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塵要是真的強,還用演戲引他們上鈎?早就殺進青城山了。

他們之所以不敵姜塵,是因為姜塵身上的先天靈寶夠多、夠強。

無論是太初神劍還是太陽神杖,都是極品先天靈寶,威力全開之下,不說毀天滅地,那也足以驚天動地了。

擁有兩件極品先天靈寶的姜塵,莫說是八十八頭太乙金仙了,就是百頭,他也不懼。

來多少,他殺多少。

極品先天靈寶的威嚴,還不是小小的太乙金仙可以冒犯的。

更不用說,姜塵還有着足以瞬殺太乙金仙的拘魂幡了。

只能說,時代變了,法寶對於一個修士的增幅,實在太大了。普通金仙憑藉着極品先天靈寶,都能抗衡大羅金仙。

真的是太誇張了,聽起來就假的很,可它就是事實,鐵一般的事實。

三界時代,強大的靈寶,就是有着打破常理的力量。

不信,繼續往下看。

……

…………

嗡嗡翁……

顫動中,拘魂幡的形體越來越凝實,散發出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反映到現實之中,就是它拘魂的範圍,在不斷的擴大。

五百萬里,六百萬里,九百萬里,九百一十萬里……直至九百九十九萬里方才停下。

差一萬里不到千萬里。

而千萬里,代表的則是大羅金仙的層次。也就是說,這次晉陞,拘魂幡仍未能突破大羅金仙,而是停留在了太乙金仙的極致。

是姜塵想的太好了。

大羅金仙又豈是那麼好突破的。

一萬個太乙金仙裏面,能有一個成功突破成大羅金仙就算是好的了,幾率很低的。

這樣想着,姜塵將拘魂拿在手裏默默打量一會,發現,想要讓拘魂幡晉陞,倒也不難,吞噬一個大羅金仙就夠了。

嘶~~

可真是夠簡單的。

等個百八十年的,姜塵晉陞為太乙金仙,估計就能斬殺大羅金仙了。

不過,也未必要等那麼久,下面不是就有不少受傷的大羅金仙嗎?受傷的大羅金仙,固然也很難對付,但肯定比沒受傷的大羅金仙好對付。

念及至此,姜塵將目光看向了下方的青城山。可惜,青城山上,無盡的陰氣瀰漫,就是姜塵的日月神瞳也無法看透。

只能依稀的看到,青城山上,鬼影重重,不知盤踞了多少惡鬼。

看了青城山一會,姜塵突然開口罵道:

「呸!」

「一群懦夫,廢物,縮頭烏龜,狗彘鼠蟲之輩。」

ps:我回來了,我沒太監。

7017k 男人說完拿著手機就上了樓,一點兒沒有再要理她的樣子,傅明靨看著陸厲寰高大頎長的背影,眼睛睜的大大的。

他就這麼不管她了?

他怎麼這樣啊……

心裡雖然充滿了對陸厲寰突然的冷漠產生的怨氣,但是理智上告訴她,如果她就這麼不領情的離開了,自己真的要走回去很累很危險不說,這個男人也會不高興的。

她不想惹他生氣。

再說了,他和她該發生的事情都發生過了,上次在酒店,那種情況下,這個男人就把自己放下了,可見自控力不一般,她還怕什麼呢?

住就住吧,反正總比華清沒有空調的宿舍強,要知道這種天氣,沒有空調真的會熱死人的,更不要說四個人擠在一間宿舍,要不是和家裡斷絕關係囊中羞澀,她也是斷斷不想住宿舍的。

傅明靨想開了也就不糾結了,她走到樓上找了間乾淨的客房住了下來,一晚上陸厲寰再也沒出現過,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傅明靨本來還有些緊繃的心徹底放鬆下來,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傅明靨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陸厲寰應該已經出去上班了,餐廳里有他準備的早餐,西式中式應有盡有及其豐富,餐量足夠10個她吃飽的了。

她拿起男人在桌子上留下的紙條,上面寫著:「醒了吃早餐,想要離開給我打電話,1*****,我派人送你!」男人的筆跡蒼勁有力險峻疏朗,有幾分顏骨柳筋,一看就是練過的。

文化人吶文化人!

可是……傅明靨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也不知道哪裡不對勁,直到吃完早飯又給陸厲寰發了條信息,告訴他她要回去了,不到一會兒門鈴聲響起,傅明靨恍然大悟。

既然能派人送她回去,為什麼昨晚不這麼做?

疑惑只是一剎那,傅明靨開門,門外,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擋在門前,男人五官透著一股正氣,濃眉大眼,利落的短髮,穿著一身黑色板正的西裝,臉上嚴肅的一點表情都沒有。

傅明靨總覺得看他眼熟……

眼前的男人渾身充斥著不好惹的氣息,傅明靨沒來由的想,他一定很會打架!有機會找他切磋切磋。

還沒到三秒就被人默默下了戰書的簡舒看到傅明靨的那一剎,心裡豁然開朗茅塞頓開那叫一個醍醐灌頂,身上的毛孔都打開般的舒暢欣慰。

今早,他家大公子難得有了享用早餐的性質,吩咐他跑遍全城將各式餐點都備上一份,可是當他把東西都買齊了之後,他家大公子也只是簡單吃了幾口,像往常一樣喝了杯黑咖啡就走了。

他跟在大公子身邊眼看著他收到了一條信息,看完信息后,一向清冷疏漠不苟言笑的陸大公子竟然微微勾唇,然後吩咐他去送一個人,啊,還是去他家裡接,這是金屋藏嬌了?

