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後就是姬子的發揮了。

該說不愧是當老師的,將兩人的經歷描寫得無比崎嶇和艱辛,聽得夏苒苒一愣一愣的。

為了不露宿街頭姬子阿姐也真是豁出去了,聲情並茂,眼淚都落下來了。

看得一旁的琪亞娜尷尬得想要摳出一間新房。

好多語言辭彙她聽都沒聽過。

很顯然,年少單純的夏苒苒自然不知道阿姨的套路,在聽完了兩人那「坎坷」的一生后表示深深的同情。

最後同意了她們暫住凌淵家的事情。

不過要求就是,晚上搬過來一起住。

在沙發上就當看戲的凌淵聽到最後的商量結果露出了黑人懵逼臉。

就這?

和沒商量有什麼區別嗎?

經此一役,凌淵家的房間算是塞滿人了。

前一天還在感嘆家裏房間多,誰知道一下子來了這麼多「老婆」……

真是妙不可言的緣分。

每到晚上的時候,奧菲斯經常會把夏苒苒給弄暈,然後偷偷跑到凌淵房間,凌晨的時候再偷偷跑回去。

雖然其他人不知道,但貝拉已注視許久……

這一天早上

凌淵從床上坐起來,靠在床的靠背上,將一旁的貝貝龍提起來放到身上。

「貝拉,吃早飯了。」

說着,凌淵從系統空間里拿出了一枚暗黃色的核心放到了貝拉嘴旁。

本來還有些迷糊的貝拉好似被核心裏的能量給刺激到了。

一個鯉魚打挺,瞬間調整了姿勢,看着凌淵手裏的核心,頭部四顆水晶發亮。

就好像四顆炯炯有神的眼睛一樣,怪可愛的。

「果然是乾飯龍,聽到吃的就來了。」輕輕敲了敲貝拉的腦袋,凌淵無語道。

「嗚~」

好似看出主人不似太高興,煽動着小翅膀一把撲進了凌淵懷裏。

蹭啊蹭啊~

「行了,別撒嬌了,快點吃吧。」

一手抓住貝貝龍是頸部,將其提起來重新放到被子上,凌淵將虛數核心遞過去。

「啊嗚!」

沒有猶豫,和之前吃疾疫寶石的時候一樣,一口悶。

咔嚓!

忽然

貝拉的身體出現了裂痕。

凌淵一驚,急忙將貝拉抱了起來,問道:「系統,怎麼回事?難道說貝拉承受不了這股力量?」

「叮!輕主人放心,這是進化的節奏。」

「進化?不是被蛋殼包裹嗎?」

「以前的貝拉是的,但有了疾疫寶石作為基礎之後,就不會再出現那樣的情況了。」

在系統的解釋中

貝拉身上的裂痕逐漸溢出白色的光芒。

呯!

白銀的殼裂開,在虛空化作白色的光芒消散。

被凌淵抓在手裏的貝拉則是伴隨着白色的光芒一點點拔高。

最後化作了一道可愛的紫色身影。

在其旁邊,還懸浮着一道如同豎琴一般的橙色的武器。

「叮!恭喜主人的貝拉完成蛻變,進階為貝拉人偶!」

凌淵:「???」

此刻的凌淵哪裏還有心情去聽系統的話,全程懵逼的看着雙腿癱坐在他面前的貝拉。

武裝人偶的身高是八十厘米,說是人偶,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薪炎的身高是163,赤鳶之翼的身高是她的一半。)

完全就是Q版的貝拉,甚至比起貝拉最初始的人形態都要可愛。

「主人。」

小小的貝拉展顏一笑,煞是可愛。

看着發獃的凌淵,貝拉腦袋上出現一個火焰『?』。

隨後彷彿想到了什麼,變成了『!』。

雙手按住床單,貝拉挪動着小腿,緩緩朝着凌淵爬去。

而凌淵一時間也對貝拉的想法有點好奇,就沒有亂動。

就這樣,貝拉爬到距離凌淵只剩下不到二十厘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紫色的小眼睛認真的看着凌淵:「主人,在今後的日子裏,貝拉會為您掃除一切障礙。只要是您的吩咐,無論艱難險阻,貝拉都會為您完成。」

說完

「mua~」

對着凌淵的側臉香了一下。

最後重新坐了回去,乖巧的看着凌淵。

被貝拉親了后,凌淵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再看了一眼面前比奧菲斯還小的貝拉人偶……

如果是以前凌淵一定會很開心,但現在……他的腦海里只充勢著一個想法。

涼了,以後就連貝拉都不能陪着他一起睡了。

。 藍曦若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盤膝坐著,氣沉丹田,整個人都帶著幾分神聖的味道。夜華傲坐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

自從她放棄了自己所有的靈力去救冰茉微之後,藍曦若也沒有放棄修鍊。雖然說現在不太可能有太大的危機,但……萬一呢……

而且出門在外,萬一出個意外,在這個滿是靈者的世界里,她不就死的太慘了一點?

