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戰神,還有北境軍貪狼破軍七殺,這些軍中戰神,真是沒有一個好招惹的。

這些都是一位位催命閻君啊!

項家眾人,已經挺不住,就要崩潰逃散的時候。

忽然!

有人驚喜的歡呼起來:「來了,我們的援軍來了。」

項家陣營的人聞言,都忍不住朝著遠處望去,只見遼闊的荒野,道路的盡頭,地面跟天相交接之處,出現一個個小點。

這些連在一起的黑色小點,其實就是沿著公路正朝著這邊飛馳趕來的黑色武裝越野車。

無數武裝越野車,連在一起,排成一條黑龍。

車輛上都噴著項氏家族的徽章印記!

原來,是項老安排的殺手鐧,由項家目前最優秀的子弟項鷹,親自率領三千名私人武裝戰士,殺氣騰騰的朝著這邊趕來。

項家陣營的人,見到視野盡頭出現的援軍,一改剛才的頹勢,紛紛激動歡呼起來。

「是項鷹,是項鷹帶領惡靈軍團來了。」

「哈哈,惡靈軍團是我們項家每年花費十個億打造的私人武裝軍團,不但裝備精良,而且作戰能力堪比特種部隊,這下子陳寧死定了。」

「是啊,陳寧幾個傢伙再牛,難道還能夠比高速機槍炮還牛,難道能夠比幾千支衝鋒槍還牛,惡靈軍團每人一發子彈,就能夠將他們打成肉泥了。」

項家所有成員,全部都停止了戰鬥,一個個都激動的望著遠方塵土滾滾,正在馳援過來的惡靈軍團。

陳寧跟貪狼等人,也停下廝殺,都望著遠方出現的那支私人武裝部隊。

宋娉婷顫聲道:「完了,項家竟然有私人武裝部隊!」

陳寧似笑非笑:「這就是項家的底牌?」

「既然項家已經亮出底牌,那咱們也不用藏著掖著了。」

「典褚,吩咐陸少聰他們,開始行動。」

典褚聞言,立即拿出一個軍用聯絡器,對著聯絡器沉聲的道:「傳令,開始行動。」

話音剛剛落下!

遠處的天空,忽然升起一顆軍用信號彈,然後轟了一生在天空炸開了,久久不散。

現場所有人,見到遠方天空的信號彈,都傻眼了。

項城也看見了,他瞳孔陡然擴大,心臟狠狠抽動一下。

這是軍用信號彈!

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項城心底,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好在病房的僵局很快被葉文庭的出現打破了。

話說,葉文庭這邊也已經聽劉靈山說葉流已經退伍的事情了。

這回,他難得有空,加上得知劉靈雲換到康復科他也沒來過,所以想借著「機會」來看看她。

這回跟他一起進來的除了陳生,還多了個中年婦女。

「靈雲,你好些了嗎?」

劉靈雲看了他一眼,只是點了點頭。

「那就好。」

葉文庭說完還從陳生手裡接過一束花。

「我記得你以前喜歡百合的。」

葉文庭就是這麼浪漫,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忘記給女人帶花。

「流兒,我怎麼給你打電話老是不接啊?」

「我每天都很忙,沒空接無聊的電話。」

「我知道你媽住院,你很忙,但你工作的事情也很重要啊。」葉文庭說道,「再說了,事情也是要分輕重緩急的。」

「我媽的事情就是最重要的。」葉流冷冷地回道。

「我知道你很疼媽媽,但是這種按摩的事情也不是你該乾的啊,」葉文庭說道,「這不,陳生給你安排了個護工過來幫助你,這樣也可以解放你的雙手。」

此時陳生伺機趕緊介紹道:「是啊,小葉總,這位王姐受過專業的護理訓練,而且幹了20年的護工,對於病人的調理非常有經驗。

王姐,你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

護工王姐趕緊走向前。

「這位是葉流,小葉總,這是劉姐,以後劉姐的護理工作就全部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伺候劉姐,知道嗎?」

「陳總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心照顧劉姐的。」護工趕緊回道。

「假如人手不夠你還可以再請幫手,錢我會給你。」

「好。」護工笑嘻嘻地走葉流旁,說道:「小葉總,你種事情哪裡能讓你來啊,換我來吧?」

但葉流似乎沒有起身的想法,繼續地捏著腳。

劉靈雲見狀,朝葉文庭問道:「你,你,這是幹嘛啊?」

「給你請的護工啊,專門照顧你的。」

「我不需要。」

「靈雲啊,你不要這麼死板嘛,你現在就是需要有人照顧,沒什麼不好的,而且你自己看看嘛,假如不請人,那就是在耽誤葉流啊,你說葉流好歹是個小夥子了,老是在醫院給你捏腳算是怎麼回事啊?他是年輕人,就該干年輕人該乾的事情,你說是吧?

