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季老三也是皺眉,在小蘿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上前。

蘇招娣抓著吳氏的手腕兒,眼神冰冷,「你別太過分,我不與你計較,是我大度,可你也別觸到我的底線,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她話音未落,大門再次被推開,季溟走了進來,當看到院子中的情況時,頓時臉色一變,幾步沖了過去。

「蘇招娣,你又做什麼?我一不在你就欺負我娘?」

蘇招娣一把甩開吳氏,扭頭看向季溟,眼神冰冷的可怕。

「怎麼?又要打架?」她說著,赤玄鞭已經握在了手中。

院子里的氣氛忽然變得肅殺,季溟能明顯感覺到蘇招娣的怒意,她的情緒起伏似乎很大,之前就算吳氏招惹她,她也從來沒有這樣過。

季溟皺了皺眉,看向爬伏在院子里的小虎,小虎抬起大腦袋看了看季溟,眼中有著濃濃的疲憊,還有幾分委屈,張開口似乎想嗚嗚兩聲,但在看到蘇招娣后,又趕緊閉緊了嘴巴,叫聲一點兒也沒聲音。

季溟詫異,小虎似乎很怕她,他又把目光轉向了蘇招娣,眼神疑惑探究。

「你這是怎麼了?這麼晚不回家,一回來就發脾氣?我的家人平時也待你不薄,你為何要如此?」

蘇招娣見他沒有要出手的意思,心中那股忽然湧起的怒氣也漸漸消散,整個人慢慢平和下來。

她把赤玄鞭收起來,轉身就回了茅屋。

見她身上那股冷肅氣息消散,蘇遠清才敢靠近她,但眼中卻帶了幾分畏懼。

他進屋去找蘇招娣,其他人則還都站在院子里,季溟走到吳氏身邊,扶住她有些踉蹌的身體,有些無奈的道。

「娘,你以後少招惹她,這個女人很危險。」

吳氏看著自家兒子,心中那種心悸的感覺總算是得到一些舒緩,她瞪著季溟。

「你知道危險還娶回來,你看看你都娶回來個什麼東西?」

雖然覺得兒子在身邊有了些底氣,但吳氏最後這句話還是壓低了聲音,隨後她又覺得懊惱,這個世上還有她這麼窩囊的婆婆嗎?

看看村裡跟她一樣的那些女人,哪個在家裡不是有絕對權威的,把兒媳婦兒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哪個像她這樣,別說收拾了,只是說了幾句,就被兒媳婦威脅,剛才她甚至感覺蘇招娣都想殺了她。

想到這些,吳氏不由悲從心起,她可是只有季溟這一個兒子啊,還如此不爭氣,於是一屁股坐在了院子里,嚎啕大哭起來。

季溟趕忙蹲下去扶吳氏,一邊安慰一邊勸說。

「娘,你別哭了,這件事是我的錯,我會去找她談,不過你以後也別去招惹她,不要把她當成村裡的那些女人,她跟她們不一樣。」

吳氏實在氣急,直接伸手抓著季溟就打,一邊打一邊罵。

「你這個混球,為什麼就娶回來那麼個東西啊?你給我休了她,現在就去休了她。誰家的兒媳婦不得好好的侍奉公婆,你看看她,我們家這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

季溟緊抿著唇,任由吳氏打,吳氏也實在是氣急了,但也沒真的下得去手,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而且她也知道,她兒子又沒做錯什麼事。

等她停手,季溟站了起來,對著她點了點頭。

「好,既然娘說要休,那我這就去寫休書。」說完便直接進了茅屋。

他在屋裡一陣翻找,最後看到了被蘇遠清藏起來的毛筆跟紙張,拿了就出了茅屋,走到院子里一塊大石頭前,蹲下來就寫。

季老三跌跌撞撞的追出來,一把搶過了他手中毛筆,怒急的大吼。

「你幹什麼?」

季溟仰頭望著他,「我休了她,娘說要休了她。」

蘇招娣跟蘇遠清,小蘿也都出來了,她是斜倚在門框上,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北涼王府。

再一次回到北涼王府,嬴季昌有種回到了家的感覺。

心情大好。

但是作為一個修士,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裡的天地靈氣,與函谷關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很顯然,天地靈氣復甦,尚未涉及此地。

