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上隼人還是第一次知道,只要你願意的話,狗狗也可以吃到最高級的和牛。

在目送白富美老闆的豪車離開以後,水上隼人低頭看著他家的狗狗鬧鬧,沉默了一會兒,道:「你這幾天在她家裡都吃的什麼啊?」

「汪汪!」鬧鬧的回答水上隼人並不能聽懂。

「好吧。」水上隼人無奈,牽著鬧鬧向公寓里走去,一邊走一邊還在嘴裡念道:「不過你只能當這是一時的放縱哦,家裡可沒有那麼多好吃的給你吃噢。要是以後你不撕我的東西,那說不定我還能考慮再送你去她家住幾天。」

「汪汪!」

「好,懂了就好。」水上隼人道:「不過你可要記住,我才是你爸爸噢,子不嫌家貧懂不懂?」

「汪汪!」

「好,不過咱家也不是沒錢,這次我拿到了角色,收入更高了,明天就給你買比現在貴100日元的狗糧吧!怎麼樣,我對你好吧?」

「…」

「說話!」

忙碌了一天以後,水上隼人喜歡將自己沉入浴缸之中思考一天的過往。

泡了一會兒,他拿過來手機,撥打了深田恭子的電話:「喂?」

深田恭子很快就接通了電話,似乎早就在電話前等待的樣子:「喂?隼人君~」

「恭子?」水上隼人笑道:「今天我聽武內導演說你還特意聯繫他關照我了?」

「哈哈哈~是啊。」深田恭子帶著笑意道:「雖然是想著能夠幫到隼人君就好了,但是武內導演告訴我,隼人君是十拿九穩嘛。我也覺得隼人君肯定沒問題的,但是就是忍不住擔心嘛~隼人君不會怪我吧?」

「怎麼會呢?」水上隼人笑了笑道:「能拿到這個角色還是要多虧恭子幫忙啊。」

「哪裡哪裡,都是隼人君自己的努力啦~恭喜隼人君啦~」

「不過也還是要感謝你的幫助嘛,原本想約你出來吃頓飯慶祝一下的,可惜你去外面跑通告啦。」

「是呀~」深田恭子的語調聽起來也有些遺憾,但持續時間並不久:「不過既然這樣,就把遺憾的心情添加到下次見面的期待里吧~」

「嗯嗯嗯。」水上隼人點點頭。

雖然深田恭子演繹的角色里,傻白甜和花瓶有不少,但相處起來始終都讓水上隼人有種如沐春風的舒適感,或許這就是大姐姐的成熟之處吧,大姐姐是不會讓無法見面的心情影響兩人現在的交流的。

