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多了,縱然咬不死大象,也會讓大象心力交瘁,倍感煩躁。

最難纏的便是霸刀幫。

還有一支人馬來的人數最少,但誰人都不敢小覷。

那就是司徒家族。

此時的司徒追空騎坐在一匹高頭白馬之上,眉宇間帶著一抹傲然。

身後有幾名家族中的高手,皆是面無表情,但是散發出的強橫駭人的氣息,看上去就不好招惹。

「你快看,司徒家的天才小少爺親臨了!」

「別大驚小怪,這種機緣造化的東西,都需要本人親自參與其中的,要是家族中高手來搶回去,你只管服下的話,效果定是大打折扣,無法發揮出神效。」

有人如此解釋了一句,周圍眾人才點頭稱是。

的確是這樣,許多的天材地寶都有類似的規則存在,不管你是雄霸一方的天之驕子,還是超級宗門的親傳弟子。

凡是寶物出世,都要親自參與進來。

冥冥之中,自有造化。

唯有如此,那一份機緣才是屬於你的,才能夠獲得最大裨益。

眼下,距離洗髓神果成熟只差一炷香的時間。

眾人皆是眼神狂熱的看向古樹。

那顆色澤誘人,通體金黃的碩大果實,讓無數人眼睛都看直了。

這片空間也越來越熱鬧。

「你們說這神果最終會花落誰家?」

人群嘈雜起來。

「依我看,多半是尋龍門,亦或是司徒家。」

「與尋龍門爭奪神果倒也沒什麼,只是怕司徒家……出手狠毒,動輒就是傷人性命啊……」

眾人都紛紛點頭認同。

尋龍門作為超級宗門,自然有它的境界所在,做事有禮有節,從不事後尋仇。

上千年來,積攢下來相當高的聲望。

光明磊落。

名門風範。

但司徒家可就沒那麼好相與了。

司徒家族以陰狠著稱,如今的家主司徒長青,更是狠戾聞名朝野之上。

若是爭奪神果的時候得罪了司徒家,恐怕真的會被懷恨在心。

事後被有意針對。

所以,許多人心中都略有遲疑,到底要不要和司徒家這種小人去爭奪。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來自尋龍門這種超級宗門,他們大多數都是生存在大焱皇朝治下的勢力。

當真是惹不起司徒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等等?羅秘書,我沒有說過這樣子的話,哪個王八蛋在陷害我?」馬志超嚇得慌張不已,羅秘書可是林騰飛得力親信,自己得罪羅秘書,那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沒說?你當我是白痴嗎?剛才我聽他們親口說的。」羅秘書怒氣沖沖地指著張美蘭他們,生氣地罵着。

什麼?是他們?

馬志超心裏憋屈極了,他只不過答應過來吃一頓飯,結果飯還沒吃成,禍從天降了。

一氣之下,馬志超直接動手了。

「啪!」

「原來是你們冤枉我,吃屎吧你!」

馬志超氣得火冒三丈,直接抽了林光良一巴掌,兇巴巴地罵道。

「小良!」

張美蘭他們見狀后,嚇得一大跳,這時,張美蘭一臉懵逼地問道:「馬經理,你跟小良不是哥們嗎?為什麼你要打他?」

「哥們?我呸!我沒他這麼坑爹的哥們。」馬起超當場表態,將剛才受的委屈,全部發泄到林光良他們身上。

這時,林光良一臉納悶的表情,驚訝地說道:「志超,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咱們當年可是結拜過的,你怎麼突然翻臉了?還有,羅秘書不是你叫過來的嗎?」

「林光良!你特么給我閉嘴,在羅秘書面前,我算什麼玩意兒?我敢吩咐他辦事?」馬志超氣得火冒三丈地懟了一句,罵道。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羅秘書不是你叫過來的?那他是誰叫過來的?」

這一刻,林光良驚呆了。

「我是蕭先生叫過來的!!我老闆吩咐了,叫我全力配合蕭先生的安排,誰知道你們不識好歹,居然對蕭先生出言不遜,我看這生意不用談了,你們沒資格談!」

羅秘書氣得直接扭頭轉身。

「等等?羅……羅秘書,您等等呀!」

張美蘭他們連忙地叫喊著,但是羅秘書火氣正盛,哪裏會聽他們的話?

