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的速度變慢,而雷凌幾人已經進入山中路段,蜿蜒曲折。

七拐十八彎,不知不覺雷凌惡露忘記了他們正在向哪個方向行駛。

就在雷凌將車來到山中三岔口時,面前出現左右兩條道路,雷凌一輛剎車,將車停到路的中央。

「禪德,現在有兩個路口,我們是向南還是向北?」

青冥皺眉,看禪德還沒有動靜,他開口追問道。

「地圖上沒有這個三岔路口,這個應該是后開闢的道路。」

「不然,不可能地圖上沒有標註。」

禪德神色凝重,自己看了半天,愣是沒有看到有三岔口的路線出現,這到讓他有些尷尬了,

「拿來,我看看。」

青冥臉色古怪,就差點沒說禪德老眼昏花了,從禪德手中搶過羊皮卷,他端詳可許久,竟然沒有看出個所以然?

「雷凌,看來這次我們只能靠蒙了?」

青冥老臉通紅,最後還是把羊皮卷還給禪德,面露凝重向開車的雷凌說了一句。

雷凌臉色凝重。

走錯一個路口,就會耽擱浪費很長的時間。

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所以必須要一次性選對!

想到這裏,雷凌動用了自己的天啟神術,利用推演排除法,來找出他們正確的路線。

閉上眼睛。

雷凌的腦海中浮現一段畫面,畫面中有一輛黑色大G右旋向北,可是走着走着前方居然沒路了?

