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打開,衛康走了進來。

他笑呵呵的對呂信說:「呂先生,我們第一次合作,大家都沒好好聊聊,今晚我做東,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杜英姿也跟著說:「是啊是啊,跟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呂信看著衛康的臉,發現他的臉色比上一次更差了。

【叮!】

系統音響起。

【系統檢測到C級鬼物正在靠近宿主!】

「咯咯咯咯……」

「噠噠噠噠……」

那隻五官扭曲的小鬼又從外面跑了進來!

「咯咯咯咯……」

小鬼一路蹬著小短腿跑到衛康身邊,扒在了他的小腿上。

「嘶……」

衛康皺了皺眉,摸了摸被小鬼攀著的那條腿。

杜英姿急忙起身問他:「老公,你怎麼了?是不是風濕骨痛的病又犯了?」

衛康尷尬的點點頭:「也許吧。」

呂信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為什麼有些鬼物有等級,有些鬼物卻沒有等級?

比如上次見到這隻小鬼的時候,系統根本就沒有提示他的等級。

而林雨和夏磊,同樣也沒有等級。

【叮!宿主,從普通鬼物進化到有殺傷力的鬼物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如果鬼物沒有等級,說明對方極有可能是去世不滿一年的新鬼,這類鬼通常沒什麼殺傷力。】

【如果鬼物有了等級,說明對方已經去世有一段時間,並且積累了一定的怨氣。】

【怨氣會化為鬼物的靈力,怨氣越深,靈力就越厲害,鬼物的等級也會越高。】

原來如此。

那這麼說,這隻小鬼的死亡時間大概在一年以上。

他還是個未出世的胎兒,極有可能是被親生父母打掉的。

「啪!」

就在這時,辦公室里的燈黑了。

聽聲音,像是跳閘了。

衛康拿著板凳走到牆邊,他踩上去,正想檢查一下閘門。

趴在他腿上的那隻小鬼順著板凳爬了下來,他抬起小短腿,往凳子腳用力一踢。

凳子瞬間散架,衛康整個人都摔在了地上。

呂信驚呆了,難以置信,一隻小鬼的力量居然這麼大。

「老公!」

杜英姿急忙跑過去扶起了衛康。

幸好凳子不高,只有十幾厘米,不然衛康肯定會受傷。

「咯咯咯……」

小鬼拍著雙手,一邊咯咯大笑一邊跑出了辦公室。

那笑聲毛骨悚然,聽得呂信頭皮發麻。

衛康站了起來:「沒事沒事。」

杜英姿擔憂道:「晚上你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腿吧,本來就有骨痛病了,我都擔心你會被摔壞。」

衛康點點頭:「好吧,晚上我去醫院檢查檢查。」

他抱歉的對呂信說:「不好意思啊呂先生,晚上我可能要去醫院,改天再請你一起吃飯。」

呂信:「好啊,你身體要緊。」

衛康走後,杜英姿對呂信問道:「呂先生,昨天給你的那些試用品,你用得還好吧?」

呂信:「哦,還沒開始用呢,今晚我回去試試。」

杜英姿輕笑一聲:「我倒是很期待能在你的直播間看到我家的產品呢。」

不得不說,杜英姿是個很有情商的女人,哪怕催他代言,都催得這麼的委婉,不會讓人心生排斥。

「你放心,只要商品沒問題,你家的產品絕對會出現在我直播間里的。」

杜英姿:「我對我家的產品有信心。」

兩人聊完公事,呂信心裡猶豫再三,要不要告訴她關於那個小孩的事?

如果真的是小鬼作祟導致衛康的身體出問題,再拖下去,衛康的身體遲早會被那隻小鬼拖垮。

「杜小姐,有件事,我能不能冒昧問你一下?」

杜英姿笑了笑:「但說無妨。」

「你……有沒有打過胎?」

此話一問,杜英姿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呂信也覺得自己挺唐突的,他尷尬的清了清嗓子:「抱歉,冒犯了。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杜英姿愣了許久,直至呂信離開辦公室,她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顧老爺子讚許地看了眼小兒子,這番話說的極是,不管如何,顧建設是男方,做錯事了就得先承認錯誤,態度要拿出來。

而且這種事本來就是男人的錯,顧建設要是拽緊了褲腰帶,徐碧蓮怎麼可能勾得走?

