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還有一個隱秘少有人知的身份,便是如今揚州八大鹽商之首的鄭啟榮的族弟。

所以他會站出來問方彥華父子皇帝賞賜的「國之義商」孰尊孰卑。實為了告知陳潁,鄭家絕無僭越之心。

陳潁沖他笑了笑,示意他不必擔心。

方彥華被問住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場面變得尷尬起來。

以臣子之身評較君上尊卑,實有些大逆不道,不管怎麼說都不太好。

內心糾結了好一會兒,方彥華才作出抉擇,開口道:

「太上皇與聖上皆是君,但又有『父為子綱』,自然是以太上皇他老人家為尊。」

鄭愷又問道:「按照方大人此言,太上皇的賞賜更尊貴,豈不是說那些被太上皇老人家賞賜為『國之義商』要比潁公子更尊貴?」

方彥華一下意識到問題所在了,那些商戶就算有「國之義商」的名號,也是不及陳潁的身份的,若是聖上賞賜反而讓陳潁的地位降低了,那豈不是整個朝廷的笑話。

方彥華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嘴角道:

「此事確實有些疏漏,本官會儘快上報,

但是賑災之事拖不得,每天都有無數的無辜災民凍餓而死,煩請諸位以大局為重,先支持朝廷賑災,方某必不會讓你們出力賑災最後還吃了虧。」

陳潁笑道:「方大人此言有理,多拖延一天,就會多出無數災民喪失生命,賑災之事,刻不容緩。」

陳潁不留痕迹地給鄭愷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出來唱白臉。

鄭愷會意,出聲道:「方大人,不是我等自私吝嗇,當然我也不自詡高尚,我們願意支持賑災,為的那就是一份好名聲。方大人總要讓我等心安罷。否則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空口無憑我們也無處申冤吶。」

鄭愷直接說出了眾人的心聲,引起一陣附和。

這赤裸裸的話就讓方彥華有些臉色不善了,這老兒忒不知輕重了,難道還要他簽字畫押不成。

不負方彥華「所望」,鄭愷道:

「還請方大人書寫一份聲明,我等才好安心出錢出資。」

方彥華覺得受到了侮辱,壓着怒氣譏諷道:「那要不要本官再簽字畫押,蓋上官印?」

陳潁見縫插針道:「爾等看看罷,方大人如此仁義,『以德報怨』,你們居然還不信任方大人。」

鄭愷拱手道:「潁公子,實在是此事干係不小,若是出了紕漏,我等如何還有顏面面對闔族老小。」

鄭愷說完又轉身對方彥華深鞠一躬,神色動容地道:

「方大人不計較我等淺薄猜疑,還以德報之,給我等簽字蓋印。

此等仁德高義,實在令我敬佩之。

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實在羞之愧之。」

方彥華幾欲吐血,這陳潁是怎麼把他的嘲諷之語聽成是以德報怨的。偏偏這鄭家老兒還打蛇隨棍上,厚顏無恥的拿陳潁的話轄制前。

陳潁笑道:「幸而方大人體諒你們。

那就煩請方大人給他們留一封聲明,證明他們為賑災做出的貢獻。然後我便將蜂窩煤的方子交給方大人,好讓方大人儘快回京安排賑災之事。

至於在場眾人想必還得一番時間籌措物資,方大人也無需久等,到時候我將之同我陳家籌備的棉衣米糧一同運往京畿分發給受災百姓。」

方彥華不知道陳潁是不是真的不懂裏面的彎彎繞繞,若是不經他的手,他還怎麼拿一份油水呢。

但是這種事情又不能宣之於口,他也的確需要「儘快回京」,至少明面上他得表現的重視賑災之事。

最終方彥華看在蜂窩煤方子這座金山的份上,選擇讓步,放棄了在各家籌備的物資中撈一手的機會,給眾人開了份聲明,簽字蓋戳,然後拿了陳潁的方子匆匆離去。

待方彥華走後,陳潁對眾人道:

