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稚進屋,和張揚這一談一直談到了天黑,房門打開唐鳶兒讓人帶錦衣衛去大飯堂吃飯,而汪稚則是和張揚繼續在屋裡謀划,而到了晚上,汪稚表情凝重的出來了,而之前的沮喪一掃而空,急忙召集人手,一百錦衣衛化整為零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張揚是第二天出發的,隨行人員如下。

美麗漂亮又能打的唐鳶兒。

更能打在變聲期的常勝。

丟在人堆里幾乎找不出來卻是神偷的石三。

最後是扛著一把新型火器愛不釋手的李三。

李三如今可是張揚十分看重的人,這傢伙玩兒了好幾年的火器,膽子大的很,研究過程中,就因為他想法激進的緣故,好幾次火器炸膛,也幸虧有石三一直跟著,也幸虧李三福大命大,否則他恐怕就要步當初那個富戶兒子的後塵了,瞎掉一隻眼都是輕的。

當然,結果也很喜人,那就是連發火器研究進度飛速,如今幾乎達到了張揚預期中的百分之八十,而李三此時肩頭上扛著的那個火器,已經和步槍有七八分相似了,而且五發子彈的裝彈量,足夠張揚威懾很多場面。

「大人。那兒有一隻鳥,看我李三給你打來,晚上給你烤來吃。」

李三閑不住每時每刻都想顯擺自己的槍法。

張揚無語道:「這次南下,總共就帶了一千發子彈,你給我省著點兒用,要是半路霍霍光了,後續的沒有送過去,小心你的腦袋。」

李三哈哈一笑:「別人不知道大人,我李三是知道的,大人是刀子嘴豆腐心,說的嚇人,您根本就不會懲罰我的。」

看到李三如此無禮,唐鳶兒輕哼一聲,手已經放在了刀柄上。

李三瞬間慫了。

「嘿嘿,鳶兒姑娘,不要這麼大戾氣嘛,我就是開個玩笑。」 七星閣。

陸亭驚訝:「瞬移?」

趙元平道:「沒錯,靈寶的可能性很大。」

陸亭想了想卻搖頭,笑道:「不是瞬移,應該是穿梭空間的絕世靈寶!」

趙元平一怔,隨即露出恍然之色,瞬移一般都有跡可循。

當時他也沒感覺到鍾延所處位置有任何靈力波動,他還曾有過懷疑。

只是,雖然『穿梭空間』的靈寶他也聽說過,但那是傳說中的存在,也就沒往那方面想。

陸亭眼中露出艷羨之色,「海外仙島底蘊果然豐厚……這樣的靈寶,即便是以秘法催動,那嚴仲的修為至少也應該有結丹!」

說到後面,他語氣肯定。

一般情況下,化神修士修鍊神識之後才方便使用靈寶,以特殊方式催動對修為也有要求,結丹便是門檻。

不然體內靈力不足於支撐。

他們哪裡知道鍾延的輪迴羅盤乃是先天至寶,非同一般,連一絲靈力沒有光念起口訣就可以觸發。

趙元平思索片刻,「估計應該在結丹一層到三層之間。」

陸亭感慨:「如此年紀就有這等修為,真乃世間奇才,難怪會被仙島聖主看中收為關門弟子,更是賜下這等逆天靈寶。」

頓了下,又道:「天亮你回客棧讓老陳與你一起,隨行嚴仲左右護其周全,他現在還需要我們的幫助。」

「我們一定要鞏固好與他的關係,未來可期!」

陳老便是當初給鍾延鑒定藥材的老者,有結丹七層修為。

「好。」

趙元平點頭,「晚上還見了王德發,不知道嚴仲要他做什麼,好像是被逼迫的。」

陸亭:「這個我們不用管,我們做好自己這部分事情就行,嚴仲心思縝密、運籌帷幄,有他自己的安排。」

~~~

悅來客棧。

燕三刀等人集合在一起,聽公孫起和呂一桐說完當時刺殺的情況,皆是一驚,露出擔憂神色。

鄭哈:「瞬移不是速度很快嗎?這都過去快一個時辰了,怎麼還沒回來?」

公孫起搖頭,所知有限並不了解。

呂一桐道:「那個趙法師說他安全了,這傢伙沒那麼容易死。」

眾人詫異,齊齊看著她,這話明顯有暗含關心和希冀之意。

真是難得。

呂一桐撇嘴,「看我幹嘛?我說的不對嗎,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嚴仲就是壞人中的大壞蛋!」

「你們等著吧,本小姐要去睡覺了,困死了!」

說著便拉上青鸞出去。

只不過,躺到床上,她卻翻來覆去睡不著。

「小姐,你怎麼了?」

青鸞低聲問,又自顧回答的:「你也擔心師尊吧。」

「我會擔心他?死了最好!」

呂一桐嘴硬,實則,腦海中浮現鍾延喝喊公孫起帶她走,以及那大斧劈向鍾延的場景。

