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為頂尖宇宙霸主,有些強者有宮殿類至寶,保命能力強;有些強者有領域類至寶,壓制能力強……

然而,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卻是那些攻擊威能恐怖無比,如「世界樹」「天蝕宮主」這等宇宙霸主中最恐怖的存在,一招便能湮滅普通宇宙霸主!

吳潛現在的攻擊力,離天蝕宮主還太遠,但也算是勉強跨入了那個層次。

更何況,吳潛還有七光界這等媲美高等領域類至寶的寶物。

嗖!嗖!

荒蒙尊者還處在惶恐的狀態中,吳潛神力暴涌,又是兩劍跟來,裹挾著無窮的威能,令天地都變色。

「只剩下百分之六十的神體了。」

「不——」

荒蒙尊者眼睛都發紅了。

這時,天邊卻響起一道蘊含着無窮憤怒的聲音。

「人類,爾敢!」

這一道聲音夾雜着靈魂的攻擊,令吳潛的動作都微微一頓。

「哈哈,是逸藍御主!我有救了!」

荒蒙尊者露出劫後餘生的表情,連忙大吼道:「逸藍御主,快來救我!」

下一刻,穿着火紅色鎧甲的逸藍御主出現在七光界的範圍之外,眉頭緊緊皺着。

「荒蒙,這就是你說的人類頂尖宇宙霸主?」

「逸藍御主,這人類有媲美高等領域類至寶的寶物,並且一擊能損傷我百分之十的神體,絕對算得上是頂尖宇宙霸主!」

荒蒙尊者連忙解釋道。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瞬息間,荒蒙尊者又湮滅了百分之十的神體。

「哦?」

逸藍御主臉色微微一變,看向吳潛,當即也不猶豫,燃燒神力朝着吳潛和荒蒙尊者飛去。

轟~

逸藍御主的生命基因層次雖然只有一千倍,可是神體巨大無比,足足有數百公里高,燃燒神力之下,竟然連七光界的束縛效果都大打折扣。

只是吳潛根本不管逸藍御主,只是一味的全力攻擊荒蒙尊者,兩劍下去,又是百分之二十五的神體湮滅。

「只剩下百分二十三的神體,來不及了……」

荒蒙尊者閃過一絲絕望的神色,即使逸藍御主全力飛行,可要穿越七光界的範圍,也需要一些時間。

這段時間,足夠吳潛殺死荒蒙尊者了。

「死吧!都死吧!」

「乾巫!等我從歲月長河中回來,我定要殺你!」

轟~

無盡的能量翻滾著,荒蒙尊者眼睛赤紅,竟然爆炸自己的神體,整個岩漿海都動蕩起來,似要翻個底朝天!威特按照左慈的交代,讓黑客在各大社交平台上散佈了這條需編譯的信息:血鴉歸隊。

這四個字,就算是被人破解,也很難理解其深意為左慈召喚奈特於遊戲中集合,更何況,就算被猜到八九分,這《勇者大陸》的世界已經非常人能進,更不要說那惡血天涯的位置知道之人寥寥可數。

該做的都做了,剩下的

《幻遊獵人》第658回(二)危機四起(3)血鴉重逢 「陳天龍,我來幫你引薦一下。」

唯恐陳天龍和皮衣男再吵起來,夏瑩瑩連忙出聲打斷,然後開始為陳天龍介紹卡座里的那三個人。

她先是指向那一對摟在一起的年輕男女,介紹起來。

那年輕男人名叫王偉,和夏瑩瑩一樣,都是紀秋水的大學同學。

只不過圈子不一樣,王偉沒和紀秋水如何接觸過,和夏瑩瑩倒是一個圈子的,這些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聯絡,甚至兩家生意上也有往來。

這次王偉會來,純粹是因為「老同學」這層身份,而且他依稀記得,紀秋水可是當年的班花,見見班花飽飽眼福,誰不樂意?

王偉身邊摟着的那個女人,叫方甜,長相和名字一樣甜美,看起來就是個軟妹,整個人都幾乎陷進了王偉的懷抱里。

只不過方甜的甜美,更透著一股嬌柔造作,不似夏瑩瑩一樣,甜美似乎已經揉進了骨子裏,渾然天成,儼然就是天生的氣質啊。

最後,夏瑩瑩才開始介紹那個穿着皮夾克的男人。

皮衣男名叫徐斌,他倒不是紀秋水的同學,但徐家最近和夏家有合作,徐斌和夏瑩瑩又算是從小在一個大院裏長大的。

今天中午,徐斌還因為家族和夏家的合作,剛和夏瑩瑩一起吃過午飯。

所以得知夏瑩瑩晚上要宴請紀秋水,再加上徐斌看到紀秋水的第一眼時就挪不開了眼睛,當即決定跟過來一起聚會。

通過紀秋水剛才的敘述,可以得知,夏家在帝都絕對算得上是顯赫家族。

須知紀秋水當年上的是帝都最好的學府,那裏絕不缺少家世出眾的二代們。

夏瑩瑩能夠成為全班富二代中最富的那位,甚至在全校都小有名氣,可見夏家權勢如何。

徐家能與夏家平起平坐合作,顯然也來頭不俗,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徐斌那麼狂傲了。

