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湘婷本想去追我,但手機恰好響起來,是家裡老太太打的,估計是收到了她結婚的消息,來問話的。

她皺了皺眉,接了起來。

「婷婷,你結婚了?」

「嗯。」

「跟誰?奶奶認識嗎?是哪一家的公子?」

「你不認識。」

「怎麼可能,西安城裡哪家的公子奶奶不認識?你只要說個名字,我肯定知道!」

李湘婷有些不耐,她抬頭去找我,卻發現一會兒功夫我已經走的沒影兒了。於是,李湘婷徑直掛了老太太的電話,給我一打。然而,手機里只傳出機械的女聲:「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

我不是故意要關機不理李湘婷的,我關機是為了防止唐嫣找我。畢竟,光一個李湘婷就已經夠難對付的了,何況再加一個唐嫣。

如果單純只是生一個孩子,我肯定樂得接受,但是,怕就怕身處旋渦之中,這一碗水要是沒有端平,恐怕引起山崩地裂的海嘯。要知道,沒有哪一個女人,唐嫣也好、胡冰也罷,包括辰一娜、莫蓓穎,她們的性格里絕沒有矮人一頭的習慣。

「算了,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隨它去吧。」我很快就忘了李湘婷,背著包去了學校。

因為學校里還有更大的麻煩在等著我。

李湘婷在學校組成「校園陣線」,明擺著就是要對抗其他人,上次胡冰已經先下手為強,算是佔過先機的人,明面上與李湘婷的交鋒並不是最激烈的,倒是一直沒有出手的唐嫣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對立面」。

「也不知道這唐嫣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我早上出門的時候,接到了教務室的一通電話,說是我被退學了,叫我儘快去辦理手續,我正莫名其妙之際,便收到了唐嫣的消息,主要內容就是說既然我這麼喜歡補課,就讓我補個夠,她請了最好的私人教師,準備24小時一對一服務。

不用說,退學這件事一定是唐嫣在背後搗鬼。

她這次針對的不是我,而是李湘婷。

而她動作太快,李湘婷根本沒有時間應對。不過,估計李湘婷即便知道了,也無能為力,畢竟唐嫣這回是有備而來。

然而,我一進了教務處的辦公室,才報了名字,負責學籍管理的女老師便道:「你已經退學了,學籍已經註銷,不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了!學生證交出來,去宿舍收拾一下東西離開吧!」

我一心中還有些發懵,問道:「這麼快?」

據我所知,辦理退學手續是相當繁瑣的,沒有十天半個月不可能辦完,唐嫣不過是昨天才讓我退學的,還沒超過24小時,學校就已經把我學籍註銷了?甚至根本不找我本人確認一下?

「學校鑒於你的表現太差,早就想開

除你了!你自己看看論壇上關於你的那些事,是一個學生該做的嗎?」

「論壇?」我心裡還犯著嘀咕,「我倒怎麼校方這麼快就要開除我,搞半天是唐嫣在背後弄貓膩啊,也不知道她在論壇上怎麼抹黑我的,這個臭娘們真會下死手。」

「你現在影響了整個大學的名譽!夜不歸宿,私生活混亂,還辱罵同學,暴力潑水,你自己主動退學臉上還好看一點兒,要是學校發通知正式開除你,你才更丟人!」教務處老師一口氣說了一大堆,看來這回是沒辦法辯解了。

我心想這學本不是自己願意來上的,但是這麼灰溜溜的走了也著實生氣,抬不起頭來,畢竟江湖雖然沒有哥,但江湖有哥的傳說啊,於是,我語氣帶著懇求,道:「老師,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解釋,請您再恢復我的學籍,我一定痛改前非,至少讓我拿到畢業證好嗎?」

「這不可能,我們大學有你這樣的學生本來就是恥辱,你還想要畢業證?學校有你這樣的學生,以後誰還想來大學讀書?招生都沒法兒招了!趕緊拿出學生證來,你沒有學籍了,以後跟我們學校無關了!」

