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實在忍不住去問:「你們到底說什麼呢,結婚就結婚唄,這不是好事嗎?他們關上門不願意見客,就由得他們去吧。」

黛玉哎呀一聲,寶釵紅著臉躲了出去,黛玉這才扭著李修耳朵悄悄的說道:「哪有新娘子來月事的時候結婚的?」

李修一激靈,這不是要血染洞房嗎。

「你確定?」

「我要怎麼跟你說呢…今天寶釵是給湘雲送那個去了。這下你明白了吧。寶釵昨天來的,她說是被我氣出來的,哈哈哈哈,沒看昨晚她有多老實嗎。」

李修嘿嘿笑的不正經,血染洞房未必,血染皇城是一定的了。

「柳湘蓮!」

「督帥什麼事?」

「晚上支楞著耳朵聽聽裏面有沒有什麼動靜,要是有人喊救命,你就衝進去救人!」

7017k 大家回到木屋,楚敬良和柳應芳看見浩浩很喜歡兔子,也同意把兔子留了下來了。

「浩浩和軍軍一人一隻,這裡還有三隻大的3隻小的,你要怎麼辦?」羅子軒向著李方問道。

「還能怎麼辦,晚上加餐唄。」李方滿不在乎的說道。

「這個好,上次你做的兔肉味道就不錯,我們去把他們處理了吧。」秦銘一聽眼睛一亮,顯然上次李方做的兔子還是很吸引他的。

「你們太殘忍了吧,就不能養著它們嗎。」諾諾在一旁不忍的說道。

「方子,你其實可以考慮一下養殖一些兔子用來出售啊,這裡不就有現成的種苗嗎。」一旁的王海鵬出了個主意道。

「養殖兔子很麻煩的,兔子的消化系統很容易出問題,所以餵食方面要注意的東西很多。還有兔子一旦生病了,如果不送去寵物醫院救治的我,也很容易死掉。如果讓我選的話我寧願養下面竹林里的竹鼠,竹鼠的飼養場要求不高,一些豬圈改造下都能進行養殖。吃的食物也很多,植物的根基為主,秸稈、玉米桿、高粱桿、竹子之類的都可以餵食。」

「方子,你這些那裡看來的?」秦銘問道。

「不是上次抓了竹鼠嗎,聽楚樂提了一嘴竹鼠養殖,我回去就看了些資料,就記下了。」

「你這腦袋就是好啊,看什麼記什麼。」

「那你回去了準備養殖嗎?」

「還不行,場地沒有啊,村裡以前的廢豬舍都已經拆掉了,我如果要養的話就要重新建一個養殖場,所以現在沒法進行養殖。」

李方看了看田螺泥已經差不多吐乾淨了,開始忙活起晚飯來。

「好了,我現在開始我做晚飯,飯就不做了,中午的銅鍋飯剩的挺多的,等下直接加熱就可以了,說不定等下還能吃上鍋巴。」

柳應芳和喬杏娟過來一起幫忙,諾諾他們帶著孩子玩耍。田螺已經將泥沙基本都吐出來了,李方挑出個頭適中的,跟倆人一起用多功能刀里的剪刀將田螺的頂端剪掉,然後重新淘洗乾淨。

田螺撈出瀝干水分,用料酒,鹽,腌製片刻。臘肉切片,熱鍋熱油,放入蔥姜蒜,辣椒醬炒香,后依次放入田螺肉,臘肉,下鍋翻炒,加鹽,雞精,少許水燉煮燜煮片刻。最後放入蔥段,大火收汁裝盤。