藍曦若閉著眼睛,能感覺到周身遊走的靈氣,也能感覺到自己體內似乎也還是有的,但是不知為何,就是凝結不到一起去。

而且……很奇怪的,她無法在外界吸收靈力進行修鍊。

她緩緩睜開眼睛,眉頭緊皺。

「還是不行。」她看著一旁耐心等待的夜華傲,有些沮喪的開口,「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恢復靈力了。」她一邊說著,一邊從石頭上跳下來,心裡還是有些難過的。

雖然說不可惜,但是……有了靈力會對她更有保障一些。

「沒事。」夜華傲拍拍藍曦若的肩膀,眼中帶著幾分心疼。

藍曦若搖搖頭,沒有說話。

藍曦若在之後的幾日,進入了自己的空間,她在這個絕對安靜的環境里開始考慮自己的靈力到底出了什麼狀況。

現在冰玉聖訣是用不出來的,還有水系,木系……

混沌系……

混沌系?

藍曦若微微愣了一下,混沌系的話……她說不準還可以試試。

她這樣想著,直接走到了空間的大片靈藥田邊緣,直接伸手開始吸取靈藥裡面的靈氣。

出乎意料的,居然是真的能吸取。

而這些被吸取的靈力,很快就被身體給吸收了。

也就是說……這是可行的辦法。藍曦若打定了主意,開始試探著繼續吸收,發現身體完全沒有不適,丹田也沒有漲疼的現象。

她嘴角微勾。

接下來的幾日,她還嘗試了吸收完全不同屬性的靈力,土系、金屬系、火系……藍曦若發現,金木水火土五種基礎的靈力,她居然全部都能吸收。

這到底是為什麼,她也有些不清楚了。

過了大概有一周,五系加冰系,已經是在她的丹田內形成了一種互相制約又相輔相成的關係,竟沒有一點點的不適感。

而混沌靈力,則是摻雜在所有的靈力當中。

她忽然想到——虛無。

虛無體質嗎?

她不清楚。

藍曦若閃出空間,打算找夜華傲問個清楚。

夜華傲在聽說了這件事情之後也很是驚訝,想了半晌才開口:「大概就是虛無了。」

藍曦若有些搞不明白了:「我不是以前已經是有固定的靈力屬性了嗎?現在為什麼還會變?」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你雖然是有固定的屬性靈力了,但是你別忘了,你將所有的靈力全都注入了那個法陣,也就是說,所有的屬性靈力已經全部被清空,就相當於你是一個完全空白的容器,明白嗎?」

夜華傲解釋道。

藍曦若覺得這沖攻擊力有點大。

「你丹田內內有靈力已經有很長時間了,所以處於一個饑渴的狀態,這個你應該能想象到吧?」夜華傲問。

藍曦若點頭。

「因為丹田太渴望靈力,所以你現在用混沌靈力的吞噬來吸取靈氣,就會讓丹田處於興奮狀態。他們已經忘記自己到底是什麼屬性的了,在嚴重饑渴的狀態下,他們就相當於是飢不擇食了。」

夜華傲這次算是解釋的比較清楚了,藍曦若也算是明白了。

「所以說,現在我就是……虛無體質?」藍曦若覺得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這就是因禍得福有沒有?

「嗯,是的。」夜華傲笑著開口。

這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一張餡餅,直接「吧唧」砸中了藍曦若的腦袋。而她,就處於一種狂喜狀態,半晌才緩過來。

「那……那我去修鍊!」藍曦若連忙跑走,但是忽然間,她又停住,「華傲,我好像能自主……吸收靈氣。」她很艱難的說出這句話,眸子里滿是無辜。

夜華傲覺得,自己這女人逆天了。

「那你就可以不用專門抽時間修鍊了。」夜華傲抽抽嘴角,覺得自己真想要抽死這女的算了……這還是人嗎?啊?這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藍曦若撓撓頭:「啊哈哈,忽然有點幸福,讓我先笑一會。」

說著,她就放聲大笑起來。

夜華傲用關愛智障一樣的眼神看著藍曦若,一直等她笑完。

「咳咳,淡定,淡定,我可是稀有物種,笑死了太不合算了。」藍曦若清清嗓子,然後揉揉有些發酸的臉,看著夜華傲,「怎麼樣,有沒有覺得我哪兒不同了?」

夜華傲點頭。

「真的啊?哪兒不一樣了?是不是看哪兒哪兒都不一樣了?」藍曦若笑的燦爛。

「是你這兒不一樣了。」夜華傲的手戳戳藍曦若的腦袋。

「夜華傲!」

「嗯,怎麼了?」

「老娘和你拼了!」

「你打不過我,謝謝。」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