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知許此次救下這麼多人,如此壯舉值得肅然敬佩。

她不止是個女明星更是個女英雄。

陸廷收回手,臉上笑呵呵的,「我已經跟機場的負責人協商過了,有一架本該休息的航班表示願意無償的送你們到江城,機艙上的午飯也都是全部免費的但不能浪費。」

這是他們對顏知許的尊重,這是英雄該有的待遇。

在缺氧低溫尾翼掉落又風擋破裂的情況下以肉眼識別方向,這次的操作是不可複製的完美案例。

顏知許眼裏泛起暖意,「謝謝。」

直播間里網友們興奮的不行。

【啊啊啊,這是陸廷陸市長他竟然親自感到現場了,許爺的排面真不是一般的大。】

【陸市長對待許爺的態度好好呀,一點也沒有架子。】

【嗚嗚嗚……感動的哭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特別想哭。】

【我也是,我已經哭的停不下來了,這班航班這是在通過他們的方式來表達對顏知許的尊重啊。】

【不止是對顏知許,這更是對所有的機長和乘務人員空姐們的,英雄值得被善待!】

【難道只有我一個人好奇顏知許的老師是誰嗎?】

【樓上的你不是一個人。】

……

。 忍不住,喬思語敲門走了進去,「Sweety,你的胸口現在還痛嗎?」

「痛,特別痛,只要一天不見到Merlin,我的病就好不了,shirley你可別想讓我吃藥,我得的是相思病……」

喬席兒滿頭黑線地看了喬思語一眼,而喬思語也相當無語。

不過好在Sweety身體沒什麼大事兒,喬思語這才鬆了一口氣也就放心了。

鑒於Sweety一天到晚的胡思亂想,喬思語又想到她已經四歲了,便跟顧清明商量了一下,將Sweety送到了幼兒園。

本以為Sweety會反對,喬思語已經做好了打硬仗的準備,可沒想到Sweety一聽到上學就立刻同意了。

為此,喬思語總算是解決了Sweety的問題……

可沒想到安穩的日子還沒過兩天,有一天喬思語去接Sweety放學的時候,就看到Sweety正和厲默川在一起……

下午五點,正是幼兒園放學的時間。

厲默川從下午四點多就已經到了幼兒園門口,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看到一幫小傢伙背著小書包顛顛顛地從學校跑出來。

那就像是在鳥籠被關了一整天的小鳥,一放出來就高興的嘰嘰喳喳。

門外有很多等候的家長,看到自家的孩子都笑著迎了上去詢問「今天老師教了你什麼?你都學到了哪些東西?」,「飯吃飽了沒?有沒有好好睡覺?有沒有調皮?」之類的話。

自從五年前得知喬思語懷孕並且已經打掉孩子后,厲默川只要一閑下來就會獨自開車到幼兒園門口,看著那一張張稚嫩活潑的小臉,他心痛的無以復加,總是在想如果他和思思的孩子能活著,大概會比這些小孩更可愛吧?

每次忍著想不去看,可總是忍不住……

可見老天爺還是很偏愛他的,他的思思並沒有打掉他們的孩子,他的女兒現在四歲了,而且長得比任何小孩都可愛伶俐。

想到小傢伙可愛的模樣,厲默川勾著唇笑著,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沒下去過。

周圍都是一幫接小孩的媽媽,看到一美男笑得那麼燦爛幸福,一個個少女心瞬間爆棚,都忘了看自己的孩子有沒有出來,而是都花痴地看著厲默川,心中不禁都有些羨慕。

天吶,這是誰家的老公啊,長得這麼極品。

「媽媽,你在看什麼啊?」

「媽媽,我在這兒嗯?」

「媽媽,我想吃西瓜……」

直到自家的小孩找到自己並拉著手搖晃時,那些女人才回過神來,羞紅著臉或抱著孩子或牽著孩子走了。

而厲默川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幕,他深邃如墨的眼睛一直盯著一個個出來的小蘿蔔頭,只想看到日日思念的小臉蛋。

終於,厲默川從一張張陌生的小臉中看到了Sweety熟悉的圓臉,她好像心情不佳,原本愛笑的臉蛋愁眉苦臉地垮了下來,嘟著小嘴在一幫小孩子中間一點點地往門口走。

。 「雲熙她,出去買東西了!」

李孝義看了一眼時間,又嘀咕道,「奇怪,她怎麼去了這麼久還沒回來?」

「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老人家,我出去看看!」李初晨說完,急忙轉身。

就往病房門口走。

李孝義還以為李初晨是李雲熙的男朋友,不由暗暗點頭。

心說這小夥子還不錯嘛!

李孝義能夠看得出,李初晨很關心李雲熙。

大半夜的。

李雲熙一個人外出,李初晨還真的怕她會遇到危險。

下樓來到醫院大門前。

李初晨就看見,醫院的保衛室里,有幾個保安在那裏吃着泡麵。

李初晨就大步走過去。

隨手掏出一千塊錢,揚了揚。

又對保衛室里的保安說道:「誰能幫我照看一下病人?」

「就現在,到明天早上,一千塊錢,誰干?」

「什麼病人?」幾個保安,盯着李初晨手裏的錢。

眼裏閃過一絲貪婪。

「一個車禍受傷的老人!」李初晨回答道。

「我不需要你們照顧他。」

「你們只要守着他,不讓別人欺負他,這就夠了。」

「我可以!」

有個保安率先舉手,他身邊的那個保安,一看就急了。

也急忙站起來,朗聲說道:「我也可以的!」

保衛室里,也就他們兩個不用值班,因為他們剛剛下班。

而其他保安,還得堅守崗位,想接李初晨這個任務,都沒機會。

「行,那就你們倆吧!」

李初晨又從口袋裏,掏出一千塊錢,分別給了這兩個保安。

看得另外幾個保安都眼紅了!

