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十分鐘后,一切終於處理完畢,空氣中是淡淡的柑橘味,再無任何異味。

夜司爵吐了一口鬱氣,轉頭看向慕夏。

卻見慕夏整個人窩在沙發上,雙目緊逼,儼然是睡著了。

他低眸看了眼自己的小夜兄弟,小兄弟還趾高氣昂等著辦事,可惜女主角卻睡著了。

兩秒后,夜司爵還是來到了慕夏身邊,推了推她的肩。

「杉杉,睡著了?不試老公厲害的地方了?」

「唔……」慕夏不滿地哼哼唧唧了兩聲,換了個姿勢繼續睡。

夜司爵心裏說不出的憋悶,他還以為還能繼續呢……

不過……誰說睡著了就不能繼續了 卓月因為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拘留一事,很快就被頂上了熱搜。

身為環亞台的當家花旦,又是近些年老百姓眼裡的熟人,宅男們心中的女神,新聞一出來,眾人大跌眼鏡,怎麼也不敢相信一向端莊優雅純潔嫻靜的卓月,怎麼會和「殺人犯」、「殺人未遂」、「蓄意謀殺」等可怕字眼扯上邊掛上鉤……

莫不是搞錯了吧?

正在網友們認為這是營銷號為了博眼球爆出的虛假新聞,努力為卓月正名之時,一則監控視頻被發布到了網上,視頻上除了受害人和見義勇為的施救者臉被打上了馬賽克,其它一切都清清楚楚,完全高清版本。

小區門口的場景,一瞧便是富人區鹿鳴小區,許多人都知道卓月確實住在那裡;寶馬七系的車牌號很快也被扒了出來,車主就是卓月;而監控視頻里,那輛寶馬車就是在門口停留了一段時間,明知前方有人的情況下,還撞了上去。

都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視頻這樣清晰,還有什麼可說的?

但卓月的忠實粉絲,始終堅稱這是虛假新聞,是有人刻意為了抹黑卓月的,還說雖然車是卓月的,但開車的人不一定就是卓月,可能有人借她的車行兇呢?

而同樣在環亞台工作的新晉主持人卓萱,身為卓月的親侄女,也第一時間在社交平台上發聲,聲援卓月,堅稱她姑姑是無辜的,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一篇小作文一發,立即引來了卓月粉絲的擁護,短短几個小時卓萱就漲了十幾萬的粉絲,後來漲得越來越快,其中不乏一些前來攻擊和罵她的黑粉。

但黑粉也是粉啊。

原本剛踏進這個圈子,在環亞台還沒有完全站穩腳跟,也沒有什麼工作邀約的卓萱,一時間收到了無數電話和私信,工作邀約源源不斷地湧來,還有對家拋出來的橄欖枝,將她大為吹捧一番,說以她的形象和氣質,完全可以成為第二個卓月。

人有時候是不禁誇的,卓萱一開始謙虛地拒絕,聲稱自己剛入圈,還是個新人,根基未穩,而且她之所以發聲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看不慣有人抹黑她姑姑。

可後來誇她的人多了,她就覺得……是的。我就是很優秀的。

什麼第二個卓月?我才不要當什麼替身。

我是卓萱,我將來的成就肯定要比我姑姑更厲害。

正飄飄然的時候,沈流書給她打來了電話,卻不是誇她,而是罵她。

「你腦子是進水了嗎?這個時候你發什麼帖子,還嫌事情鬧得不夠大嗎?趕緊把帖子給我刪了,誰再問你,你一概一問三不知,說你並不清楚,知道嗎?」

卓萱被罵懵了。

直到卓家父母看到新聞從外地趕回來,找到她時,卓萱還是懵的。

卓父吹鬍子瞪眼地質問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你姑姑怎麼就被拘留了,還背上了『殺人未遂』的罪名?她想殺誰?怎麼會蠢到自己動手呢?」

卓母一臉慌張,「親戚朋友把我的電話都給打爆了,事情怎麼鬧得這麼大?沈流書都不管的嗎?你姑姑的事會不會連累到你,你在電視台轉正還有希望嗎?」

……

中醫館

南頌翻出雲卿珍藏的普洱茶,泡了一壺,給正在電腦前忙個不停的白鹿予將茶給沏上,這種事情一回生二回熟,白鹿予覺得自己都快成了專業的媒體人了。

蘇睿對網上的事情不熱衷,他喝著小妹親手沏上的茶,手裡捧著一摞報紙,悠哉悠哉地看著社會新聞,默默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真不如山上清閑。

