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男人看起來如此普通,憑什麼能拿到如此之多的火靈草!

她心中不服氣!

「長老,等等!」

這時,白雨晴忍不住,站了出來。

「我懷疑他作弊!」

白雨晴朝着秦風呵斥道。

秦風一愣,倒是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忍不住,主動朝自己發難。

之前就推測白雨晴心思不純,殺了不少其他弟子才得到的一千多珠火靈草。

現在看來,是真的!

僅僅是因為自己得到的火靈草比對方多,就站出來污衊自己。

可笑!

秦風冷冷道:「你有什麼證據說我作弊?」

「再說了,這次考核規則很清楚,任何手段都可以用,又哪裏來的作弊的手段!」

白雨晴咬牙道:「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得到兩千多珠火靈草,你一定是用了見不得人的手段!」

葉正見狀,微微皺起了眉頭。

雖然說秦風得到這麼多火靈草,確實很不可思議。

但別忘了,這是修行界!

修行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白雨晴的做法,頓時讓他陷入了為難之中。

按道理來說,自己應該站在秦風這一邊。

可是白雨晴天賦這麼好,而秦風只是天賦普普通通,如果打壓了白雨晴,只怕影響不好。

而就在葉正左右危難之際,忽然一個身影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這是一個女子!

女子身穿白裙,一頭烏黑如瀑的長發下,一張精美絕倫的瓜子臉。

一眼看去,就讓人挪不開目光。

尤其是對方身上那種冷艷高傲的氣質,更是讓絕大部分弟子呼吸都急促起來,心跳也不爭氣的快了起來。

這女子,赫然是落輕歌!

看到這女子,葉正也是大吃一驚。

葉正的身份,不過是雜役長老。

而落輕歌,卻是外門長老,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都要比葉正高了足足一個級別!

落輕歌目光冷冷的看着白雨晴。

她一直在暗中觀察著考驗結果的檢測,想要從中找出自己想找的那個人。

當秦風拿出來兩千多火靈草的時候,她瞬間就確定了,這傢伙,絕對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人!

因為落輕歌很清楚,別說是練氣五層,就算是六層,七層,甚至八層的修士。

都不可能得到這樣多的火靈草。

只有可能是自己想找的那個弟子,用特殊手段,直接收取了大量的火靈草。

要知道,之前白狼守護的那片區域,就有八百多珠火靈草!

所以落輕歌幾乎是斷定了,秦風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的人!

而對於白雨晴這裏,本來她心中還有一點好感,但現在,這一點好感蕩然無存。

而且和秦風有了同樣的推測,這個女人,心思其實十分陰險,只怕那一千多珠火靈草,是她殺了其他弟子之後,搶奪過來的!

「我可以作證,這些火靈草,都是秦風靠着正當手段得到的!」

落輕歌淡淡的說道。

這話語一處,全場再次陷入了震驚之中!

考核弟子們,雖然不知道落輕歌的身份,但是看到對方身上穿着的白袍,也知道,來頭肯定不小!

對方出來為秦風說話,那就說明,秦風肯定沒有作弊了。

而接下來,葉正的話更是讓眾人大跌眼鏡。

「落,落長老,您怎麼來了!」

「您不是在外門一直忙着嗎?」

葉正顫顫巍巍的說道。

落輕歌的身份,這一下也是呼之欲出了!

赫然是外門長老!

眾人心中頓時震驚無比。

這個如仙子一般絕美的女人,居然是來自外門!

對於他們來說,外門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 屍體已經堆累得很高,屍體之上站著一隻惡鬼,那惡鬼手拿草劍,跟稻草人長得很像,身上散發著強大的鬼力。

這些陰人都不傻,知道如果不殺了他,基本上得全死,沒有一個能活的,這隻惡鬼已經在全面屠殺,完全不留一點餘地,所以必須聯手殺了他。

可很明顯他們失敗了,地上鋪滿了屍體,周圍還有不少陰人,可一個上的都沒有,甚至看著那隻惡鬼又恨又怕。

除了這些,我還注意到了樹上綁著幾個人,那幾個人很是臉熟,我一眼就認了出來,分明就是丁一和安馨他們,還有一個什麼所謂的宋大哥。

那幾個人都已經被打得鮮血淋漓,但就是沒有死,好像那惡鬼故意留他們一口氣來折磨他們。

「認,快點認,認出兇手為止,不然我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惡鬼大發雷霆,用鬼爪抽了丁一他們幾下,頓時鮮血直流,身上多了幾道血痕,看著都痛,男的就算了,女的也得遭受,看著很是殘忍。

可再憐香惜玉都沒用,那些圍觀的陰人都不敢再上了,實力相差太大,根本不是對手,上去就是送死!但不上,遲早也得死,這惡鬼好像在找什麼人,不然的話,他們早就死了,殺他們就跟殺雞一樣簡單,根本毫不費力!

「大哥,我都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根本不知道兇手是誰,你行行好心,殺了我吧!」宋祖安絕望的說道,以他的道行,根本經受不住這樣折騰,疼痛讓他渾身抽搐,看著血一滴一滴的流干,特別的痛苦,他的身體素質又差,怎麼頂?

