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黨崇雅和姚希孟還落到了他的手中,一旦兩人熬不住,將他們任何一人供了出來,那就全完了,拔出蘿蔔帶出泥,他們誰都逃不了。

「如今不是追究事情是怎麼泄露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計劃要不要提前發動,按照之前從遼東傳來的情報,朱由校那昏君已經攻下了女真人的都城,若是等昏君班師回朝,我們便是想要發動計劃,也遲了!」

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開口道。

「不可!」

其一人急忙道:「如今我等的布置尚未到位,加上姚希孟已經被魏忠賢擒拿,我等的計劃便是成了,可是信王那邊沒有能說得上話的,我等到頭來也是為他人做嫁衣啊!」

聽聞這話,所有人的心都是一沉,因為這話不假,當初為了不泄密,他們根本沒有跟朱由檢商量過,而是拉攏了姚希孟。

可是現在姚希孟被抓,朱由檢那邊他們說不上話,到時候就算推了朱由檢上位,便宜的,還是現在內閣的劉一璟他們。

「可是現在不行動,一旦黨崇雅他們熬不住,那我們就完了!」

有人低沉道:「而計劃成功的話,以後信王也離不開我等的支持,便是現在讓劉一璟他們佔了便宜,最後受益的還是我等。」

「各位想清楚吧,是搏一把還是等死。」

話一出口,所有人都不再說話,密室中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

「搏一次吧!」

許久后,有人開口道。

「那就搏一次!」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他們都是在職官員,沒聖旨的話,根本不可能離開京師,便是雙親離世,想回家守孝也必須先報吏部才行。

擅自離京便是不打自招了!

………

西廠大牢。

「千戶大人,黨崇雅招了!」

獄卒帶著一份供詞來到谷新面前興奮道。

谷新眼神大亮,接過供詞:「本官必定稟報公公,少不了你的好處!」

說完之後便拿著供詞匆匆找到了魏忠賢。

「好!」

魏忠賢拿著文書簡直就是如獲至寶。

看了一眼谷新,魏忠賢開口說道:「你給我盯住了,咱家現在馬上就進宮,他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的下場你自己知道。」

谷新自然不敢怠慢,連忙說道:「公公放心,下官一定把事情辦好,絕對不出差錯。」

魏忠賢不敢怠慢,連忙就進宮了,心裡也鬆了口氣,終於拿到自己想要的,之前搜魂杜國景,沒能留下證據,而搜魂姚希孟又風險太大,如今從黨崇雅口中終於拿到了確切的證據。

要知道這些天來,皇後娘娘已經幫他攔下了不少奏本,畢竟黨崇雅和姚希孟都不是什麼完全無足輕重的人物。

他又不是曹毅那樣權傾朝野的大人物,他這個西廠提督在百官眼中的地位可不咋地,要是再沒有什麼成績,皇后都無法繼續保他。

坤寧宮。

「娘娘,奴婢查清了。」

魏忠賢見到張嫣之後,連忙躬身行禮,一副盡心辦事的模樣。

「拿來看看吧!」

張嫣坐在椅上,面無表情的看著魏忠賢,隨後淡然道,這些天來,朝堂上彈劾魏忠賢的奏本不少,只不過都被她打發掉了,要是魏忠賢再沒有收穫,她都不知道還要不要保魏忠賢了,畢竟她是皇后,還是要注重點名聲的。

聞言,魏忠賢連忙直起身來來,然後將手中的供狀遞了上去后,趕緊退了幾小步,乖巧地站在旁邊,等著張嫣看供狀。

這份供狀很簡單,張嫣掃了幾眼之後就看明白了。

「前兵部左侍郎劉策?」

張嫣眉頭一皺。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陳宇微微的點點頭,他有些失望,本來是想在這個會場里見見陳家的人,但是今天怕是遇不到了。

他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陳安宜,其實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來來,陳哥,喝酒。」兩人和陳宇一起舉杯,碰了一下。

「少宇,你聽說了沒有,四大武學世家之一的武家,昨天夜裏突然從盛京消失了。」喝了幾杯,江偉打開了話匣子:「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聽說了,畢竟是這麼大的一件事情。」黃少宇也放下杯子說:「我聽和武氏有關係的人說,武家得罪高人了,如果不走將會面臨着被滅族的危險。」

