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被自己攬在懷中,他一低頭便能聞見一陣幽香。

他有些貪婪的汲取著這香味,將遲玉莞嚇壞了。

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遲玉莞忽然就掙脫開來了。

她本想大喊叫人來,可這人出現的位置是在自己的閨房當中,她便遲疑了。

「你是什麼人!」

她倒也機智,從身後放綉品的籃子裏拿出了一把剪刀對着他,看得出來,她雖然大膽,可臉上寫滿了恐懼。

她此事和自己先前看到的文靜模樣完全不一樣,不知為何,他害怕她將自己給傷到了,便沒有再逼近她了。

遲玉莞卻並未放鬆警惕,她想的是,大不了就魚死網破,大不了就是一死。

也不知是什麼心理,蕭齊還將面罩拉高了一些。

他的眼睛轉了一圈,看到了她放在桌上的玉佩,說時遲那時快,他拿起玉佩,便翻窗走人了。

快到遲玉莞都以為自己方才是在做夢。

梅兒回來時,便看到有一道黑影從自家小姐房中竄出,唯恐遲玉莞出什麼意外,她趕緊推門進去。

見遲玉莞手中拿着剪刀,臉上驚魂未定,又看到窗戶開着,急忙問道:「小姐,發生了何事?」

想起那道黑影,梅兒便知道這事沒那麼簡單。

遲玉莞想了一下,還是沒有將實情對梅兒說。

她裝作不經意的放下剪刀,答道:「無事,方才看到窗外有一道黑影飄過,便有些害怕。」 【猿飛阿斯瑪:「應該不會,你看那小子,可沒少安撫呢。」】

【宇智波佐助:「也不知道鳴人這個笨蛋能不能創造點新的贏法,全靠嗓門也太無聊了。」】

【宇智波止水:「的確是這樣的,希望下半句能給我們創造一點心意吧。」】

【第二輪,比賽開始倒計時!】

【5】

【4】

【3】

【2】

【1】

【開始!】

隨著系統一聲令下,剛才還在談論事情的兩個人,也在這個時刻變得嚴肅,開始瘋狂的利用自己的聲音干擾對方的行動。

只可惜,在偵破凌白等人的套路之後,漩渦鳴人和春野櫻活學活用,只是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便掌握住了切換口令擾亂對方干擾的真諦。

再加上原本山中井野就不太擅長大嗓門的喊來喊去,這就導致了,結果是註定的失敗。

這次的比賽,實際上很簡單,簡單到沒什麼可以說的。

嗓門比不過,就沒辦法從根本上影響結果,這樣所導致的下場就是,交流出現了巨大的時間差。凌白兩人交流費時費力,而春野櫻這裡卻是相對輕鬆。再加上,春野櫻已經知道了倒計時十五秒設定的存在,所以直到聲音響起的那一刻,拿下四分的她也沒有絲毫的慌忙。

但,一切都不是最關鍵的,真正關鍵的是…春野櫻最後噁心人的舉動。

原本可以直接拿下比分,贏下是比賽她,卻偏偏要高舉手中的木棍,幾次輕輕敲下確認下面就是有西瓜后,就這樣就將手臂直接抬到了高處,一動不動,非要等待時間臨近結束的最後一刻,才刻意的將其砸下。

這樣的舉動,不只是讓眼前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一向對於小櫻特別喜愛的鳴人,都在這一刻不知道該做何回答。

看著這一幕,井野終於抑制不住內心的壓力,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整個人就像崩潰一般,緩緩低下了頭,聲音也極度消沉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下意識的,凌白腦海里,浮現出了一段話語,就像是玩梗一般,不由自主的湧現在了眼前。

「這一次的比賽,是春野櫻對陣山中井野。最終比分5-4。」

「當時我看見山中井野頹坐在沙灘上泣不成聲,這個畫面我永生難忘。」

「那一刻我在想,如果能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要贏下所有。如今獎盃就在眼前,我必須考慮這會不會是我此生僅有的機會。」

「我相信木葉能有過去的霸主地位,山中家族功不可沒。重鑄山中井野的榮光,我輩義不容辭!」

伴隨著比賽結束,系統,也開始宣判了結果。

【最終比分5比4】

【組合漩渦鳴人和春野櫻獲得勝利!】

【由於兩人獲得組隊勝利,額外再獲得三百金幣的獎勵。】

【山中井野和凌白在懲罰之中失敗,二次懲罰開啟。】

【山中井野受到懲罰,和凌白一起進行兩人三足小遊戲,規則不限,但必須在時間內通關指定關卡,且不能使用任何忍術。】

【凌白受到懲罰,和山中井野一起進行兩人三足小遊戲,規則不限,但必須在時間內通關指定關卡,且不能使用任何忍術。】

「井野…」,凌白看著已經泣不成聲的井野,和另一旁有些內疚的鳴人,以及滿臉驕傲的春野櫻,他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地給刺了一刀,這種痛苦,讓他終身難忘。