「這桃花魚是做湯還是紅燒啊?」李方問了一嘴。

「紅燒吧,魚紅燒味道好。」王海鵬一聽立馬說道。

「那行,那我就把魚紅燒了啊。」

上次李方已經做過桃花魚了,這次做的更快,不到10分鐘就把魚做好了。

大家圍坐起來,開始吃起晚飯,田螺帶著臘肉的香氣,味道不要太好。

還有紅燒桃花魚,香味四溢,味道很鮮。

銅鍋飯經過二次加熱以後底部有了一層鍋巴,掰成一塊一塊,撒上一層薄薄的細鹽,吃起來嘎巴脆。

大家吃飽喝足,李方帶上秦銘羅子軒還有王海鵬去雞堂子看看有沒有收穫。

來到那處雞堂,遠遠就看到有不少鴿子大小的彩色身影在門籠附近撲騰。

運氣還算不錯,10多個套子盡然抓到了兩隻竹雞。

秦銘也是第一次看到真的竹雞,以前也就圖片上看見過,將一隻竹雞抓到手上:「還別說啊,這竹雞還真漂亮。」

秦銘手上抓到是一隻大公竹雞,大概30厘米左右長,大概半斤左右的樣子。喙黑色或近褐色,額與眉紋為灰色,頭頂與後頸呈嫩橄欖褐色,並有較小的白斑,胸部灰色,呈半環狀,下體前部為栗棕色,漸後轉為棕黃色,肋具黑褐色斑,跗跖和趾呈黃褐色。

還長著黃褐色的跗跖和趾,整體看起來就像一個縮小版的小母雞,不過尾巴長一些,顏色花紋漂亮一些。

李方對著秦銘說道:「你要知道,竹雞的羽毛顏色非常艷麗。為國內特有的觀賞鳥類,在我們南方是一種比較常見的鳥類。雄鳥生性好鬥,常被人們馴化為斗鳥,以供觀賞。此鳥曾於1919年引入日本,很受歡迎。」

「就這還斗鳥,現在城裡都流行斗畫眉之類的,連狗都不鬥了,誰來斗這個啊。」

「行了,大家一起動手,把套子反過來放,運氣好說不定明天還能有點收穫。」李方把另外一隻竹雞也拿了下來,拿細草把兩隻竹雞的腳都綁了起來。

四個人動手把10多個套子都反過來放置好,拿上手電筒往上次照雞的林子走去。

李方秦銘羅子軒都去照過雞,這次去照雞三人其實是帶王海鵬去體驗一下,而且竹雞體型不大去了毛也沒多少肉,還不夠他們四個人吃的,更別說木屋還有6個人等著呢。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幸運女神降臨,四人進了林子沒多久就發現了野雞的蹤跡,在李方的帶領下,放過了2隻休息的野雞后,終於抓到了一隻擁有艷麗羽毛的公野雞。

李方用手電筒一照公野雞,野雞就傻愣愣的站著不動了,王海鵬走上前去用手把野雞抓起來以後,野雞才有反應,不過已經被抓住了,所以也逃不掉了。

「還真能照雞啊,這雞被手電筒一照都傻了,我抓起來才有反應。」王海鵬第一次經歷這個,驚嘆道。

「沒辦法,野雞有夜盲症,被燈一照就分不清方向不知道該往那邊跑了,所以只能傻愣愣的站著不動了。」

「走啊,在抓幾隻啊,下次讓我試試,這個挺好玩的。」

「行啊,那走吧,我們去轉轉,看看能不能在抓幾隻,到時候你們每家都帶一隻回去煲湯。」

李方帶著三人整個林子轉了一圈,抓到了三隻野雞。帶著三隻野雞兩隻竹雞,四人回到了木屋。

「這竹雞好漂亮啊。」諾諾一看見竹雞就不管小兔子上來拿起竹雞看了起來。

「諾諾,你這也太喜新厭舊了吧,有了竹雞不要兔子了。」李方笑著說道。

「誰說我喜新厭舊了,我只是欣賞一下。」

「那野雞也很漂亮啊,怎麼不見你去欣賞一下。」

「野雞太大了,還是竹雞這樣小小的好。」

「你這是什麼邏輯啊。」。。 《沒經驗》劇組殺青宴定在A市。

為什麼不在D市?都吃一個月海鮮拼盤了,大家想回去吃點樸素的米飯麵條紅燒肉大盤雞……

在飯局上,大家順便一起拍照片上傳紛紜,為自己的影片「打電話」。

褚橙[認證]:順利殺青!嘿嘿嘿。【照片】【照片】【照片】

動態下面圈了一眾劇組主演。各個主演的粉絲們立刻彷彿傳銷一般,四處擴散,奔走相告這一新聞。

和其他主演都是大名人不同,子賓目前粉絲量還不到20萬。這20多萬,還是因為半個多月前那個通告真人秀。陳子賓作為最後的勝利者之一,得到了不少關注度。

現在隨著一大批劇組人員集中關注,一輪曝光下來,晚上各類娛樂新聞登出這條新聞的時候,陳子賓的粉絲暴增到50多萬。

陳子賓的「賓果」們一個個都在他的賬號下面打滾轉圈,氣氛如同過年,畢竟自己關注的新人竟然參與褚橙大導演的電影耶!那不是相當於發展非常好馬上就能紅的意思嗎?