「啊啦~」深田恭子忽然語氣變得有些歡樂:「我似乎聽到了水聲,隼人君該不會…在洗澡吧?」

「是啊。」水上隼人坦坦蕩蕩地回答道:「我現在正躺在浴缸裡面呢,工作了一天以後躺在熱水裡真是,舒服得很。」

「啊~」深田恭子故意拉長音調:「真狡猾,明明在打電話,怎麼可以只有隼人君一個人這麼享受啊!」

「哈哈哈~那對不起啦,下次我換個地方打給你?」

「不用不用~」深田恭子道:「我的熱水也放好了。」

「誒?」

也不知深田恭子是不是故意的,在她再一次開口說話之前,水上隼人一直能夠聽到電話那頭窸窸窣窣衣物摩擦聲和稀里嘩啦的水聲。

這個時候水上隼人看著手裡的摺疊手機,莫名開始懷念起了前世發展迅速的智能手機。

喬布斯,發揮點作用啊!此刻,無數人的目光聚集在女孩的身上。

眼前這肉嘟嘟的小女孩,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得讓人心疼。

因為面前年幼無力,她只能抓着桌角,舉著果汁左搖右晃着。

雖然感覺很費力,但她水靈靈的眼眸滿是執拗,她正盡她全身的力量在做一件事。

她只是聽爸爸的話,單純想把水舉到桌

《捐了集團,打造國產神話!》第96章浮生冷暖,窮病難醫! 爆裂的劍招呼嘯的朝着卞勝飛去。

然而面對高焱刺來的長劍,卞勝竟然還輕鬆的轉動着手中的短劍,似乎呼嘯而來的劍招根本無法威脅到他一般。

果然,就在高焱的長劍接近卞勝的時候,他出手了。

「快劍—-瞬!!!」

在高焱驚愕的目光中,卞勝的身形微微扭動,以一種極度熟悉此招的模樣閃過高焱的長劍,卞勝的短劍直奔高焱的心臟而去。

高焱想過卞勝用無數種方法破解他的劍招,然而卻沒想到的是卞勝破解他劍招的方法竟然如此巧妙。

因為卞勝是利用他對於高焱劍招的極度熟悉,在劍刃的縫隙中穿過,輕而易舉地躲過了高焱的招數。

讓高焱真正驚訝是卞勝是怎麼能找到那最佳的躲閃路線,雖然高焱清楚自己的出劍軌跡,但是若是真的讓他自己來做,他也不一定能做到如卞勝一般完美。

面對卞勝高速刺來的短劍,高焱身形急轉,猛然變招。

「七絕毒蠍斬—-斷水!!!」

手中的長劍極速揮動,劈向了逼近自己的卞勝,這一招高焱用的沒有半分僥倖,他要看看卞勝到底能做到什麼程度。

面對高焱這迅捷的一招,卞勝在高焱詫異的眼神中後撤了開來,避過了這一劍。

但是隨即,在高焱的劍招進入尾聲的時候,卞勝再次棲身而上。

「快劍—-流風!!!」

依舊是那柄短劍,目標依舊是心臟。

但是卞勝攻擊的時機恰恰是在高焱舊力未盡,新力未生之際,這樣的攻擊讓高焱覺得異常彆扭。

但即便如此,高焱依舊在最後關頭將卞勝的短劍攔了下來。

抽身後退的卞勝看着短劍上那道被高焱磕出的缺口鄒起了眉頭。

「我討厭別人弄壞我的劍!」

卞勝的臉色終於沒有了之前的隨意,他要認真了。

「哦?」

「那可真不好意思!下一劍我一定對準你的腦袋,絕對不會磕壞你的短劍!」

雖然驚訝於卞勝幾次三番破解自己的劍招,但卞勝的實力在高焱看來也就那樣,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劍招都比不上他,只要知道了卞勝能躲過自己原因,殺他並不算難。

「四季刀法—驚蟄!!!」

高焱率先出手,現在可不是和卞勝聊天的好時機,時間拖的越長對他也會越發的不利,他必須儘快解決這個矮子。

換成四季刀法之後,高焱明顯感覺到了卞勝應對的吃力了起來,畢竟這一套刀法高焱最為熟悉,用起來也是最為順手。

卞勝是第一次和高焱正面交手,之前他都是一直默默的觀察著高焱的招式,他對於高焱大部分的招式都已經熟記於心。

就比如這招驚蟄,這是高焱最喜歡用的劍招之一,在出招的瞬間長劍由左及右,以極快的速度刺出,能在空中留下一道白痕,這應該是高焱將這招命名為驚蟄的原因。

其實在卞勝看來高焱的實力都在力量和速度上,他自身的劍招雖然犀利,但並不強。

這是卞勝在無意間發現高焱的破綻,在看過數次高焱的出手之後,卞勝發現高焱的劍招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一模一樣,無論是出招的角度,劃過的弧線,就連身體在不平衡的時候也是如此。

這一發現讓卞勝異常不解,因為人在使用兵器的時候會自動調整到適合的位置,所處的環境不同,位置不同就算是相同的劍招也會有略微的變化,但是高焱不同,他的劍沒有這種變化,似乎高焱只是在不斷重複某種劍招,一招一式都標準異常。

在不斷研究高焱的劍招之後,卞勝已經想到了對付高焱的辦法,只要他不斷的模擬面對高焱的劍招的場景,他就能利用高焱出劍的這一特性,加上自身劍法的變化擊殺高焱。

之前的幾招讓卞勝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判斷沒有錯誤,利用高焱機械的劍招,他能輕而易舉的在高焱劍招的縫隙中來去自如。

但是當高焱用出驚蟄的時候,卞勝卻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壓力。

這招太快了!

