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第一次鬧的烏龍,宣傳部很快就牽頭,促成了校內各系之間的籃球賽。地點還是在學校的體育館。

A大的籃球場有不少,室內室外都有。但是按照比賽標準32×19建的,只有在體育館內的兩個室內球場。

為了舉辦校內籃球友誼賽,他們以學生會的名義長期「霸佔」了其中一個,而另一個留給其餘學生作賽前熱身,和籃球社的平時訓練用。

這天,小組賽的第一場開始。作為體育部部長的姜小寒自然要在現場進行指揮,防止出現什麼突髮狀況。

可這場上正在比賽呢,突然一個球從隔壁場地「嗖」地飛過來,砸在了球場中央。

「我勒個去!誰幹的?!!」

姜小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她的反應甚至比球場上正在比賽的雙方都要激烈。一回頭,就見幾個籃球社的成員不好意思地搓着手。

那幾人這次也學乖了,不等姜小寒再次發火,便自覺地跑去把球給抱了回來。

比賽繼續。

可又過了沒二十分鐘,又是一顆球,伴着一聲不知誰喊的「小心」就飛了過來。

姜小寒剛想回頭看看發生了什麼,那球便和她的側臉來了個親密接觸。

失去意識前,她就看着15號球衣在自己眼前不斷放大:

這人絕對是故意的!

由於第一場比賽的出師不利,整個校內籃球友誼賽的項目,差一點被叫停。

而這筆帳,直接被姜小寒算在了現任籃球社社長、也是發出那兩球的運動員王嘯頭上。

「部長,其實那倆球……」不是王嘯砸的,他是想救球來着。

一個在場對面看得分明的部員想要替王嘯說兩句公道話,可不等他說完,姜小寒就捂著耳朵:

「你們誰都別替他說話!他已經進我黑名單了,一輩子也甭想放出來的那種!」

而接下來的幾場比賽,體育部為了防止再出現相同的插曲,直接在比賽時間徵用了兩個場地,還把裁判席挪到了牆角的位置。

可姜小寒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剛立下這輩子也不要再見王嘯的flag,下一刻就倒了:

「學姐!輔導員找你!」

在去找輔導員的路上,姜小寒的左眼皮就一直跳個不停。等她到了辦公室,果不其然,那老師第一句話便是:

「聽說咱們系的王嘯是籃球社的社長?咱們系也該建個像樣的籃球隊了,不然這種校內賽,比分沒法看呀!」 陸瑤不敢再想下去。

現在是秋末,在這古代靠北的地方天氣早晚還算涼快,屍體腐爛的沒那麼快,但那味也蠻重的。

如果旱情再持續下去,沒有得到緩解的話,陸瑤怕疫情會提早爆發。

就算命大躲過了這個年。

可等來年開春,氣溫慢慢回暖,那時正是細菌繁殖最佳時間,到時候可以想像到處遍地腐屍,是何等的恐怖。

如果不及時清理焚燒,等疫情爆發起來,將會一發不可收拾,那時的場景也許用人間煉獄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到時候等這些人想走都走不了。

「唉!」

陸瑤重重的嘆了口氣,她發現在這古代異世界,一個月下來的嘆氣聲都超過上輩子的所有的了。

陸瑤拉著陸宇軒兩人快速的離開人群,在一塊空地上,頭擠著頭,挨在一起。

把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一一的盤算起來。

其實大部分都是陸瑤在說,陸宇軒在一旁問。

陸瑤本意就想多多鍛煉小軒,所以姐弟兩個,一個有意引導,一個懵懵懂懂的相談的還算不錯。

很快,天就黑了,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個個都渴的嘴都禿嚕皮了,大家都缺水的厲害。

所以陸瑤也不敢明目張胆的用水做野菜湯了,兩人只能偷摸著喝了點靈泉水,以水充饑。

事後,姐弟兩人找了個人少的地方打算早點休息,俗稱閉目養神,畢竟明天還要早起離開這裡。

在這時間呆的越久,陸瑤心裡就越瘮得慌,要不是天黑了不安全,怕被盯上,她都想帶著小軒立馬走人連夜趕路了。

一夜無眠,陸瑤閉目養神,這裡人多她不敢明目張胆的修鍊,更不敢真心睡覺。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異能,雖然成果不錯,但離升到二級,還差一大截呢,但應付幾人是沒多大問題的。

