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手握白劍,劍刃如霜,鬼氣凝結的寒意,直接將假唐雲給冰凍了,從頭到腳,漸漸凝結。

「你的能力已經用爛了,休想還在我的身上佔到便宜。」假唐雲暴喝一聲,身上燃起了黑炎,無數黑符落下,直接爆了開來,出現在背後的初雪給炸飛了幾米,巢穴晃動,宛如地震。

「巫法,三冥蛇!」

噗嗤一聲,三道黑符沾上假唐雲的血,與之融合后,產生了巨大的黑霧,黑霧中生出三頭怪蛇,蛇鱗如鋼鐵,蛇長九米,怪頭巨大,三個頭顱一起吐著蛇信子,血紅的眼睛盯著她們,然後撲咬了過去。

「法相天地!」

小狐狸暴喝一聲,化身為狐,巨大的七尾胡亂揮舞著,口吐妖氣,氣勢完全不輸這條三頭怪蛇,一下子就幹了起來,場面極其混亂,這巢穴都快要崩塌了,石頭紛紛落下,地動山搖的感覺。

另一邊,修羅慢慢走近了鬼母,石頭墜落也好,地動山搖也好,對於靈體的兩隻鬼自然沒有影響。

「修羅,我一定會殺了你。」鬼母頭髮凌亂,鬼體虛弱,她突然昂起了頭狠狠說著,瘋癲的表情消失,臉上恢復了平靜。

「喲,剛才那一下倒是把你打醒了。但沒有用,你已經是我的腹中食。」修羅張大著嘴巴,口成三米,猙獰的臉撐得很大,血盆大口咬向了鬼母,想將她生吞。

可這時候一把魔劍飛了過來,插向了他的嘴巴,修羅來不及撤回,將魔劍給生吞了。

「死丫頭,你在找死,唐雲,你在幹什麼?」修羅大怒,沒想到關鍵時刻又被阻止了,而且還咕嚕一聲,猝不及防的將魔劍吞入了肚子裡面。

小狐狸化身七尾,狂暴的妖氣讓假唐雲措手不及,自然無暇顧及其他人,蘇晴趁機來到了鬼母這邊。

「我已經無力對付他,你來只是送死,快滾!」鬼母不領情,對著突然出現的蘇晴呵斥道。

「那不行,我們現在是盟友,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蘇晴手帶雷電,已然來到了修羅面前,五雷咒至剛至陽,將周圍的一些鬼氣給衝散了,指縫與掌心法咒環繞,照亮了修羅的眼前。

鬼母有些驚訝,想不到蘇晴居然能說出這番話,隨即淡然一笑:「呵,送死的小鬼,話真多。」

「我還沒嫁,怎麼可能死,惡鬼,吃我一擊五雷咒。」蘇晴說著,直接一擊襲向了修羅。

「找死,你給我提鞋都不配!」修羅揮動魎皇刀,一刀斬向了蘇晴,恐怖的刀氣宛如千山之壓。

砰的一聲巨響,雷電與刀抗爭,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的火花。

可蘇晴明顯不敵,被壓的手發抖,雷咒越來越弱,抵擋的刀刃漸漸往下壓。

「你也不要太小看我了,魔劍,出來!」

蘇晴大喝一聲,雙指一繞,剛才修羅吞進的魔劍,直接從肚子里慣穿而出。

魔劍的劍氣可不簡單,修羅一陣顫抖,鬼體疼痛不已,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液,頓時鬼力短時間內無法續上。

趁著這個時候,蘇晴突然反超,五雷咒將魎皇刀頂了回去,然後手中的魔劍一劃,斬向了修羅胸口,修羅後退了一步,胸口沒中,身體歪斜的時候,臉中了一劍。

這一劍,在修羅的臉上留下了一道疤,一道永恆的疤!魔劍可不是尋常劍,可傷修羅的鬼體。

「臭,丫,頭!」修羅大怒,這樣實力居然傷了他,還在他臉上留下一道劍疤。

找死!

