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像是朋友這麼簡單吧?」曾雨狐疑地看著曾離的臉,「那是楊琛哎,你們怎麼認識的?」

曾母奇怪道:「小雨,那孩子你認識?」

「他是個歌手,《我相信》《向天再借五百年》《藍蓮花》都是他唱的。」曾雨說著看向曾離,好奇道,「姐,你們怎麼認識的?」

曾離看了楊琛一眼,彷彿心有靈犀,正好楊琛也看過來,兩人對視笑了笑,曾離道:「他就是我跟你們說的晨露影視公司老闆。」

「老闆?」曾雨母女倆都很驚訝。

曾母道:「你們老闆這麼年輕?」

「嗯。先吃飯吧,小雨不是剛剛就吵著餓了嗎?」

曾母道:「小離你快叫那孩子一起來吃,哪有讓別人在忙活,咱們吃現成的道理?」

「就是,沒這個道理。」曾雨眼珠子轉著:「姐,你敢讓你老闆給你做飯,你就不怕他以後給你穿小鞋?」

「哪都有你!」曾離敲敲她的小腦袋,沒搭理她,對曾母道,「媽,你們先吃,我去廚房幫他。」

曾離說著起身向廚房走去。

「你怎麼不去陪著阿姨?」楊琛看見曾離進來,問了一句。

曾離走到他身邊幫著包餃子:「你可是我老闆,我哪敢讓老闆給我做飯,怕你以後給我穿小鞋。」

楊琛驚訝地看了她一眼,伸手去摸她的額頭:「你腦袋燒糊塗了?」

「這是我妹妹說的。」曾離連忙讓開他的手,小聲道:「你老實點兒,我媽她們能看到!」

楊琛餘光掃過去,果然發現那母女倆的注意力一直在這邊,不過心裡卻不以為意:「看到就看到唄,你怎麼給咱媽介紹我的?」

曾離嗔道:「那是我媽!」

「你媽就是我媽!」楊琛嘿嘿笑,「你沒跟媽說我就是她未來女婿嗎?」

「德性!」曾離白了他一眼,「我跟媽說你是我老闆,平時就會壓榨員工!」

楊琛笑道:「曾離同志,我覺得你的控訴不對。」

「怎麼不對?」

「你想啊,你平時不僅要拍戲給我賺錢,到了晚上還要給我暖床,還要陪我睡覺,這豈止是壓榨,這簡直就是慘無人道嘛!」

曾離都聽呆了,反應過來臉色飛紅,「呸!怪不得婧婧說你是臭流氓!」

曾雨遠遠看著這倆人,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但臉上的神色卻能瞧個一清二楚,一邊往嘴裡塞著餃子,一邊道:「媽,這倆人不太對。」

曾母聞言也看了一眼廚房裡那倆人,但臉上卻不見變化:「怎麼不太對?」

「你忘了?楊琛說他也住在這裡。你說咱倆要不來,他們豈不是就成了孤男寡女,同處一室?而且哪有老闆給員工做飯的?」

曾雨這一刻彷彿化身看透真相的偵探,「我跟你打賭,楊琛肯定對我姐圖謀不軌!」

「就你懂得多!」曾母瞪了她一眼,「那是你姐的事兒,還輪不到你操心。」

「啊?」曾雨愣住了,「媽,你不管管嗎?」

「管什麼?」曾母搖搖頭,「女大不中留啊,見到你姐我就知道,她心裡有人兒了。」

「媽,原來你也看出來了啊?」

曾母白了她一眼,跟曾離簡直如出一轍:「你都看得出來,你老媽我會看不出來嗎?」

「那你怎麼不說?」

「說什麼?你姐比你靠譜多了,她願意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咱們。」

「哼!」曾雨哼了一聲,眼珠子一轉,起身向廚房走去,「我也去湊湊熱鬧!」

「你妹妹來了。」楊琛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也沒抬頭,手裡還包著餃子,嘴裡輕聲吐出細語。