「我要你們照看的人,在骨傷科,叫李孝義,你們現在就過去。」

李初晨說完,轉身就走。

他還要去找李雲熙,就怕那丫頭一個人在外面,會遇到危險。

從醫院出來,李初晨就拿出手機,打開地圖仔細查閱著。

白天他走得匆忙,李初晨沒有記下李雲熙的電話。

剛才,也忘記向李孝義,索要李雲熙的號碼。

李初晨只能查看地圖,看看李雲熙最有可能會去的地方。

從地圖上可以看見。

在醫院東南方向,大概一百米的地方,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店。

李雲熙可能去了那裏。

李初晨收起手機,就快步往便利店走。

果然。

李初晨走到半路,就看見李雲熙。

只不過,這時的李雲熙,被好幾個人圍着。

她嚇得臉都白了!

李雲熙的腳下,散落着各種用品。

圍住李雲熙的青年,其中有一個,一腳就把一個塑料臉盆踩得粉碎。

另一個傢伙,還把毛巾塞進褲襠里,再拿出來。

又丟在李雲熙臉上。

然後就哈哈大笑道:「李雲熙,快啊,用這條毛巾擦臉啊!」

「趙公子,你不要太過分!」李雲熙急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自從她哥李初一被逐出李家之後,李雲熙就經常被人欺負。

這個趙公子,欺負她,也不是第一次了!

上一次,李雲熙還險些被他糟蹋。

李雲熙真的想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倒霉?

她出來買點東西,居然就碰到這個惡少!

這可怎麼辦? 「我也相信你們兄弟二人確實為了朝廷和皇室拼盡了全力,你們不必過於自責…」

「先前家妹有些無禮,二位兄弟還請見諒。」

見此情景,楚九星也是感嘆道,隨後上前一步將楚倩輕輕拉至身後,語氣誠摯。

「太子殿下言重,屬下兄弟二人萬萬不敢當!」

看到楚九星如此禮賢下士,常青山一時也是受寵若驚,當即單膝跪地,又是叩首道。

「常統領,如今皇城已被叛軍攻破,你們鋼鐵兵團還剩下多少人馬,難不成全軍覆沒了?」旁邊,久違出聲的蘇尋突然踏前一步,隨後開口道。

相比於其他人,他更為在意接下來的出城事宜,眼下皇城已破,他們這些人護送楚氏兄妹安全出城的難度也是提升了不少,而且時刻還要警惕來自魏無炎和其麾下暗影衛的追殺。

「不太清楚,除了失蹤的大統領柳冥之外,我和其他兩個統領各自率領着手下的將士浴血奮戰,把守着皇城的各大城門口,然而支撐了半日時間便是死傷慘重,不得已而敗退….」

「不過鋼鐵兵團雖然沒有全軍覆沒,但估計也差不多了,在下負責守衛的皇城東門便是戰況慘烈,除了我們兄弟二人之外,其餘校尉和士兵全部陣亡,無一倖免….」

「最後如果不是費仁兄弟出手相救,我們兄弟二人也無法活着回來見到你們….」

面對蘇尋的詢問,常青山也是點了點頭,臉色凝重地解釋道,眼神中同時浮現出一縷無奈,似乎回憶起了先前在皇城東門和叛軍廝殺的場景,心有一絲餘悸。

「除此之外,其他兩個統領有生死下落么?」

聞言,蘇天行也是插話道。

「二統領楊清,三統領王心城皆是聯繫不上,他們麾下的倖存將士則被大量的叛軍逼至內城區,他們二人久久沒有現身,大概率是戰死了吧…!」搖了搖頭,常青山隨即嘆氣道。

「都死了!」

眉頭緊鎖,蘇天行也是心神一凜,叛軍的攻勢猛烈顯然超乎了他的想像,就連鋼鐵兵團四大統領這等級別的高手都是無法倖免,同樣慘死於亂軍之中。

至於眼前的常青山也是如此,如果沒有費仁的偶然路過出手相救,常青山和其弟弟常天雲大概率也是戰死沙場,為國捐軀。

「諸位,雖然叛軍已經殺入了皇城,不過我們並非毫無機會。」

「我已經觀察過了,眼下皇城四個城門口中唯有西門的叛軍攻勢最為薄弱,我們可以分兵而戰,以其餘幾路為誘餌吸引敵軍追擊,最後趁機殺出皇城!」

擦拭了一下拳頭,此時費仁也是發出了自己的看法。

早在一開始來郡主府之前,他便是規劃好了逃離路線,原本他並不想插手此事,獨自開溜,奈何常家兄弟執意要過來郡主府救楚倩,而費仁也是不得已跟了過來。

如今皇城局勢逐漸嚴重,費仁已經無法獨善其身,他也只能認命了,看在當初楚天陽的面子上出手幫一幫眼前的楚氏兄妹,至於楚氏兄妹能否成功逃離皇城,一切只能依靠天運。

「從西門離開么,皇城一共有四個城門口,意思是我們這些人要兵分四路?」

面對費仁的提議,蘇尋也是雙手抱胸,臉色微訝道。

對於怎麼殺出皇城他並不關心,他眼裏渴望的只有戰鬥,否則他也不會力挺自己的義父蘇天行,出手幫助楚氏兄妹二人。

「這倒不必,只需兵分三路足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