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心扭頭望去,一身穿華服的中年男子,從雲船三層踱步而下。

「你們是哪家勢力,竟敢無視雲船規定,私自打鬥,是不把我們青濮門放在眼裏嗎?!」

中年男子來到甲板之上,沉聲道。

黑色勁裝男子見狀,朝着那中年男子拱手一禮,開口道:「原來是蘇前輩,小子名為楊焦,是大雲王朝楊家人,家父常常跟我提起蘇前輩。」

一聽這黑色勁裝男子是大雲王朝楊家人,中年男子面色緩和了一點,先是朝着那黑色勁裝男子點了點頭,隨後望向那清瘦少年。

可是這清瘦少年卻沒有開口,直接將頭偏向一邊,身旁一位身材高大的扈從見狀,也是連忙對中年男子行了一禮,開口道:「蘇前輩,我們是扶囹山之人。」

「呵,扶囹山?扶囹山的人就可以不遵守我這雲船的規定了嗎?」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沉聲問道。

「當然不是……。」

這名身材高大的扈從急忙解釋道。

面前的中間男子,是這艘浮空雲船的負責人,他自然不敢得罪。

大雲王朝宗門林立,除了雲安學院這一特殊的存在之外,就是以皇族為首,四大家族為輔的王朝勢力。

而扶囹山與青濮門,皆為大雲王朝一等靈師勢力,不過兩者關係,雖然明面上秋毫無犯,但是一山不容二虎。

扶囹山近些年來發展勢頭如日中天,有着隱隱成為大雲王朝第一宗門的趨勢,所以這青濮門心裏自然不會太過舒服。

「我家少爺年幼,還請蘇前輩看在我扶囹山的面子,不要放在心上。」

那身材高大的扈從見中年男子沒有反應,再度朝着中年男子拱手一禮道。

「不計較也可以,不過你們無視我雲船的規矩,竟然敢公然出手鬥毆,看在扶囹山的面子上,繳納五十顆高級靈石,此事就算了。」

中年男子說着,又扭頭看向那黑色勁裝男子,接着開口道:「楊家也得繳納十顆高級靈石。」

「憑什麼!」

清瘦少年一指那黑色勁裝男子,氣呼呼道。

「憑什麼我們要交五十顆,而他們就只要交十顆!」

「憑什麼?!」

中年男子眼睛眯起,雖然心中十分不悅,但是卻被很好的隱藏起來。

「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在場的各位都有目共睹,你先出手偷襲楊家公子,才會引起後來的爭端。

你們如果不想繳納靈石也可以,你們就此下船,我就不在追究此事。」

中年男子說完,整了整衣衫,便不再開口。

此時的浮空雲船正以一種不慢的速度,航行在那萬里高空之上,此時下船,對於那些沒有達到化氣境的靈師來說,就是自尋死路。

那清瘦少年此時面色漲紅,正欲開口再說些什麼,可是身旁那身材高大的扈從卻是直接拉住少年袖子,搖了搖頭。

「蘇前輩,是我家少爺有錯在先,理應如此。」

高大扈從手中空間戒一閃,一隻布袋便出現在手中。

中年男子接過以後,掃了一眼那裏面切割整齊的靈石,感受到其中充沛的靈氣,滿意的點了點頭。

「此事已了,你們速回房間,免得再生事端。」中年男子將手中靈石收進空間戒中,對着那清瘦少年開口道。

清瘦少年雖然不情不願,但是拗不過身後高大扈從,只得抬腿走向自己房間所在處。

那黑色勁裝男子見狀,嘴中發出一聲嗤笑,輕聲道:

「小雜種。」

清瘦少年聞言,徑直停住腳步,緩慢轉頭,怒視楊焦,少年此刻不止面色漲紅,而且雙目圓睜,靈力不受控制一般湧出身體。

身旁扈從見狀,怕自家少爺再次衝動,讓那中年男子抓到把柄,因為那中年男子,剛才所說所做,明顯的就是偏袒那楊焦。

不過高大扈從此時也不好明說什麼,只能死死抓住自家少爺臂膀,嘴唇微張,一些秘不可察的話語傳到那清瘦少年耳中。

清瘦少年此時雖然憤怒無比,但是也不能對身旁扈從的話語充耳不聞,只能強行壓抑住自身怒火,一步一踏,腳步重重踩着船板,慢慢離去!

成心見到那清瘦少年一臉憤怒失落之色,隨後雙眼輕眯,望向那甲板之上、與那中年男子相談甚歡的楊焦。

真是冤家路窄,又是這楊家嗎?