所以我才請個護工過來,一是為了更加專業的幫著照顧你,另外也是為了讓他解放出來,現在他正好退伍了,我之前跟你說過的事情這不正好可以頂上嘛。

我那攤子的事情啊,早晚是要給葉流繼承的,現在既然他都回來了,那我就想早點讓他去接手,你覺得呢?」

葉文庭絲毫沒有過問葉流的意思,而是就一股腦地跟劉靈雲說。

因為在他心裡,這種事情本就是葉流應該聽從他的安排,或者說現在葉流不聽話,無非只是跟小孩子一樣,對他多年未盡父親職責的小反抗而已,說到底他還是不懂擺在他面前的誘惑有多大罷了,葉文庭相信沒人不喜歡錢。

劉靈雲腦子很清晰,自然是知道葉文庭的意思。

但她也知道葉流的性格。

只是看了一眼一旁的葉流,然後說道:「這,這是葉流的事情,讓他自己選擇吧。」

「你看看,你媽媽都發話了,你趕緊跟我回公司,正好今天下午我們公司有個高層會議,你跟我一起去參加一下,也算是跟大家見個面。」

葉流冷笑了一聲,但是沒說話,繼續按腳。

陳生見狀,趕緊揮著右手示意護工王姐把葉流換下來。

「小葉總,讓我來吧。」

葉流巋然不動。

「小王啊,錢我會多給你的,不夠,你還可以找陳生。」

「王姐,聽到葉總說了嗎?這裡就交給你了。」

「我知道葉總,小葉總,讓我來吧!」護工小心翼翼地再次站在葉流身旁試探著。

可葉流仍然是紋絲不動。

搞得護工非常的尷尬。

「葉流,你現在就跟我過去吧,中午我們一起吃個飯,休息下就去開會,這裡你就放心吧,一切有小王和陳生呢。」葉文庭見狀又說道。

「是啊,小葉總,這裡有我呢。」

場面再一次進入冰點。

正在葉文庭打算尋求劉靈雲幫助的時候,一直沒發話的葉流突然訕笑著。

然後冷漠地問了句:「你說完了嗎?」

「說完了!」

「說完了就趕緊給我滾蛋。」

葉流突然站起來強有力地回擊。

這一下把旁邊病床的人都嚇一激靈。

「還有你啊,也趕緊走吧,這裡不需要你,我媽我自己能夠照顧。」

葉流指著護工王大姐說道。

王大姐一臉懵地回頭看了一眼葉文庭。

「沒事,你留在這裡。」葉文庭發話道。

「我說了這裡不用別人,你是聽不懂人話嗎?」葉流大聲朝葉文庭吼道。

葉流不虧是當過兵的,那穿透力極強,即使是見過世面的葉文庭一下子也被他震住了。

他無助地看著劉靈雲,只見劉靈雲朝他揮了揮手。

「先回吧。」

「那我先回去,但工作的事情你好好勸勸這孩子!」

說完他便和陳生一塊走了。

見大家都走了,護工王大姐也懵了,她朝劉靈雲問道:「那我呢?」

葉流這時才態度緩和地說了句:「不好意思,大姐,耽誤你時間了,這裡真的不需要你,我會照顧我媽的,剛剛我不是針對你。」

護工也是莫名其妙,明明是來幹活的,結果事沒幹,還被罵了頓,氣鼓鼓地走了。

待人都走後,葉流很快調整了情緒,就跟剛剛沒發生什麼事情一樣,又回去坐到了椅子上溫柔地替劉靈雲捏腳了。

這是醫生交代他的,多按摩劉靈雲的手腳,有助於她的知覺恢復。

「流兒,你來。」

劉靈雲聲音雖然很低沉,但是葉流卻聽得真切。

他抬起頭,溫和地回道:「媽,你要是想勸我去他那裡上班就不要開口了,我是不會去他那裡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

劉靈雲微微地抬起了左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