「我…我沒關係的,沒關係的額,真的,我一點事都沒有,一點都沒有…」

井野強忍著淚水,盡量不用悲傷的語氣重複道。

「沒關係,你看,這些懲罰不是很簡單嗎?也不複雜的,對吧?所以,也不必自責啦,都是我的問題,你自責什麼?」,凌白蹲下身,輕輕地,撫摸著井野的後背,一邊是幫助順氣,一邊則是緩緩地安撫起來。

「不…不用安慰我。我沒事…我沒事的。我只是…只是感覺…只是感覺有些對不起你…」,井野不斷地用手臂擦拭著自己臉上的淚水,可晶瑩的淚珠,卻像是剪不斷的絲線一樣,依舊是連綿不斷的向下墜落。

「沒有,我才不是安慰你呢。」,凌白緩緩搖頭。

「那你是什麼意思?」,井野顫抖著聲音詢問道。

「你看,因為我輸了,可是我卻厚著臉皮沒有哭,反倒是努力的你一直在哭,所以啊,我不是安慰你,我只是想讓你別哭了,太煩了。搞得我好愧疚的。」,凌白揉了揉鼻子,露出了一副沒心沒肺的笑容。

「你這傢伙,不會說話還學人家將一切攬在自己身上…真是笨蛋。」,井野哪裡不知道凌白的想法,隨即便開口嘀咕道。

不過在這一刻,她的淚水,止住了,一絲笑容,也是不自覺的在她的嘴角上綻放。

「如果我,如果我能夠做得更好,如果…如果能重來的話…我是不是,就不會讓你陪我一起輸掉了…」,說到這裡,山中井野狠狠地咬了咬嘴唇,眼神又一次閃過一抹不甘。

「小井野,你可是輸了哦~輸的很徹底,即便是現在想後悔,也是改變不了結局的哦。」,春野櫻搖了搖手指,看著眼前失魂落魄的井野,自己便像是勝利者一般,嘴角閃過了一絲笑意。

「撒庫拉醬…別說了…」,鳴人輕輕將手掌抬起,按在了小櫻的肩膀上。

「為什麼不能說?」,春野櫻瞪了鳴人一眼。

「別說下去了,真的,不能說下去了。」,鳴人加重了自己手掌的力度,臉色也微微變得有些陰沉。

「好吧。」,看著鳴人久違的、認真的樣子,春野櫻無奈的嘆了口氣。

鳴人這一刻才抬起頭,將目光放在了井野和凌白身上。

「是不是,很不甘心?」,凌白揉了揉井野的頭髮。

「……」,井野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沉吟了片刻。 農曆臘月二十七,陸小西給父親陸偉民打電話,詢問過年還需要買一些什麼東西,他今年打算帶着孩子和金靜回泰寧縣過年,孩子也回老家認祖歸宗。

陸偉民沉吟了一下說道:「我正想和你說過年的事,我和你媽十一也去你那裏了,你們的孩子還小,經不起折騰,今年小東嶽父身體不好,已經離不開人了,我想今年你們都不要回來了,小北前幾天來打招呼,春節可以過來多住幾天。」

「小北也給我打電話了,他們一直還沒孩子,公公婆婆催過他們幾次,讓他們到大城市檢查一下,小北賭氣說春節不回婆婆家過年,但是年三十初一還得在婆家,不然她丈夫的面子不好看。」陸小西對父親說。

「每年你們都回來,也不差這一年,我和你媽的身體還可以,前幾天我和你媽還說起你,瑤瑤快一周歲,金靜是正常生育,身體也完全恢復了,你們是不是再生一個,回來認祖歸宗時帶回來兩個孩子多好。」

陸小西從父親的話語里聽出來打算讓他再生一個兒子的意思,笑着說道:「我哥家是男孩,咱老陸家有接戶口本的了,我們在市裏也不敢超生,孩子在金靜的戶口上,單位對計劃生育管的很嚴,等允許了,我們再生兩個都行。」

陸偉民哼了一聲說道:「你這是敷衍我,金靜願不願意生還不知道,你這裏答應我再生兩個,明顯的說假話。」

被父親當面揭穿,陸小西只好哈哈幾聲,讓父親找媽媽說幾句,要是不回去過年,看看媽媽還需要什麼。

話筒里傳來小西媽的聲音:「小西,你是最後一個結婚的,現在有了瑤瑤挺好,要是再給我們生個大孫子就更好了,別小瞧生孩子,小北他們結婚兩年了,兩個人也四處打聽,就是不懷孕,你別有福不知道享,你爸的意思一個孩子將來孤單。」

見媽媽說的更直接,陸小西說了一句去廁所,把話筒遞給金靜,金靜曼聲細語地對婆婆說道:「媽,你和爸說的意思我們都明白,要是第一胎生個小子就好了,我們再看看情況,要是生二胎罰款不多的情況下,我們就再生一個,媽說的對,一個孩子是有些孤單。」

放下電話,金靜伸手抓住陸小西的耳朵問道:「剛才你說要再生兩個?我同意了嗎?