從旁邊看高焱出劍,和親自面對高焱的劍終究還是有區別的。

其實這一招同樣有着這種破綻,只要卞勝將身體急速右轉,同時用兵器直切高焱的腹部就能瞬間擊殺高焱,儘管卞勝已經無數次在腦海中演算了對付這一招的方法,但真正面對這一招的時候他還是遲疑了,因為高焱手中的劍比他預料的要快的多了,稍有不慎他自己恐怕真的就會成為高焱劍下之鬼。

謹慎起見,卞勝還是沒有直接和高焱交手,他需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

果然,驚蟄也沒有拿卞勝如何,卞勝僅僅只是一個後撤就躲開了驚蟄的攻擊範圍。

但是高焱已經懶的等了,他需要儘快解決卞勝。

「四季刀法—-春分!!!」

機會!!!

卞勝一看高焱的起手就明白自己苦苦等待的機會終於來了。

這招春分高焱很少用,卞勝也僅僅只是見過一次,但是卞勝知道高焱所有的招式都不會變化,哪怕高焱很少用,只要他見過一次就足夠了。

這招卞勝估計應該是高焱手中威力最強的一招,但這招威力雖大,速度卻降低了,比之驚蟄降低了不止兩個層次。

「快劍—–撥雲!」

高焱這春分一招僅僅只出手了一半,卞勝的身形就已經出現在了劍招攻擊的死角。

「見日!!!」

短劍在高焱的腹前呼嘯,下一刻就是勝負分曉之時。

———-

終於將第一章補回來了,摸魚補章真的是太痛苦了,晚上應該能將另一章給寫出來。 餘明延有些懵逼,他是做了什麼嗎,才讓這位金丹修士直接決定收他為徒,他好像就說了自己在藏經閣看了一些有關符篆方面的典籍。

「難道是這麼原因?」餘明延心中暗暗想到。

「你腦子在想什麼,還不快點跟上?」雲筱雨黛眉微蹙,冰冷的聲音傳進餘明延的耳朵中。

餘明延心中一驚,迅速回神,立即跟在了余筱雨的後面。

寒梅峰雖然比不上趙東陽的明余峰,但作為赤霄宗僅有的兩位金丹中期修士修行的靈峰,寒梅峰上的靈氣也極為濃郁。

雲筱雨是冰靈根修士,她在寒梅峰上布置了凝聚風雪的陣法,這也導致寒梅峰上的溫度和景色與其他靈峰不同。

寒梅峰上栽種了許多顏色紅艷的梅花,自山腰起,整座寒梅峰都被白色的冰雪覆蓋。

紅艷寒梅迎雪綻放,寒梅與白雪相互映襯,遠遠看去高聳的寒梅峰如同一幅優美的水墨畫。

只是餘明延卻沒有心情去觀賞周圍美麗的雪景,他現在有些發愁,若是一直生活在寒梅峰,他肯定會受不了的。

寒梅峰越是向上溫度就越低,相應的靈氣濃度就越高。

餘明延是三靈根資質,其中主火屬性靈根,寒梅峰上的環境實在和他相剋。

雲筱雨像是沒有注意到餘明延似的,她直接把餘明延帶進了自己的洞府中。

余筱雨在寒梅峰上的洞府靈氣極為濃郁,但溫度也是低得離譜,餘明延即便是築基修士,都有些承受不住洞府內的低溫。

「你修鍊的是什麼功法?有沒有修習二階術法?制符術達到了哪一步?」雲筱雨問道。

「我修鍊的是赤陽天火訣,二階術法只修鍊了二階下品的真火術,現在是一階上品靈符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