「武家在三大武學世家中雖然排名第三,但是實力卻不是另外幾家都願意招惹的,畢竟家裏八位武真境弟子,族長武鎮更是武宗境的高手。」

「而且武鎮的父子已經年逾百歲,三十年前就去閉關參悟比武道更強的境界。」江偉點頭道:「這麼強的一個武學家族,為什麼所有族人弟子連夜離京了呢?」

「不清楚,據說…是得罪了他惹不起的人。」黃少宇一臉神秘地說:「能讓武家都得罪不起的人,你猜是什麼人?」

「我怎麼猜得出來。」江偉一臉的無語。

一邊的陳宇笑了笑,也沒說話,這兩位公子哥怕是做夢也想不到吧,能讓武家在京城連夜消失的人,就坐在他們對面呢。

「對了,盛京除了武氏,張氏之外,還有另外兩大武學世家,這兩家是什麼情況?」陳宇突然問道。

「另外兩家,就是於家和周家,兩家都是屬於武盟中人,而且還是聯姻關係。」

黃少宇笑道:「說到這個,於氏的九真今天晚上也在這裏,她爺爺是於氏家主於震業,盛京周邊三省六市武學盟主,外公則是周守誠,武宗境高手,這女人可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盛京大家族的人都不敢惹她。」

「是啊,畢竟於周兩家共五位武宗,於震業是武盟盟主,號令三省六市,誰閑得沒事了招惹他?」江偉也哈哈大笑。

「你看那不是於九真嗎?」黃少宇一指,只見大廳正中間,一群男子圍着一名神色驕傲的女孩,而這女孩正臉色不喜的盯着她跟前的一位女孩。

於九真高高在上,咄咄逼人,而對面的女孩處於弱勢,她在低頭道歉,這女孩不是別人,正是余司晨。

陳宇臉上的笑意消失,他起身,走了過去。

「余司晨,我上次說了,不要讓我在看到你,你是沒有把我的話當成人話嗎?」於九真一臉高傲,俯視着余司晨,一臉的寒意。

「於小姐,我只是受朋友之邀來的,並沒有冒犯你的意思,上次的事情也是誤會。」余司晨聲音溫柔:「如果於小姐還在生氣,那我在這裏向你道歉。」

「道歉?道歉就算了?」於九真冷笑道:「余司晨你知道嗎你就是個妖艷賤貨,上次我家梁晉看到你眼都直了,沒想到這一次他又主動和你搭訕,你挺會勾引人啊。」

其實這事不用多問,就知道這又是兩個女人之間爭風吃醋的事情。

當事人梁晉,就是於九真身後站着那個小白臉,他一臉尷尬地站在一邊,一句話也不說。

「對不起於小姐,我們只是…正常打個招呼,真的沒有什麼。」余司晨微微的一低頭。

「真真,我和她真的只是就打個招呼,沒其他意思的。」梁晉鼓起勇氣說道。

「閉嘴。」於九真一個凌厲的眼神瞪了過去,梁晉老老實實地閉上嘴,別看他平時也是人模狗樣的,但是在於九真的眼前他就是孫子,於九真讓他往東,他絕對不敢往西。

「梁晉我警告你,你不過是一個農村出來的窮鬼罷了,雖然你有985大學的學歷,但你在盛京屁都算不上,如果沒有我,你怎麼可能結識諸多名流,遊走於上流社會的圈子?」於九真冷笑道:「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對不起真真,我不是維護她,而是我覺她和你的差距太大了,如果和她計較,有失你的身份。」

梁晉面不紅氣不喘地舔了起來:「我跟她打招呼,不過是因為大家見過,沒其他的意思,如果你不喜歡,我現在就趕她走。」

「行啊,趕她走,馬上。」於九真指著余司晨道:「還有這個女人是什麼身份?她憑什麼能遊走於各大名流匯聚的地方?不過就是個長得漂亮點的花瓶罷了,以後有我的地方,不允許再有她出現。」

「聽到沒有餘司晨,你已經惹我家真真不高興了,你還不快滾?」梁晉怒道:「我知道你對我有好感,但你不要痴心妄想,我心裏只有真真。」

余司晨抬起頭,冷冷的看着梁晉,說真的,越是在這圈子的時間久她就越是厭惡。

她和梁晉並不熟,只是上一次宴會時,梁晉主動找自己搭訕的,而且還從別的地方打聽到自己的聯繫方式,這幾天沒少騷她。

這一次遇到,梁晉更是死皮賴臉地纏着她,可是現在他卻指責自己,這種顛倒黑白的本事,真的讓人佩服。

看着余司晨漠然的表情,梁晉的內心突然有些慌,他吼道:「看什麼看?一個破落的余家而已,天天混跡在各大場所,妄圖想嫁入豪門?你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資格。」