教務處老師一臉的不耐煩,她是知道學校上面有人壓下來,讓我一退學的,她猜測我一肯定是得罪了什麼人,人家出手整治我了,她當然也不用給我什麼好臉色。

我一沉默許久,慢慢的把學生證拿出來,放在了桌子上,然後走了出去。

關門的一瞬間,我還聽到那名老師不屑的諷刺,道:「以為長得帥就了不起了,竟然還有人想要保他,我看笑話還差不多!」

我一其實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長得帥,至少,在大學里的回頭率絕對不高,那些小鮮肉比我市場要廣的多。不過,我招女人喜歡是真的,因此她這話我就聽不下去了。

我忽然回頭,對著那名老師冷冷的道:「我長得咋樣與你無關!你不是覺得你們大學牛逼嗎?我倒是覺得,你們大學有你這樣毫無師德的老師才是恥辱!你別以為上面打個電話就可以不分青后皂白就退我學籍,你們才是最醜陋的!」

教務處老師臉色瞬間劇變,這小子怎麼知道上面打來電話?來電話的人明明說過,絕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我一不理會她的臉色,大步走了出去。

我當然知道學校肯定是接收到了大領導的發話,唐嫣想要這麼高效的處理我,肯定用了大手筆。

「好你個唐嫣,跟我玩這一出,行,算你狠。」我心裡還暗暗有些不服氣。

但我還是低估了唐嫣,她早就謀划好了下一步。沒等我走出學校的大門,一輛黑色商務車嗖的一聲,停到了我面前。

車上下來幾個人,二話沒說,就把我拽進了車裡。

「誰啊你們,光天化日就想打劫!」

沒等我問話,副駕駛轉過頭來一個熟悉的面容,正是唐嫣。唐嫣冷冷一笑,透著一股子邪魅,說道:「林坤同學,聽說你被學校開除了,別傷心,要是你想讀書,我可以安排最好的私人教師給你補課,哦,對了,聽說你沒地方住,姐姐特地為你找了一所別墅,在那裡,你可以好好學習,保證沒有人打擾!」

「不是——」

沒等我說話,車門赫然關閉,然後便聽到引擎呼嘯的聲音想起。

我知道,等待我的將是有一場煎熬。

(=) 司城並非純然信口開河,只是外因確實佔據了很大因素。比起碼字,他當然更想安安心心地躺著賺錢,但有了之前來自「家庭」方面的刺激……

司城覺得,自己可能還是要稍微再努把力。

正好才因拘留事件在網路上揚名——不管是哪方面的名氣,他都可以借一波勢。

對於他的「宣言」,榎本梓還沒做出反應,玉田已經甩開掃把、一路飛奔至司城面前。他雙目炯炯有神、紅光滿面:「伊藤先生,您說的是真的嗎?」

「……」司城冷靜提醒他,「只是想法而已。」

玉田有點遺憾又帶點鼓勵地道:「沒關係,您慢慢想……」

他老神在在地轉身繼續掃地,背影頗有點寵辱不驚的氣場。司城無言地看他的背影:玉田什麼時候這麼積極了?

他思考片刻,得出結論——大概是在自己離開的那段時間裡獲得的成長。

榎本梓對所謂新書並不十分感興趣,就連之前所在意的也不過是「認識的人寫了本書」的這件事本身。司城當然能看出這點,可這不影響他重拾自己的話題——畢竟錯過一本好書還是很令人惋惜的。