先是逼迫周希,后又派人襲殺自己……。

既然那楊媾不在這,就先從你身上收點利息吧。

……

就在清瘦少年才剛剛將自己的房門打開之時。

「想不想找回場子?」

一個嗓音突然從身後傳來,清瘦少年猛地回頭望去,發現有一個陌生的男子,正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

看着清瘦少年有些疑惑的眼神,成心直接開口道:「進去說。」

隨後也不管少年願不願意,成心一把將其推進房間,隨後將房間門反鎖。

這清瘦少年此時也從那錯愕之色恢復過來,皺眉開口道:「你是何人?」

成心並沒有立刻回答,反而是尋了一處坐下,環顧四周,不由得感嘆道,不愧是甲字房,就是要比自己的乙字房要氣派許多。

成心先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輕抿了一口,才慢悠悠地開口道:「幫你的人。」

「你我素不相識,你為何要幫我。」清瘦少年雖然性格激動,但是不代表他傻,該有的警惕性還是有的。

「我與你一樣,與那楊家都不對付。」

成心笑着開口道。

「楊家是大雲王朝四大家族之一,你怎麼會跟他們不對付。」清瘦少年直接反問道。

成心盯着清瘦少年的眼睛,答非所問道:「你是扶囹山之人?」

見少年點了點頭,成心繼續問道:「姚莘莘你認識嗎?」

「姚姐姐是我扶囹山天之驕女,誰不認識,你不要跟我套近乎,你到底是何人?」清瘦少年此時眉頭微皺,雙手之上已經有着淡淡靈力湧現。

成心見清瘦少年此時警惕性太濃,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表露身份,恐怕接下來的談話都不能繼續了。

「我叫成心,是雲安學院的學生。」

「什麼?!」

清瘦少年先是一臉驚奇,隨後竟直接小跑到成心跟前。

「你是成心?!那個一拳就將楊媾直接打的暈死過去、來自雲安學院的成心!」

成心沒想到對方的反應這麼大,但還是笑着點了點頭,開口道:

「如假包換。」

「成心大哥,我能這樣叫你嗎?」

清瘦少年圍着成心環繞一周,最後直接坐在成心對面。

成心雖然不知道眼前的少年為什麼在聽到自己名字以後,竟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但還是開口道:

「當然可以。」

清瘦少年此時一臉激動神色,開口道:

「自從那次競技場成大哥與那楊媾一戰後,姚姐姐經常在我扶囹山的閣議之中提起成大哥。」

成心聞言,眉毛一挑,顯然有些意外。

「成大哥,我叫方吉祥,是扶囹山地閣之人,我扶囹山由天地玄黃四閣組成,姚姐姐是天閣之人。不過姚姐姐跟我可不一樣,現在的天閣閣主是姚姐姐的師尊,而姚姐姐是天閣閣主的最寵愛的親傳弟子。

而且,我扶囹山山主一位,歷年來都是由天閣閣主兼任,不出意外的話,未來的扶囹山山主,非姚姐姐莫屬。」

成心只知道姚莘莘在扶囹山的地位十分重要,但是也沒想到會是如此來歷,看來還是自己小瞧了這個女人。

「言歸正傳。」成心看方吉祥還想繼續說下去,便直接開口打斷了方吉祥的話語。

「我與楊家有着不小的積怨,你如果想做什麼,我可以幫你。」

「真的嗎?成大哥,不過那個青濮門的蘇阿魯,可是化氣境的強者,而且楊焦身邊侍衛,也有着一人到達了化氣境。」

方吉祥有些擔憂的開口道。

成心只是擺了擺手,示意方吉祥朝着自己附耳過來,輕聲道:

「這你不用擔心,一切交給我便是,我只需要你……。」

「……。」

聽着成心的計劃,方吉祥臉上也是逐漸呈現出一抹期待之色…… ,

第886章

王霞不明真相,純粹就是個捉弄。

宋三喜只能說:「行吧,等你以後生孩子了,我也心知肚明,還會負責任的」

「啊!你個死傢伙,死東西,又欺負我」

王霞臉紅,追着要打的樣子。

宋三喜閃身,一閃又一閃,遠了。

交費去!

王霞只得鬱悶,在諾大的花園裏散步,和乾媽通話,等宋三喜。

十分鐘后,宋三喜交了一百萬,回到車裏來了。

其間,還給蘇有容、杜海平都打電話,報了平安。

啟動車子,離開醫院,送王霞去她乾媽家!

正好,梅玉貞住的地方,離這邊不到十公里,倒也近。

這邊,東風嶺山下,空氣好。

富人區比較多。

環境也安靜。

像梅玉貞這種女人,倒也是喜歡這一帶的,相當合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