「哼,我不管,你們幾個耍我兩次,找不到兇手,我讓你們不得好死。」惡鬼咆哮一聲,整個鬼林都抖三抖,周圍的陰人更加怕了,有些想逃,可也不知道能逃哪去,這鬼林都是稻草人,危機四伏,去哪都有危險,除非殺了這惡鬼,可沒有人能殺他,都在等死了。

不過跟樹上綁著那幾個比,自己算幸運的,死就死了,反正來這裡,生死早置之度外,可那幾個人生不如死,被惡鬼反覆折磨。

「還有誰?難道這麼多陰人,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嗎?」惡鬼再次劍指周圍的陰人。

「跟他拼了,不然的話,也是死,博一博有希望。」這時候人群中又有幾個挺身而出的,而且他們也說的對,橫豎都是死,不如拼了,且看到同行被這樣折磨,都不忍心看下去。

「非常好,讓我看看你的能耐!」惡鬼劍一揮,鬼氣如天罡之氣,直接橫掃了過去,瞬間將那幾個陰人的頭顱斬下,瞬秒了!

「呸,垃圾,又不是。」惡鬼不屑的罵道。

「我來!」我翻過樹枝,落到了屍堆中,再不出手,死的人就多了。

「你?」惡鬼好像有些驚訝,因為我居然直接靠近了他,其他的陰人最多跳出來,敢跟他保持這樣距離的陰人,應該沒有。

「對,我來!」我悠然說道。

。 「不好了,慕少,少夫人那邊,好像出事了。」

慕江集團辦公室,慕斯爵聽到十五慌亂的聲音,眉頭微擰。

「真的,您看,少夫人好像要跳樓呢。」

十五連忙把手機遞到了慕斯爵面前,看到天台上,焦大鵬身後,露出的腦袋,慕斯爵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看著慕斯爵朝門口走去,旁邊的徐世傑開口問道,他是慕斯爵的得力幹將,剛從國外回來,還沒有見過宋九月。

不過既然能搶了自己妹妹的未婚夫,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慕少,一會兒西門集團的人,就要來了。」

上次因為宋九月和慕斯衍打架,慕斯爵就錯過了西門集團的晚宴。

不過慕江集團畢竟是帝都第一巨頭,所以在徐世傑的聯繫下,西門集團今天,還是派了代表過來,和慕江集團洽談合作的意向。

「你對自己沒信心?」

薄涼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

一聽這話,徐世傑連忙低頭:「我知道了,定不辜負慕少的囑託。」

十五看了眼漲紅臉的徐世傑,輕輕搖頭。

這個徐世傑還是太年輕,不知道現在,慕少心裡,只有少奶奶一個人嗎?

宋氏樓下,警察很快趕了過來,開始封鎖現場,消防隊員也到位,準備上樓救人。

下不少圍觀群眾,拿著手機,對著頂樓一陣拍攝。

「我從前是不信報應的,但是看到你以後,我是相信的。這個世界上,確實有報應。」

宋九月站在天台邊上,趁著焦大鵬分心的時候,已經離他越來越近。

「你這話什麼意思?」

焦大鵬生氣的問道,此刻他的腦子已經被宋九月給氣糊塗了。

一般別人看到有人跳樓,都會勸阻,好好安慰。

這個該死的宋九月倒好,不僅不安慰他,反而生怕他不跳一樣,一直咄咄逼人。

「字面的意思,你覺得我在害你?我不過就是用你的那一套,對待你而已。你不是喜歡拿公司的錢,去高利貸吃利息,吃了那麼久,也應該吐出來了。」

「什麼,阿九,你這話我怎麼聽不懂?你是說,焦大鵬他,在用公司的錢,去放高利貸?」

宋老爺子眉頭緊皺,看向宋九月。

「不是的,宋總,您別聽宋九月胡說,那些都是我自己的錢,和公司無關。」

焦大鵬知道宋老爺子心軟,是他最後的救命稻草,要是宋老爺子也不幫他,那他欠了兩億高利貸,可真的是必死無疑了。

「我胡說?你不會以為,把賬填平了,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吧?要不要,我把你親愛的彪哥叫過來,問問他,到底誰在說謊?」

「不,不要叫他。你是嫌我死得不夠快嗎?都是你這個賤人,本來我都準備洗手不幹了,好好工作,就是你,就是你設計陷害我,是你把我逼得一無所有,還欠了那麼多高利貸,你就算是死,也要讓所有人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德性。」

焦大鵬說完這話,轉身看向樓下。

「大家快看啊,我就是被宋九月給逼死的!她設計陷害我,逼得我跳樓,你們可千萬要記住宋九月這個女人有多歹毒!」焦大鵬一邊說,一邊用手指著自己頭上纏著的血字繃帶大吼。 「賤人,你臭不要臉!」

葉青怒道。

「只要能殺你,這點手段,算什麼!」

安茹鈺冷笑,還故意露出了一雙大白腿,就在葉青的眼前晃悠。

姐姐的腿,就像一池春水。

說實話,葉青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

葉青起碼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在美女的誘.惑之下,有點反應,都是正常現象。

而且,葉青還吃了合.歡聖丹。

要不是身上有束縛鎖鏈的話,估計早就撲上去,把安茹鈺給按住了。

「葉青,我知道,現在的你,一定很難受!」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得罪了我九幽魔門,就是這樣的下場,你就慢慢享受吧!」

安茹鈺大笑。

眼中滿是冰冷的殺意。

在安茹鈺看來,葉青絕對活不了多久了。

到明日,葉青就會極其悲慘的死去!

「安茹鈺,代我問候一下你的祖宗!」

葉青突然咧嘴一笑。

這話,不是罵安茹鈺,而是真心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