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能瞬間釋放29道神雷的中品寶器…威力太大了,說是上品寶器也不為過。」

「但這都不算什麼,只要琢磨出了這些新陣紋的作用,陣法師就可以創新出更多的陣法出來,而以前那些老陣法也可以大範圍的改進…譬如老師說的『單陣多重』理念。」

「陳玄大師,您的改良陣法,對陣法界的貢獻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可否為我講解一下新陣法和新陣紋的作用,我可以付費。」

常采冰一臉熱切的望著陳玄,請求道。

陳玄這才見識到常采冰小財迷性格的背後,是對陣法師事業的瘋狂追尋。

可這改良版的陣法是系統搞出來的,陳玄哪能說出個一二三四?

他可是對陣法一竅不通的小萌新。

「冰冰,我什麼都教不了你。」陳玄冷道。

他知道系統出品絕對精品,但也沒想到其中的意義如此深遠,以至於小財迷都不財迷了…竟然說要付費聽課。

他開始後悔讓常采冰觀看蘊雷槍了。

「我可以免費為你繪製陣紋,我繪製的陣紋很優良…雖然遠不如大師您,但是您既然選擇雇傭我,肯定是需要我的。」

「我免費工作,只希望您能帶帶我。」

常采冰眼神很是明亮。

陳玄笑了:「剛才在驗證蘊雷槍的時候,你可是說的很明白了,能放出神雷就位我無償工作一個月…」

常采冰臉蛋一紅。

她哪裡會知道陳玄的陣法水平這麼高級…簡直前無古人。

這些高人難道都這麼喜歡扮豬吃老虎,剛說完自己對陣法一竅不通,轉眼就拋出一個重磅來,瞬間把專業人士給震驚的不要不要的。

年紀輕輕就有這種怪癖。

想了一下,常采冰突然覺得給陳玄做免費勞工也是不錯。

最起碼可以跟在大師身邊,說不定大師一心軟就教了自己呢。

就算不教,在大師的耳濡目染之下,也能進步神速,絕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想到這,常采冰立刻就學乖了,連忙道:「嗯,陳玄大師,我立刻去繪製陣紋。」

「去吧,對了,以後別叫我大師了。還是直呼我的名字好了。」陳玄提醒道。

「了解!」常采冰給了陳玄一個我懂得的表情。

有些高人就喜歡扮豬。

這點她還是很了解的,不就一個稱呼嘛,就當配合一下陳大師了。

陳玄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沒說什麼,繼續煉製蘊雷槍。

.

很快他就發現了問題。

雖說常采冰繪製的陣法又快又好又不要錢,可她一個人速度還是太慢,一天下來能繪製幾十套就不錯了,遠遠達不到他的需求。

他的計劃是在一周時間內,保底煉製出五百枚蘊雷槍,五百副撼地護腕,有剩餘的時間最好再研究一下水雲袍。

可按照這個速度下去,蘊雷槍一項都夠嗆能完成。

還是得僱人。

過來送陣法的常采冰彷彿猜出了陳玄的擔憂,出主意道:「陳玄,你想不想要更多免費的陣法人才?」

「哦?還有免費的勞動力?」陳玄一怔,驚喜問道。

聽到免費勞動力這個說法,常采冰一撇嘴,辯解道:「陣法師可是高端人才。不過呢,我還有一批同學,他們對陣法的求知慾很強,若是他們能見識到你的改良陣法,絕對願意無償工作的。」

「你的同學…是中洲陣法學院的同學?」陳玄問道。

「正是,我們學院可是人域最好的陣法學院,學生都是陣法天才,絕對能滿足你的需求。」常采冰點頭道。

陳玄衡量了一下,身邊已經有了常采冰一個小麻煩,再多一些麻煩倒也無所謂了,既然有這麼好的免費勞動力,不用實在太可惜了。

要知道,一套陣法就是三百元石的製作費用,一千套就是三十萬元石!