懷抱著這樣的想法,他轉向對方,細心述說起自己的大綱。

榎本梓面帶微笑,「………………」

雖然說她本身不太愛看這種類型的書籍,可被作者提前劇透的感覺總是有些微妙。

想到自己最初目的是探訪「據說受了傷」「被拘禁」「在拘留所里艱苦生活」的某個小可憐,她不禁十分想給自己的腦門來上一掌……

榎本梓沉痛醒悟:就算以上都是事實,在司城身上都不能以常理待之。

這段左耳進右耳出的疏通大腦式交流並未持續太久,熟悉的訪客加入了他們。

「司城——」

柯南急匆匆推開門,書店裡三個人齊齊扭過頭來看他。他面上一呆,張了張口補充,「……哥哥!」

司城面無表情地回敬:「工藤弟弟。」

榎本一愣:「欸?」

柯南瞪大眼睛,躲進其他人看不見的角落裡瘋狂比劃。司城觀猴似的看了片刻,總算是放過對方。

他鎮定自若地解釋道:「柯南是工藤的弟弟。」

這種「簡稱」某種意義上還挺符合司城的人設,於是榎本梓並未懷疑,簡單地點了點頭。

有了新的訪客加入,彼此都不太熟練的接待終於可以順勢結束了。比起主人方,被接見者才在心底默默鬆了口氣。她微笑起身對司城點頭,又笑眯眯摸了摸柯南的腦袋。

目送著少女的背影離開街道,柯南轉頭:「你們之前在說什麼?」

司城慢悠悠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放得時間略久,咖啡已經有些涼了,入口幾乎只能感受到甜膩。 姍姍在路旁撿了一塊貝殼小心翼翼地幫小酒清理著頭上殘餘的毒汁,小酒卻不是很領情。

她冷冷的樣子滿臉寫着生人勿近,姍姍若不是想着她救了自己,根本沒膽子靠近她。

一旁的石靈子剛才服用了活血葯,現在已經好多了,只是皮膚還是凹凸不平。

主要是這光線傾斜,把臉照得坑坑窪窪的確實嚇人。

他也勸說道:「我真的沒什麼大礙,現在藥效上來,人已經舒服多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去村裏,千萬不要讓妖精搶了先。」

姍姍聽到村中有妖精,手下一愣,差點把刮下來的毒汁倒在自己身上。

她詢問身旁的小酒:「仙姑,我們村出什麼事了?」

「聽那婦人的意思,說不定……」話還沒說完,小酒抬頭看了一眼暮昔之。

一堆數據罷了,其實她可以不在乎他們的想法。

但最後她還是閉了嘴,在這個世界裏,他們就是有血有肉的人。

將心比心,若她不是知道這是一個存在於虛擬,只要不斷電就永不會完結的世界,她也會為身邊人擔心的。

她沒回答姍姍,只是催促着一群人帶着傷開始往回趕。

石靈子堅持自己可以,不過眾人看他的精神頭,確實不像剛才那樣了,也就放心地往喇叭溝村去。

剛行了沒幾步,遠處有一龐然大物熠熠奪目,暮昔之和小酒過去探知才發現,竟然是另一個「十方幻象」。

二人顯然是都還清楚記得那日在錦繡林見到的幻想,與這一個一模一樣,只是在夕陽之下更加燦爛鮮艷。

這十方幻象是木頭製成,但既然是幻象,那應該不是真實存在的。

可是暮昔之心中卻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因為這幻象,實在太像是機關壇的作品了,一隻巨大的機關獸。

小酒提醒道:「那日何姑娘說了,只要不去觸碰,這幻象不會主動攻擊人,很快便會消失,我們還是先趕回村裏吧。」

這樣突然出現,又莫名不見的東西,不是他們現在需要考慮的東西,或許是什麼高級人物的捕捉品,她可不想沒事找事。

暮昔之眼神離開幻象,跟上已經離開的小酒一同往回走去。

往回趕着路,暮昔之在小酒身後拍了她一下,「剛才你被癩八皮的法術擊中,現在還難受嗎?」

小酒被他突然拍的那一下刺痛,也被突如其來的關心嚇了一跳,「你輕點拍就不會疼。」

他的關心讓她覺得心裏並不好受,她其實對這裏,甚至是對這些身邊人都有些排斥。

她看了一眼暮昔之,正好他也望了過來,她趕緊移開眼神,嫌棄地癟了癟嘴。

暮昔之以為自己剛才拍疼她了,打着哈哈給她道歉。

小酒也不接這個話茬,「剛才那癩八皮也會火系法術,這是為何?難道這些妖精都認識同一個會火系法術之人?」

暮昔之也覺得小酒說的很對,「剛才我也納悶,這妖精生活在水中,竟然修習了控火術,實在奇怪。

看來等一切都弄好了,我們需要去一趟京城,去會會那個南華老仙。」

暮昔之說完看了一眼小酒,小酒望着他的眼睛,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說好了的,我的目標先借給你。」暮昔之很開心地說着。

道姑頭的少女卻不然,她心中只想:等我熟悉了,才不被你帶着到處管閑事。

鹹鹹的海風,金色的黃昏,如果不是接下來還有要事,應該找一處山坡,欣賞一下這九曲灣的美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