哼,這畜生色迷心竅,是個糊塗的,不能讓這畜生去重要的工作崗位,敵人隨便用個美人計就能放倒的軟蛋,沒有資格堪當大任。

顧建設不知道,顧老爺子眼裏揉不得沙子,極講原則,他夢想的青雲直上,仕途得意,已經在老爺子這兒卡住了。

何老爺子神色緩和了些,愧疚地看着顧野,這個外孫女婿他是極滿意的,可徐碧蓮太不爭氣,好好的婚事給毀了,幸好顧野講道理,不怪罪何家,可他這老臉還是被打得啪啪響啊。

「小野,這事是碧蓮對不住你,何家對不住你!」

「這事和您沒關係,其實碧蓮老早和我說喜歡的是建設,這婚也不用結了,不過現在也來得及,我和碧蓮有名無實,清清白白的,我願意成全她和建設,也不能委屈了孩子嘛。」

顧野說得極真誠,一口一句孩子,這兩個字就像倆耳光,打在何家人臉上,還有顧建設一家子,臉上燒的慌。

徐碧蓮感激地看着顧野,是她誤會這男人了,可惜這男人硬件不行,否則她也不離婚了,肯定安心和顧野過日子。

「不成,像什麼樣子,差了輩了。」何老爺子斷然反對。

離婚再嫁他不反對,可嫁的人怎麼可以是顧建設,大院的人不得笑話死。

「孩子是無辜的,那可是一條小生命,還流着您的血呢。」顧野正色道。

何老爺子臉色更難看了,很想說他不在乎這麼一條小生命,他何廣德的子子孫孫多的是,不差這麼一個偷情的孽種,可這話只能在肚子裏想,不能說出來。

「外公……求您了,我不能做手術的,醫生說會死的。」徐碧蓮苦苦哀求。

何繼紅不忍女兒受苦,也跟着求情,都鬧到這份上了,顧野肯定是要離婚的,嫁給顧建設是最好的退路,否則肚子裏揣著一個,還能嫁給誰?

再就是女兒這個蠢的,心裏都是顧建設,就算嫁給別的男人,說不定還會和顧建設勾搭,換了其他男人可就不會私了了,要是鬧大了,何家更沒臉。

「廣德啊,這事……就這麼定了吧,一條人命哪!」顧老爺子開口了,表情也很難看。

顧野說的對,畢竟是一條人命,不能置之不理的。

臉面和人命比起來,算不了什麼。

何老爺子咬緊了牙,腮上的肌肉不住抽搐,老顧都開口了,他哪還能反對,可他能預見到,一旦顧建設和徐碧蓮結婚,大院的風言風語會有多難聽。

「那就定了吧,但不準辦酒席,我丟不起這老臉!」何老爺子冷聲道。

他還得想辦法把顧建設和徐碧蓮調到外地去,眼不見為凈。

徐碧蓮開心極了,她終於可以嫁給心上人了,但她不知道,她的情郎顧建設卻一點都不開心,他根本不想娶徐碧蓮,也不想要那個孩子,他都有倆兒子了,孩子多一個少一個無所謂。

再者他也不太相信徐碧蓮和顧野真沒發生點啥,誰知道那孩子是不是他的呢?

可現在倆老爺子都定下了,他哪有資格反對?

只能吃下這個悶虧,日後再報仇血恨。

顧野笑着說道:「那明天上午八點半,我在民政局門口等候。」

「我準時到。」徐碧蓮巴不得早點辦好,滿口答應。

顧野又沖顧建設笑眯眯道:「建設,碧蓮,提前祝你們幸福美滿,早生貴子啊!」

顧建設臉色更白了,是氣白的,又是早生貴子,他現在才知道,顧野這王八蛋老早就知道徐碧蓮懷孕了,專門挖坑陰他呢。

徐碧蓮卻一臉嬌羞,心裏還多了些歉疚,她在外面說的挺難聽的,顧野在大院的綽號,已經從小霸王變成顧公公了,顧野聽到了肯定會氣死的吧?

她越發覺得歉疚了,很想道個歉,可又不敢,最終還是沒道歉,她也沒說錯,顧野是真的不行嘛。

顧野又說道:「建設,既然你和碧蓮要結婚了,以後可別在外面瞎說什麼十月和楚翹結婚的話了,你這樣敗壞姑娘的名聲可不好,人家楚翹可是清清白白的姑娘。」

一邊看好戲的楚鵬眼神變冷,走到了顧建設面前,冷聲質問:「我姐什麼時候要和你結婚了?上次你來我家相親,我姐明確拒絕你了,顧建設,你居然是兩面三刀的小人!」

顧老爺子又氣上了,之前聽到楚翹的名字,他還沒想起來是哪個,現在聽到楚鵬這麼一說,他就想起來了,是徐碧蓮的繼姐,顧建設這小畜生,居然想腳踩兩姐妹,不知廉恥的畜生!

「以後不許再說這些話,否則老子割了你舌頭!」

顧老爺子聲音含煞,他是從屍山血海里爬出來的,煞氣很重,平時都收斂著,剛才全都釋放出來了,顧建設嚇得打起了擺子,站都站不穩了。

老爺子失望地看着他,膽子這麼小,品行還虧,以前他真瞎了眼,竟把這魚目當成了珍珠。

「不……不會了。」

顧建設聲音都顫了,結結巴巴地應下,想到那麼美的楚翹,就這樣失去了,他心裏就更恨顧野了,對徐碧蓮也怨上了。

何繼紅也很不高興,她本來安排的好好的,把楚翹嫁給顧建設,現在卻被親女兒破壞了,她連撒火都不能撒,誰讓是她親生的呢。

她不僅不能發脾氣,還得想辦法替女兒籌謀,朱玉珍可不是好東西,現在鬧得這麼不愉快,碧蓮嫁過去肯定要受氣,但朱玉珍也別想欺負她女兒,她何繼紅也不是吃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