若是這項開支能節省下來,利潤又能增加不少。

「你看著辦吧,嗯,我不喜歡麻煩,後續工作我只跟你對接。」陳玄點頭道。

「放心吧,陳玄,只要拿幾柄蘊雷槍給我們研究,我的同學們絕對會死心塌地的為你無償工作的。」

常采冰豎起小拳頭保證道。

她可是甚至改良陣法的巨大吸引力的,這時跨時代的成果…同學們只是無償工作而已,卻能接觸這麼高級的陣法模板。

說起來,他們都得感謝自己呢。

她走到一旁,打開了陣法師重點班的班級群,將今天的見聞詳細說了一通,出於對陳玄的尊重,關於陳玄的信息她沒有寫的太詳細。

關於改良陣法的信息,她也要求眾人暫時保密。

她的信息如同投湖巨石,瞬間炸鍋。

「冰冰,今天不是愚人節。」

「冰冰大班長,你是說,你看到了本應是幾百年後才可能出現的陣法?怎麼可能。」

「小冰啊,轟雷陣怎麼可能支持二十九道神雷的運轉。不說陣法結構和繪製手法,就說赤鑌鐵這種材質也支持不了那麼大的元力運轉,除非這陣法優化到很完美的狀態,將元力承載力縮減到最小。」

「若是能出現這樣的聚靈陣,那可是了不得了,那就意味著,當今聚靈陣的聚集靈氣倍數可以再度提升幾十倍,這可是顛覆性的革新……」

「【一陣多重】理論問世了?班長是要玩一波大的呀。」

「冰冰大美女,幾個菜啊喝成這樣,這可是能拿七王獎陣法獎的創舉。」

看到各種滿是不相信的回復,常采冰臉色發青。

倒不是她人品不行,相反,她作為近年來最傑出的陣法天才,又是重點班的班長,院長最看重的好苗子,平素在學生中的威望極高。

可她給出的消息實在太過驚人,也難怪同學們都不相信。

「哼,這幫同學,太拉了。我都跟陳玄保證過了,要是拉不回來免費勞動力可真就是自打嘴巴了。」

「看來不給他們點甜頭嘗嘗,都懶得動彈一下了。」

常采冰暗暗皺眉,隨即走向陳玄。

在經過陳玄的同意后,常采冰拍了一張改良版的轟雷陣照片,發進了群里。

頓時,群中的嘲弄消停了下來,他們彷彿都去察看圖片去了。

好一會兒后,一條條消息刷屏出現。

「以我專業的眼光來看,這枚陣法很有門道啊。」

「像素太低了吧?拍陣法要用十億像素以上的專業立體相機才能拍清楚啊,你這圖裡很多細小的陣紋我都看不清楚。」

「這陣法畫得好標準啊,比王老師的都圓潤。」

「天哪,我看到了不少沒見過的陣紋…看手法不像是瞎蒙的,如果冰冰說的是真的,我不敢往下想了。」

「冰冰大美女,你在哪?我要去實地考察。」

「我也要去。」

「絕不能錯過這個學習機會,求班長帶我一個。」

看到群里的各種回復,常采冰露出得意的笑。

「小樣們,剛才還懷疑姐姐呢,現在就開始舔了。等你們親眼見到陣法,就知道什麼叫震驚了。」

正準備回復地址的冰冰突然發現消息發不出去了。

【全員禁言中,只允許群主和管理員發言】

常采冰一怔,重點班群一共也才十幾個人,只有一個群主,就是他們的老師,李頃隆,是出名的高級陣法師,中洲陣法學院的副院長。

李頃隆為什麼要禁言?

常采冰的電話響了起來。

接通電話,李頃隆急迫的聲音響起:「小冰,快告知我們你的具體方位,我們即刻出發去尋你。你儘快躲起來,將防護寶器全部打開,在我們到來之前不要有其他動作。」

常采冰一怔,忙道:「我在東郊185街區2021號院子。」

「嗯?你在城內?」

李頃隆的聲音好似大鬆了一口氣,隨即奇怪道:「我還以為你去了什麼遺迹探險了呢?你是在城內發現的新型陣法嗎?」

常采冰也跟著輕鬆下來道:「不是的,我是在幫人繪製陣法,偶然發現的新型陣法。」

李頃隆的聲音又緊張起來:「你身邊還有別人?他知不知道新型陣法的事?」

常采冰道:「自然知道。」

李頃隆道:「你離他遠點,將防護寶器激活。務必要保證自身安全,切記,你發現的新型陣法意義十分重大!一切等我們到達再說。」

常采冰還要說什麼,才發現電話已經掛斷。

從李頃隆的反應來看,她似乎還是低估了改良陣法的重要性。

不過,李院長好像是誤會了什麼,以為是自己在野外的遺迹發掘到的陣法。

在知道自己在城內后,又叮囑自己遠離身邊的人…莫非,是在擔心陳玄會殺人滅口,搶奪這極為重要的陣法?