「雖然要你們出不少銀錢物資拿來賑災,但你們也不必肉疼,我會將這份聲明和你們的貢獻公佈在聽風閣,讓世人皆知我們潁川之人的義舉。

而且今日也算是讓那方大人欠下你們一份人情,該怎麼用,想必你們比我更懂。」

眾人皆恭維道:「此事都是潁公子關照我等,不然照樣逃不過出錢出力,還不一定能得到好處。」

陳潁道:「恭維的話不必再說,我只要求你們儘快籌措好賑災的物資,算計那些貪官我會拍手叫好,要是誰敢偷奸耍滑耽誤了救助災民,你們不是叫我小魔王嗎,自己掂量掂量。」

「不敢不敢,事關無數百姓性命,我等一定儘快籌措,交予公子。」

宴會結束,眾人皆散去,陳潁靜靜地望着遠山近水,任由寒風裹挾著水汽拍在衣襟上。

今日既算計了方彥華,又為災民從各個家族裏要出了一份活命之資,陳潁覺得很賺。

就是不知道方彥華得知無法用蜂窩煤方子賺取暴利后,會不會氣到吐血。 當王語嫣帶著青鱗找上漠鐵傭兵團的時候,蕭鼎與蕭厲二人倒是比較詫異。

他們二人雖然沒有認出王語嫣的身份,可青鱗他們也是知道的。

本來看著青鱗在漠城飽受欺負,他們也準備照顧青鱗的。

可沒想到,王語嫣倒是出手幫助了青鱗。

至於王語嫣的要求,他們也頓時答應了下來。

不過是挖個通道罷了。

這樣沒有危險的任務,他們漠鐵傭兵團樂意至極。

等到第二日。

石漠城之外,炎日高照,而漠鐵傭兵團的團員,依然在不斷地挖掘。

「蕭鼎團長,麻煩你們稍等我一會兒了。」看著洞口,王語嫣撫摸著青鱗的小腦袋。

「呵呵,好。」蕭鼎笑著點了點頭,道:「姑娘請放心,我漠鐵傭兵團既然收了你的錢,那自然會將事情辦妥。」

說罷他目光在周圍掃視了一圈,然後快速的點出一些名字。

然後對著其他眾人沉聲吩咐道:

「加緊周圍的防禦,絕對不能讓人搗亂,這種沙層不太牢固,若是一個不慎,導致沙層塌陷,恐怕會將進去的人給活埋了…」

「團長放心吧,這段時間之內,誰敢進入這塊區域,不管他是誰,那我們也就只有下狠手了!」聽得蕭鼎的命令,周圍的漠鐵傭兵團員,頓時滿臉凶氣的齊聲應和。

一切準備好了之後,王語嫣抱著青鱗進入了通道。

雖然沒有美杜莎女王殘留的氣息,青鱗感應不到前路。

可她的靈魂力也不是擺設。

二人急速下降,不斷深入其中。

「要到了…」

再次轉過一個轉角,不遠處的通道盡頭,出現了紅色光芒。

王語嫣知道已經很接近青蓮地心火了。

而前方有著一個雙頭火靈蛇存在。

最後的路程,二人速度越加提快,迅速的穿過這短短的路程,然後來到了通道的盡頭。

巨大的地穴之中,火紅的岩漿,在其中緩緩的流淌。

偶爾有著巨大的氣泡從岩漿之中浮現而去。

不過片刻之後,隨著一道輕微的聲響,嘭的一聲,爆裂開來,熾熱的岩漿從中暴射而出,猶如一個火紅煙花一般的絢麗。

她知道來到這裡才是一切的起點罷了。

青蓮地心火還在更下面。

地穴之中,溫度高得有些恐怖。

「不過當務之急是先收服雙頭火靈蛇,這樣青鱗以後也有一點防身之力了。」

想到這裡,她將青鱗放到一邊,靜聲說道:「青鱗,等會給你抓一個寵物好不好?」

聞言,青鱗露出依賴的笑容。

抓著她的手,碧綠地眸子盯著那一望無際的火紅岩漿之中,乖巧地說道:「姐姐說的是岩漿裡面藏著的東西嗎?」

青鱗目光死死的盯著不斷翻滾地岩漿某處,碧綠地眸子中浮現著著點點幽光,猶如是穿透了岩漿的阻礙,看見了其下所隱藏地神秘東西一般。

呼!

