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花點錢把這事宣揚出去,且不說這事涉嫌違法,就你們這麼大的葯膳館,生意下降個一兩成你們都受不了,我想你應該好好掂量掂量!」

「嗯?你知不知道這裏是何總的地盤?上次就是你搶了這家店的何首烏,何總沒找你麻煩,你竟然還敢上門挑事?」

「哦?看來你老黑這輩子也就只能混成這個樣子了,沒關係,反正丟的是何總的臉,如果沒事,我先走了,回頭店裏什麼不好的新聞,那就不要怪我哦!」

「李峰,你不要太囂張,你真以為沒人製得住你嗎?」

「你錯了!我這不叫囂張,我這是有理走遍天下,錄音我也錄了,照片我也拍了。想要了事,按法律來,假一賠三。2萬塊不虧!另外多說一句,就你這樣的貨色,我想走你攔得住嗎?」 甚至還想著或許自己可以找點其他的事情做,可是沒想到柳玉兒毫不留情的就拋棄了他,還把話說的那麼難聽。

他不怨她,畢竟沒有成親,她又再選的權利,只是那之後,柳玉兒這個名字就在他心裡徹底的死了。

只是想起柳玉兒,他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

中午的功夫,他沒有留在陸家吃飯,而是專門回了一趟家。

妹子陸羽燕自從知道他又能賺錢之後,對他的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拐彎。

「大哥,回來了,不在陸家吃飯?」陸羽燕笑著主動跟陸玉君打招呼。

陸玉君嗯了一聲,就不願意再跟這個妹妹說更多的話了。

回到屋子裡找到娘,便把自己回來的目的說了。

「什麼?你要娶柳家的那個傻子?玉君,你沒發燒吧?」朱氏驚愕出聲。

「娘,你沒聽錯,我就是要娶柳蓮兒。」陸玉君堅持道。

柳蓮兒是柳玉兒的妹妹,因為小時候一場大病便落下了病根,看著有點痴傻。

上次柳玉兒明確放話不會嫁給陸玉君之後,就把柳蓮兒推出來了,說是要嫁就嫁柳蓮兒。

當時柳蓮兒是個傻子,他不樂意,朱氏也不樂意。

可是其實柳蓮兒不錯的。

陸玉君記得自己以前每次跟柳玉兒見面,柳蓮兒都會躲在一旁看著自己,還會沖自己笑。

只是以前他覺得一個傻子沖著自己笑,覺得晦氣,所以對柳蓮兒也沒什麼好感,對她也是一直都不好。

可是上次媒婆來的時候說的話卻讓他一直都記在了心裡。

媒婆說,「問了一圈,就柳家那個傻子說願意嫁給你。」

當時他雖然覺得屈辱,可是也覺得至少還有個傻子。

他嘗過被人看低的感覺,所以他不會要那些踩高捧低的人。

而他現在雖然能站著,雖然還能賺錢,可是他不確定自己會不會一直這麼走運。

畢竟他現在的運氣很大一部分來自陸家人呢。

可是如果有一天自己再跌落泥坑,那些女人會不會立即就跟柳玉兒一樣離開呢?

每次想到這些,陸玉君就打心裡覺得害怕。

不,他絕不能要這樣的女人。

可是他終歸是要娶妻的。

不然愧對祖宗。

既然非要娶,那為什麼不能是柳蓮兒呢?

至少那個傻子在他過的不如狗的時候說願意,就這兩個字,就足以讓他下定決心。

而且他其實一直都知道柳蓮兒在柳家的日子不好過。

因為痴傻力氣又大,柳家人總是把沉活累活讓她做,卻讓她睡在豬圈裡,還總是不讓她吃飽。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沒有過抱怨,還總是樂呵呵的。

想到這些,陸玉君更是堅定了一定要娶柳蓮兒把柳蓮兒接到身邊好好照顧的念頭。

而且說實話柳蓮兒長得不錯的,若不是痴傻,一點都不比柳玉兒差。

朱氏聽著兒子說了這麼一番話,這才明白原來自己的兒子不是說笑的,而是真的下定了決心。

她雖然還是不甘願,但是想著那種踩高捧低看兒子又好了才願意嫁的人,她也不願意要。

只是就在她準備答應兒子的時候,卻聽到陸羽燕喊道,「不,我不允許你娶那個傻子,哥,你現在都已經不瘸了,賺的也不少,為什麼非要娶個傻子,你要是娶個傻子,那我怎麼辦?我不想被人瞧不起。」

「這是我的事情,跟你沒關係。」陸玉君冷聲道,對於這個妹妹他已經徹底的失望了,而且也已經決定不會再管妹妹了,妹妹出嫁,他最多會拿錢給她做身新衣服和棉被,至於其他的,不可能了。

「什麼叫你的事情,你是我哥,以後娶的女人是我嫂子,反正我不會允許一個傻子做我的嫂子的。」陸羽燕看著陸玉君冷冷的臉龐,心裡有些不舒服,可是卻堅持道。

「娘,我還有活沒做完,就先走了,總之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還勞煩娘去柳家說一聲。」

「哥,你不能這麼做,你要是敢娶一個傻子,那我就再也不回來了。」陸羽燕心裡很慌,可是卻還是看這陸玉君眼睜睜的從跟前走了。

她氣的又哭又叫,卻無濟於事。

只能轉過身繼續跟朱氏說。

只是朱氏心中對陸羽燕的失望一點都不比陸玉君少,看著陸羽燕口口聲聲都是怕人家笑話而不願意讓自己的大哥娶柳蓮兒,一句話沒說就拿了錢走了。

「娘,你要去哪兒?」

「我去給你大哥提親。」

「娘,你是不是瘋了,你還真要大哥娶那個傻子不成?」

「你大哥喜歡,那娘就答應。」

「娘,你不能去,娘,我不許你去。」

「羽燕,你能不能別鬧了,你大哥說得對,至少人家在你哥落魄的時候答應嫁給你哥,可你呢,你難道還沒有一點長進嗎?你知不知道你哥受傷之後誰傷你哥最重,我告訴你,是你,你當時那些話把你哥差點逼上絕路,要不是陸家,你哥現在就沒了。」

