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嘭!

孟天宇被震飛出去,手中的槍也掉落在地。

噗通!

孟天宇摔落在地,但他好像不知道會疼,直接站起身來,全身散發着血光。

「血煞?」

雷凌震驚,看到孟天宇體內散發血煞氣息,這讓他突然想到,自己在孟天宇體內感到那股熟悉氣息。

「煞魂?」

「原來如此,孟天宇你是被煞魂附體,怪不得可以不死!」

雷凌恍然大悟。

那股熟悉的氣息,正是煞魂身上傳來的。

煞魂乃是阿修羅門逃出來的修羅意志,因為它身軀被困在阿修羅界,所以只能利用煞魂四處作亂。

「雷凌。」

「本王再給你一次機會,跟不跟我走?」

煞魂附體,真正的孟天宇已經死了,現在的孟天宇完全是煞魂掌控。

煞魂之所以纏着雷凌,就是為了打開阿修羅門。

由於雷凌佈下的天罡結界,是專門克制陰邪術法,所以導致阿修羅門無法正常打開。

「妄想!」

「上次讓你逃過一劫,這次還敢出來興風作浪。」

「若不把你魂飛魄散,那豈不是對不起這次機會了?」

雷凌臉色倏然陰冷。

得知煞魂還敢出現,他雙手結印,五雷術瞬間施展。

咔嚓!

驚雷乍現,瞬間擊穿孟天宇的身軀。

轟!

只見,孟天宇身體瞬間爆碎,血肉橫飛。

嗖!

沒有孟天宇身體的煞魂,它化為血光突然衝出窗外,再一次逃之夭夭。

雷凌冷目微眯。

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滅不掉煞魂。

但煞魂一直陰魂不散,這也不是一個辦法?

「雷凌,你快救救艾雪?」

在雷凌心中憤怒之時,李天龍突然向他呼喊。

雷凌轉身,來到李天龍近前,看到李天龍懷裏的艾雪,此時已經氣絕身亡,他直接搖了搖頭。

「雷凌,你搖頭什麼意思?」

李天龍看雷凌在搖頭,這讓他心慌意亂,用手推了雷凌一把問道。

「她死了。」

「已經沒有救的希望了。」

雷凌也不想這麼說,但艾雪的確已經死了。

孟天宇這一槍,打穿了肺腑,已經斷氣了。

李天龍狠狠咬了咬牙。

看着懷裏死去的艾雪,他心裏悔恨交加,要不是聽從雷凌的,她艾雪不可能死。

艾雪是為了救他們,香消玉損。

放下艾雪的屍體,李天龍看向艾雪的父親與母親,咬了咬牙問向雷凌:「那他們是否還有救?」

雷凌皺眉。

艾雪的父親已經死了,至於艾雪的母親,就算就活了,那還不如讓她死的痛快。

「唉!」雷凌嘆息一聲,搖著頭來到艾雪母親的近前,沒有多說直接隔空一掌。

噗!

艾雪的母親口吐血箭,當場斃命。

「雷凌你……?!」

李天龍震驚,看到雷凌親手殺死艾雪的母親,他不解雷凌為什麼這麼做。

「就算救活她,她也會了卻自己的命。」

「既然都是死,我為什麼不能給她一個痛快?」

雷凌看向李天龍,他這麼做自然有這麼做的道理。

被那麼多人凌辱,試問哪個女人會活着有尊嚴?

苟且偷生,倒不如死的痛痛快快。

聽雷凌這麼說,李天龍臉色陰沉,點了點頭。

他親眼看到一個家庭就這樣破滅。

他們是為救人而來,到頭來卻成了送人而去。

艾雪死了!

孟天宇死了!