還有比看著自家愛豆紅起來更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還真有!

陳子賓主演的那部校園網劇《落英繽紛》十分湊巧也選在當晚宣發,幾張青春靚麗的劇照放個九宮格圈了男女主演和男二女二。

男女主演都是小花,女二是個模特出道的二線妹子,於是……陳子賓同學又一次搭上幸運粉絲列車。

僅一天,粉絲數量從一開始的20萬三級跳到接近80萬。

雖然依然很少,但子賓的老粉們(也就關注了半年不到)都紛紛在粉絲群里捂胸口表示今天太刺激了,心臟有點超負荷!蒸煮真的棒棒噠!!!有些1、2天沒上線的粉絲上線就被喜大普奔的氛圍衝擊到懵圈,接著義無反顧的投身到撒花慶祝的浪潮中。

陳子賓的曝光在網上迅速多起來。圍觀的吃瓜群眾們雖然不認識他也沒看過他演得那兩部劇,但最近刷多了,不可避免的眼熟起來。

隔了兩天,《落英繽紛》網劇劇組的兩個小通告也跟觀眾順利見面,他剛健身完滿身大汗接到蘭心的電話,有個國內的時尚雜誌看中他,打算邀請他去做封底人物。

一線時尚雜誌,封面哪怕不是一線,也得是准一線,但是封底也不差,蘭心對此特別高興。

在她看來陳子賓的晉陞速度真的可以用飛躍來形容,自己找資源和資源主動找過來差別大了,果斷放棄了和某二線雜誌扯皮的舉動,蘭心現在心裡高興的連眼角紋都舒展了。自家藝人又聽話又懂事努力還有天賦,她不開心誰開心!

《KATII》雜誌這期的主題是紅與黑。

封面是一對當紅的明星夫妻,都是准一線,一身紅裝已經拍好,封底黑裝。

主編不知道從哪提前看到了子賓的乙一BOSS照,驚為天人,當即拍板定下了他成為封底人物之一,找另一個的時候看到了子賓校園網劇的劇照,覺得這兩個小夥子青春陽光正好可以湊一對,結果下面一查,是一個人。

主編知道后都懵了,讓他看走眼那肯定是因為反差太大了,最後琢磨一下,咖位更高的不一定願意跟他合拍,咖位相當的沒有他表現力這麼好的(子賓現在相當於三線),最後乾脆讓子賓一個人佔了原本打算做雙人的封底。

雜誌照拍攝順利,那個時尚雜誌的簽約攝像差點把他扣在拍攝室不讓走,最後還是主編把自家缺心眼的攝像拽走的。

不久后,蘭心又接到雜誌社的電話,對方把陳子賓從裡到外誇了一遍,說除了選照片的時候有點困難(何止有點困難,挑照片的主編和攝影師都挑禿頭了),其他的都沒毛病,還順便給子賓介紹了一個國內還不錯的服裝單季代言——一線。

蘭心最後有麻木的放下電話,看著自己剛發出去的幾條誠懇詢問國內二線牌子代言的郵件,顫顫巍巍的點了撤回。

她怎麼忽然覺得自己藝人有點……有點不太好帶了呢?