余司晨怔怔地看着梁晉,她的淡漠,她的自信,在這一瞬間被擊得粉碎,這句話如同一把刀一樣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心臟。

是啊,余家不過是一個破落的豪門,可是她偏偏要拚命地往豪門的圈子裏擠,妄圖嫁入豪門重振余家。

所有人都覺得她勢利,所有人都覺得她痴心妄想,可是誰又知道,這樣的生活對她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煎熬?

父母的逼迫,讓她根本沒有自己的生活,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忍受。

「沒錯,一個破落的余家,還一心想嫁入豪門?」於九真咯咯笑道:「天天在各種場合出現,知道圈子裏都叫你什麼嗎?狐狸精。」

。 就在這個時候。

江中富人區。

一棟中型的別墅之中,別墅中的景色十分的好看,其中有著花園,花園之中有著假山以及噴泉,看起來很是高級。

這棟別墅是幾日以前,洪富澤購買的,用來當做他在江中的住所,隨便便能夠買下一棟別墅,從這裡便能夠看出來洪家的財力有多麼的雄厚。

「洪總,人已經接到了。」一個戴著眼鏡的人說道。

「好了,我清楚了,你下去吧。」

一個躺椅上,一個很是肥胖的男人開口道。

此人,便是負責洪家在江中的分公司的總負責人,並且他還是洪家的管理層中的一人。

在他面前,還坐著一個差不多三十歲的男人,現在正在翻看著一個文件,此人名叫洪富安,跟洪富澤一樣,也是洪家的一個高層,乃是分公司的第二負責人。

「人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而且沒有帶其他人。」洪富澤開口道。

「按我們的實力來講,將整個江中的醫療行業吃下,也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情?」

洪富安說道。

「你不明白,既然藥王谷的黃克龍請我們出手了,那咱們還是得弄出點動靜,為他們爭取到更多的底牌。」

「並且,那個北境王也不是好惹的主,肯定是我們吞下江中的最大的一個阻礙。」

「只要將他搞定了,那麼要處理其他的那些公司,簡直就是易如反掌!」洪富澤吐出一個煙圈,解釋道。

「哪怕是這個北境王不容易對付,可是就我們洪家的實力來講,完全沒有必要用這種手段啊,要是被家族知曉了,可不好交差啊。」

洪富安擔心無比的開口道。

「沒事的,家族只是讓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將江中的公司以及上會吞併了,可並沒有規定我們用什麼方法。」

「只要結果是一樣的,過程是怎樣的,沒有人會關心的,富安呀,這便是為何我才是此次江中的總負責人的重要原因!」

洪富澤深深的抽了一口香煙,而後將煙頭扔進了煙灰缸之中,開口道,「而且,既然是黃克龍主動找的咱們,我們為什麼不好好的利用一下藥王谷呢?」

洪富安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最後還是沒有在說話了,他人我,有可能有時候他跟哥哥的差距就在這裡吧。

反正這次的任務是哥哥負責,那就聽命行事便好,只要最好將任務完成了,過程什麼的,就不去管它了吧。

二人又繼續聊了一會兒天之後,那個眼鏡男便再次走了過來。

「洪總,人已經到了。」眼睛男開口道。

「行了富安,按照計劃行事吧,這乃是我們家族飛黃騰達的起點!」

洪富澤將衣服整理了一下,而後開口道。

隨後,二人便走了出去,到達了會客廳。

凌雪薇已經在這裡等待了,在看著有關這個分公司的一些資料。

「凌總好,我便是洪富澤,又是原因,還望海涵。」

洪富澤直接走了過去,十分客氣的說道,可是眼神卻在凌雪薇的胸前狠狠的看了看。

凌雪薇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不過神色卻沒有變化,她到這裡來是商談合作的,對方只要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她也不會撕破臉皮。

而且,這也不是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了,要是真的每一次都去計較的話,那麼她恐怕每天都有生不完的氣了。

「洪總,咱們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咱們能夠合作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凌雪薇直接說道。

「不著急這一時,我們先喝點東西吧,咱們邊喝邊說,富安,快去給凌總倒一杯咖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