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既然你不敢出來與我對戰,我就去山谷之中,會一會那三目紫雷犬了!」陳長安說着話,單手一揮。

玄天魔蛛心領神會,一躍而起,向著山谷中心進行,

在陳長安還未進入山谷前,要先讓玄天魔蛛探索一番,以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

玄天魔蛛的速度很慢,因為它知道,這黑魂魔猿就在附近,可能隨時都出來,如果距離陳長安太遠,那黑魂魔猿突然發難,它想回去支援也來不及了!

而且,陳長安的速度也十分緩慢,如今肯定是無法進行偷襲了,陳長安就想要先引出那隻六品凶獸,先看看這隻六品凶獸的實力如何。

最好是在此地解決黑魂魔猿,不然等到進入山谷后,黑魂魔猿再發動進攻的話,很可能會與谷中的三目紫雷犬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屆時,縱然陳長安身上的技能,手中的底牌再多,那也是只有等死的份!

「這小子的膽量真大,我不斷釋放威壓,讓他知道我的存在,可他居然根本不擔心啊!」

「不能再讓他往裏面走了,否則邊必然會影響紫雷的祭獻儀式!」

如果不是陳長安繼續向深處探進,黑魂魔猿甚至想要和他多消耗一段時間!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六品凶獸一直在暗處,陳長安根本無從施展。

她手中的只有些許金晶石,並沒有白晶核,想要傷到六品凶獸,就要以數量取勝。

可現在連敵人的位置在何處都不知道,陳長安想要進行火力輸出,也無從下手!

「六品凶獸我也見過不少,就算是五品的,也沒有你這般慫的!」

「既然你不敢出來與我對戰,我就去山谷之中,會一會那三目紫雷犬了!」陳長安說着話,單手一揮。

玄天魔蛛心領神會,一躍而起,向著山谷中心進行,

在陳長安還未進入山谷前,要先讓玄天魔蛛探索一番,以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

玄天魔蛛的速度很慢,因為它知道,這黑魂魔猿就在附近,可能隨時都出來,如果距離陳長安太遠,那黑魂魔猿突然發難,它想回去支援也來不及了!

而且,陳長安的速度也十分緩慢,如今肯定是無法進行偷襲了,陳長安就想要先引出那隻六品凶獸,先看看這隻六品凶獸的實力如何。

最好是在此地解決黑魂魔猿,不然等到進入山谷后,黑魂魔猿再發動進攻的話,很可能會與谷中的三目紫雷犬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屆時,縱然陳長安身上的技能,手中的底牌再多,那也是只有等死的份!

「這小子的膽量真大,我不斷釋放威壓,讓他知道我的存在,可他居然根本不擔心啊!」

「不能再讓他往裏面走了,否則邊必然會影響紫雷的祭獻儀式!」

如果不是陳長安繼續向深處探進,黑魂魔猿甚至想要和他多消耗一段時間!

十分鐘內修改! 「這……將軍的事不是我們這些下屬能過問的……王爺,您快些收手吧!」

「你們是假無辜還是真忠心?」眼角的血好像一抹紅蝶,配着他陰冷的眸光,活像地獄來索命的閻羅。

那些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有些茫然,卻來不及組織語言就被卿莫離安排好了生死簿:「洛翊一個時辰不回來,本王就殺十個。猜猜看,你們的人能剩下幾個?」

「王爺饒命!我等不過是奉命做事,您何必這般!」

聞言卿莫離輕咬了一下唇角,笑意轉瞬浮現,慢慢走上前去奪了那人手中的劍,近距離下他道:「說得有理。」語畢轉身要走,卻在下一秒一劍刺向身後,轉動劍柄一周方才拔出:「可惜本王不願聽。」

身後之人撲通倒地,卿莫離頭也沒回:「都去院子裏擦乾淨脖子等著,你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洛翊早些回來。」

春風和美,余長安坐在雅間外頭的欄桿上,揚著一隻手在空中,風吹得袖子輕輕擺動,和底下水邊的柳枝一樣柔軟。

「方才在下面你怎麼不祈福許願?」說完白蘭蘭又吃了一口魚,肉質鮮美,入口即化。

一隻鳥從外頭飛來落在余長安身邊,還沒站穩又飛走,勾着她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水面上,半刻后她才開口:「我沒有願望。」

