰後,新生代之中,四方皇族皆有不世之才出世統領四方。而朝廷方面的新世代中,共有三個堪稱為逆天妖孽的天才出世,以致於中土朝廷陷入了直到現在長達千年的政事。

所以後來的四方皇族開始在各自的地域上稱霸,但是在各自的領地上同樣有僅次於他們一些的宗族勢力,所以現在整個南疆實力最強的令孤皇族之無愧,但是南疆土地上同樣有大威德聖王所封的鎮邊的四方大將軍,同樣的實力也不容小視。

這其實是當初第一代大威德聖王的一手制橫策略,皇族和鎮邊大將軍府並沒有直接的從屬關係。

既然你不聽朝廷號令了,那麼你做初一,我為什麼做不得十五呢,畢竟,在體系上只是上下級的關係,並沒有辦法直接指揮那些鎮邊將軍的軍隊。

最南邊為一個將軍世家鎮南大將軍府天弓張家所管轄的封地。

看著葉缺那艘戰船衝過邊界,令孤北就要下令追上去,但是令孤北的戰軍一靠近邊界,張家那邊的巡邊的戰軍同時將年量間來君。

這時嘯狼即頭微皺著道:「殿下,我們不能再前進,到邊界了。」

「可惡啊,嘯狼帶人跟下去。」令孤北咆哮著,異常凈辯的臉孔,卻只讓一旁的嘯狼打從心中看輕他。

當初身為令孤不破身邊的誦系近臣,可以說是軍功最重的臣子的後代,將來也是最顯耀的上位者,但是卻被派往這最這二世祖的身邊,心中難免有不小的抱怨。

嘯狼並有立即應和,心中盤算著什麼,目光看著葉缺的戰船,過了一會才道:「狼一,狼二,狼三你們三人各帶二人追上去。

「是,將軍。」「嘯狼,你…」令孤北惡狠狠瞪著嘯狼,卻被嘯狼無視:「殿下的安全為重,全艦反航。」而這邊張家的戰船看著令孤家的戰船離去,也各自返回駐地。

葉缺等人進入城池之後,一打聽才知道離開了令孤皇族的勢力了,大夥這才大大的鬆了口氣,畢竟里自己人現在於如同尤如同無根浮萍一般,怎麼斗的過令孤皇族這個超級勢力,在酒肆中吃喝一頓后,才又開始採購一些必須的物品才又向著脈前進。

這一次葉缺一次採購完一年份的用品,份額之大讓那座城池之內的商家都發了一筆小財,其中不只是生活用品,還包含了煉器材料,煉丹材料等等,畢竟當初那八個死在九幽凶魂海的人,身家之豐,多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在葉缺手上的那枚戒指,就是當初那君王階的戒子,其中就不說堆積如山的混沌原晶了,每一個材料就都有小山那麼高而且他那個戒子就算是絕世珍品,也不是以一株兩株計算的。

比如這一次所采貫所消耗的混沌原石就如戒子中的九牛一毛般,所以葉缺一點都不喊價,來者不拒,都買,都買,就如同個超級暴發戶一般。

更何況,那君王階強者的戒子中,混沌原石,混沌原晶,只是下等的貨色,還有著混沌晶魂,混沌晶髓,混沌聖晶,和混沌神晶。

而在戒子中,如半人高的混沌神晶,一旁圍繞著九棵聖晶,使得形成了一股陣勢,從戒子外,虛空中吸取能量,不停緩慢的生成混沌原石,並且使得,原石慢慢的越來越純,向著原晶的方向轉化。

原晶向著晶魂的方向轉化,以此類推。而且就算葉缺一次用完除卻神晶之外的晶石,只要神晶還在,就會慢慢的自然生成混濁原石。

所以就算是在惡水山脈中,葉缺也不擔心修鍊資源的潰泛。

眾人向著惡水山脈前進,就算天弓張家的領地,也是寬廣的,所以眾人一邊前進一邊煉兵。

在荒野前進之時,也不浪費時間每一個戰軍人員,每人負重一千斤的裝備,就由風傲天主持練兵,畢竟蒼龍軍大部份也都是風傲天的心血。而奇傑單獨操練牛戰也就是大牛。

某一天風傲天集合了九支小隊,並且舉辦了比武選拔小隊長,及三個小隊為一中隊的中隊長。

半天之後九個小隊長,三個中隊長終於產生。

風傲天微笑的看著這十二人:「好,看來你們夠努力才能在眾人之中脫穎而出。非常的好,以後你們的訓練量可以減少百分之一。」

這十二個剛剛榮任隊長的,頓時精神百倍,一個個拾頭挺胸的站在眾人的面前。別小看這減少百分之一的量,雖然一樣的累,但是畢竟是領導層級,面上有光啊。

接下來風傲天宣布了一個消息:大練兵開始,在到達惡水山脈之時,每一個人都要突破一個階位。

並且告訴他們每一個七天為一期來一次比試,只要墊底的那一隊,那一個隊在接下來的七天,訓練量加十倍,但是中隊長不用,用風傲天的話來說:畢竟是領導階層,那三個中隊長頓時長長的舒了口氣。

