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好像也是有那麼點無恥。

但雖然我好色、我無恥,可這不代表我不是個好男人。

我李道強可以很理直氣壯的說,對於自己的妻子,我是個好男人,我問心無愧。」

「呵呵。」

巫行雲連連冷笑,用愈發濃郁的不屑譏諷來回擊李道強。

李道強不在意,徐徐開口道:「也是,像你這樣的蠢女人,自然是不明白我說這話的底氣。」

「哼。」

巫行雲冷哼,眼神如刀。

李道強不緊不慢的開口:「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樣的男人能夠稱得上好男人?

不是專情,更不是什麼狗屁愛情。

一個男人,要能夠讓自己的妻子,衣食無憂,更重要的是,擁有保護她的實力。

這才是好男人。

我便是擁有着足夠的實力,何況我雖好色,但從不喜新厭舊,不會拋棄我任何一位妻子。

我對她們的好,給予她們的東西,天下間沒有幾個女人比得上。」

「我這樣的男人如果不算是好男人,天下間、還有誰能夠稱得上好男人?」

越發底氣十足的聲音,充實著一種霸道強勢。

而此時哪怕胸中怒氣翻滾,直衝腦門,巫行雲臉也不禁抽了抽。

眼神有些古怪、無語。

忽的又冷笑出聲:「你這份無恥,真的是天下少有。」

「呵,說你眼瞎你還不服氣。」

李道強輕笑,毫不客氣的羞辱,從容道:「好好用你的腦子想想,無崖子在我面前,算的了什麼?

能比嗎?

他配和我比嗎?」

巫行雲剛要張口,李道強的聲音就搶先了:「不要說什麼琴棋書畫、醫卜星象,那些東西重要嗎?

我手底下有一群,只能乖乖為我服務。

而且對於女人來說,那些重要嗎?

根本不重要。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安全感才是最重要的,我能給她們。

我的心胸也無比寬廣,能容納多位女子,我絕不會讓那些足夠出色的女子失望。

只要她們足夠出色,願意嫁給我,我就絕對娶,不會讓她們像你一樣活的不人不鬼。

也只有你這樣眼瞎的蠢女人,才發現不了我的好。」

「無恥至極。」

巫行雲實在被氣到了,想要吐血,可偏偏又有些說不過,只能惱怒的恨恨道。

「罷了,跟你這樣眼瞎、又廢了的蠢女人說這些也是無益。

用你浪費了幾十年的腦袋好好想想吧,是如此就成為一個廢物,變成一個笑話的死去?

還是浴火重生、活出一個真正的人樣?

看在語嫣和逍遙派,還有你以往貢獻的份上,這次我就饒了你。」

李道強略有些不耐的說完,鬆開手、轉身大步離去。

巫行雲立即跳了起來,死死瞪着那背影。

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

但還是忍着沒有出手,因為沒用,只是自取其辱。

「李道強,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

「哈哈,就憑你?」

李道強腳步不停,只是不屑的開口,隨意道:「如果想要在我這裏拿回你的尊嚴,就用你的實力來說話,而不是用嘴。

嗯,可能性雖然不大,但我其實也樂意看到,畢竟是增強我黑龍寨的實力。」

聲音未落,身影消失在了房間中。

巫行雲重重喘著氣,狠狠咬着牙,心中死死念叨著李道強三個字。

一股狠勁湧上心頭。

一定、一定讓你後悔。

另一邊,離開了的李道強心情不錯。

巫行雲這種反應,那就是代表着有希望。

至於對方會不會真的恨死他,想要殺了他,他倒是並不在意。

恨他的多了去,黑龍寨中就數不勝數,哪怕巫行雲成了絕世強者,又能如何?

更何況巫行雲又不是沒有弱點,逍遙派便是其弱點。

有着這個弱點,就算是巫行雲本身不怕死,只要他還保持着強勢,對方沒有絕對的把握前,就不敢怎樣,只能聽話。

一位絕世強者的屬下,以及相應的上億強盜點,足夠賭這一把了。

感受着身後那股開始旺盛的氣息,他眼中的笑意多了幾分。

巫行雲不會死了。

那麼這一把,起碼不會虧。

接下來幾天,李道強沒有再找巫行雲。

而巫行雲出了問題的事情,也開始在高層中傳了開來。

大多都是冷眼旁觀,還有心思多的。

又過了幾天,巫行雲再次公然出現在眾人面前,才打消了不少小心思。

(第一章,還有,謝謝支持。)

······

。 沒有了全場緊逼,宇恆算是得到了全面解放,此時他在場上的作用就會被無限擴大。

宇恆也知道在後場繼續獃著純屬浪費,所以跟隊友協商后,他又重新回到了中場指揮官的位置。

有了宇恆的回歸,超越俱樂部的中場優勢愈發明顯。

本來趙利瑞的疏導能力就非常出色,再加上近乎變態的宇恆,這樣中場陣容在亞洲絕對算得上頂級。

…………

比賽進行到第67分,超越俱樂部扳平的機會終於來了!