他現在還處於三線都不到的酬勞水平,已經上一線資源了,按這個水準下去,不得直接找國際的?她國際資源真不多啊……

不提蘭心這邊驚喜后的心塞,子賓拍完雜誌照回C市后,繼續過著鍛煉、逛街、背劇本的日子。

這天,他晚上自己帶口罩帽子逛街的時候正好被同樣戴口罩的左禹唐在市中心商場逮個正著。

一個男的戴口罩走路是沒什麼人關注的,但兩個人一起就不一定了。他們兩人都身材衣品不錯的,四條大長腿加寬肩窄腰湊一起,哪怕頭臉捂得再嚴實,周圍目光也立刻掃過來不少,左禹唐極有經驗的淡定跟子賓打招呼,近身之後一個摟脖帶進一家打折促銷人滿為患的品牌店鋪。

「我最近聯繫你,為什麼總關機?」左禹唐氣勢洶洶的興師問罪。

「我有工作的時候,手機都在助理那,我每次拿到手機的時候,你正好都沒有聯繫我,而且我不是都有回你嗎。」他無辜道。

「今天晚上,有我的電影。」左禹唐瘋狂暗示ING。

「我請。」子賓非常上道。

「我明天有通告,晚上有聚餐,不能太晚,現在去買電影票吧~」一臉嚴肅的左歌神低著頭道,心裡早就樂開花了。

「你放開吧,兩點鐘方向那女生看我們好久了。」陳子賓無奈的說。

左禹唐裝作不經意間抬眼看去,一個妹子半張著嘴,一手拿著減價折扣標牌的包包,另一隻手捂著嘴眼睛都不帶眨的看著這邊。

左禹唐摟著陳子賓那隻手一隻手指放口罩前面給她做了個保密的手勢,女生像是被電了一下,回神后瘋狂點頭,強行把自己身子轉個方向。

「放心,我粉絲有分寸。」左歌神得意道。

上次被粉絲追到四處逃跑的不知道是誰……子賓暗自翻個白眼。

兩個人用手機定了最近開始的《成全》的電影票鄰座,分別入場。

《成全》,聽名字就知道是個苦情電影,左禹唐在裡面演男二,成全女主跟男主在一起,片尾曲和插曲也是他自己唱的。

兩個人在晚上6店前就各回各家,左禹唐走之前多次提醒讓陳子賓自己拿手機以便聯繫,子賓都表示知道。

……

另一邊,一個短髮妹子一邊在商場前的廣場上跳著腳,一邊兩隻手瘋狂的給閨蜜發訊息。

「毛毛!!!毛毛啊啊啊啊!」

「天還沒黑你發什麼什麼神經?」

「我看到我老公了!就在XX商場XXX專賣店!現實中老公也好帥啊啊啊!」

「小萌,你冷靜一點,哪個老公?」

「就是我最近迷的賓賓啊,一定是緣分讓我看到他!我以後就是他的死忠粉真愛粉!!!我給你看過他演的葯人!老公光頭都好帥!!!」

「哦,然後呢==?」對方此時正在宿舍一隻手拿手機打字,另一隻手擺弄電腦,語氣相當冷漠,實在是她看透自己這位姐妹了,認識這麼久,就沒見她任何一個「老公」能挺過一年。

「不不,我發誓除非賓賓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讓我脫粉,否則他就是我的持久偶像NO.1,毛毛你猜我還看到了什麼?」

「呵呵,我不猜。」

「我不告訴你,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再說。」

「切~。」

……

子賓回到公司宿舍被告知兩個不太好的消息,一是霸道總裁有個實力的人選也參加試鏡,咖位比他高的多,外形也比他合適,陳子賓極有可能被淘汰;二是籃球類那個劇投資方定了其他人選,這是確定的事,無法改變。

好消息則是,他有新代言了。

蘭心的意思是讓他先等等,等《風來》電視劇開播、褚橙那部電影上線后,以他在裡面出彩的表現,絕對不會缺好劇本,現在高不成低不就,主要是因為他起點太高。霸道總裁那個劇看他的意思,要是不想去乾脆就不要。

陳老闆表示,閑著也是閑著,去看看唄。

現在9月份,霸道總裁的試鏡就在C市隔壁的G市,他們直接把開公司車過去試鏡。

這次難得的是蘭心親自在,助理小程負責提個包之類,陳子賓一身輕鬆。

進試鏡地點大樓的時候,子賓看到了劉頁。

劉頁簽的公司並不是誠輝,他基本憑藉自己拼下來的地位,圈子裡沒什麼人質疑他的實力或者拿啃老說事。

「蘭阿姨」,劉頁先恭敬的跟蘭心打個招呼,接著很隨和的跟他說話:「你這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