曾離點點頭,倆人一時間沉默了下來。

這種氛圍很快就被曾雨打破了,她走進廚房,趴在曾離的肩上看向楊琛。

曾離道:「你怎麼來了?吃飽了嗎?」

曾雨沒接她的話,而是看著楊琛笑:「你就是我未來的姐夫?」 。。。。。。

「呵呵!好!好!你們有心了。」看著酒心裡十分高興。

爺爺其實是不收小輩禮物的,不過他比較喜歡好酒,隨著年齡的增加,奶奶已經不準爺爺貪杯了,這個秦銘是知道的。

但是這次他送的是藥酒,不僅能夠解解饞,而且還能對身體有好處,一舉多得,因此爺爺對他送的禮物很喜歡,拿在手裡愛不釋手的撫摸著,要不是奶奶就在身邊,說不定立馬就會喝上兩口。

李方見秦銘都送上禮物了,碰了碰諾諾。諾諾會意,從包里拿出一個首飾盒出來遞給了李方。

「爺爺奶奶,這是我和諾諾給你們準備的禮物,希望你們喜歡!」隨後李方牽著諾諾的手來到倆人面前將他們準備的玉佛和玉觀音拿了出來。

「哇!好漂亮啊!」當李方打開禮品盒的瞬間,看到如此晶瑩美麗的玉雕,大家都忍不住驚呼。

「嘻嘻,這玉佛和玉雕可是我親自設計,再由方子自己動手雕刻的!」諾諾看到大家驚呆了表情,心裡也非常高興。

「呵呵,好好,這是我和你們爺爺收到的最滿意的禮物!」奶奶非常開心的說道,知道兩個孫子孫媳確實用了心。

直到這時,大家才知道李方的雕刻技術居然這麼出色,即使最出色的雕刻大師的技術也不過如此。

對此大家都無比感嘆,真不知李方這麼年輕,怎麼會有如此高超的技藝。以前一點都看不出來,從上大學以後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方子,真沒想到你的玉雕水平這麼高,什麼時候用空,給二伯也雕一個唄。」二伯笑著說道。

「行,等以後看見好料子了,一定雕一個送給您。」李方滿口答應道。

「方子,你也得給我雕一個,不對,是給小離肚子里的孩子雕一個。」

「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呢,等生出來再說吧。等周歲了我雕一個,怎麼樣!」

「那就這麼說定了。」

次日一大早,李方就把秦銘給叫了起來。

「幹嘛呀,一大早的。」

「幫我們拍個全家福,等下大哥就要去魔都了。」

「哦,好。」

兩對老人坐在中間,兩邊站著兒子兒媳,至於小輩們則站在後面。

「大家都準備好啊,一二三,茄子……」

咔嚓!咔嚓!

秦銘拿著相機,給大家拍下了一張溫馨慢慢的全家福。

「你們看看,拍的怎麼樣。」秦銘笑了笑,將相機遞給大家。

「可以,拍的不錯。」李方看了秦銘拍的照片以後稱讚了一句。

「那行,既然照片拍完了,我就先走了,趕到那邊差不多也到飯點了。」

「大哥,那就辛苦你了,下去的幾天我都在杭城,等正式開業了我在過去。」

「好,知道了。」

。。。。。。

回到杭城沒兩天,李方就把那塊冰種翡翠給開了出來,除了一開始準備給諾諾打造的首飾以外,李方還開出來兩個小的掛墜面。

受到之前秦銘的啟發,李方用這兩個小掛墜面給浩浩和丫丫的雕刻了屬於他們的生肖掛墜。

晚上回到家,把屬於浩浩的玉掛墜給他掛上以後,李方這才回到房間。

諾諾已經洗完澡了,正在往臉上擦著一些護膚的東西。

「今天怎麼回來怎麼早,我還以為你要晚點才回來呢。」

前兩天李方都在倉庫進行玉石的雕刻,雕刻的時候最好是一蹴而成,這樣雕出來的圖案看起來更靈動一些。

「事情都已經辦完了,所以就回來的就早一些。」

脫下外套,李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色的心形首飾盒,然後站到諾諾的身後。

「幹嘛,你不去洗澡,站我身後幹嘛?」

「你閉上眼睛,我有一個禮物要送給你!」

「什麼啊,還要我閉眼睛。」

「乖,聽話,閉眼。」

聽了李方的話,諾諾將信將疑的閉上了雙眼,眼上的睫毛微微抖動。

李方把盒子放到諾諾的面前,打開后說道:「好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哇!好漂亮啊!」看著面前盒子里,一對淚滴狀的翡翠吊墜,還有一個翡翠四季豆的掛墜,讓諾諾忍不住驚呼,雖然設計簡單,綠色的翡翠鑲嵌在精美的白銀裝飾上,看起來也無比的精美。