宇恆持球的過程中不停觀察恆大后場球員的動態。

他發現對方的防守力量主要集中在龍老二身上,而一旁的林仲清只有周晟一個人在防守。

其實這樣的安排是沒有錯的,畢竟龍老二的進球能力擺在那裏,受到對方後衛「照顧」理所應當。

但不管怎麼樣,對於精於計算的宇恆來說,這就是一個漏洞,一個足以攻破恆大球門的漏洞。

看到機會,宇恆果斷啟動了直塞球特技。

中級的直塞球特技雖然沒有黃金級技能那麼變態,但應對只有亞洲級別的周晟綽綽有餘。

皮球從周晟左側劃過,恰好停留在林仲清跑動路線上。

…………

接到皮球后,林仲清在禁區內並沒有貿然射門,他知道面對對方的關門防守,射門八成會被擋出來。

一瞬間的糾結后林仲清便做出了一個冒險的決定,他憑藉着之前和隊友磨合的經驗直接來了一腳橫敲。

林仲清傳球的過程中根本沒有回頭看,這讓周晟不禁有些奇怪,難不成對方出現了失誤。

事實證明,經驗方面周晟還有待提高,如果此時他堵在趙利瑞跑動路線上,相信後面的進球就不會出現。

面對這腳舒服到極致的做球,趙利瑞沒有辜負林仲清的期望,他只是抬腳順勢一推,便完成了破門!

2:2

…………

經過接近70分鐘的鏖戰,雙方又重新回到了同一起跑線。

當然,對於超越俱樂部的球員來說他們並不滿足現有的比分,雙方看似平局,但其實佔優勢的還是恆大俱樂部。

要知道根據亞冠淘汰賽的規則,如果雙方最終的比分相同,接下來比較的就是客場進球的數量。

…………

既然球員還有所不滿足,那為何不再進一個呢?

比賽進行到第88分,超越俱樂部再進一球的想法終於實現。

這一次宇恆沒有再助攻,因為這粒進球的創造者就是他本人!

這次進攻擊機會本來算不上什麼良機,但是經過趙利瑞的疏導,皮球還是過度給了宇恆。

禁區內的一對一,宇恆可從來沒有讓球迷失望過的時候,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利用擺攤系統的踩單車特技,宇恆輕鬆過掉了缺乏經驗的周晟。

還沒等恆大的門將曾城出擊,宇恆便搶先一步將球捅向了球門!

射門的距離實在太近,加上宇恆的動作本身又很隱秘,此時曾城只能下意識往地面撲救。

然而這一次他猜錯了,皮球並不是擦着地面滾進的球門,而是飛向了球門的上死角。

這種情況別說曾城,就算換到世界級的門將也無能為力。

3:2

超越俱樂部最後時刻反超了!。 關於宋凜的事情,溫惜有些猶豫,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媽媽。

可是江婉燕對沐舒羽的種種,讓溫惜總覺得不舒服,沐舒羽跟歐荷這對母女險些害的江婉燕險些喪命,可是媽媽竟然還對沐舒羽百般好。

她跟宋凜揮手道別,來到了換衣間,換了衣服。

看了一圈沒有找到蘇聽,她隨口問道,「蘇聽呢?」

齊桑說道,「不知道啊,昨天就沒有看見她。」

溫惜拿出手機,給蘇聽發了一條微信,問她怎麼還沒有來,但是那端沒有回答。

蘇聽,以前就算是學校裏面有課,都會給她發一條消息說一聲,這兩天,怎麼回事。

「桑桑,蘇聽給你說為什麼沒有來嗎?」

「沒有啊,一聲不吭,我昨天下午休息,約她出來逛街她也不出來。」

……

白家。

白宴回到了家,管家看到了他連忙說道,「少爺,你可算是回來了,夫人跟先生等了有一會兒..」

白宴微微挑眉,「怎麼了?」

「家裏來客人了,先生跟夫人讓你過去。」

「誰?」白宴沒有反應過來。

他踏入了客廳。

就看見沙發上坐着一個女生,一身淺粉色的裙子,長頭髮,一雙杏眸,皮膚白凈,白雲修看着自己兒子,「怎麼才回來,還不快過來。」

白宴走過去,「爸媽,這位是?」

傅孟韻說道,「阿宴,這是小曦,以後就住在我們家裏了,你們兩個趕緊認識一下,以後可要好好相處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