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餐,山崎海和柳源家的三女兒一起出門。

剩下的鍋碗什麼的,身穿粉色櫻花武士服,嘴裏吊著煙斗的柳源春藏已經包攬了。

他雖然只有一隻胳膊,但顯然不是第一次洗碗,手法相當嫻熟。

柳源家三個女兒分別是小學,國中和高中,學校都不在一個方向,在清河町的十字路口就分開了。

山崎海和柳源梨繪都是高中,但他們也不在一個高中。

柳源梨繪在常青台私立女子高等學校,東京都五大名校之一,實行精英教育,學校除了普通科外還有曰本高校中為數不多的能力科。

說起來,柳源梨繪國中和山崎海是在一個學校的。

她能進入常青台倒不是柳源家有錢,主要是她國中時曾在全國國中女子劍道比賽中拿過一等獎,又在常青台的入學考試中拿到了優異的成績。

潛力十足,這才被錄取進入。

山崎海所在的峰原高中雖然放在東京都來說也不差,但到底是公立的,和私立學校還是不太好放一起比較的。

……

出了家門,山崎海和柳源梨繪同行了一段路,但在清河町電車站門口就要分開各自去學校。

峰原高中毗鄰新宿,最快最便捷抵達學校的交通方式是乘坐公交車。

柳源梨繪所在的常青台女子私立高校,位置則就在涉谷區內,從清河町的電車站打卡上車兩站路十幾分鐘就到了,相對要方便不少。

不過在電車站門口分開的時候,山崎海不經意間視野中看到了一個身材嬌小可愛的女生。

她額前留着整齊的空氣劉海,腦袋上還有根呆毛,個子看上去頂多小學剛生初中的模樣,身上背着卡通雙肩書包,不大的小手中邊走路邊把玩著一枚造型精緻的硬幣。

上衣是白色短袖襯衣,米色針織V領的毛背心,領口附近有平行於領口的紅色線條,左胸前綉著的校徽和柳源梨繪一般無二。

如果沒記錯,常青台私立女子高校只有一個高中部,並沒有設有國中和小學,那理論上來說兩人應該同一個學校的。

山崎海的視線忍不住停留了兩眼。

清河町能進入常青台的女高中生不多,柳源梨繪每天上學跟自己屁股後面嘰嘰喳喳地說着她在學校里的事情,倒是從來沒提過有同校生和她都住在清河町。

那個小學生模樣的嬌小女孩並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還跟着一個花白頭髮裹着頭巾,走路時背部微駝,手裏拎着便當盒的老奶奶。

兩人在電車站門口分別的時候,那個女孩轉身快步撲進老奶奶地懷裏親昵的蹭了蹭臉,歡快地說了聲「我上學了奶奶。」

說完,她便接過便當盒,轉身走路時蹦蹦跳跳地很開心。

可她蹦躂了沒幾步,還沒進電車站,就蹦躂不起來了。

臉上開心的笑容也一下子變冷,最後化作一聲輕哼。

這變臉夠可以的。

山崎海咋舌。

當然,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山崎海分明看到,對方是在看到和他一起的柳源梨繪時,才一下子變了臉的。

旁邊原本還在嘰嘰喳喳問山崎海五月黃金周有沒有時間,一起去東京周圍短途旅遊的柳源梨繪這時也止住了話頭。

她俯視着瞥了對方一眼,鼻孔里也發出了一聲輕哼。

???

山崎海有點摸不著頭腦。

眼前的兩個女生,一個長發飄逸,細腰緊緻、苗條的雙腿,以及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

妥妥的黑長直系JK美少女。

另外一個嬌小可愛,及肩的黑色中短髮,不化妝也很俏麗的娃娃臉看起來很幼,說是小學剛升初中估計都有人信。

標準的高中合法蘿莉。

身材嘛…就不談了。

相當有些凄慘,胸線看着都模糊不清,應該還在穿小背心的階段。

他忽然有點理解兩人為啥不對路了。

或許還有其他原因。

但這看着就不像是一個「陣營」的啊。

柳源梨繪和小蘿莉還在站在電車站門口較勁,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看上去像是誰先走一步就弱了氣勢似的。

啊這….常青台女校不查遲到嗎?

無意多管閑事,趕着上學的山崎海揉了揉眉心,抬起腳步就繼續往前走。

柳源梨繪察覺到山崎海要走了,這才反應了過來,趕緊沖着山崎海的背影大聲地提醒,五月黃金周一定要空出時間來。

山崎海一邊走,一邊舉手向後揮了揮,表示知道了再見。

那個小蘿莉看到柳源梨繪對山崎海那麼熱切,轉頭狐疑地看了眼山崎海的背影幾眼,嘴角忽然輕蔑地笑了一聲。

「哼哼!柳源同學那麼主動地在大街上和男孩子說話,真是沒有風紀委員會副會長的矜持,身為女孩子也不知道害羞!」

「要你管!」

柳源梨繪柳眉一揚,斜眼瞥了下她的身後,立馬不假所思地反擊。

「倒是谷坂同學你,身為會長,那麼大了還要奶奶送上學,也不知道是誰不好意思,說不定晚上睡覺還和奶奶睡一個房間呢吧?做噩夢是不是還抱着奶奶哭鼻子呀?「

她說完,「居高臨下」地上下打量了谷坂悠由一眼,裝作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自顧自地點頭嗯了兩聲。