看到這個畫面后,雷凌突然睜開雙眼,沒有廢話,掛檔向左進入向南的路口。

果真。

一路向南行駛三十里,便是右旋向東,繞過一座山,又上了公路。

「有了!」

「約到達桃源山,還有一千公里,但好像需要渡一條河。」

禪德重新鎖定正確路線,急忙告訴雷凌還有多少距離。

「不知不覺,五個小時過去了。」

「咱們現在至少走了一千多里,如今還剩下一千公里,恐怕到了明天早上,我們也未必可以到達桃源山。」

青冥有些不耐煩。

坐車雖然舒服,但前行的速度太慢。

大半天時間已經過去,車子還在繼續前行,但車子的油恐怕堅持不了太久了。

「走到哪算到哪。」

「天黑之前,我們找個落腳地方,順便把車加滿油。」

開了的雷凌完全考慮不了那麼多。

現在,他恨不得立刻出現桃源山才好。

「這荒郊野外,上哪裏去找加油站?」

青冥看向車窗外面,道路兩旁除了灌木叢進,就是一片荒涼,簡直就是荒無人煙。

「有路就一定有加油站。」

「不然他們修這馬路幹什麼?」

禪德看了青冥一眼,覺得青冥的擔心有些杞人憂天了。

「希望借你吉言。」

青冥聳了聳肩膀,反正他是不抱有任何的幻想。

就這樣,雷凌幾人一路向東。當太陽快要落山,車的油表已經到了警戒線時,路旁立着一塊界碑,上面這些『東陵村』三個字。

「還真有村子出現?」

「可這個村子怎麼會在這種偏僻的地方?」

青冥有些被打臉的感覺。

看到界碑上提示,再向前十里便是東陵村。

他本該感到高興,但他看到四周這裏極為偏僻,突然有個村子出現,讓人不得不起疑。

尤其這一路上,他們沒有碰到行駛的車輛,就連路人都沒有看到,想不懷疑都不行。

雷凌沒有說話。

禪德嘴上不說,但內心裏卻也在好奇不解。

在前行十里后,果真有這個村莊出現在雷凌等人面前。

村莊看似不大,但村裏的房屋都是那種二層小樓,水泥鋼筋混泥土的房子,看起來家家戶戶都過上了小康生活。

不等進去東陵村,雷凌幾人便看到一處加油站。

加油站不是很大,地方比較簡陋,但這一路走來,這可是唯一看到的加油站,自然不可能在雞蛋裏挑骨頭了。

車子停在加油站門口。

卻不見有人從破舊的瓦房裏走出。

雷凌皺眉,熄了火的他,推門下了車。

禪德與青冥也跟着雷凌,下車來到加油站的瓦房近前。

「有人嗎?」

雷凌看房門是關着的,他抬手輕輕敲了敲門,開口問候一聲。

「我屋裏好像沒人住啊?」

青冥看屋裏沒人回應,他邁步來到窗戶近前,看屋子裏烏漆麻黑,根本就看不到窗戶里的景象,這讓他不由提高警惕。

「可能這是一處荒廢的加油站。」

「這路上都沒有車,誰會上這裏加油?」

禪德搖了搖頭。

略有些失望了說了一句。

「絕對不是。」

「你看那加油的桶,上面還有掉落的油。」

「再看這加油站還有加油槍,明顯有人在這裏加過油,也就說這裏並沒有荒廢。」

雷凌搖頭推翻禪德所說,他的觀察可是細到極點。

聽雷凌所說,青冥與禪德這才有所留意,當他們確定雷凌說的沒錯,這裏的確有人加過油后,二人反而更加百思不得其解。

「哥哥?」

「你們是要加油嗎?」

然。

就在此時,突然有一位穿着破爛,手裏還拿着幾個易拉罐的小女孩。

她年紀看似只有十歲左右,在她途徑加油站時,看雷凌幾人很陌生。便多嘴的問了一句。

雷凌、禪德、青冥三人有些意外,三人看到這個小姑娘,渾身上下有些髒兮兮,但很可愛。

枯瘦如柴的樣子,到讓人很心疼。

雷凌邁步上前,來到小姑娘面前,蹲下身子面帶微笑問道:「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嗯。」

「這裏,只有小哥哥年輕,那個老爺爺跟叔叔看起來不是個好人,但大哥哥不是。」

聽雷凌詢問。

拾荒的小女孩微微點頭,回答雷凌時,還不忘記貶低嘲笑禪德與青冥兩人。

禪德、青冥老臉通紅,在小姑娘眼裏,他們竟然被說的這麼老?

雷凌笑了。

這個小姑娘很可愛,說的讓他都哭笑不得。

「小妹妹。」

「哥哥的確想要在這裏加油。」

「可這裏怎麼會沒人呢?」

「小妹妹能不能告訴哥哥,他們去了哪裏?」

雷凌到很有耐心。

現在只有這麼一個路人,所以他必須要珍惜這個機會才行。

「小哥哥,你有不要的水瓶,或是易拉罐嗎?」

聽雷凌詢問,小女孩反而扭頭,看向雷凌的車子上,諾諾的問了一句。

雷凌神色一怔。

聽小女孩這麼問自己,他突然有種很是同情小女孩。

這麼小的年紀,本該是無憂無慮,吃好穿好,上學的時候。

看着小女孩許久,雷凌起身來到自己車的近前,將後備箱打開,沖着小女孩說道:「這裏有很多瓶子,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沒喝,你也一併拿走吧!」

「這……這樣不好。」

「奶奶跟我說過,做人不能貪得無厭。」

「我只要車上幾個空瓶子就行。」

小女孩聽雷凌讓她把車裏的瓶子全拿走,她急忙搖頭。

因為,車上的空瓶子沒有幾個,剩下的都是裝着水或是飲料,她選擇了拒絕。

看小姑娘這麼有原則,雷凌也不好硬來。

「好吧!」

「那你拿吧!」

雷凌妥協了,就算他真的想幫助小女孩,也要考慮小女孩的自尊心。

。 第一百一十九章求情

焦急的呼喊聲突然在皇宮大門前響徹開來,喊聲未歇,一個中年男子帶着一個少女,急匆匆地從遠處掠來,很快就來到了戰場之上。

「皇兄?馨怡?!!」

城牆之上,皇帝李天龍第一時間看向來人,而當他看清了來人的身份之時,他的面色頓時微微一沉,眉頭也是一下子皺了起來!

來的不是旁人,正是他的皇兄李天怡,以及他的寶貝女兒李馨怡!

李天怡快步來到城牆下方,先是看了一眼正在對戰的雲逸凡和樊宸,隨後趕忙看向上方的李天龍,撲通一聲跪倒下來。

「微臣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萬歲!!」

在他身後,李馨怡也是乖巧地跪了下來,不敢有絲毫怠慢。

「皇兄,馨怡,你們怎麼來了?趕快起來說話。」

李天龍的目光閃了閃,略作沉吟之後,這才對着二人一扶手,十分親切地道。

李天怡站起身來,臉上依舊充滿了焦急之色,:「陛下,微臣斗膽,懇請陛下讓樊統領暫且停手,微臣有話要跟陛下說。」

「恩?皇兄這是何意?!」

聽到李天怡之言,李天龍的面色陡然一沉,語氣也一下子變得陰冷起來,「皇兄可知,這個刁民不但讓辰兒變成了廢人,而且還殺了我禁軍副統領,以及幾十名禁軍精銳!皇兄現在竟然要讓朕停手?」

「什麼?!小兄弟殺了禁軍副統領?還有幾十禁軍精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