難道一向不近女色的陸厲寰陸大少爺開竅了?!

是哪位天選之女得了Z國最有權勢最有價值的黃金單身漢陸大少爺的法眼?!「啊哈哈…開玩笑,我的力量怎麼會只有這麼點,來阻止我,在我完全解開穴道前快來阻止我!」

光頭大漢眼中的瘋狂逐漸蓋過理智。

「來阻止來阻止我啊盜賊,否者的話,我發起狂開連我自己都控制不住!」

暴吼聲中光頭大漢的肌肉像似有生命一樣瘋狂跳躍、凸出皮膚表面,身形再一次膨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六章:真正的肌肉怪物! 「殺!」

境界的突破,給無名帶來的最大好處,就是力量的大增。

突然暴增的力量,讓無名變得就像開了掛一樣。

他手持三菱軍刺,一連串暴擊,打得伊合家族的那個一星級戰尊只剩下防守的能力。

作為無名的對手,伊合家族的這個一星級戰尊,他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無名竟然會在這個關鍵時刻突然突破。

這也太巧合了吧?

但事情偏偏就是這麼巧合的。

伊合家族的這個人,他能在戰鬥中取得突破,憑什麼別人就不可以?

「擋我者死!」

無名的境界突破之後,只感覺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

在他的對手沒有來得及喘一口氣的時候,無名又是一連串的暴擊。

伊合家族的那個人,他都有些招架不住無名的進攻了!

只聽「噗嗤」一聲響。

無名手裏特製的三菱軍刺,看準時機,向前一送,頓時就扎穿對方的大腿。

無名順勢用力扭動三菱軍刺,在對手的大腿上,開出一個血洞。

「嘶!」

集合家族的那個人,疼得臉色煞白,嘴裏不停倒吸着涼氣。

無名的武器,那把三菱軍刺上面,本來就開了血槽。

被三菱軍刺所傷,傷口流血很難止住。

尤其是,無名傷了他,還用力扭轉三菱軍刺,在對方的大腿上開出一個血洞。

這時,鮮血就像不要錢一樣,嘩嘩地直往外冒。

而無名的進攻還沒有停下。

金妃兒的情況危急,她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無名要儘快解決眼前這人,才能去救金妃兒於水火之中。

無名的對手受傷后,他的活動受到很大的限制,遠沒有之前那麼靈活了。

而無名則是抓住這個機會,他閃電般的出手,手裏的三菱軍刺,很快又在對手身上開出幾個血洞。

「噗嗤!」

「噗嗤!」

「噗嗤!」

無名的對手,伊合家族的那個一星級戰尊,身上很快又多出幾個血洞。

被三菱軍刺所傷,傷口的血,會止不住的往外涌。

尤其是在對方使勁的時候,鮮血更像是一道道血箭,從傷口中噴出。

無名的對手,伊合家族的那個一星級戰尊,他的臉上開始出現驚慌的神色。

受傷后的他,不但鮮血大量流失,甚至,他的生命力也在快速流失。

而這時,無名已經懶得理他。

因為無名的三菱軍刺,剛剛已經刺穿對手的心臟,他活不成了。

殺了這個對手之後,無名就化作一道影子,向著金妃兒所在的戰圈衝過去。

「金妃兒,撐住,我來了!」

無名大吼了一聲,同時,他手一揚,手裏的三菱軍刺就像一支利箭射出。

「咻!」

閃電般飛出去的三菱軍刺,劃破長空,噗嗤一聲,直接洞穿一個九星級戰皇的后心。

三菱軍刺從這個九星級戰皇的前胸穿透出來,鮮血嘩啦啦的往下流淌。

伊合家族的這個九星級戰皇,他只感覺胸口一陣陣刺痛。

低頭一看,頓時被嚇壞。

心臟被洞穿,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之中。就算是神仙來了也就不回他。

無名的速度很快很快。

而在飛奔的過程中,無名右手用力一拽,他的三菱軍刺就自動自覺飛回來,重新回到無名的手裏。

只有細看之下才能發現,其實,不是無名有隔空取物的本領,而是因為,無名的三菱軍刺上面,連接這一根細絲。

這根細絲的另一頭,就掌握在無名手裏。

無名只是用力一拽,他的三菱軍刺,就被他拽了回來。 古明地覺看着眼前這個略顯驚訝的男人看了一會,

然後歪著頭說,

「嗯。。。果然如同星熊勇儀說的那樣是一個奇怪的傢伙。」

實際上,

古明地覺才更驚訝,

因為她從王玥身上什麼都看不到。

這是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過的情況,

這讓古明地覺疑惑的看了一眼王玥身旁的宗瀅,

嘴裏突然說出,

「這就是阿玥說的胸前有眼睛不能說假話么?」

宗瀅瞬間驚愕,

然後在王玥的調教下習慣性的給自己罩了一個隔絕結界來阻擋古明地覺的探查,

但效果似乎不算太好,

因為古明地覺繼續說,

「啊不好,習慣了,不過讀心的話這樣就可以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