「娘,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我把我哥逼上絕路,明明是哥自己想不開,跟我有什麼關係,反正娘,我不許你去。」

「羽燕,你給我讓開,我告訴你,你乖乖聽話,就給我在家,如果不聽話,就給我走。」說完之後,朱氏便離開了。

留下陸羽燕一個人呆愣著站在原地。

眼底都是惡毒的東西。

轉眼到了秋天,也就是秋收的季節。

不出所料,地里的莊稼產下的糧食還不夠塞牙縫的。

陸玉峰江春榮和陸玉海以及柳氏一起去收割了地里的莊稼,一共打了五袋子,還是帶著殼子,如果把殼子脫了,也就是兩三袋子的事情。

也不過才值半兩銀子。

雖然是在預料之中,但是看著這忙活了大半年才產下這麼點,其實陸嬌還是有些失望的。

不過失望之後,她就知道自己存在空間和地窖里的糧食有用武之地了,而且她在空間里種了幾畝糧食,空間流速很快,現在已經快要成熟了。

到時候就有源源不斷的糧食了。

她現在也算是過上了人在家裡做,每天數錢數到手抽筋的日子了。

她把其中兩袋子給了陸玉海和柳氏,柳氏和陸玉海都很驚訝,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家今年糧食多,不差這一點,這糧食給你們是看在陸寧阿哥的份兒上,你們可別以為這地就又是你們家的了。」陸嬌怕他們動歪心思,趕緊提醒道。

「知道,我們知道,這地不管怎麼說是你爺爺留下的,你們肯定是不捨得給別人的。」柳氏道。

她雖然不太聰明,但是也不蠢笨,知道陸嬌這是想跟他們交好,他們當然也是願意的。

現在陸家的日子是蒸蒸日上,她得罪他們豈不是得罪了財神爺。

「嬌嬌,真是多謝你了,真沒想到你能這麼慷慨。」柳氏舔著臉巴結陸嬌,知道陸家現在很多事情都是陸嬌說了算的,她還想著管陸嬌要點活做,雖然家裡上次跟著去清水郡賺了不少的錢,可是畢竟錢是死的,而且看著人家每天都賺錢,她心裡也著急不是。

「有話就說。」陸嬌無奈的看了她一眼,這柳氏的小心思根本藏不住,都寫在臉上呢。

說句不好聽的,她的腚一撅,陸嬌就知道她拉什麼屎。

「嬌嬌可真是個聰明的孩子,咱們還是一家人,我就不跟你兜圈子了,這不是地里的活也忙完了,我想跟你商議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活是我跟你大伯能做的?」

「你想去我家做活?」陸嬌輕抬下巴看著他倆,他倆在地里忙活了半年,這點東西還不夠塞牙縫的,他們竟然也沒抱怨,這境界似乎比之前好點了。

「嗯。」兩人齊刷刷點頭。

「那讓我想想吧。」

「還得想?」

「不想要那就算了。」陸嬌才懶得給他們臉呢,雖然這倆貨現在好點了,可是刻在骨子裡的算計是改不掉的了。

「要,怎麼不要。嬌嬌,那你快點想,我跟你大伯在家裡閑不住。」柳氏說著,還瞪了一眼扯她袖子的陸玉海。

陸嬌點了點頭。

村子里大多數人家都一樣,今年地里的糧食比平常要減了一半還多。

家裡人多地少的已經開始發愁了,而且眼瞅著這糧價一天比一天高,他們就算是再心疼銀子也不得不去陸家買糧食。

陸嬌的糧價雖然比之前又漲了,但是跟鎮子上的糧食鋪子比,不管價格還是品質都要好很多。

不僅僅是白水村的,周圍幾個村子的人也都紛紛來陸家買糧食。

陸嬌沒有一次性賣太多,每家每戶限量五十斤,多了就不賣了。

可是越是這樣,來買的就更多了。

如此一來,鎮子上王家和周家糧食鋪子就比之前人少了不少。

王婆子讓人一打聽就知道是陸家。

王婆子很吃驚,半年前陸家還欠了她們家賭債,眼瞅著就要賣妻賣女家破人亡,可是沒想到這陸家不知道突然走的什麼狗屎運,竟然突然就翻身了。

她也想過找人去陸家找麻煩,可是聽說這陸家現在跟許大夫交好,而她兒媳婦現在正想著請許大夫的師傅來給她看看病,如此一來,便忍下來了。 「話雖這麼說,但這個行業的規則向來就是這樣的。」嘆了口氣,爾妍說道。

「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坐直起身體,蘇韻抬手敲了敲桌面,「本來我跟他們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如果非要較這個真,我也願意奉陪到底。」

「但是公司這邊……」遲疑了下,趙欣搖搖頭,「不過也沒事,司總肯定是會站在你這一邊的。」

蘇韻卻搖搖頭,「不,這是我個人的行為,如果牽扯到了公司,我會離職。」

如果說以前對自己還沒有自信,那麼經過這一年多的磨鍊,她完全相信,自己可以做出自己的品牌來,自己在調香方面是有這個實力的。

「不管怎麼樣,我支持你!」拍了拍她的肩頭,趙欣說道。

武爾妍也搭上她的另一邊肩頭,「嗯,我也支持你!」

「謝謝你們。」有朋友的幫助和支持,是真的很值得開心的,這才是真正的朋友。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