「叮,檢測到功德靈寶九鼎子鼎,系統可回收!」

在這個時候,系統的聲音罕見的響了起來,這讓嬴季昌心中一驚,他心裡清楚,這可是系統破天荒的一次。

念頭一瞬間,嬴季昌就清楚九鼎之中只怕是有大秘密。

畢竟龜靈聖母的龜甲並沒有引起系統的變化,很顯然,這九鼎子鼎的價值在龜甲之上,幾乎在瞬間,嬴季昌便分析出了利害。

「系統,給本王一個理由,本王可以考慮考慮?」

華夏九鼎意義深遠,不光是一種功德靈寶,更是一種象徵,在這個時候,就算是嬴季昌也不敢亂來,他需要知曉對方所求為何。

「九鼎的子鼎沾染了人族氣運以及天道功德,早已經今非昔比,所以系統才會回收,其餘的,除非是先天靈寶,否則系統不會回收!」

聽到系統的解釋,嬴季昌沉吟了一會兒,他搖了搖頭。

華夏九鼎不同於一般的寶物,這是人族的傳承重器。特別是在崆峒印落入人教手中,這大禹王的九鼎就顯得更為的重要。

而大禹王的九鼎,更是大禹王的證道之寶,他作為一個後人,不能亂來。

九鼎,早已經成為了中原的代名詞,以及王權至高無上、國家統一昌盛的象徵。

夏朝、商朝、周朝三代奉為象徵國家政權的傳國之寶。戰國時,秦、楚皆有興師到周王城洛邑求鼎之事。周顯王時,九鼎沒於泗水下。後世帝王

非常看重九鼎的權力象徵與意義,亦曾屢次重鑄九鼎,武則天、宋徽宗也曾鑄九鼎。

相傳,夏朝初年,大禹劃分天下為九州,令九州州牧貢獻青銅,鑄造九鼎,象徵九州,將全國九州的名山大川、奇異之物鐫刻於九鼎之身,並將九鼎集中於夏王朝都城。

大禹王在鼎上刻畫有九州圖,象徵天下九州,如此雄心豪邁的氣魄也成就了九鼎成為夏朝的鎮國之寶。

大禹王的九鼎是華夏至尊無敵神器!

就算是後來的始皇帝的傳國玉璽也差了很多,這一點,嬴季昌心中自然是清楚的,所以,他不可能將九鼎的子鼎讓系統回收了。

只是系統的這一次提示,讓嬴季昌心裡清楚,這是真的九鼎子鼎,功德靈寶,在洪荒之中也算是不可多得靈寶了。

而且功德靈寶,殺人不粘因果,這個才是最好的一種殺伐之術。

若不是人族傳承重器,這一刻,嬴季昌都想要將九鼎的子鼎融入天荒帝戟之中,重新的煉製一下。

越到後來,嬴季昌越發的察覺到了天荒帝戟的不足之處,他需要一柄證道之寶,性命合修的道器。

天荒帝戟雖然不錯,但是並不適合此刻的嬴季昌,所以他想要重新煉器的心思,從一開始就有了。

只是,一直以來沒有太好的機會。

………

嬴季昌望著慎到,語氣幽幽,道:「慎子,傳令將函谷關的傳武碑開放,只要是通過了試煉,就可以得到恆宇經的傳承,至於後面的,全部設立在北涼。」

「諾。」

望著慎到離去,嬴季昌神色肅然,他心裡清楚,中原大地之上人傑很多,而如今的北涼實力嚴重不足,大才不夠,他必須要從外面引進。

而中原大地之上的戰國之世,便是最合適的,這個時代,文化璀璨,百家爭鳴,人才很多。

文化的傳承,武道的傳承。

嬴季昌清楚,現在不是最好的時間,但是沒有辦法,他只能如此,因為,最好的時間在統一天下之後,此刻距離始皇帝,還有一百多年。

所以,文化的傳承只能落後了,現在最重要便是武道傳承。

畢竟系統要求布武天下,現如今,一起都方才剛剛開始,他需要完成它,然後得到更有利於長生久視的物品。

布武中原,並不代表在中原大地之上直接將恆宇經頒布,在函谷關之中,恆宇經也不過是留下了輪海卷。

這些人想要更進一步,只有朝北涼。

假以時日,北涼將會成為中原大地之上的修士的中心。

只不過,有些事情需要開始部署一二,然後進行閉關,只有更強大,才能打破一切的桎梏。

……..