「連讓卿莫離萬事勝意的願望都沒有了嗎?」

此話出口余長安心裏是說不出的滋味,她回頭看向白蘭蘭,卻見她舉著酒杯對自己敬了一下,隨後一飲而盡,接着又開始吃魚。

「比起我印象里的你,你貌似變了很多。」余長安說道。

「時間在推移,人為什麼要一成不變?你知道嗎?今天阿隱叫我小姐。這是他第一次不叫我主人。」

望着白蘭蘭再平常不過的神色,余長安淡淡笑起:「恭喜你啊。」

「謝謝。」

余長安愣,她都沒說恭喜什麼,白蘭蘭怎的就應下來了?看來她是知道自己要說什麼的。這是她活這麼久第一次理解什麼叫做「秒懂」,比認識到這個詞還讓她驚訝的是,這個人竟然是白蘭蘭。

有點諷刺。

「皇上不好了!看守鎮國王府的人來報,說是鎮國王肆意殺人,如今那裏都血流成河了!」王八斤氣喘如牛的從外頭跑進來,一雙老腿跑得飛快,眉宇間的欣喜怎麼都按捺不住。

坐在卿戊壬身邊的宋婉清故作驚訝,手中的杯子都掉在地上摔個稀碎,轉而又跪在地上就是一頓求饒:「皇上恕罪!臣妾只是有些驚慌……」

批改奏摺的卿戊壬頭都沒抬:「為何驚慌?先起來再說。」

「恕臣妾斗膽,這鎮國王未免太放肆了些,竟敢接連違抗皇命……日後還得了?怕是要衝進皇宮裏來喊打喊殺了!」說罷宋婉清擠了幾滴眼淚出來,還不忘看一眼王八斤。

王八斤連忙附和:「是啊皇上!您這麼仁慈不曾想養了一隻白眼狼!如若放任不管,日後恐會更加猖獗!」

「他被關了幾日想必是憋得慌,殺幾個人熱鬧一下也正常。」卿戊壬嘴裏蹦出如此一句話聽得底下兩個人目瞪口呆,身為一國之君竟然視人命為螻蟻,要不是那兩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定要被這句荒唐話給驚到。

想了想宋婉清又說:「早前就聽說洛將軍和鎮國王妃有染,又是洛將軍奉命監視鎮國王,如今鎮國王突然暴怒……莫不是?」

話說最後宋婉清不再接着說下去,後面的話是個人都能想到,卿戊壬手上的奏摺終於放了下來,臉上神色也頗為精彩。

「傳皇后,隨寡人一併出宮。」

按照秋容的指示洛翊出了王府就往葯堂趕去,沒曾想才進門就被山藥趕了出來:「我們這裏不歡迎洛將軍!您請回!」

洛翊嗤笑:「你家王妃何在?告訴她趕緊回去,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哦,洛將軍真是好心,可惜我家王妃不在這裏,要跟她說話除非你自己找着她。」說完山藥扭頭就進了門,一頭霧水的芍藥趕上來問道:「怎麼回事?」

見狀山藥沒好氣的只說:「這個人心思不純,多次對二姐姐無禮了,姐姐不必管他。」

被拒之門外的洛翊兩手插在腰間只覺好笑,無奈嘆了一口氣便轉身往別處走,要在這麼大個皇城找到余長安那確實很難。

那乾脆就不找了。

洛翊斜眼掃著葯堂牌匾,停留了幾分鐘兩手抱在懷裏走了,張元當即彙報:「那個人走了,他臉上半分焦急的神色都沒有,根本不像是正兒八經來找人的。」

一聞此言芍藥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果真如妹妹所說,害我白擔心一遭。」

「就這樣讓她們兩個待在一處我真的不放心。」這已經是屍隱第八回要去對面那兩人的雅間里一探究竟了。

宋媽只安靜喝茶,對屍隱的行動不再阻攔,甚至看也沒看他一眼,好像身邊根本沒么個人似的。

房門敞開着,屍隱站在門口觀望對面只放了捲簾下來的雅間,視線里更多的是繁茂的桃花。

才邁出去一隻腳他又縮了回來,好像門口有吃人的怪物。

頓了許久,屍隱索性關上房門坐回了自己的方榻上,悶悶不樂的端起酒杯喝了半杯。

「你當真放不下心就去自己看一看,何苦受着那份兒煎熬在這裏喝悶酒?這酒是用來品的。」宋媽說完吹了吹自己的茶杯。

屍隱聞言更覺渾身不自在,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半晌方才道了句:「余長安不會殺了小姐,至少現在不會。」

