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豐安縣。

姜栓柱一家子在姜貴租賃的房子裏落了腳。

「爹娘,我們住縣裏還更好,比村子裏好多了。」姜貴一點也不喜歡村裏,想喝個酒都太難了,住縣裏就不一樣了,想去喝的時候,隨時可以喝,他說:「我以後每日出去給別人代寫書信,肯定也能掙着錢的。」

「家裏的地不能荒,小雲吶,這事,還得你去。」姜栓柱心裏是無比的後悔,痛恨自己為什麼不能走路,不然的話,就不會淪落到被趕出去的下場了。

「好的爺爺,我會回去把家裏的田地種了。」姜雲回答著,安頓著姜栓柱休息。

姜雲和姜貴爺倆還是擠在一間房,姜貴看着天花板,道:「姜雲,明兒個把另一間房收拾出來,你住那去。」

姜貴嫌棄的看着姜雲,說:「讓你找你娘回來都找不回,真是沒用。」

姜雲閉着眼睛,耳里是親爹的嫌棄,他一言不發的。

另一間屋子,姜栓柱和蔡婆子兩個人吵了起來。

。 因為秦淑儀這事兒,陳玄現在真挺苦惱的,雖然他感覺沈初雲的笑容裏面有其他東西。

不過陳玄也沒多想,麻/痹的,喝醉了啥都不想,最後該咋辦就咋辦!

於是,一場酒桌大戰開始了。

韓沖和老陳頭兩人本就算嗜酒如命,完全不含糊,陳玄眼下也一心求醉,根本沒有運功抵抗,沈初雲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同樣來者不拒,彷彿並沒有把這三個大老爺們放在眼中!

很快,不到半個小時,三個人已經喝完了五箱啤酒,這個時候韓沖已經有些醉意了!

他連連搖頭說道;「不行了,我得去放放水,在這麼喝下去爺們都得趴在桌子下面去。」

說着,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見狀,老陳頭也起身說道;「老乞兒去看着點這小子。」

他早就看出來了沈初雲有話想對陳玄說,只不過因為他們兩人在一直沒有開口。

的確如此,見到老陳頭和韓沖兩人走了,沈初雲看着陳玄說道;「小王八蛋,沒想到你這酒量可以啊,來,陪師娘繼續喝!」

雖然沒有運功抵抗,不過陳玄的酒量也不是蓋的,即便他一心求醉,現在也不過只是半醉而已,真想把他灌趴下,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七師娘,你還能行嗎?」看着臉色有些紅/暈的沈初雲,陳玄有些擔心。

聞言,沈初雲白了他一眼,說道;「小瞧你師娘了不是,小王八蛋,不是老娘看不起你,就憑你恐怕還沒有本事把老娘給放倒,別嘰嘰歪歪的,繼續喝,今晚你要是把老娘給灌醉了,師娘給你一個獎勵。」

沈初雲的獎勵陳玄可不想要,這女人整人的手段他可是早就領教過了。

陳玄也沒多想,開始和沈初雲繼續喝酒,很快,兩人又喝完了兩箱。

這等恐怖的酒量,看的老/朱都瑟瑟發抖,開攤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能喝的高手,簡直就是酒神!

不過瞧著韓沖和老陳頭兩人遲遲沒有回來,陳玄晃了晃自己有些暈乎乎的腦袋,說道;「這兩個傢伙不會掉茅坑裏了吧?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

見到時機差不多了,沈初雲說道;「小王八蛋,你管他們做什麼,來,和師娘繼續喝。」

事實上老陳頭早就拉着韓沖開溜了!

他懂,必須得給少奶奶製造機會!