雖然夜裡沒有霜露,但陸瑤覺著今天又比昨天冷了不少,在這早晚溫差有點大。

陸瑤時不時的往火堆里添加些許柴火,讓其旺一點,這樣小軒就不會被凍感冒了。

天亮時分,不知是誰在哪個地方喊了一句:

「大家上啊,搶他娘的,他們有馬車,指定有糧!」

「有了糧食我們就能活了!」

話音剛落,只見周圍呼啦啦好多人,個個舉著火把,都往城門口方向聚攏。

陸瑤連忙站了起來,順帶著叫醒小軒。

她們得趕快離開這裡,這太反常了,處處都透著不尋常,半夜三更,哪有糧搶?

除非……

府城!

陸瑤一想到這小臉煞白,他們要造反搶糧。

「想要活命的就過來。」

「怕什麼,反正都是死,要死也要做個飽死鬼。」

遠遠的,陸瑤還聽見他們的怒號聲,也可以說是壯膽聲。

這一看就是有組織有預謀的,但餓狠了的流民哪管這麼多,見著有吃的就行。

陸瑤看了一下周圍,到處都已經亂成一團,有的勇往直前,就像剛剛那人說的,要死也要做個飽死鬼,也有像她這樣怕死選擇離開的。

陸瑤把這一類人,歸類為聰明人。

看著密密麻麻沖向城門口的人,陸瑤覺得他們的成功希望不大,除非有心人蓄謀已久。

要不然就憑几個餓的兩眼發暈,連走路都困難的流民,哪打的過身強體壯手握兵器的官兵。

不知跑了多久,陸瑤只知道他們從天沒亮起步,到現在太陽都掛的老高了,他們應該安全了。

……

「大姐,大姐!」

剛停下沒喘兩口氣,旁邊陸宇軒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角,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大姐,你看,那些人是不是村長和阿爺他們,還有大姑,二姑?」

陸瑤順著小軒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到了幾十個眼熟的人。

不過都是些她最不願意見的人。

陸瑤有些意外,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們。

讓她更沒想到的是,人品不咋樣的陸老頭一家也會選擇離開那裡,看來,他們中也是有聰明人的。

碰上他們一大家子,讓原本就因進不去城還逃亡而鬱悶的陸瑤,更加如哏在喉的難受了。

「行了,別瞎囔囔,我們走我們的。」

陸瑤心情不好,口氣有點大,說著拉著小軒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而小軒現在覺得很委屈,他明明好心提醒大姐,別走那邊去,結果被凶了。

委屈!

難過!

不過見自己大姐凶吧吧的,他還是乖乖的沒有再出聲。

陸瑤也知道剛才自己說話重了,轉過頭看向一臉委屈的小傢伙,輕輕拍了拍他肩膀:

