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猜二:是不是正戰績?

競猜三:能不能殺八個?

可以看到,三個競猜下面的押注情況,全部都是一邊倒!

絕大多數的觀眾,統統押了右邊!

左邊代表肯定,右邊代表否定!

只要是看過林海直播的觀眾們都知道,林海的競猜,押否定贏的幾率肯定是高的!更別說,這局是逆風,林海的戰績還是0-6了!

也只有少數幾個押注癮極大的觀眾,才會去押肯定,希望奇迹發生,然後一下子翻幾十倍贏回來!

那就是說,現在自己需要將戰績打正,至少殺到八個,並且取得遊戲的勝利?

林海深吸一口氣,現在有了國服關羽技能的他,眼底閃爍的全是自信的光芒。

1800的局,只要水晶還沒爆,我絕對能翻盤!

「封盤了封盤了!大夥們沒下注的就等下一把吧!」

林海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先將大盤封掉,確保自己完成系統的任務條件。不然等會自己如果亂殺了,這些觀眾們又見機行事,把左邊押起來了,那自己的任務完成條件不是又得變化?

林海點擊操作封盤,賠率定格下來,右邊對左邊,超大賠率!

【明人不放暗屁】:還好我及時下注了,把我壓箱底的一萬魚丸全部壓到了右邊!

【徐匯區賭神】:本賭神一千魚丸全壓左邊,這把我相信奇迹能發生!

【尿到臨頭,還想攪便】:這麼明顯的競猜結果都能押左邊,賭神兄,你們徐匯區是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呀?

【天線短路寶寶】:我就不一樣了,左邊押一千,右邊押一百,無論那邊贏,根據賠率我全是賺的!

【村裏在逃翠花】:哪有什麼奇迹,主播的排位日記換種說法就是四個倒霉蛋和五個幸運兒的故事,樓上那個寶寶兄,你又何苦浪費一百個魚丸呢?

【和我說話請投幣】:主播又要開始送起來了,大傢伙飯都準備好了嗎?

隨着林海的關羽繼續跑起來,在遊戲里的隊友也忍不住點了一下關羽。

遊戲里的提示音叮叮地響了兩聲,關羽的頭像還有存活死亡情況出現在屏幕播報的中央。

這是一種埋怨隊友的新型手法,隨着王者峽谷版本的大更新,如今幹得漂亮選手已經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通過點隊友來進行埋怨。

「關羽,你真的別玩這個遊戲了,趕緊找個廠上班去吧!」

自家的張良說道。

「真是晦氣,這特么是演員吧?!」

打野韓信也忍不住開麥噴道。

確實,0-6的關羽,尤其是上一波剛剛被沈夢溪秀成了麻瓜,在場的玩家都看在眼裏。

「他不是演,就是單純地菜。」虞姬無奈地打字道,「那波被沈夢溪秀到起飛,要是演出來的我也只能服氣。」

「好了,我攤牌了。」

林海在奔跑的時候,點開了右手邊的聊天對話框,在其中用語音轉文字輸入道。

林海的隊友們正在義憤填膺地討論著林海到底是菜還是演,冷不丁被林海插上了這麼一句,頓時有些奇怪。

林海緊接着說道:「本來我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們相處,但是我現在這個戰績,再不展露點真本事,可能就要被你們舉報了!」

「???」

「這關羽在說什麼?」

隊友們滿臉疑惑。

合著剛才打出的0-6都是沒用全力打?

這不扯蛋么?

林海也知道,現在他在隊友心中的信任程度已經低到觸底了,無論自己說什麼,隊友們大概都會覺得自己在嘴硬。

那就用實力來證明一切吧!

林海所在的對抗路防禦塔已經被接連推掉了兩座。

和林海的關羽對線的是花木蘭,此時也已經是7-1的超神戰績。

本來線上打架,關羽就不好打木蘭了,集重劍霸體減傷以及多段爆發,減速沉默控制於一身的花木蘭,完全不怕關羽的橫衝直撞。

更別說,雙方在手法上的差距了,直到林海收到這次系統給的國服關羽技能前,林海在線上已經被花木蘭單殺了四次了,防禦塔順帶被推到了高地。

反觀林海這邊的隊友,下路的虞姬卻打出了較大的優勢,此時已經推掉了對面的發育路一塔,正帶着廉頗以及張良壓下路二塔。

本着幫優不幫劣的想法,張良中路線一清完,就趕往下路,剛剛用上一個閃現加大招,抓到了趕回線上的馬可波羅,配合虞姬,完成了擊殺。

「你上路就清線行了,別讓他把高地推了,我們下路直接一波!」

韓信也趕到下路支援,從河道趕過去的他,直接二一連挑,將敵方發育路二塔的沈夢溪挑飛,接上大招國士無雙,完成擊殺!