~~~

花海樓。

得了稟報的花叢舞心中喃喃,「竟然失敗了……」

臉色變化一陣,她急忙走到書桌前提筆寫下一堆靈藥名稱,喊來貼身丫鬟,「你天亮去幫我購買這些靈藥,記住別在一家買。」

「是,夫人。」

隨後,她又寫了信條用信鷹將消息傳給楚珮。

除了鍾延逃脫的事情,還多加了一個懷疑——楚琦知道他們與噬魂殿暗中往來。

顯然,她此刻已經做出選擇。

雖然風險很大,但卻值的。

她覺得,鍾延有一點說的得很對,如此被噬魂殿控制下去將暗無天日。

那種難以忍受的痛處,任何人親身體驗過後,只要又機會都會想要徹底擺脫。

奈何噬魂殿勢大,森嚴異常,幾乎沒人能逃脫掌控,至少她沒聽說過。

有這個想法或者付諸行動的人,墳頭草都不知幾丈高了。

而她現在,只能寄希望於鍾延,這個來自海外仙島的神秘少年!

~~~

翌日。

鍾延被刺殺的事情,各方勢力都得到了消息。

當時除了鍾延等當事人,還有幾個目擊者。

楚珏皺眉,「這也是沖著本皇子來的啊,嚴仲支持我,便要嚇殺手!」

郭途道:「看著行事風格,當是三皇子所為。」

楚珏『哼』了一聲,「不是他還能是誰!」

一旁賀雲飛則在思索鍾延『憑空消失』的現象,只不過沒有在當場,不好作明確判斷。

過了會,楚珏問:「嚴仲不會嚇跑了吧,沒死現在還不露面?」

此刻已經午時,離事發過去五個時辰了。

郭途笑道:「能在結丹修士的刺殺下走脫,哪那麼容易嚇到,此事對我倒也有利,他現在怕是恨得牙痒痒,無需我們說,就會報復三皇子。」

楚珏點頭,「也對!派人去客棧等著,他一回來立馬通知我,另外,軍校場那邊趕緊準備好,三日之內必須張榜全城!」

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這事由他主持,斗獸場本就是他的產業,準備方面他比其他兩個皇子有優勢。

金照府楚珮得到風信、風淮的彙報並沒有懷疑。

他們被鍾延用禁器炸出來的傷勢做不得假,都暗含強勁的靈力。

無極門陳年能夠分辨出來。

對刺殺事件震動最大的莫過於王德發。

聽了消息后驚出一聲冷汗,生怕鍾延死了又怪到他頭上,將醜聞暴露,立馬動身前往奇閱句密見楚琦。

~~~

順發客棧。

烏衣巷的一家小客棧。

環境乾淨、價格公道,平時接待的都是些來都城的普通人群。

昨天半夜卻來了幾個大顧客,當時睡得迷糊的掌柜看見其中一個人滿身是血,有心拒絕,不過對方拿出願力珠付房費,便咬牙接收了。

此時,小二從廚房端著一大盆牛肉出來,掌柜的連忙問到:「第幾次了?」

小二用肩膀蹭了下額頭汗水,「第九盆了!廚房都空了!」

一盆牛肉三十斤,這都快去到三百斤了,抵得上一隻小牛犢,還從沒見過這麼能吃的人!

掌柜的點頭,「快端上去吧,一會會再送一整隻來。」

「好嘞~」

小二上到二樓,走到某間房門前,騰出一隻手敲了敲。

等了一小會,房門被半打開,露出風凌海的臉龐。

他從小二手中接過牛肉,順手將疊在一起的三個空盆給他,道:「還有什麼別的吃的都送上來。」

「好的,要稍微等等。」

小二好奇,探頭想往裡面瞧,奈何被鐵塔一般的風凌海擋住,「做好了立馬給您送來!」

風凌海『嗯』了一聲,關上房門,轉身端著牛肉走到餐桌前放上去。

周亨和百里追坐在一旁,都瞪圓了眼睛盯著前方,不時咽一下口水。

而他們的對面,則是一個童子。

看起來六七歲的模樣,身高不到三尺。

頭頂豎起一根一指長的衝天羊角辮,臉蛋白白胖胖,身穿一件紅肚兜和紅色短褲衩,赤著的雙腳,一隻戴著銀色項圈站在長條凳上,一隻掛著鈴鐺踏在餐桌上。

兩隻肥肥的小手抓著肉塊不停往嘴裡塞,吃得滿嘴流油。

餐桌上一片狼藉,空了足有十多個盤子,還是拿下去幾趟的情況下。

瞧見風凌海端上來的牛肉,童子不滿地傳出稚嫩聲音:「就這麼點?這一趟一趟地吃得一點都不爽利!」

風凌海不知道說什麼好,他一貫食量大,但與這童子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從出現開始,一隻吃到現在,足足抵得上他半個月的飯量,他估計這客棧廚房都被吃空了。

至於這童子的來歷,風凌海和周亨也搞不懂。

夜裡到這客棧,鍾延交代一聲『暫時先不回悅來客棧』就暈過去了,此刻還昏迷著。

在處理完鍾延身上傷勢的后,三人眼睜睜看著這個童子從鍾延身體里蹦出來,頓時目瞪口呆。

這種情況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就算奪舍那也是借鍾延的身體變成另外一種性格才對。

愣神片刻后,還是周亨先反應過來,聯想到鍾延的傷勢,以為是對方所為,便開口質問,還想要動手制住對方。

誰曾想,這童子輕輕一揮手就將周亨和風凌海扇到砸在牆角。

好在沒有傷害之心,不然怕是會被瞬間弄死。

然後,童子指著躺在床榻上的鐘延淡淡道:「老子和他是一起的。」

又看向風凌海,「我知道你,來自永樂村,叫風凌海,至於我的身份,等他醒來問他,現在去給老子弄吃的來……」

接下來的情況便是現在這副情形了。

三人大眼瞪小眼,一直看著他吃到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