。 夜幕降臨。

溫子柔從疼痛中醒來,她感覺自己的骨架都生生得疼,冷汗不斷地一滴滴地從額頭上沁出來,疼到極致,連動一下手臂都覺得想把手臂卸下來。

嗓子都冒煙了,她看到床旁邊矮几上的水杯,伸出手去夠,卻不成想,水杯沒有夠到,反而還讓水杯從矮几上掉了下去,碎成幾瓣。

水杯破碎的聲音也驚醒了在床邊守候的人。

溫子柔看到溫子怡抬起了頭,臉色一瞬間變了,從剛才的驚慌失措,軟弱無助,變成了頤指氣使,高高在上。

她伸出手,指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冷冰冰地說:「把這裏打掃了。」

她們這二姐妹在家族裏都是手段高超的人。她靠的是自己出眾的天賦和聰明的腦袋,而溫子怡憑的則是父親的寵愛和她溫吞不喜與人爭搶的性格。

她看不上溫子怡,所以各種欺負溫子怡,不過她也是聰明的,不會當着大家的面,只會暗地裏使絆子。溫子怡倒也給她這個面子,在她面前扮演着一副小心翼翼,溫柔恭順的模樣,兩個人就這樣心照不宣,也相安無事。

此時,溫子怡雖然剛剛被她驚醒,但是也聽話地站起來,走到外廳,去給她拿杯子。

最後,倒了杯水端到床邊,把杯子遞給溫子柔。

溫子柔冷哼了一聲接過。

水有些燙,這要是在平時,以溫子柔的性格絕對不能忍,她甚至會把這杯水潑到溫子怡的臉上。

但是現在……

現在她實在是太渴了,也沒管水的溫度,直接給自己灌下,咕嚕咕嚕地喝飽了。

喝完之後,她擦了擦嘴邊的水漬,握著水杯,冷漠地說:

「昨天慕容哥哥帶我去找那個賤人的時候,你幫我跪地求那個賤人,雖然感天動地,但我是不會感謝你的,畢竟你也只是想在慕容哥哥的面前表現出一副溫柔恭順的模樣罷了。」

「你這種小賤蹄子想的什麼我都知道,雖說我現在容貌受損,容易被你鑽了空子,可是只要你稍微在我們院系打聽打聽,你就會知道,我和慕容哥哥完全就是金童玉女的組合,慕容哥哥從不屑於與其他女人說話,唯獨我……」

說到這裏,她輕輕一笑,倒像是在回憶從前的甜蜜一樣。

笑過之後,她再次冷漠下來。

「所以我告訴你,不要以為死乞白賴求來的,就一定是屬於你的,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可是你見它真的吃到了嗎?」

溫子怡低着頭,不說話。

溫子柔安靜地看着她,就好像從前一樣。

彷彿,她們現在還是從前的姐姐和妹妹,什麼都沒有變。

「所以你聽我的,不要再對慕容徽心生妄想了,爹是很疼你不錯,可是你實力沒我強,運氣也沒有我好,即便有一張臉,可是慕容徽閱女無數,他連公主都看不上,怎麼看得上小家碧玉的你。」

「雖說那個姓洛的長得不錯,可是我從未把她當做是真正的對手。她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臉,慕容徽怎麼能看得上她?」

但凡只要溫子怡不說話,那麼溫子柔就會說很多。

但溫子柔也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所以她不說話了,只高傲地昂起下巴,彷彿還是之前的那隻高高在上的金孔雀。

「聽我的,子怡,姐姐不會害你的。」

短暫的沉默。

整個房間陷入了沉寂。

溫子柔還覺得溫子怡終於把她所有想說的都聽了進去。

誰知溫子怡突然笑起來,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她甚至笑得前俯后合,臉上的表情誇張的不可思議。

溫子柔呆住了,目光變得無比複雜。

眼前的溫子怡褪去了往日的溫順小心,低眉順眼,居然如此陌生。

她剛要再指責幾句。

突然——

一直瘋狂大笑的溫子怡睜大雙眼,換做了嘲諷的淡笑。

「姐姐,你不是覺得只有你才能配得上慕容哥哥吧。」

「……」溫子柔挑挑眉,不是嗎?

她和慕容徽在學校里確實是最般配的一對。

「姐姐醒醒吧,我們溫家小門小戶的,怎麼配得上慕容世家,尤其是慕容世家嫡出的公子?」

「慕容世家那可是堅強有力的外戚,慕容貴妃對於她這個弟弟可是寶貴得很呢,慕容徽不屬於他自己,屬於整個慕容世家。」

「慕容世家早就給他挑選了一位未婚妻,還是一位公主呢。」

「姐姐,你不是還不知道吧,看着你蒙在鼓裏的樣子,有的時候我就覺得你非常可憐,不忍心告訴你。可是這場春秋大夢你也應該醒醒了吧,也不必要把我當成是你的競爭對手,畢竟,我可是從未將你放在眼裏的呀。」

溫子柔聽着聽着,柳眉越皺越緊。她不敢相信,一定不是這樣,要是慕容徽早就有了未婚妻,為何沒聽到一點風聲。

溫子怡突然湊近她,這個時候,溫子柔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她居然有一雙很漂亮很妖媚的狐狸眼。