白鹿予雙擊666,眼眸一亮,「這卓萱,真是豬隊友上線啊。」

南頌漫不經心地抬了抬眼皮,「嗯?」

白鹿予將電腦頁面轉過來給南頌看,「卓家要開新聞發布會。」

「瓦特?」

傅彧正盤腿坐在喻晉文辦公室的沙發上吃瓜吃得熱鬧,甫一看到彈出來的最新消息,整個人都懵了一瞬,朝喻晉文看過去,「卓家要開新聞發布會!」

喻晉文的視線瞟過來。

傅彧往下拉了拉新聞,簡直啼笑皆非,「你那位白月光前任,是豬嗎?」

喻晉文不由蹙眉,聽不得「白月光」這個詞。

但,確實是豬,愚蠢得要命。

有家媒體,主動找到卓萱,在了解了卓萱這邊單方面的說辭后,積極遊說她開一場新聞發布會,說是不僅可以幫卓月洗清罪名,還可以助她成為頂流明星。

頂流明星啊……

多麼具有誘惑力的條件。

其實當初決定入圈的時候,卓萱想的是往女明星這條路上走,拍拍廣告、演演戲這樣子,結果被卓月一下子否決掉了,還打擊了她一番:

「你以為進入娛樂圈當女明星這麼容易嗎?你憑什麼?憑你那張漂亮的臉蛋?你有我年輕的時候漂亮嗎?我奮鬥了大半輩子,才混到了今時今日的地位,你想一步登天?做什麼白日夢呢?我背後靠的是沈流書,尚且拿不到什麼資源,你靠的還是我,能進環亞台已經是我豁出臉走後門去給你討的機會,你別不知足。」

「老老實實做你的主持人吧,還想演戲?你學過表演嗎?在男人面前演戲尚且演不好,你還想在鏡頭下面,當著整個劇組幾百號人的面演戲,誰給你的勇氣,梁靜茹嗎?聽沒聽說過夢想跟痴心妄想還是有區別的這句話?」

當時卓萱不敢反駁,但心裡自然是不服的。

如今有人給她這樣一個出圈的機會,她當然要抓住,怎麼能放過呢?

於是,當著無數鏡頭、閃光燈的照射下,卓萱演了一出大戲,她時而聲淚俱下,時而信誓旦旦,時而賭咒發誓,緩緩念出別人給她寫的台詞,說——

「都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可眼見的就一定為實嗎?當時確實是我姑姑在車裡,可我就在現場,一切的發生只是意外,是車子出了問題,還是姑姑剎車沒踩住,因為我並沒有在車上所以不得而知,但請大家相信我姑姑卓月的人品,她一心向善,怎麼可能會故意去害人、殺人呢……我以我的人格擔保,絕對不會的……」

然而到了記者提問環節,一名記者站起來提問了一個問題。

「卓小姐,你說你當時就在現場,那請問你是背對著車,還是正對著車?」

卓萱一怔,「正、正對著吧,我忘了。」

「你剛才說眼見的不一定為實,可你又說你在現場親眼目睹一切的發生是意外,你不是當事人,並不知道她做了什麼,心裡在想什麼,又如何代表卓月女士發言呢?監控拍到的,你說大家看到的是假的,那你又如何證明你看到的是真的?」

「我……」卓萱張口結舌。

記者又道:「你說你忘了自己的站位,可監控上記錄的清清楚楚,事情發生的時候,你當時是背對著車,在跟一位男士說話,而那位男士衝過去救人之時,你才轉的身。監控上,你的表情,也是非常驚訝的……綜上所述,你分明是在說謊!」

卓萱目瞪口呆,面對鏡頭,一下子就慌了。

。 傳說幾千年前的部落時代,黑暗吞噬著世間一切,人們的生命受到嚴重的威脅。[space]

野獸,泥潭,陷阱,黑暗中人們不能視物,晚歸的人經常遇到危及生命的危險![space]

直到有一天,昏暗的天際突然劃過一道驚雷,緊接着一聲「轟隆」的巨響!煙塵飛揚,伴着烏雲滾滾,陰雨綿綿,雨水呈血紅色,好似上天落下的血淚![space]