聽起來是陳述句,可話間多少沾著些疑問。宋媽沉默,揣著已經變涼的茶杯思緒飛快——

「又在想什麼呢?對着仇人半天不說話,這種氛圍很奇怪。」話落白蘭蘭輕叩桌面,余長安看過來才發現她手邊放了一杯酒。

盯着那隻與自己有些距離的杯子,余長安是不大想立刻起身的。只因外頭光色正好,陽光落在粼粼水面上,就著清風拂過的細柳,好生溫柔。

。 反正他也不是神武大陸的妖獸,只要離開這裡。

隨便哪一個界面,都可以直接飛升。

思及此,蛟龍心底湧起火熱。

而且。

他深深地看了奚淺一眼,此女子身上竟然沒有一點兒業力,肯定有天大的奇遇。

他要面對飛升雷劫,打破厚重的業障之力。

剛好。

奚淺一直緊盯蛟龍,此刻發現他的氣息泄露了一瞬。

就是此刻,蛟龍算計她,她也想奪得寒潭的使用權。

所以,她立刻動了。

奚淺直接利用時間意境,撕裂空間,然後啟動乾坤鎖。

「小寶,封鎖空間,擠壓——」識海里,奚淺和小寶同時動作。

嗯?

蛟龍發現空間滯了一下,本來不以為意的面色突然凝了一瞬。

死丫頭,手裡的好東西還真多。

奚淺不管他是何想法,立刻放出烈焰,心神一動,神罰之劍就出現在手裡。

手腕翻轉,「蒼穹之下」就斬了過去。

她沒有用時間意境。

這在蛟龍身上肯定不起作用,她的時間意境只領悟到形之境,而蛟龍,她雖然不知道,但也猜測,肯定比自己高。

就不獻醜了。

「小寶,啟動疊加之力!」

「好的,娘親!」

瞬間,透明的空氣里,扭曲了一下,速度非常快。

幾乎看不見,但蛟龍是誰?他可是半步飛升境。

心底冷哼了一聲,只見他伸出爪子輕輕一劃。

「啵!」

奚淺斬過去,並且啟用了疊加之力的空間意境直接被粉碎。

「噗——」奚淺臉色一白,被嚴重反噬,吐了一大口血。

這時,烈焰速度極快的出了靈獸空間。

化作一道流光掠向蛟龍。

砰——

「不自量力!」蛟龍冷冷的看著襲卷過來的烈焰,身上白霧漸起。

隨後,半步飛升境的威壓鋪開!

再加上蛟龍對蛇天生的壓制之力,烈焰完全被克制了。

奚淺眼神一冷,抹掉嘴角的血跡,雙手快去捏訣,混天綾飛了過去,「聖玄!守護!」

守護烈焰!

巨大的紫色圖騰出現在空中,耀眼奪目的紫光投下來。

感受到一股純凈至極的守護之力,蛟龍心裡驚了驚。

片刻后,看向奚淺的目光更加貪婪。

還真是個寶藏呢!

奚淺何嘗不知道對方的想法,她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慌。

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一定要把這頭蛟龍殺了。

有個定時炸彈盯上她,並不是好事。

這不止是烈焰遇到的最強大的對手。

同樣,也是她兩世以來,遇到最強的敵人。

巨大的紫色圖騰沒有消失。

奚淺咬了咬牙,心底發狠,右手捏了一下。

「轟——」

一頭紫金色的鳳凰出現在她背後,煽動著一雙巨大的翅膀。

「去!」嫣紅的嘴裡吐出一個字,奚淺右手揮動。

「鳳凰」瞬間沖著目標飛去。

這一刻,蛟龍是真的驚訝了,他愣了一瞬,才回過神,聲音沙啞且驚詫:「九天神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