「姐姐,我一直在你面前表現得很聽話,你不是真的覺得我怕了你吧,還是覺得自己很聰明,可以掌控一切,把別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告訴你,你鬥不過我的,我只是不想與你爭罷了,沒意思。」

溫子柔被溫子怡的猖狂氣到,怒到臉色發青——

「閉嘴!你這個小賤蹄子,居然敢在這裏大放厥詞,滾!你給我滾!我不想再見到你!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表現你的寬容大度!」

溫子怡不說話,只是意味深長的勾唇。

下一秒,她突然變了臉,高聲呼號道:

「姐姐!你別再生氣了,你這樣子我好害怕!」

「賤人,你在這裏演什麼戲!」溫子柔愣了一下,然後氣急敗壞地指責道。

「姐姐,你真的真的不要再這樣瘋狂地抽打自己了,你一定要愛惜自己的身體啊!」

溫子怡臉上真的是一片關心,然而卻不客氣地上前,伸手就反覆對着溫子柔的臉抽了她幾個大嘴巴子。

溫子柔被打得暈頭轉向。

一向都是別人把她玩弄於股掌之間,這還是第一次,她在別人的手裏受欺負。

溫子柔衝上去抓住溫子怡的衣衫,誰知溫子怡突然後退,讓收勢不住的溫子柔一個倒栽蔥,倒頭栽下。待兩位姑娘離開,周想摸摸自己的臉,「總感覺自己老了,眼看著大姐都要娶兒媳婦了。」

凌然斜了謝少揚一眼,安慰自己的老婆道:「不老,你在我眼裡,還是18歲的模樣。」

「噗,」周想自己都忍不住噴了,「凌然,你能走點心嗎?你認識我之初,我可是個流著大鼻涕的胖丫頭,後來又成了瘦猴子,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764章解釋 見著了出口,張麒麟大概明白,這是個什麼陣法機關。

其實也並不複雜,就是每一個人進入之後,走入通道里。

作為通道兩邊的石壁,就會以人們無法察覺的速度,進行緩慢移動。

通道移動的速度不快,但是當人走到通道盡頭時,出口早就因為兩邊石壁移動,而變化封住了出口,製造出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

因為人第一反應,是不會覺得石壁會移動的,只會覺得自己走歪了,走在路上,便會不斷調整。

再加上,越往裡面走,裡面的石壁通道,就會有些彎曲,所以很難發覺。

這種機關,驅使著人一直往一個方向轉移,最後石壁把人趕到一個暗格之中。

那個暗格,或許是插滿尖刀的陷阱,亦或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水池,再或者是一派岩漿……

最終,被趕進那個暗格里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唯一的疑點,就是不知道,這是以什麼動力驅動的,石壁都是實心的,重量不輕。

張麒麟正思考著,抬頭瞥見李佑在手鐲上鼓搗著什麼。

似乎是在兌換什麼東西,不過這個時候,突然兌換什麼東西?

難不成,這傢伙又餓了?

眼看著出口就在眼前,張麒麟加快了腳步,李佑也隨之跟上。

終於,二人衝出了通道,燦爛的陽光照射到二人身上,二人如同英雄般降臨!

「嗷嗚!」

大概是感覺到李佑歸來,二哈猛地發出一聲悲愴又高昂的狼吼!

二人出來,便聞到了很重的血腥味,二哈守在洞口,見李佑出來,它放心跑到一旁,喘著粗氣,回頭舔舐自己的傷口。

李佑到一旁看了看二哈,整個人頓時鬱悶起來,自己收服的巨狼二哈,原本是油光毛順、非常帥氣的。

現在毛上又是泥又是血,還渾身都是傷,剛剛估計是和梅川內庫纏鬥了一輪。

「喂!臭小子!別看你的狗了!看看這!」

不遠處,刺耳的笑聲傳來,配合那難聽的島國語言。

誰都知道,是出自於那個瘋狂的島國人梅川內庫。

他大喝著,吸引眾人的注意力。

直到張麒麟和李佑,都將目光投在他身上時,他才高高舉起手中的匕首,然後猛地扎進了貝爺的大腿根!

「啊!!你個該死的魔鬼!」

貝爺發出撕心裂肺的哀嚎,儘管他的喉嚨,早就已經喊破,臉上早已滿是刀子的划痕,地上還零落地散著幾根手指……

不知道,貝爺已經被折磨了多久!

這梅川內庫,果真是個變態!

張麒麟見了這一幕,握緊手中的黑金古刀,那詭異的紋身逐漸爬上脖子,整個人呼吸都急促起來。

李佑直勾勾地盯著梅川內庫,又低頭看了看貝爺送的手電筒,一股悶火從心底油然而上!

「喂,你們倆,應該是廢物華國人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