「別委屈了,姐知道你的意思!」

「我們離他們遠點就是了。」

「還有即使有他們在,姐也會偷偷給你做好吃的(野菜湯)。」

「大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大姐知道。」

陸瑤憋著笑,為表肯定還重重點了點頭,當然,如果她把笑容收一收,也許說服力會強那麼點。

小軒這會更委屈了,他姐就會拿他尋開心。

……

蜿蜒崎嶇的山路上,一大群人一夥一夥的向前慢慢挪動著。

有氣無力的好像隨時都會倒下的樣子。

陸瑤在他們的身上看到了對未來的恐懼和絕望。

「小心點,別走丟了!」

陸瑤緊了緊小軒的手,出聲提醒到。

官道上,時不時的就能看到無人理會的屍體,有的甚至已經開始腐爛,看到這人群中氣氛愈發的壓抑起來。

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半大孩子,陸瑤不知怎的,總感覺眼睛澀澀的有點酸。

而那些靠坐在道旁走不動的流民,見到人群,特別是人群中的小孩和包裹。

他們有如野狼遇見了野物般,眼中滿是幽幽的紅光。

小軒害怕的使勁往陸瑤身上靠,以求帶點安全感。

陸瑤看到這種眼神也害怕,只見,她拉著小軒往人多的地方鑽,儘可能的走路中間,因為她怕一不小心被拉走。

一路上姐弟倆也不敢停下來休息,心情也特別的低落,特別是一路上見到越來越多的死人時,那感覺尤其之甚。

不知怎的,看著一路的屍體,陸瑤總感覺和末世有點像。

龜裂的大地,乾枯的河道,飛塵的黃道。

如果再來點喪屍就更像末世了。

不同的是,她比在末世里混的慘多了,在末世至少她能光明正大的使用異能。

在這亂世,拳頭大才是老大。

明晃晃的太陽高掛在頭頂,昨晚冷的要死,現在卻曬得陸瑤一陣陣暈眩。

路上沒人敢休息,也不知走了多遠的路,她只知道麻木的跟著,從日起到日落。

現在陸瑤覺得兩條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再看看小軒,小傢伙比自己更慘,雙腿都走的顫顫巍巍了。

要不是自己拉著,他怕站都站不穩,陸瑤覺得,以前的逃荒路和今天的比起來,渣渣都不是。

現在是想吃不敢吃,想歇不敢歇,她試問,還有比她更慘的穿越女嗎?

有嗎? 綠湖村,變化不大,但也不小,隨着艾倫這位族長帶着一群少年離村2年有餘,在花蛇這位臨時族長的帶領下,部族也還算是安穩。

惡魔侵襲,兩次大戰給村子帶來的損害,在這兩年多里,也算是慢慢平復了下來,再看不到有多少戰爭的痕迹,除了當初被傳奇巨龍菲格拉斯一口龍息在北門灼燒出來的那一片琉璃地面,被保留下來。

「激流灣那邊的地,今年大家還得加把勁兒,多開墾些土地出來!!」

花蛇意氣風發,在艾倫的石堡大廳中,與毛羅、茶花、帕瓦奧等人一起,對下面幾個月的村中事項,進行安排。

「好的,族長,回頭我就多安排點人手,到激流灣去。」

村中議事成員,有不小的變化,除了帕瓦奧、茶花等相對高大熟悉的面孔外,大廳那一張長長的條形桌后,還多出了幾道低矮的矮地精面孔,都是這兩年來花蛇提拔上來的。

相比艾倫在時,處事雖然還算公平,不過仍舊喜歡從綠野部族舊人中提拔可用人才,或者是部族中身手實力更出色的戰士;但是到了花蛇掌權這兩年,他卻更喜歡任用矮地精們來辦事兒。

一來,是這矮地精的腦子,確實比其他地精種要轉的快,學習也好學藝兒也罷,他們都能很快上手;二來,就是這群矮地精們的實力雖然差了點,可是他們任勞任怨,更好管理啊,不像其他熊地精、大地精族人,老是動不動就要打一架、吵一嘴的,管理起來很是麻煩。

當然,這也跟花蛇的心態有關,他在熊地精中也算是個異類了,對於任何地精種都沒有什麼歧視的眼神,即便矮地精身手實力差,他也能一視同仁地平等對待他們,因此很得這群矮地精們擁戴。

艾倫這人雖然善於學習,也在漸漸改變身上某些壞毛病,但是他心中對於矮地精的成見與看不起,其實仍舊好有殘留,這是源於荒野土著的天性,尊重強者鄙視弱者,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完全消除的。當然,這些年裏艾倫對矮地精也漸漸重視起來,有了蔻兒、艾琳、湯姆這三個好學生在一旁向他展示著矮地精們的優點,所以族中中高層的主管、頭目中,也漸漸多了不少矮地精的位置。

此時負責開拓荒地的主管,便是出自原羅蘭部落的達米恩.羅蘭,年紀30出頭的他經過後天的培養學習,已經成為了族中對算數、統籌這一塊很是不錯的人才。

「我傲羅礦場這邊的人員補充,什麼時候能夠到位啊?」

帕瓦奧自從進階高階以後,便被分派接管了傲羅礦場的事物,後來隨着艾倫南下遊歷,帕瓦奧的礦場任務繁重缺少勞力,花蛇又把毛羅給安排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