。宋致耀顯然沒反應過來,安之夏撥開他的手,眼神冷清掃了一眼,隨後離開。

回去的路上,唐明朗忽然把她拉進角落裏。

黑暗中,男人陰著一張臉,「剛剛宋致耀碰你哪裏了?」

安之夏撇下嘴,「我是那種能吃虧的人嗎?」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一百七十七章掉出馬甲 這尚書府好歹也算是一個高門府第,沈清若自然是不擔心南風彩留在這裡會有什麼危險呢。

再說,南風彩這個丫頭雖然有點風風火火的,她的個性如此,卻一點不好欺負。畢竟是皇宮中的公主,有了危險還是有辦法對付的吧。

想到這裡,沈清若這邊沒有什麼多餘的擔心,快步的朝著三房的院子那邊走了過去。

果不其然,梁氏在院子裡面拖住了沈浩宇的腳步,沈清書被停職之後剛剛解禁,有那麼一段日子沈恆沈尚書的精力,都放在沈浩宇這兒子上面。

心想著,沈清書真的不成了,這沈家的滿門榮耀也要後繼有人不是嗎?

以前沈浩宇休沐,梁氏多半不會去管沈浩宇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他準備想要做什麼。但是現如今可是不一樣了,至少在沈浩宇看起來,是這個模樣。

沈清若轉到梁氏的院子,看著梁氏剛剛匆匆忙忙離去,這才站在了假山後面,出了一點聲音,叫住了沈浩宇:「二弟?」

她的聲音淡淡的。

沈浩宇回過頭來,明顯從剛才的不耐煩之中,多了一抹說不出的快樂來。

「清若,你來了?」

這沈浩宇知道沈清若跟三房的關係,聲音放的很輕,一直到沈清若背著雙手走進來,這才沖著沈清若笑了笑:「難得見到清若你會主動過來找我,可是有什麼事情?」

沈清若咳了兩聲,這才開口:「只是悶了,知道二弟今日休沐,我們出去走走。」

「這倒是好,可是……」

沈浩宇看看那原處梁氏忙碌的身影:「我一個庶子,卻不知道母親日日都在忙什麼,原本今日也是不想要應酬,之前遇上六妹妹說你近兩日心情似乎不太好便沒去打擾。大哥始終都是大哥,這尚書府的榮華富貴,什麼時候輪得到我。母親如今這樣做,怕是到了之後也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沈浩宇嘆息,沈清若卻不在乎。

「二弟為何這樣想啊,二弟一表人才,為人正直,官場的人又不是傻子。大哥這種人都能夠飛黃騰達,更加不要說二弟了。」

她的聲音,十分認真。

沈浩宇這個時候才勉強的笑了笑:「但願之後,借你吉言。清若你去外面等我一會兒就好了,眼下的事情我要跟母親說道說道,你在這裡畢竟不是那麼合適,你也知道我母親對你……」

「浩宇,你說的話我知道,我也不想要跟梁姨娘輕易的衝突什麼,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是在也是……」

她說完,轉身便到門口去了,看著沈浩宇的背影,淡淡的笑了笑!

……

畢竟花園距離梁氏的住處很遠,沈清若這一來一去的,還迴避著梁氏院子裡面的人,來去一趟之後必然是有些晚了。瑾兒儘管陪著南風彩等著,但是瑾兒膽小,架不住南風彩無聊,隨便走走。

兩個人走到荷花池那邊,瑾兒便小心翼翼的開口:「五公主,這邊危險,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吧。」

「快去看看,你們小姐做什麼事情耽擱那麼久,這裡也沒有旁人,不必那麼擔心本公主了。畢竟本公主還不知道要在這裡等多久呢,而且本公主身邊也有宮人在呢。」

南風彩的性格就是這樣不穩定。

瑾兒沒辦法,只能先過去看看。

「你們說這小小的尚書府,府第庭院卻也弄得不錯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