「左庶長,根據羅網的消息,在函谷關的大軍只剩下了十萬,其餘人全部被撤向北涼,對於此事你有何看法?」

政事堂之中,嬴渠梁目光幽深,對於此事他有些不解,畢竟之前不久,嬴季昌剛剛下令,中原大地止戈二十載。

更是在函谷關之中,修建了傳承之地。

聞言,衛鞅點了點頭,道:「君上,在函谷關的傳承,只有恆宇經的輪海卷,對於北涼王而言,並非是大事。」

「更何況,北涼王本來就打算要布武中原,這樣做一點也沒有壞處,反而是有好處,至於止戈二十載,北涼王本意只是平息中原戰火。」

「現在天地靈氣復甦,各國的勢力必將會在短時間之內暴增,而且越來越強大,但是與各國勢力相比,北涼王有能力,也有勢力鎮壓整個中原。」

「但是北涼王不願意染指中原,這個時候撤軍,是在向中原大地之上的諸國宣告,二十載之後,中原大地之上的局勢發展,他不會幹涉。」

「全靠天下諸國進行征伐,然後決定出勝利者。」

衛鞅目光幽深,他心裡清楚,嬴季昌以天下在練兵,但是這個想法只是在他的心中出現,太過於賅人,他就沒有說出來。

「大兄,大秦三軍必須要全部成為修士,唯有如此,在接下來的征伐之中極為的重要!」

「諾。」

點頭答應一聲,嬴虔看了一眼嬴渠梁以及衛鞅,遲疑了一下,道:「修士大興,天地靈氣復甦,若是金丹強者出現在戰場之上,這根本就是無敵的。」

。 「時鳶鳶,我不是想要利用你,我之所以沒有實話實說,是擔心你那邊的情況不樂觀,畢竟,我給你發的第一條暗語,你都沒有看到。」顧小北急得眼睛都紅了,竭力解釋著。

「可是小北,你有沒有想過,倘若我聽不懂你話里的意思,又或者觸怒了孟斐,那可能都不是皆大歡喜的結果,至少不是現在這樣。」時鳶嘆息道。

她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慶幸自己還算聰明,就沖當時孟斐對她動過殺意這一點,她也算膽識過人了……

「時鳶,我以後不會再任性了,請你原諒我這一次。」顧小北的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流,「我這次真的太自私了,讓你為我擔驚受怕了這麼久。」

「你能吸取這次教訓就好,再有下次,我真的不管你了!」時鳶自然是嚇唬她的,是想讓她能夠成熟一點,不要想當然的只考慮自己。

就算有下次,時鳶也還是會義無反顧的竭盡全力去幫她,誰讓她們是朋友,是好姐妹呢?

「時鳶鳶……嗚嗚嗚,就真的你最好了!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顧小北抱著時鳶,放聲大哭。

孟斐剛走到門口,聽到顧小北這哭聲,臉色頓時一沉,連忙加快了腳步邁了進來。

「這是怎麼了?」

時鳶抬了抬眼,朝孟斐搖了搖頭,「小北她可能只是需要發泄一下,沒事的。」

顧小北也配合地吸著鼻子,「爸爸,你別管我,我哭一會兒就好。」

孟斐無奈地笑笑,果真像個老父親一樣真就由著她了。

他對身後像條小尾巴似的跟進來的路磊道:「去收拾行李。」

「好嘞!」路磊撒丫子就跑去他自己的房間了。

顧小北雖然哭著,但耳朵一直也沒閑著,聽到孟斐讓路磊收拾行李,她立刻吸了吸鼻子,「爸爸,你要把他送回去嗎?」

「先帶回京城吧。」孟斐冷淡地道。

顧小北有些開心地看向時鳶,以為她也同樣開心,結果卻發現時鳶板著臉。

「沒錯,等他把大好時光揮霍乾淨,後悔了,再回去,才發現億萬家產早就沒他的份兒了,本要聯姻的家族根本看不上他,於是,成為了一個無所事事的紈絝子弟,庸庸碌碌,成為家族棄子的時候,他後悔也來不及了。」

時鳶冷嗤,餘光看到旁邊房間門縫搖晃的人影,不禁白了一眼,絲毫沒有口下留情。

「小北,你好心收留他,縱容他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是你心善。但如果一個男孩子活了這麼大,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該怎麼活,那就該去接受社會的毒打,在這一點上,你可不能慣著他。等回了京城,地下室幫他租一間,讓他繼續去送快遞吧!」

路磊急了,直接從房間沖了出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時鳶冷笑一聲:「呵……這世上可不是個個皆你媽,慣著你寵著你。既然家裡為你安排的陽關大道你不走,就好好感受一下人間疾苦,乖乖走你的獨木橋,畢竟這是你的選擇不是么?不是有骨氣離家出走嗎?不是不怕吃苦嗎?想不付出什麼就能過上如同大爺般的日子,你想什麼呢?」

在這件事情上,也不怪時鳶有脾氣。

她最看不上的,便是占著資源卻不想努力,不上進,一心只想享樂的人。

努力上進的人多了,不如給這些人騰騰地好了!

。 幾天時間過去的很快。

轉眼間便到了林一要和一眾小夥伴分別的時候了。

林一收拾完自己為數不多的東西后,就在自己在諾丁學院認識的朋友們的陪同下,慢慢的向著學院大門走去。

要說不說,其實林一的人緣還是挺好的,畢竟整個寢室那麼多人,都來送他了。

除了小舞沒有到場外,幾乎都到了。

「我說,林一你怎麼走的這麼突然呀,都不給兄弟我說說!」

王聖在一旁抱怨著林一不夠意思。上次吃飯的時候林一也是沒有說,直到昨天晚上才宣佈自己要走了。

小舞也是因為突然聽到這個消息,所以生氣的才沒有來送他。

「嗨,山不轉水轉,又不是見不到我了。」

林一摟着他的肩膀,「再說了,哥們我是去哪裏?武魂殿唉,你難道不該為我高興高興!」

王聖想了想也是點着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