陳玄打了個酒嗝,問道;「七師娘,你還能喝?」

他估摸著自己一個人就已經喝了差不多三四箱了,沈初雲起碼也是這個數。

沈初雲白了他一眼,說道;「老娘的酒量完全不用你擔心,對了,你想不想知道老九上次為什麼把你弄上/床?」

聽到沈初雲說這話,陳玄的酒意頓時清醒了幾分,問道;「七師娘,難道你知道?」

「老娘當然知道。」沈初雲說道;「不過老娘現在不告訴你,我只能說那是老九自願的,而且她也沒有生你的氣,更重要的是你如果想負責的話,老九是不介意你有其他女人的。」

聞言,陳玄心裏一驚,問道;「七師娘,九師娘真的不介意?真的沒有生我的氣?」

「你當老娘會拿這事兒和你開玩笑?」沈初雲白了他一眼,然後笑眯眯的說道;「老九不僅沒有生氣,如果你現在想和老九上/床的話,她也是不會拒絕的哦!」

陳玄滿臉尷尬,這事兒他現在可不敢想。

不過聽了沈初雲一番話,陳玄心中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只要九師娘沒有生氣,而且還能願意接納自己,那麼就沒有其他問題了。

他決定了,以後一定得好好彌補九師娘,補償自己放下的過錯。

不過對於秦淑儀為什麼要和自己那啥?陳玄還是很好奇,心痒痒的,忍不住想把這一切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那個……七師娘,九師娘為什麼要這麼做?」陳玄忍不住問道。

沈初雲翻了翻白眼說道;「咋滴,還想刨根問底啊,老娘說了現在不告訴你那就絕對不會說,你問了也沒用。」

聞言,陳玄有些遺憾。

見狀,沈初雲想了想,點醒他說道;「小王八蛋,和老九那啥后難道你就沒有其他改變?」

陳玄想了想,有些尷尬的說道;「七師娘,其他倒是沒啥改變,就是實力提升了。」

沈初雲意味深長的一笑,說道;「沒準你還能繼續提升。」

繼續提升?

啥意思?

難道自己那次稀里糊塗的突破到戰神境,真的和九師娘那啥有關?

可是和江無雙那啥的時候怎麼沒突破境界?

「行了,別想了,今晚陪師娘好好喝,誰先趴下才能結束。」沈初雲豪氣干雲的說道。

聞言,陳玄心中的石頭落下來后也不含糊,開始繼續和沈初雲喝酒,他也想看看七師娘的酒量到底有多大?

這一喝,一直到了深夜十二點才結束。

最後喝了多少酒陳玄已經記不清了,心中的石頭落下后,他完全是敞開了肚皮喝。

所以最終,陳玄趴下了,沒有運功抵抗酒勁兒,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灌醉。

看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陳玄,沈初雲鬆了口氣,旋即她恨恨的看着對面那個傢伙,自言自語的說道;「王八蛋,老大和老二難道是從小給你灌酒長大的嗎?居然這麼能喝,老娘的解酒藥都快吃完了!」

沒錯,沈初雲的身上帶着解酒藥,到現在為止,她已經連吃了五六顆解酒藥。

如若不然,以她的酒量早就被陳玄給灌趴下了!

「不過好在,終於把你這小王八蛋給灌醉了!」想到這裏,沈初雲的臉上露出一抹迷醉的紅/暈之色,接下來也該她上場了!

這小子都在外面找女人了,如果她還不下手的話,那就恐怕快沒她的位置了。

更何況她這次來到東陵,本就是帶着目的來的。

原本沈初雲還不想這麼快下手,但是江無雙的出現,讓她有些等不了了!

反正遲早都得經歷那一關,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

當然,沈初雲也明白,如果和這小子明刀明槍的來,他絕對不敢做。

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當沈初雲一個人把陳玄扛回來時,家裏面的女人都已經睡覺了!

不過沈初雲也沒有去驚醒她們。

只見她獨自把陳玄帶到房間,輕輕的關上房門。

打開燈,明亮的燈光下,陳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沈初雲有些臉紅,別看她平時大大咧咧的,骨子裏可是一個十分保守的女人。

不過都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沈初雲也不管了。

隨後,一件件衣裳滑/落在地板上,當最後一件束縛解開后。

霎時間,整個房間裏面的春/色,誘/人至極!

那完美的體型,簡直就如同神靈精心雕刻出來的一般,沒有任何瑕疵!