古人愚昧無知,以為是上天對自己的懲罰,於是五體投地,不斷扣頭祈求上天的寬恕![space]

有膽大者,壯著膽子來到天落之處,發現此時天坑中有一黑色石像,石像面目不可視,身披黑色石制盔甲,背生一雙漆黑的雙翅,手握一桿漆黑妖異的長槍,槍頭還有滴滴金色液體在流轉。[space]

眾人想要看清楚石像的具體面容,卻發現只要自己想要看石像的面容就會被無形的壓力壓的抬不起頭,遂絕了這個念想。[space]

眾人以為天賜,遂就地建起部落,進行祭拜![space]

自有石像起,部落周圍再無猛獸侵襲,眾人更加相信這是上天的恩賜。[space]

後來他們發現只要是自己部落所佔的面積越來廣,石像的範圍也更加廣闊,他們的狩獵範圍,領地也會越來越大。[space]

於是他們開始征戰合併周圍部落,隨着部落一天天壯大,他們也開始考慮自己的部落名字,直到大祭司說「我們的一切皆來自於上天的恩賜,不如就叫天賜部落吧」[space]

眾人皆言「是」[space]

幾十年過去了,天賜部落越來越大,越來越強,直到一天照例舉行祭祀,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space]

那一天陰風怒號,血雨腥風,嗚嗚咽咽的風吼好似天哭,人們都感到什麼困惑,幾十年的祭祀,風調雨順已經深入人心。[space]

直到血月升起,眾人這才是察覺到了不對勁,他們可能給自己帶來了大麻煩![space]

隨着石像「咔嚓咔嚓」的聲音此起彼伏,伴隨着石屑的脫落,映入眼帘的哪裏是什麼天神,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魔神![space]

隨着魔神的眼睛睜開,眾人皆是身體一震,癱軟在地。他們看到了什麼,萬千生靈在此魔手中呻吟喋血,一個個世界生靈被屠戮,生靈眼中全都是難以言喻的恐懼。[space]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們知道自己完了,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魔神連看都沒看他們一眼,只是神情莊重的看着天外。[space]

當他們以為逃過一劫時,魔神魔手一揮,妖異的黑氣席捲天地,他們發現自己內心的慾望正在被一步步蠶食鯨吞,他們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殺意了。[space]

然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隨着魔氣的翻湧,他們發現死去多年的人都復活了。[space]

他們和活着的時候沒什麼區別,唯一一點不同的是,他們變得面目猙獰,獠牙突出,眼睛冒着紅光。[space]

更可怕的是他們見人就咬,而被他們咬過的人不一會也如他們一樣,面目猙獰,眼冒紅光。[space]

魔神好似還不滿意屠殺的速度,張口吐出一縷青氣,青氣見風而漲,席捲整個天地。[space]

隨着青氣的擴散,人們發現曾經的野獸眼中逐漸有了智慧的色彩,他們能夠操縱各種自然之力,也能一眼使人陷入不可自拔的幻覺。[space]

野獸的進化,給本就陷入危險的人們更加是雪上加霜![space]

就在人們以為自己在劫難逃時,人們看到魔神不可視的眼睛下精光一閃![space]

魔神低語「你終於來了」[space]

眾人雖然聽不懂魔神說的話,但他們卻能感受到魔神的意思,他們心中燃起了新的希望![space]

天邊一縷金光滑落,天神降臨,金色的光芒驅散黑暗,人們這才發現天神的胸口透著一個大洞,洞口還在不斷滴血。[space]

人們這才想起原來魔神槍尖金色液體哪裏是什麼液體,原來那是天神的神血。[space]

他們不由心裏一悸,這時魔神收起魔鎧和一雙魔翅,人們這才發現,原來魔神的胸口也被開了個大洞。[space]

只是因為他們被魔神的威亞壓迫的抬不起頭,再加上鎧甲的遮掩,直到魔神與天神對質,他們才能抬起頭看到魔神滴血的胸口![space]

金色的天神拔出腰間的長劍,劍尖滴落着滴滴黑血,黑血不停輪轉![space]

魔神雙手持槍,腳下一蹬,身影拔地而起,二神面對面「盤,你終究是來晚了一步」[space]

「羅,你也沒佔得多少先機!」[space]

