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只有當了媽媽之後纔會有那種體會,周茵當時心裡難受得不行不行的,看着孩子哭,她也哭。身旁的司一聞安慰她:“周澤是男孩子,打個針而已。”

周茵反過來數落司一聞:“還說他呢,你還不是害怕打針?”

“我哪有?”他還否認。

周茵哭笑不得:“司一聞,你別狡辯,當時錄製節目都有視頻記錄的!”

司一聞聳聳肩,一副不認賬的樣子。不過倒是讓周茵的注意力從孩子的身上轉移。

等周澤終於累得睡着了,他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也都氣勢洶洶地趕了過來,替換了周茵和司一聞。

別看就養一個小屁孩,卻不知道要多少人操心。周茵已經算是極其幸運的人了,家裡有好幾個保姆輪番在照顧周澤,不僅如此,她的丈夫司一聞也並非甩手掌櫃,更別提她的公公婆婆爸爸媽媽都會經常來幫忙。

周茵和司一聞再一次去醫院的時候,正趕上一家人在哄周澤吃藥。

家裡四個年紀加起來都兩百多歲的長輩愣是拿一個才一歲多的小屁孩沒有一點辦法。周澤跟個竄天猴似的站在病牀的牀頭櫃上,一臉抗拒吃藥,手上還拿着個玩具張牙舞爪的。

見爸爸媽媽來了,周澤跟找到救命稻草似的,伸手要周茵抱。

周茵問:“怎麼了?”

董婧慈一臉無奈地說:“都快一個小時了,愣是一點藥都喂不進去。”

蘇芳華也是無奈地勸:“寶寶,這藥是甜的呀,很好喝的。”

司志山還親自示範喝了一口給周澤看。

奈何周澤根本油鹽不進。

周建修忍不住吐槽一句:“這小屁孩也不知道像誰,茵兒小時候吃藥可是一點都不怕。”

周茵下意識地看了下身邊的丈夫司一聞,也不戳破。

她乾脆把哄娃吃藥的任務交給丈夫,拍拍司一聞的肩膀:“你應該很感同身受。”

沒想到司一聞還真的有辦法。

他拿了周澤的奶瓶,把甜甜的藥粉兌進去,就這麼哄騙小傢伙把藥給吃了。

一家人目瞪口呆:他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呢!

話說回來,周澤不肯吃藥抗拒打針時候的模樣和司一聞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周茵看着《戀愛進行時》視頻裡的司一聞,腦海裡浮現出那日周澤被哄騙着喝下藥的樣子,不自覺勾起了脣角。

其實周澤像司一聞更多一些,尤其是在性格上。但或許是結合了一些周茵的性格,小傢伙的嘴巴特別甜,他現在剛剛會說一些話,全是夸人的詞彙,見了周茵不是誇媽媽漂亮就是媽媽美麗,每每都誇得周茵心花怒放。

司雨適時地關掉了視頻,對周茵說:“大嫂,你就當是帶着小周澤去記錄生活唄。別人都說,三歲前的孩子一天一個樣子,反正你和我哥這幾年也打算在家裡帶周澤一起成長,如果有攝像頭記錄下來,以後也可以時不時翻出來當成回憶啊!”

周茵有一些些心動。

司雨繼續動嘴皮子:“而且,旅遊的地點我們節目組都安排好了,完全不需要你們再操心。節目組拍攝的肯定比你們記錄的畫面更唯美,畢竟是專業人員拍攝的嘛。”

周茵還是猶豫:“算了吧,還是感覺好麻煩。”

司雨說:“大嫂,你知道嗎?想上我節目的人不知道排隊排到哪裡去了呢。”

她說着翻開手機裡的聊天記錄,都是一些知名藝人的經紀人和她的聯絡,大抵上的意思都是想參加節目的。

司雨一臉真誠:“大嫂,我是真誠地邀請你和大哥參加,真心的。”

周茵很難不被真心打動。

不過,在周茵答應司雨去參加《跟着爸爸媽媽去旅行》之前,她倒是意外地去參加了一檔全明星運動的綜藝。

和明星參加比賽不同,周茵的身份是明星們的教練。

*

雖然周茵從滑雪隊退役,但她還是經常會和以前的隊員以及教練聯繫。周茵時不時要回去見隊友和教練,一見面都是大包小包的禮物送給隊員。

所有人都親切地稱呼周茵爲富婆。

每次富婆一來,周圍總是圍了一堆的人。

周茵的性格真是在哪裡都吃得開,尤其國家隊裡的氣氛和諧,大家都非常歡迎周茵的到來。

這次周茵會去參加節目,也是受到昔日教練的委託。全明星的運動是和國家體育總局有所合作,所以有邀請專業的教練人員。周茵現在退役說是在家奶娃,其實也有點無所事事。她心癢癢的想去滑雪,於是答應了教練的委託。

但是要去參加節目,就要和司一聞以及孩子異地,這一點讓周茵還有點糾結。但這種糾結也屬於一閃而過,她是去參加兩週,又不是兩年。

司一聞這幾年重心基本上都圍繞着家庭,但仍然掌管着鴻興集團。周茵參加節目要整整兩週的時間,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

周茵倒是心很大,對於自己去當教練的事情興高采烈:“別說,我已經開始期待了呢!”