「星光盪開宇宙,本人閃耀其中!」

弧光劃過,對面的曜也支援過來了,兩段二技能接一技能裂空斬,配合防禦塔的傷害,將韓信的人頭留下了。

虞姬緊接着跟上輸出,金黃色細密的箭雨朝着曜飛速射去。

廉頗將重重的肩甲舉在身前,朝着曜發起了衝鋒。

「Thearmyhasbeenkilled!」

「Doublekilled!」

······

林海這一把的隊友還不錯,竟然把對面打了一波小團滅,一波激烈的團戰過後,對面只剩下一個馬可波羅。

馬可波羅一技能足以將兵線清掉,這下顯然是不能一波了,而且林海這邊也付出了一個韓信,廉頗死亡的代價。

林海連忙將畫面切換回來,現在他正在高地塔下來迴旋轉,而高地塔外,一身紅衣的花木蘭英姿颯爽地站在那裏,正在等待兵線進塔。

林海看了一下經濟面板,好傢夥,這花木蘭屠戮了他的上路后,還順帶入侵了韓信的野區,四處掠奪的滾雪球式發育之下,經濟已經達到了8000之高。

而這場對局的十個人中,排名第二的,林海這邊的虞姬,也才只有7200!

林海自然更不用說,0-6被打爆的他,現在經濟只有堪堪4500。 玉門關:

嗖嗖嗖!

一名名偽匈奴人倒在血泊中。

戰鬥非常慘烈。

半個多月來,上百萬偽匈奴鐵騎殺到玉門關,在匈奴人的指揮下,對隘關展開日夜不停的進攻。

玉門關上,霍去病將軍手上只有區區四萬多秦軍士兵,要防守住玉門關。

壓力山大啊!

幸好,咸陽城開戰前送來大量秦弩、弩箭、弓箭、兵器等,足夠支撐一段時間。

霍去病、董翳二名將軍輪翻值日,指揮城牆上秦軍士兵反擊偽匈奴人的進攻。

士兵分成若干組,分別阻擊。

玉門關是霍去病主持修建的,非常紮實,城高數丈,城牆厚重,足夠讓士兵站在城牆上阻擊。

要是沒玉門關,靠區區四萬秦軍,根本阻擋不住上百萬偽匈奴鐵騎的入侵。

嗖嗖嗖!

一支支弩箭射出,迎著偽匈奴人身體狠狠紮上去,一名名偽匈奴人倒下。

儘管偽匈奴人覺得損失慘重,要求停止進攻,可是,他們沒有決定權。

一切得聽從匈奴人的指揮。

說白了,匈奴人就是把偽匈奴人當成炮灰,作為牽制秦軍的偏師行動。

真正的戰場在白登。

玉門關只是次戰場。

不過呢?

激戰血腥味十足。

偽匈奴人也明白,只要拿下玉門關,秦帝國防線徹底崩潰,到時候可以進入中原地區。

任意掠奪、搶劫、姦淫。

三光政策!

這是野蠻人最愛乾的事,與後世的東洋鬼子一個鳥性。

「報告霍大帥,西面羌族有異動,貌似正在聚集兵馬,想從我軍後方偷襲?」

一名傳令兵道。

霍去病眉頭微皺。

屋漏逢雨來。

玉門關上兵力本來就不夠,現在又有羌族來騷擾,情況不容樂觀啊!

霍去病頭大。

「有多少偽匈奴人動亂?」

霍去病道。

「目前,偽匈奴人還在聚集,只有數萬鐵騎,要是讓他們聚集完成,可以會有數十萬。」

傳令兵道。

不行!

堅決不能讓偽匈奴人聚集,必須在對方沒聚集完成之前,給予殲滅,不能影響玉門關戰役。

「董翳將軍,馬上帶着一萬騎兵,對聚集的偽匈奴人給以打擊,徹底破壞匈奴人陰謀詭計。」

霍去病道。

「遵命!」

董翳道。

「記住,全部殺光,一個不留下,不要留下禍害。不能讓偽匈奴再來攪亂。」

霍去病道。

「霍大帥,陛下不是說對偽匈奴人盡量少殺,以俘虜為主嗎?」

董翳道。

唉!

「本帥也不想大開殺戒,可是情況特殊。這些羌族受到匈奴人蠱惑,認為自己是匈奴人。

既然他們要當匈奴人,讓他們當好了,咱們不用客氣。出問題,由本帥負責向陛下解釋。」

霍去病道。

「遵命!一定斬盡殺絕,絕對不給帝國留下後患,不影響玉門關戰役。」

董翳道。

轟隆隆!

秦騎出動了。

這支秦騎兵是霍去病訓練的,也是霍去病從土匪中徵招上來的。

這段時間,看着步兵激戰,心裏鬱悶啊!

請求多次參加戰鬥,全被霍去病拒絕了。

現在有任務,一下子,士氣暴棚、戰意滔天。

對於這支秦騎,董翳到達玉門關后,發現非常強悍,比一般騎兵還精銳。

「報告董將軍,前方有一個偽匈奴人部落,不過年青人全到另一個部落聚集去了,現在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

傳令兵道。

「血洗部落,一個活的東西不留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