沈初雲睫毛微顫,慢悠悠的解開了陳玄身上的束縛,最後坐了上去!

伴隨着一聲痛苦的悶/哼聲,沈初雲經歷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蛻變。

而陳玄,就如同一個睡神一般,完全不知!

。 「唉……」

一聲長嘆,維爾靜待死亡的來臨。

「不!」

「?」

忽然感覺到有一個柔軟的物體撲在了自己的後背上,沒有任何防備的維爾直接迎面撲在了地上。

因為慣性的作用,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皮球一樣骨碌碌的滾到了一旁。

「咯咔~」

一聲奇怪的聲音響起,三道巨大的黑色氣刃直接從維爾之前的位置碾了過去,然後撞到了一旁的谷壁上。

碎石紛飛。

伴隨著幾聲巨響,那一面的岩石上出現了三道深深的凹痕。

什麼?

覺察到抱住自己的柔軟軀體,維爾在驚愕中抬起頭——在自己的身邊,躺著一個瘦小的軀體,那絕美的容貌讓維爾不自主的呼吸一滯。

這是——

伊芙?!

鮮血染紅了大地,在她那瘦弱的身軀下,一灘溫熱的紅格外刺眼。她一動不動,身體還保持著擁抱的姿勢,只是,她的雙眼緊閉,臉色一片慘白,鮮血正從她的嘴邊不停的溢出。

感覺到自己右手滿是黏黏的感覺,維爾的眼睛一下子有些迷濛,那道深可見骨的傷害在他的視線中愈發的模糊起來。

不……

為什麼……

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維爾一下子僵在了原地。摸著手上滾燙的鮮血,維爾的喉頭不自覺的哽咽了幾下,身子略微晃了晃,他一下子癱軟了下去。

茫茫然中,維爾忽然感覺自己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碎掉了。

「啊哈哈哈哈,真是意外的小插曲啊,我好感動啊,啊哈哈哈……」

狂笑聲響起,神使普魯托一臉譏諷,他的模樣已經恢復正常了,在他的身側,只有一縷縷黑色的輕煙在緩緩飄散。

看起來,那個古怪的異變似乎持續時間很有限才對。

不過……

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指著沒有任何動靜的維爾,狂笑不已的普魯托沖著身旁那十幾個黑衣人招了招手:「把那把劍也拿過來,看起來似乎不錯。」

「是的,神使閣下。」

接過「逐影」,普魯托頗為好奇的查看著這把漆黑的「短劍」,很快,劍身上維爾精心雕琢的高階魔法陣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看起來確實不錯,想不到這傢伙還能有這樣的寶貝,不錯,歸我了,」隨手揮了揮,神使普魯托一臉欣喜的發現自己似乎撿到了一把很不錯的武器,「可惜了,是把劍,對我沒用。喂,你們幾個去把這小子帶過來,我們該回去復命了。放心,這小子沒力氣了……奧,對了,這小子讓我那麼失態,不能就這麼簡單算了……這樣吧,你們先把這小子打一頓,誰表現的『恰到好處』,我就把這把劍賞給他了。」

往身旁一丟,魔力短劍「逐影」直接筆直的插在了他身旁的泥土裡。

「好的,神使閣下。」

聽說能得到獎勵的眾人一改之前的頹態,幾乎是同一時間,這十幾個黑衣人爭先恐後的沖向了維爾所在的位置。

那模樣,就彷彿是一群餓狼看見了一隻味美的小羊羔。

「啊哈哈哈,安德魯那傢伙真是沒用啊,就這樣實力的傢伙居然還把自己搭進去了,」望著被眾人直接圍住群毆卻沒有任何動靜的維爾,普魯托的臉上寫滿了得意。

「用點力,別打死了就行,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啊哈?」

笑聲戛然而止。

一道黑色的劍芒閃過,那十數個黑衣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就直接仰面倒了下去。

「啊哈?」

皺了皺眉,普魯托對上了遠處一張極度冰冷的面龐。

還有——

一把浮在空中的深黑色的長劍。

「什麼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