他這家事和外表,泡妞還真的從未失利過,甚至勾搭一些人妻也是手到擒來。

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將紀秋水當成了獵物,那麼紀秋水就絕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也不是什麼大家族。」

等到夏瑩瑩介紹完后,徐斌得意地擺了擺手,道:「只不過,勉強比某些人的小生意,要強上那麼幾百倍幾千倍而已。」

聞言,陳天龍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他沒有理會徐斌的猖狂,而是抱着妞妞,拉着紀秋水的小手,緩緩坐了下來。

見陳天龍沒有和徐斌爭下去,夏瑩瑩也鬆了口氣,當即將菜單拿給陳天龍,道:「我們剛才已經點好餐了,你看你想吃什麼,可以再點一些。」

「沒事。」

陳天龍微笑道:「我飯量不大,隨便吃什麼都行,不用單點。」

「那成,既然如此,我就讓服務員上菜上酒了。」

夏瑩瑩當即沖着旁邊等候已久的侍應生道:「幫我們把酒菜都上來吧。」

連普通的音樂酒吧都有燒烤美食,更不用說這種入會費百萬起步的會員制音樂會所了。

來這兒的人,第一是沖着極致的服務來的,第二是沖着那些著名的樂隊,第三是來結交同類朋友的,多個朋友多一條路,畢竟能來這裏的,都是繳納過百萬會費的富豪們,會所已經自動幫他們提高了交友門檻兒,第四,便是像夏瑩瑩這樣,純粹過來聚會的。

這裏不像普通音樂酒吧那樣嘈雜,而且這裏的美食都是頂級大廚精心烹飪的,周圍也很少有低素質亂吼亂叫的人群。

雖說音樂酒吧享受的就是那種躁動,但畢竟人與人是不一樣的。

夏瑩瑩就很喜歡這種地方。

很快,眾人點的美食便一道一道行雲流水般送上來了,同時送上來的還有兩瓶82拉菲,以及三瓶醬香型茅台白酒。

「今天,咱們女生喝紅酒,男士喝白酒,不醉不歸!」

今天畢竟是為紀秋水接風,酒無疑是聚會中的重中之重。

「今天我來當這個酒司令。」

徐斌一把將白酒拿了過來,給自己、陳天龍和王偉倒了滿滿一杯。

徐斌沒有去看王偉,而是直接看向陳天龍,譏諷道:「酒量怎麼樣,不能喝可要提前認輸,別等下滑到了桌子下面像條死狗,那可就丟人了。」

「陳天龍,你可小心點哦。」

夏瑩瑩在旁邊挑眉道:「徐斌可是有名的酒場小王子,很多酒吧老手都被他喝趴下過。」

聞言,紀秋水眉梢微微一擰。

很顯然,徐斌這是想要在酒桌上辦陳天龍難堪。

紀秋水張了張嘴,正要幫陳天龍說話,徐斌已將目光投向了她。

「秋水,來,我敬你們小兩口!」

…… 「……」

宋顏先是愣了片刻,旋即臉色一黑。

這句話,足夠證明了,楚塵確實是好了。

好端端的竟然開車!

「滾。」

宋顏將手中的那塊蛋糕朝著楚塵砸了過去。

楚塵一溜煙般躲回了自己的房間。

宋顏看著楚塵房門關上,嘴角不由得抽動了一下。

占著茅坑……

宋顏有種想衝進去,再一次砸壞楚塵腦袋的衝動。

腦海中,楚塵的這幾個字一直在盤旋。

片刻,宋顏自己也忍不住撲哧地笑了出來。

宋顏心中的一塊石頭卸下了。

五年來,在所有人都認定楚塵天生便傻的時候,只有宋顏自己覺得,是她撞壞了的楚塵的腦袋。她心裡一直有負罪感,現在,感覺身子一下子輕鬆了好多,看著桌面上的蛋糕,宋顏忍不住,又切了一口吃了起來。

這是宋顏吃過的,最好吃的生日蛋糕。

一夜過去。

楚塵一大早打開了房門,伸了個懶腰,看了眼桌面上剩餘的蛋糕,下意識微笑,隨即走出別墅。

宋家的別墅群之間,是一片林園,楚塵來到了湖泊旁。

「這湖,似乎還名叫宋湖。」楚塵感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哪天宋家真的在禪城站不穩腳跟了,就這片地,都足以讓宋家人這輩子衣食無憂。

沿著湖泊,楚塵聽聞一陣鑼鼓聲音。

抬頭去看。

梅花樁上,醒獅起舞。

楚塵走過去,饒有興趣地欣賞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