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群瘋狂的傢伙,韓玲和白雪,嚇得花容失色,但是,又無能為力。

對於這一切,自始至終,秦天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他看着韓玲,微笑道:「我明白了。」「不——」

「畜生,我要殺了你——」

撕心裂肺的聲音在森林中響起,一位青衣女子拚命沖向了山一般的巨猿。

——

獨孤博沒有想到,泰坦巨猿竟然有着與外表截然相反的智力。

先是故意露出破綻吸引了獨孤博的注意,然後再趁獨孤博反擊的空檔對他進行攻擊。

《斗羅大陸之封號為毒》第九十四章睚眥欲裂,不敢相信,親人 冥帝奪劍之後,回眸掃視周遭環境,確定其他奪劍人的位置,而後眼底閃過一道異光,包括葉梟在內的七名奪劍者在好不自知的情況下中招,接下來就是奇異的一幕:

葉梟等七人為奪軒轅,朝着冥帝離開的方向衝去,在衝出十米后,回到原地,且保持繼續向前衝刺的狀態,卻在衝出十米之後,再度回到原地,如此反覆數次,七人見自己與冥帝的距離越來越遠,這才意識到不對勁。

「該死!早就知道冥帝不簡單,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種能力……」葉梟又嘗試了數次,仍是無法脫離死循環。

「冥帝,這就是你的選擇嗎?」

地上,雙手環抱的霸王望着冥帝遁出千米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噔——!!

忽而,霸王雙手放下,右腳蹬地,這一腳蹬地之力,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好似經歷過爆炸的坑洞,深足一米、波及百尺!

霸王之軀從半空中的葉梟身旁掠過,強橫氣勁擾亂失衡的空間,將其扭轉扶正,葉梟一愣,隨即提速追出,卻在同一時間望見千米之外,霸王一拳砸在冥帝後頸……

嘭!!

「不愧是霸王,這等實力,難怪聖域會將他的排名列在我之上……」

饒是高傲如葉梟,也不得不承認此時的霸王比他強,而且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可即便是霸王這樣的實力,也連續四屆輸給那人……」

一想到霸王之上,還有一人更強數分,葉梟不由得心情浮躁。

「若能同時擁有神刀、聖劍,我的實力必將更上一層,神刀雖強,卻與我所修劍道不盡契合,無法煉成本命兵器,軒轅聖劍毫無疑問是最適合我葉梟的本命兵器!」

葉梟重拾信心,加速沖向冥帝,其他人此時也反應過來,有一些是想湊熱鬧,也有一些人是懷着僥倖心理,心想或許可以趁亂奪走軒轅,再加上血霧威脅已經消失,血龍帶着妖刀消失在現場,圍觀之人的重心徹底偏移向軒轅劍。

「你們愣著幹什麼!快將軒轅劍奪回來!」韓真此時也稍微恢復了些許氣力,趕忙招呼三十名同門師弟去奪劍,若軒轅遺失,他韓真就是有一千條命也不夠死的。

而柳生小次郎一行人,也悄悄地繞道消失,一開始衝出去奪劍的三名黑衣人僅剩一人,還斷了右臂,他望着柳生小次郎的背影,喃喃道:「任務失敗,即便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一咬牙,斷臂的黑衣人朝着相反的方向逃離……

不一會兒,原本熱鬧的血霧現場,變得荒涼……

此時,一名體形健碩的中年男人走到血霧原本的範圍,看着遺落在荒蕪土地上的五件物品,一面方形鏡子、一副殘破的魚鱗甲、一枚指環以及兩張古卷。

「這些是……」趙風正欲伸手拿起地上的東西,身後傳來一道女聲的輕笑。

「呵呵,見者有份,不知道我能不能分一杯羹呢?」

趙風瞳孔微微一縮,眼底閃過一瞬的恐懼,通過血感,他已經知道來者身份,趕忙強行鎮定下來,而後轉身,面對來者——齊仙兒!

「你想怎麼分?」趙風故作鎮定地反問道,其實,他現在什麼都不想要,但如果直接離開,怕是會被當作軟柿子捏到死。

「這個嘛……」齊仙兒頓了頓,走到趙風身旁,望着地上的五件物品,隨手扶了扶黑框眼鏡,順勢將一縷散亂的髮絲撩到耳旁。

「你一個大男人的,要鏡子也沒用,那鏡子就給我了,兩張紙,你我一人一張,剩下一副殘破的鎧甲和戒指……畢竟我也拿了一面完好的鏡子,那指環就歸你了,不過,那指環可不是虛納之戒,就看你要還是不要了……」齊仙兒笑道,而後俯下身去,將方形鏡子拿起,又隨手拿走一張古卷,她並沒有根據古卷的內容去挑。

「可以。」趙風點點頭,也俯身將指環和另一張古卷拾起,甚至沒有細看便折起,塞入褲兜。

「嗯……八荒武脈?呵呵……倒是有緣……」齊仙兒打開自己手中的古卷,大概觀摩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竟是笑出了聲。

一旁趙風聽到《八荒武脈》,心頭微微一顫,但仍是不流露於表面。

「喂!大塊頭,我們做個交易吧,我對這張古卷不是很感興趣,如果就這樣跟你手中的古卷交換,對你也不公平,不如這樣吧,我把這古卷也給你,但地上這副破損的鎧甲就歸我了,如何?」齊仙兒揚了揚手中的古卷,提出了一個方案。