嘻嘻!

這陣法本來就是陳玄改良的…而且看他將改良的蘊雷槍隨手摞在地上的樣子,好像是再做一件十分稀鬆平常的事。

常采冰瞅了一眼仍是專註琢磨著煉製寶器的陳玄,頓覺十分好笑。

幾乎是片刻后,空中傳來巨大的轟鳴聲。

正在繪製陣法的常采冰和煉製寶器的陳玄同時抬頭看去。

只見頭頂的天空中,駛來了兩艘龐大的航空靈艦,靈艦遮天蔽日,巨大的陰影籠罩著下方的街區,壓迫感極強。

靈艦的後方,跟隨者上百艘的靈舟,這些靈舟正朝著陳玄院子的位置極速飛來,靈舟後方則是一隊隊的武者軍士,他們手持盾劍,嚴陣以待,跟著靈舟朝著下方飛去。

院外元力波動影影憧憧,分明是有大隊人馬在防守戒備。

嗡!一聲覆蓋面極廣的輕響,陳玄知道這是周圍有人在布置大陣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有人在我院子外面布陣?」陳玄微微皺眉。

下一秒,他瞪大了眼睛。

靈艦和靈舟上的元能炮都在調轉炮口,片刻后,所有炮口好似都在瞄準著自己。

7017k 鴨噠之森,雖然裡面的野生精靈實力和其他C級秘境的精靈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差距的,但因為這樣的原因還有那樣的原因,最後還是評為了C級,裡面草系,蟲系,水系精靈非常多,主這三類的訓練家可以進來玩玩,直接體驗不一樣的快感。

「伊布,起跳躲開,然後用電光一閃!」

一片林子里,蘇雲兮正指揮著伊布欺負著鐵甲蛹,然後伊布剛剛起跳,卻被鐵甲蛹吐絲纏住了尾巴,便直接摔了下來,頭撞在了石頭上,頓時摸著頭眼淚已經開始打轉了。

「哎呀!起跳的時候把尾巴收一下啊,真的是……」看著伊布此時的樣子,蘇雲兮搖了搖頭,走過去一腳把鐵甲蛹踢回樹上,然後把纏在伊布尾巴上的絲線給解開。

蘇雲兮把伊布抱在懷中安慰道:「不哭了,我們去找下一個目標,你看綠毛蟲怎麼樣?」

「怎麼你還越挑越弱了?」林時都看不下去了,打綠毛蟲能提升什麼?不如去打烈空坐算了!

「沒辦法啊,這一路遇到的都是這麼弱的,這C級秘境完全叭行!」

「你往深處走走,我讓小多龍在天上看著,我看網上對這個秘境的介紹就是這裡的精靈都喜歡聚在一起,強的肯定都在裡頭!」

「好叭……」

蘇雲兮只好抱著伊布繼續往裡面走,這裡水潭和沼澤很多,所以要隨時注意腳下,不過蘇雲兮瞎跑也踩不到就是了。

過了好一會兒,蘇雲兮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了,完全迷路,她好不容易從這片林子裡面走出,視野也是瞬間開闊起來,前方是一塊超大的湖泊,岸邊一群黃色鴨子在嘎嘎大叫。

蘇雲兮見到此景,頓時驚訝起來:「哇!林時你快看啊,好多可達鴨!看起來都不怎麼強,我們來打可達鴨吧!」

「布伊!布伊!」伊布聽到也是點了點頭,然後舉起小爪子,表示自己要打十隻鴨子!

林時看到后也是恍然大悟,「難怪叫鴨噠之森,居然這麼多可達鴨。」

「林時你快看,那有幾隻可達鴨居然穿著衣服!還有那幾隻,居然跟我背著一樣的可達鴨包包!」蘇雲兮眼尖,瞬間就看到了幾隻與眾不同的可達鴨。

「還真是……」林時也看到了,不僅如此,甚至還看到有一隻可達鴨正在織著毛衣,也就是說這些東西都是它們自己做的?那個老闆沒忽悠自己啊!

「走吧伊布,我們去打落單的可達鴨!」蘇雲兮說著就抱著伊布向前走去,不過林時卻在思考一個問題,這些可達鴨做衣服的材料是從哪來的,訓練家送的?總不能是搶的吧?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