眾人雖聽不懂話說的什麼,但他們就是知道這是什麼意思。[space]

金光撕裂天穹,黑芒洞穿虛空。金光和黑芒不斷的碰撞,又不斷的分離。[space]

二者交手的餘波震碎山川,蒸干河海。若不是天神出手庇佑了天賜部落,哪怕只是一擊的餘波也足以將整個天賜部落夷為平地![space]

同樣因為天神分心保護了天賜部落,他被魔神打的節節敗退,喋血蒼穹。[space]

天神因為守護天賜部落而逐漸不敵魔神,天神趁魔神喘息之際爆發全力,將魔神打入地底,並用自己最後的力量化作封印,將魔神封印於地底。[space]

用來封印的力量成了壓垮天神的最後一根稻草。[space]

天神神軀逐漸崩解,神魂虛幻,人們祈求上天能夠救救天神,可能是人們的願望被上天聽到了,天神燭火般的靈魂逐漸凝實。[space]

而此時天邊傳來一聲怒吼,指尖一頭生鹿角,身材修長,有着四條腿五隻腳趾的神奇生物踏着雷電伴着風雲而來。[space]

神獸口中滴血,滿身傷痕,眾人這才知道難怪神獸現在才趕來,原來神獸也是經歷了一番生死大戰。[space]

神獸看着天神的神魂不斷發出幽咽的悲鳴,而此時進化的各種野獸皆是伏地不起,不敢動彈,彷彿是見到了天敵一樣,絲毫不敢有所作為。[space]

天神看到神獸,好似完成了什麼心愿,微笑的點了點頭,神魂化作一縷金光,向著遠處飛逝![space]

天神的神劍也隨着崩解,據傳說後來軒轅黃帝得到了一塊碎片,並將他聯合首山之銅鑄成了人皇之劍軒轅劍,從此軒轅黃帝持軒轅劍斬魔除妖無往而不利![space]

神獸看着跪伏在地的眾人,將自己意思通過神念傳達到眾人的腦海。[space]

原來神獸是龍,還不是普通的龍族,是龍族中的王族——五爪金龍,他和天神魔神都是來自更高世界,它告訴眾人,自己主人雖然封印了魔神,但是屍魔和妖魔一族就要靠他們自己去解決了,因為自己還要去守護主人的神魂。[space]

當然它也會教他們解決之法。當金龍教完他們方法,搖曳著身體向天神消失的天邊飛去。[space]

後來的人們按著神龍所教授的方法,在大地與妖魔屍魔交戰,人們感其功德,遂稱他們為修士仙人。[space]

而那隻教授了人們生存之法的金龍他們也稱呼它為神龍,把它定為圖騰,永享人族香火。[space]

————————神魔起源傳說《摸金筆談》[space]

這段故事記載於我家傳的一本《摸金筆談》中,這段秘史傳聞是真是假我無從得知,畢竟《摸金筆談》是祖祖輩輩慢慢擴充來的。[space]

而這段故事是我爺爺記載在上面的,我不知道當年那次下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只知道自那以後,每逢月圓之夜,爺爺總會在書房裏寫寫畫畫,還不時自言自語,好像周圍有另一個人。[space]

他的書房也從不讓我們進去,我唯一的一次印象是我小時候玩捉迷藏,我趁爺爺外出藏進了書房,後來家人一直找不到我,直到爺爺想起了還有書房,才發現已經昏迷多時的我,我的手裏還攥著一副畫,一副只有眼睛的畫。[space]

從那時起,我經常做噩夢,夢到自己在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和看不清面容的東西廝殺。[space]

我經常會感覺到自己的背後有一隻眼睛一直盯着我,散發着擇人而噬的目光。[space]

這種事情直到我上初中才有所好轉,而今天我好像發現了一個秘密,一個貫穿千古的秘密,我不知道當我解開了秘密那一天會發生什麼,但我能感覺到,到了那一天,我好像不是我了!!!![space]

————————《摸金筆談》[space] 「你們不要覺得我在痴人說夢,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而且咱們外頭不是還有一個大標語嘛,幸福是奮鬥出來的!」

葛圓圓沒怎麼出門不知道,但趙青霆成天往返火車站對外頭的事物還是知之甚詳的,他不易察覺地皺了皺眉,好像……沒見過這條大字標語啊!

但趙青葵不管,已經說飛的她繼續鼓舞士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