趙風沒有馬上答應,他雖然看不出那鎧甲的玄妙,但眼前之人明顯是認為那鎧甲比手中的《八荒武脈》價值更高,否則斷不會輕易做出這種交易提案。

「……此地不宜久留,就按照你的意思辦吧。」趙風隨口給自己的妥協找了個借口,他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太容易退讓。

「說的也是,你雖然看上去四肢發達的,沒想到警惕心挺足啊……要不要留個聯繫方式,以後說不定有合作的機會。」齊仙兒將手中古卷交給了趙風,而後撿起地上的魚鱗甲,隨手一翻,魚鱗甲消失不見。

「這個女人身上有虛納之戒!」

趙風第一時間意識到了,但他沒有其他更多的想法。

「你身上的氣息太危險了……我的理智告訴我最好不要與你合作……」趙風皺了皺眉,直白地說道。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你真可愛……不過,你會這麼想也是正常的,既然你不想留下聯繫方法,那就收下我的名片吧,上面的第二個電話是我的私人號碼,只有晚上八點到第二天早上五點這段時間才會開機,畢竟誰也不知道以後會遇到什麼事情,如果你遇到比我更危險的危險,或許會需要這張名片。」齊仙兒將一張淡藍色的名片遞給了趙風,而後轉身,朝着冥帝的方向小跑着離去……

看着齊仙兒離去的背影,趙風久久不能回神,一直到聽到有其他人靠近的聲音,才趕忙離開現場……

……

一個小時后,趙風回到福苑小區,第一時間回到房間,將今天所得之物取出,放在床上。

「果然是八荒武脈……不過,這上面的內容更加詳細,而且後面還有對於『第九脈』的猜想,這應該才是八荒武脈的原版本!」

隨後,趙風又拿起另外一張古卷:

「逍遙遊……」 聞霆北吃痛的捂著自己的腰間,眼睜睜的看著舒望晴一臉得意的離開。

這個女人下手實在是太重了。

掐的力度讓聞霆北都為之震驚。

等他追上舒望晴的時候,女人對著他吐了吐舌頭,得逞的表情甚至得意。

吃過午飯,兩人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盧麗珍的電話。

無非是在提醒他們今天下午要去的地方。

聞霆北掛斷了電話,車子掉了個頭,朝著郊區開去。

一路上氣氛沉重,舒望晴見狀握住了聞霆北的手,輕聲道,「不想去的話我們就不去。」

寵溺的語氣聽起來在聞霆北那裡學到了不少。

聞霆北搖搖頭,淺笑后不語。

他其實並不是不願意去見聞正軒,而是不想被聞正軒呼來換去。

在聞家,他一項獨來獨往。

身上流著的是聞家的血,但僅此而已,更別說是親情了。

開了將近二十分鐘的時間,舒望晴和聞霆北終於來到了位於郊區的看守所。

為了能夠讓聞正軒離家近點,盧麗珍和聞富龍不知道花費了多少人力和物力,才將聞正軒安置在了這個地方。

下了車,面前是一扇大鐵門。

舒望晴和聞霆北走了過去,來到了門衛室。

「請問你們要見誰?」

「聞正軒。」

聽到這個名字,門衛室的男人抬起頭打量著眼前的兩個人。

聞正軒的身份幾乎每個人都知道,從他進來的第一天,就已經成為了眾人議論的焦點。

所以,當聽這個名字的時候,特意多看了幾眼。

此人的目光引起了聞霆北的不滿。

僅僅一個眼神,嚇得門衛室的人連連低下了頭。

「請你們登記一下。」

聞霆北拿起筆,三兩下便在本子上寫下了兩人的名字。

他的字體清秀且洒脫,這個男人,不僅長得好看,就連字也寫的這麼好,到底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啊。

聞霆北和舒望晴一前一後的從側門走了進去,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會見室。

這裡等待的人很多,當大家看到聞霆北和舒望晴的時候,紛紛投來了好奇的目光,甚至開始議論了起來。

「這不是聞氏的聞霆北和舒望晴嗎?他們兩個怎麼會來這裡啊?」

「你不知道嗎!?」男人壓低了聲音,看了一眼聞霆北和舒望晴所在的方向,靠近身旁的男人繼續說道,「聞氏的大少爺聞正軒,在裡面呢!」

「85號!」這時,工作人員走了出來,無人應答后再次開了口,「85號,85號抓緊時間!」

坐在長椅上的舒望晴低頭看了眼聞霆北手中的號碼,85號。

她推了推聞霆北的胳膊,「霆北,85號。」

兩個人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拿了多少號。

工作人員明顯有些不耐煩了,但是在看到走過來的人是聞霆北后,立馬恭順了起來,「聞先生,聞夫人。」

「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舒望晴點了點頭。

剛準備坐下,聞霆北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舒望晴一臉不解,只聽見聞霆北說,「我們兩個一起進去。」

「好。」

就這樣,舒望晴和聞霆北一起進入了會見室。

本以為去的是普通的會見室,但怎麼也沒有想到,工作人員竟然把他們帶到了其他的地方。

聞霆北和舒望晴對視一眼,難道說聞正軒在這裡也被特殊對待嗎?

果不其然,兩人來到了一件特殊的會見室。

工作人員推開門,兩人走了進去。

聞正軒坐在一個不算是很大的房間里,空蕩蕩的房間還有一位監管人員。

房門關上,聞正軒抬眸,突然發現來的人不僅有聞霆北竟然還有舒望晴。

他先是一怔,沉了沉臉,「我要見的是聞霆北。」

意思是,舒望晴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地方。

聞言,聞霆北不顧他的話,一隻手摟著舒望晴,一隻手插進褲兜,樣子十分的帥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