下一秒,柳源梨繪根本不給炸毛的谷坂悠由反擊的機會,轉頭拔腿就進了電車站。

「啊啊啊…可惡!」

谷坂悠由握緊了小拳頭,手心的硬幣攥得緊緊的。

學校風紀委員會裏這個副會長柳源梨繪,從開學就和自己各方面不對路子,聽人說還暗地裏說自己小話,比如「什麼發育好了再來上高中」、「小學生怎麼能當會長」…

想起來,她心裏就氣得一陣牙痒痒。

哼,遲早有一天我要成為大阪府「雷神」五十嵐凶真那樣的電磁系超能力者!

到時候,哼哼!所有嘲笑自己身高和發育的,都要好好的給自己道歉!

她正發着宏圖大願,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這時,身後傳來了奶奶的聲音,似乎對自己站在電車站門口遲遲不進去有些擔心疑惑。

谷坂悠由趕緊轉身露出笑臉,擺了擺手示意別擔心,低着頭嘴裏嘟囔了兩句「壞女人」,快步跑進了電車站。

她三歲的時候父母離婚,父親在警視廳任職,平時工作繁忙都沒時間管自己,從小她就被奶奶帶大,兩人感情極好。

幼稚園開始,奶奶就一直習慣了送她上學。

現在奶奶年紀大了,自己卻還被當成小孩子,每天上學放學接送…

谷坂悠由想到這,不由苦惱了抬起雙手揉了揉自己的娃娃臉。

進站的時候,她又偷瞄了一眼身高,內心一陣哀嚎。

可惡!!!

什麼時候才能發育長大啊!

……

山崎海下了車,走在峰原高中門前的緩坡道上的時候。

隔着老遠,就看到門口一個手裏拿着竹劍,鼻尖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長相斯文的體育老師冢本志雄,正在例行檢查學生們的儀容儀錶。

東京到底是物慾橫流的大都市,男生女生小時候再乖乖聽話,到了高中階段也很容易受到各種風氣和群體影響。

不少男生會留長發,或者燙染誇張的髮型,女生則是化妝和各種首飾,公立學校這種情況更嚴重也更多,各種鬥智斗勇。

平時放假管不著,周一開學,兼職紀律部主任的體育老師冢本志雄肯定是要清理一下「刺頭」的。

山崎海排隊接受檢查的時候,就聽前面就有一個黃髮捲毛在那據理力爭。

對方辯解說自己是天然卷,就算他讓剃光頭,再長出來也還是捲髮。

生生不息,斬殺不盡。

校門口,冢本志雄面色冷靜地推了下鼻樑上的眼睛,不帶絲毫感情地朝着後面的山崎海伸手一指。

「仔細看看!山崎海同學的才是天然卷,崛部同學,我給你一天時間,明天我要看到一個全新面貌的你,能做到嗎?」

「冢本老師!我和山崎同學一樣,我們都是天然卷,真的…」

「能做到嗎?」

「冢本老師您可能會奇怪,為什麼剛開學的時候我不是捲髮,但冢本老師您知道突發性捲髮基因嗎?就是人體潛藏的…」

「能做到嗎?」

「真的真的!我真的沒騙人,就和東京街上最近爆發的喰種一樣,都是突然有一天…」

「今天把你父母叫來,我們談談。」

「報告冢本老師!能做到!」

「……」

山崎海看得心中一陣無語。

這活寶黃毛捲髮男他是認識的,名叫崛部和彥,和他入學分在了一個班,都在一年三班,性格有點過於狂野奔放。

上一周崛部和彥還不是捲髮,也不知道周末抽了什麼風,今天去燙了一頭金黃捲髮,還痴心妄想矇混過關。

騷年,以為換個髮型老師就不認識你了?

山崎海開學沒多久就察覺了,峰原高中的體育老師冢本志雄有點外柔內細,目光十分毒辣。

所以他開學快一個月了,每次遇到都規規矩矩地打招呼,以至於冢本志雄對山崎海的印象野不錯。

唔,又或許也可能這個世界是看臉的,顏值高相貌帥氣的男生,稍微守點規矩,在老師眼裏就能瘋狂加分了。

山崎海和垂頭喪氣的崛部和彥前後腳進的校門。

剛進來沒多久,後面就來了個板寸頭的精壯少年,上來從中間雙臂一把摟住兩人的肩膀。

「哈哈哈!山崎!崛部!能見到你們活着來學校真是太開心了,來!跟我一起張開雙臂,擁抱太陽!」

山崎海微微測過頭瞄了眼,不出意外,這個小嘴抹了蜜的是一個「滿臉橫肉」,長得跟個大猩猩似的精壯小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