「天……天吶!!沒想到羅秘書居然是蕭寒叫過來的?他……他不是上門女婿嗎?他怎麼如此厲害?」

張美蘭嚇得當場癱坐在地上,心裏懊惱不已。

這時,劉大海連忙問道:「張婷婷,你們老老實實交代,蕭寒到底是什麼人來的?」

「他……他只是一個小兵,普通人一個!」張婷婷搖搖頭,說出了真話。

但是她的真話,在張美蘭他們眼裏,像是在故意隱瞞。

於是,她連忙吩咐說道:「芬芬,你……你不是跟秦穎兒很熟的嗎?你趕緊打電話問問她,蕭寒到底什麼來頭?」

「好……好的!」

劉芬芬怔了怔,然後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秦穎兒的電話。

「嘟嘟嘟!」

電話響了幾下后,便有人接聽了。

這時,電話那頭傳來了秦穎兒驚訝的聲音,「芬芬,今天吹什麼風呀?你居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穎兒!!我問你一件事,蕭寒不是上門女婿嗎?為什麼他如此的厲害?」劉芬芬迫切地問道。

等等?蕭寒又出風頭了?看來那死垃圾又在裝模作樣。

秦穎兒怔了怔,然後故意撒謊,想噁心蕭寒一番。

「他呀?可厲害了!!他可是崑崙戰神……蕭帥來的!」秦穎兒陰陽怪氣地調侃說道。

「什麼?他……他是蕭……」

這一刻,劉芬芬嚇得全身瑟瑟發抖,連手機都握不穩,只見她的手機悄然掉到地上。

「啪」地一聲!

手機被摔壞了!

「喂?喂?芬芬?奇怪了,怎麼突然掛電話了?」

這時,電話那頭的秦穎兒微微吃驚,然後回撥電話,她驚訝地發現劉芬芬手機關機了。

「奇怪!!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關機了?該不會是沒電了吧……本來還想跟她提醒一下,剛才那句話是開玩笑的,不過芬芬這麼聰明,一定知道我在開玩笑的……」

秦穎兒喃喃自語地開口說道。

然而她並不知道的是,自己剛才小小的一個玩笑,卻引起了一個極大的誤會。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有些事情,只需要點到為止。

秦牧雲只提了這麼一句,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沈瑩是個聰明人,而且她本來就有點懷疑。

那位錢主任給他的感覺更像個商人而不是醫生,而之前那位張醫生突然就身體不適需要請假了。

而她姑姑的病情是換醫生之後開始出現反覆。

秦牧雲的話沒有提供什麼有力的證據,但卻是一個關鍵的砝碼,讓天平開始傾斜。

心事重重地給秦牧雲道謝,沈瑩就離開了醫院,她決定找人調查一下,而且要快。

在沈瑩離開之後,張妍希震驚地說:「你什麼時候認識她的,她可是……」

「有錢人嘛,我知道。」秦牧雲說。

「不是一般的有錢人,她剛才說得沒錯,你加了她微信,你真的有機會成為千萬富翁。」張妍希強調說。

「一千萬跟一個億沒什麼不同,我現在只想出院。不過現在張醫生不在,估計這個錢主任很難讓我出院了。」秦牧雲無所謂地說。

「這個……」

張妍希很想說,就算她爸爸沒休假,也不可能讓他短時間內出院。

在張醫生寫的病歷裏面,秦牧雲有非常嚴重的妄想症,估計一年半載都離不開七院了。

不過這話不能直說,容易讓病人產生極端的想法。

張妍希只能安慰說:「沒事,你又不是有錢人,或許錢主任很快就會讓你出院。」

很有說服力的安慰,這讓秦牧雲感到非常高興。

只是,第二天的面診,這位錢主任的表現截然不同。

「秦先生,我建議你繼續住院觀察一段時間,或許是一段長時間。」錢主任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頭,對秦牧雲說。

這劇本不對。

「那個,治療費用的話。」秦牧雲很隱晦地表示自己沒錢。

「這個不用擔心,你是沈總的朋友,我們當然給你最優惠的價格。」錢主任滿臉堆笑地說。

淦,失策了。

這錢主任不僅查病歷,特么的還查走廊的監控。

秦牧雲只不過是好心給沈瑩提個醒,沒想到人情世故整成人情事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