王語嫣沒有回話,旋即一道磅礴的鬥氣散發,氣勢震天。

剎那間,翻滾的岩漿更加劇烈洶湧。

便在此時。

下方平靜的岩漿湖泊之中,便是轟然響起一聲悶響,無數熾熱的岩漿在這一瞬間,猛然暴射。

在漫天熔岩飛灑之間,一頭體型龐大的生物,陡然從岩漿之中暴沖而起。

這頭從岩漿之中忽然跑出來的是一種體型極大的蛇形魔獸。

粗略望去,恐怕起碼有四五丈之長,通體火紅。

遠遠看去,猶如是一塊渾圓的火玉一般。

在它的身體表面上,巴掌大小的猩紅色鱗片密布其蛇軀上。

最是特別的是這頭魔獸的腦袋,有著兩個腦袋,在其脖頸分叉之處,兩個猙獰的腦袋,瞪著巨大的菱形眼瞳,其中充斥著狂暴與嗜血的殺意。

雙頭火靈蛇,一般生長於極熱之地,靠吞噬岩漿為生,進化空間極大,初生時僅是一階魔獸。

若是機緣足夠。

或許能夠進化成為堪與斗皇強者相比地六階魔獸。

雙頭蛇兩個巨大的頭顱便是猛的一陣擺動,瞬間之後,一道熾熱的岩漿柱衝天而起。

熾熱的岩漿柱,猶如一條猙獰地火龍一般,在半空中划起死亡的弧度。

「雙頭火靈蛇,你終於出來了!」

王語嫣面無表情,這點實力還對她造不成什麼傷害。

轟!

雙頭火靈蛇陡然一躍而起,然後又衝進了岩漿當中。

隨著周圍火焰忽然一陣蠕動,十來條完全由火焰能量凝聚而出的雙頭火靈蛇,悠然的浮現在了火焰之中。

這十條雙頭火靈蛇的體型,不比其本體小上多少,幾十隻巨大的眼瞳,泛著猙獰,死死的盯著中央位置的王語嫣。

在互相盤旋了片刻之間之後,猛然齊聲發出一道嘶吼,尖銳的聲音,在地穴之中不斷的回蕩著,極為刺耳。

隨著聲音的響起,那十多條完全由熾熱的火焰所構成的雙頭火靈蛇,猛然組成一道火焰陣型。

然後帶著足以將空氣蒸發的炙熱溫度,鋪天蓋地的對著中央位置的王語嫣衝擊而去。

十多條體型長達好幾丈的龐大生物在地穴之中飛舞攻擊,那場面,當真是極為的壯觀,當然,在這壯觀的背後,也是隱藏足以要人命的危機。

抬眼望著那從四面八方衝撞而來的雙頭火靈蛇,王語嫣臉龐上浮現淡淡的笑容。

「來!」

鬥氣依附在身上。

這一刻,她依仗著肉身衝天而起,在空中掀起無邊氣浪,爆炸聲響。

磅礴的靈魂力瞬息之間破體而出。

王語嫣如謫仙臨塵,她白衣勝雪,鬥氣澎湃,腳踏岩漿。

然後,一拳打出。

王語嫣拳動如開天。

熾盛的光綻放,如神日炸開,光芒照宇宙。

純粹的肉身力量。

轟!

不可阻攔的拳勢打出。

十多條完全由熾熱的火焰所構成的雙頭火靈蛇,如一片火雨,灑落四方洞虛。

拳勢不停,繼續落下。

嘭!

幾乎是猶如雷霆一般,絲毫不給火靈蛇有任何反應的機會。

便已經狠狠的砸在了其頭部之上。

頓時,堅硬的火紅鱗片,居然便是爆裂了開來,一縷縷殷紅的血跡從鱗片縫隙中滲透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