「四季豆有著許多吉祥的寓意,多子多福、四季發財、四季平安等等。傳聞寺廟中常以豆角為首要副食,所以豆角被稱為「佛豆」,取諧音為「福壽」,保平安!我呢,希望你能夠一直平平安安的,所以給你雕刻了一個翡翠四季豆掛墜,喜歡嗎?」

「喜歡,實在是太喜歡了。你什麼時候買的翡翠啊,我都沒看見?」

「就是那天買的啊,我不是讓你先回車上嗎,偷偷回去買來的。用剩餘的料子給浩浩和丫丫他們也雕了一個掛墜,我給你戴上吧!」

「恩。」

李方親自給諾諾戴上,興奮的諾諾一直在鏡子前看個不停。

「方子,你覺得我戴著好看嗎?」

「好看,超級好看!」李方笑著誇讚到。

諾諾聽了,在李方的臉上親了一下,以示獎勵。

「嘻嘻!我要拍幾張照片發到朋友圈……」得到這麼好的禮物,諾諾忍不住發到朋友圈上炫耀一番。

咔咔咔咔,一連拍了幾十張照片,諾諾才找到4張最滿意的發到朋友圈,過了一會這條朋友圈下面一大堆的評論。

「哇!好漂亮的翡翠耳墜啊!」

「好有心啊!居然還是李方自己做的呢。」

「唉,別人家的男友怎麼都這麼好?」

「啊,諾姐你又發狗糧了,你要我們這些單身狗怎麼辦?」

諾諾一邊回著評論一邊給李方看,李方看了一會後就去洗澡了。

手上的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了,距離魔都開業的時間也不多了,李方準備明天帶著諾諾直接去魔都。

第二天,李方和諾諾正準備出發,接到了製藥公司研究部的主任隋安國的電話。

李方不得不把諾諾送回了家,然後驅車直奔製藥公司。

。。。。。。

。 「冷靜點,別那麼大火氣。」

安慰了小藍一句,迪恩主動釋放了【星辰隕落】,流星墜落,瞬間擊碎了芙雅周身的冰環,然而帶起的衝擊力,也將它掀出去了好幾米遠,兩者的距離被再次拉開。

小藍氣得直抓迪恩的頭髮,看起來不僅沒冷靜下來,反倒更加生氣了。

迪恩尷尬地清了清嗓子,為了彌補自己的失誤,再一次使用了穿梭能力。

這一次,他把自己定位在了芙雅身後。

早就得到了信號的小藍反應非常迅速,位置剛一轉換,綠色的長發就捲成錐狀,刺了過去。

看起來,它也吸取了上次失利的教訓,決定採取更加直接的攻擊手法。

這次,因為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莉莉婭沒能幫上忙。

芙雅也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看着那長長的發錐離自己越來越近。

就在小藍以為終於要結束了的時候,面前被發錐刺中的詭影娃娃,突然像泡沫一樣爆開,黑色的身影化作光點消散,只留下一小塊碎石,掉落在地面上。

伴隨着碎石墜地的聲音,一道紫黑色的魔法陣在不遠處升起,芙雅從那塊碎石原本所處的地方出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做出舒了一口氣的樣子。

是【影子分身】。

曾經見過卡娜使用這招的迪恩,第一時間就辨認出,這是詭影娃娃的技能【影子分身】。

因為是技能,而不是魔法,所以不需要額外的準備時間,就能夠釋放出來。

至於那個隨後亮起的魔法,不出意外,作用應該是進行空間交換。

通過和不遠處的碎石塊進行空間交換,來躲避迪恩和小藍的近身攻擊,同時用【影子分身】來起到迷惑他們視線,爭取時間的作用。

雖然不是什麼精妙的戰術,但對於幾乎沒有過魔寵對戰經驗的芙雅來說,已經算是很不錯的表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