這也了卻了雷凌的羈絆,了卻了李天龍的牽掛。

「怎麼回事?」

「艾雪怎麼也死了?」

就在雷凌與李天龍沉默后,茅十八、花雲毅叢林客廳,看到躺在李天龍懷裏的艾雪,二人卻是大吃一驚。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這就是她該有的了斷。」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

雷凌搖了搖頭,向茅十八、花雲毅說了幾句,便轉身朝門外離去。

李天龍,看着懷裏死去的艾雪,他感覺自己的心很痛。

「對不起!」

看着艾雪,他輕聲說了一聲對不起,便直接把艾雪抱了起來,他能最後為艾雪做的,就是親手把艾雪好好安葬。

在雷凌幾人,離開了艾雪的家門后,夜空突然下起毛毛細雨。

雷凌與花雲毅、茅十八上了車后,他們卻看到李天龍,抱着艾雪的屍體走了出來。

「孽緣啊!」

「這個李天龍喜歡誰不好?偏偏喜歡上了不該喜歡的女人?」

「可能,這就是福薄緣淺,命中注定他李天龍該有這一場情劫。」

坐在車裏,看中車窗外抱着艾雪屍體的李天龍,茅十八居然感慨萬千,說的好像看破可紅塵一樣。

「你這烏鴉嘴,能不能說點好聽的?」

「人家李天龍重情重義,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

花雲毅不愛聽了,瞪了茅十八一眼說道。

「切!」

「道爺我好歹也算是半個出家人。」

「有些因果本來就如此,只是某些人看不透罷了。」

茅十八撇嘴。

裝作一副道行高深的模樣,自吹自擂。

雷凌皺眉。

瞥視茅十八一眼,搖頭笑了笑沒有說話,開着車便離開了艾家。

……

將軍府。

夜半三更,將軍府卻是燈火通明。

養傷數日的蘇夢,此時已經可以下床走路,但因天生身體單薄瘦小,使的她嚴重缺乏營養。

坐在沙發上的蘇夢,一副大病初癒的樣子,面頰白皙缺乏紅潤,嘴唇乾裂,乃是氣虛的表現。

「唉?」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呢?」

蘇夢抗忙花小蕊、李珊珊、蒂娜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這讓她感到不對勁。

「沒事。」

「蘇夢,你還需要靜養幾天才行,看你現在都瘦成什麼樣了?」

花小蕊怕蘇夢擔心,她面露微笑搖頭,伸手抓住蘇夢的手,看着蘇夢最近幾天瘦的樣子,讓她都感到心疼了。

「對。」

「蘇夢,你想吃點什麼?」

「我這就讓人給你買去?」

李珊珊點頭,看着蘇夢憔悴的表情,她當然不一樣蘇夢因為她們,而影響此刻的心情。

「我不餓。」

「這幾天一直躺在房間里,弄得我都快發霉了?」

「對了,雷凌他們怎麼還沒回來?」

蘇夢搖頭,她雖然嘴饞,但自從受了傷之後,就突然食量大減,弄得她沒有食慾。

「雷凌?」

「他馬上就回來了。」

「你這小丫頭,是不是想雷凌想的啊?」

聽蘇夢問起雷凌,花小蕊抬手撥動一下蘇夢的鼻樑,故意在取笑蘇夢。

「沒……沒有。」

「小蕊姐,你就別拿我尋開心了好嗎?」

被花小蕊這麼一問,弄得蘇夢都不好意思了,羞臊的低下頭,用手推了推花小蕊一下。

「呵呵……。」李珊珊、蒂娜看蘇夢那個小臉通紅的樣子,各自忍不住笑了起來。

「報!」

就在客廳里,剛剛搞起一點氣氛時,突然門外有士兵來報。

李珊珊神色古怪,自己大哥李天龍不在,會有什麼事情來報?

「說,什麼事?」李珊珊看着門外士兵開口問道。

「小姐,剛剛門外有一位神秘男子,遞給屬下一封信,說是讓我親自交給雷凌少爺。」

門外士兵沒敢踏入客廳,面露嚴肅的他,雙手碰著一封信,向李珊珊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