她都已經答應了教練,所以也不存在考慮去不去的問題,而是要準備收拾行李。

這事純屬周茵先斬後奏,殺得司一聞一個措手不及。

不過無論是哪種方式,司一聞都會尊重周茵的想法不加以干涉,可心裡難免有些不適。之前兩個人經歷過長達兩年多時間的異地,司一聞是真的捨不得周茵離開自己太久,可年中到來,集團的事物也十分繁忙。

周茵自己大包小包收拾東西,司一聞也幫忙在一旁提醒該帶的東西。收拾得差不多了,周茵一轉頭髮現司一聞神色淡淡的,說不上開心。

周茵意識到什麼,上前勾着司一聞的脖頸將他往自己跟前壓,問他:“你不開心啊?”

他微微弓着身子抱着她:“還好。”

“什麼叫還好?”

司一聞解釋:“我想陪你一起去,但是自己抽不開身。”

“不用你陪呀,我自己可以的。”

“但是,我不可以。”

司一聞孩子氣拉着周茵在一旁坐下,他在她懷裡蹭啊蹭,說:“我忽然想到那兩年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

異地真的很折磨人。

以至於現在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司一聞都特別特別珍惜。他總會害怕一睜開眼周茵又要離開他。明明近在咫尺,卻又無法觸及對方。

司一聞知道自己心裡的佔有慾,他不想和周茵分開,一分一秒都不想。

周茵笑着親了親司一聞:“就兩週時間呢,沒準快的話還能提前回來。”

“嗯。”

“現在還不開心嗎?”

“嗯。”

“怎麼樣才能開心啊?”周茵站在司一聞的面前,哄自家寶寶似的哄他,“乖啊,親一個。”

她的親吻就蜻蜓點水,司一聞不滿意。他雙手攏着她,仰着頭吻得深深的。

結婚快五年多了,司一聞在面對周茵的時候仍然是熱烈的。他愛她,愛到骨子裡的每一寸都想將她佔有。

周茵以前還會傻乎乎地擔心司一聞對她會不會審美疲勞,事實上完全是她多慮了,司一聞的佔有慾在這幾年愈發明顯。

說來可笑的是,司一聞甚至有時候還會吃周澤的醋。

有了孩子之後,作爲母親的周茵難免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周澤身上。她以前一直沒有當媽的感覺,不過隨着和周澤朝夕相處,她身上的母愛算是越來越濃烈。

這次要出發去B州,周茵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司一聞,而是周澤。對此周茵自己也很意外的,明明她也很愛很愛司一聞,可作爲母親的意識太強大了,總會下意識先想到自己的崽子。

某一天周茵忽然冒出再給周澤生個弟弟或者妹妹的想法,不料這個想法被司一聞直接否決。司一聞說獨生子也挺好的,以免再多一個孩子分散了周茵對他的愛。

“你好像愛寶寶多過我。”司一聞的表情委委屈屈的。

周茵解釋:“當然不是啊,我愛你肯定比寶寶多,因爲我認識你更早啊。”

司一聞對於這個解釋並不太滿意。

周茵只能身體力行地去證明。

司一聞耳根子軟,也很好哄。周茵只要在他的面前撒撒嬌,賣賣萌,再主動主動,基本上司一聞都能心甘情願把命給她。

臨別前一天晚上,夫妻兩人幾乎一夜沒有怎麼閤眼。周茵想盡了法子去撩司一聞,能用的招式都用了,也算是安慰他的方式之一。

司一聞對此倒算是滿意,終於開心了一些。

只不過苦了周茵,嘴巴又酸又漲,不僅如此,第二天下地時連雙腿都是軟的。

司一聞對於周茵想做的事情不加以干涉,但唯有一點。

他抱着周茵坐在自己的身上,大掌輕輕掐了掐她的大腿,提醒:“要按時吃飯,好好照顧自己,最好能夠胖一點。”

周茵也就孕期那段時間稍微圓潤一點,但其實也根本沒胖多少。

生完孩子之後她就讓營養師合理搭配飲食,體重很快又恢復到了孕前,甚至更瘦了一些。

司一聞的手掌順着周茵的大腿往上又拍了拍她的屁股,愛不釋手。

周茵嘴裡說着知道了知道了,可哪個女孩子想變胖的?

*

全明星的運動會採取的是直播的方式進行。

周茵作爲教練出現時是所有人萬萬都沒有想到的。眼前大大小小的藝人,有新人,也有老牌藝人。

滑雪運動這些年逐漸熱門起來,全民都可以參加,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

看到奧運冠軍周茵的出現,明星們也都十分尊敬,一個個稱呼周茵爲:周教練。

周茵心裡喜滋滋的,但面上不表露。她像模像樣地自我介紹,稱未來的兩週時間將由她來帶領大家訓練。

直播彈幕刷得飛快,全是意外周茵的到來:

「周茵是教練我是真的萬萬沒有想到」

「啊啊啊啊居然是周茵」

「真的好久不見周茵啊」

「周茵是吃了長生不老藥吧?怎麼一點都沒變?」

「她真的好美啊」

鏡頭裡的周茵穿着羽絨服,但一張小臉精緻,五官完全不熟給眼前的明星藝人。要知道,當年的周茵可是憑藉着高顏值出圈,即便時間過去數年,可她依舊還是美得讓人挪不開目光。

當週茵以專業的方式教給眼前的明星藝人專業的動作時,彈幕區又是各種感慨:

「奧運冠軍果然不一樣」

「好可惜啊,周茵退役太早了」

「嗚嗚嗚好感人,真沒想到會見到周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