陸小西順着金靜的手勢,誇張地喊疼,瑤瑤被兩人的舉動下哭了,金靜只好放下陸小西去哄孩子,岳母武風蓮聽到瑤瑤的哭聲,趕忙跑過來看究竟,瑤瑤指著爸爸媽媽跟姥姥告狀,她啊啊地說着自己的語言,還不能表達清楚。

瑤瑤被姥姥抱走睡覺,金靜對陸小西說道:「要是我們不回去過年,明天去給爸媽匯一千塊錢過年,買東西還得捎回去,還不一定是他們想要的東西。」

年三十上午,陸小東騎着車子,送來豬肉和幾條魚,還有農村親戚給的凍豆腐和干豆腐,邱楊的父親病重,小東早就跟父親說好不回來過年,把東西放下后匆匆走了,

中午時分,陸小北和丈夫翟波拎着大包小裹進來,小北婆婆聽小北說哥哥們都不回來過年,讓兒子媳婦回娘家去過年,自己這邊還有大兒子一家在這裏。

女婿女兒過來過年,小西媽高興不少,每年孩子們都回來,也沒過多地想,突然都在外面過年不回來,她還是感覺冷清,陸偉民卻和她想法不一樣:「孩子們都長大了,我們得慢慢適應。」

四個人吃飯,陸偉民也沒做那麼多菜,小女婿翟波是教歷史的老師,但平時不愛說話,不像大女婿韓非,吃完飯,陸小北收拾,他找了一本岳父看的武俠,在沙發上安靜地看。

廚房裏,媽媽問小北:「你們是不是哪裏不對?想懷孕不能太乾淨,完事馬上洗澡,可能不容易懷上。」

陸小北笑道:「才不是你相像的那樣,婆婆聽說了一個偏方,說房事後倒立能增加懷孕幾率,每次事後都被翟波抓着腳脖子倒控,還是不好使。」

推開廚房門留着一個縫,看到翟波在看書,媽媽小聲問小北:「你多給他補補,現在條件好了,多吃一些營養品,我懷你們,啥都沒吃,像下蛋一樣就把你們生下來了。」

陸小北被媽媽的話說得哭笑不得,讓媽媽去找肉餡,她先把餃子餡喂上,才算結束了尷尬的談話。

初一早上,陸偉民的電話鈴聲就響個不斷,先是陸小南打來的,給爸媽拜年,后是邱楊打來的,孫子也會說恭喜發財紅包拿來了,陸偉民答應孫子給他買鞭炮。最後是陸小西打來的電話。

陸小西興奮地在電話里說道:「這幾天我一直在教瑤瑤說話,她現在會叫爺爺奶奶了,原來光會叫爸嗎,連姥爺姥姥都不叫。」說完在電話里讓瑤瑤叫爺爺。

瑤瑤看着電話筒,不習慣地喊著爺爺爺爺,陸偉民連聲答應,眼角有些濕潤,兒子成家,算是去了一塊心病,孩子們長大了,自己也老了,過了初五,得去弟弟那裏看看老父親,父親陸玉林年近八十,就是不願意進城,他說還是鄉下好,鄉下好生活。

陸小北搶過父親手裏的話筒讓電話里的瑤瑤喊姑姑,旁邊的金靜笑道:「你哥還沒教會瑤瑤,他只教孩子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連姥爺姥姥都沒教。」

陸小北對二嫂金靜有些敬而遠之,原來陸小北和秋詩比較要好,雖然秋詩和二哥最後沒走到一起,畢竟相處的時間比較長,金靜送給她的那條珍珠項鏈她只在結婚當天戴過,一直藏在柜子裏。

幾個人嘰嘰喳喳地說着,陸小西想起妹夫翟波,過年了總得說幾句,讓陸小北喊翟波接電話,翟波放下書接電話,給對面的哥嫂拜年,陸小西笑道:「你現在是最幸福的人了,有寒暑假期,不像我們只有幾天假,聽小北說要去大城市看看,泰寧離省城也不遠,有方便車你們就過來,出來見見世面肯定有好處。」

翟波嗯嗯答應,也讓陸小西給金靜的父母問好,有機會一定登門拜訪,放下電話,金靜對陸小西說道:「你剛才的話像是長輩的口氣,翟波年紀比你還要大幾個月吧?」

陸小西撇撇嘴說道:「這你就不懂了,他就是比我大幾歲,也得管我叫哥。」 「再給我說一遍,到底怎麼回事!」

風沙中,不斷傳來段天南的怒吼。

被扼住的牧天教探子也很無辜,此時乾脆轉頭,怒吼道:「還愣著幹嘛!快給老子上來!」

眾人噴火的目光隨之看去,就看到一個背負長槍的身影,有些拘束地走來。

「段大人,他叫楊森,是先前看守地牢的獄卒,有什麼事,您盡可問他!」探子咬牙,心中怕極,拚命把鍋往楊森身上甩。

「楊森?」

果然,段天南用力一甩,扔掉了手中戰戰兢兢的探子,隨後走去,看着這個沉默不語的男子,沉聲道:「你是楊森?」

「雲海宗弟……不,牧天教弟子楊森,參見段大人。」楊森一拜,不敢抬頭。

「我知道你,很久以前,我看過一份你的報告,在蒼雲山上,你與徐越戰過幾場,對吧?」段天南點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