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門四百五十五年,意味着幽冥入口又到了噴發的時期。

植物蛋他們不適合進入幽冥入口。

「這次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一些事。」

幽冥洞內,江瀾看着幽冥入口無聲自語。

幽冥入口噴發,很容易引起意外。

妖族的人可能還在關注著幽冥入口,現在地冥魔族又突然靠近,不知道跟這裏有沒有關係。

江瀾沒有過多思考,畢竟都已經做好了準備,他的警惕心也未曾放下,所以面對就好。

來便來,不來便繼續警惕。

等待下一次意外。

這些都不能影響他的修鍊,只有越強才能做的越多。

也能更好的守住這裏。

夜裏。

八太子行走在山林中。

這裏靠近東路橋,上次也是在這附近看到地冥魔族,所以這次打算從著這裏找線索。

再留在崑崙,以後指不定就要成為崑崙的人了。

回去也就難了。

「還好在崑崙有人罩着,不然就更難了。」

八太子覺得有個姐姐,真的能讓自己過的很舒服。

雖然姐姐什麼都沒有做。

但是面子夠大。

如此做龍才有意思。

他這般自由,大部分還是因為姐姐跟姐夫。

天羽鳳族也是被軟禁在崑崙的人,她依靠的是少年郎。

可是少年郎的面子在崑崙不夠大,天羽鳳族很難隨意離開客棧。

他就不一樣了,隨便跑,只要不跑出崑崙範圍就行。

這範圍可廣闊著呢。

「也不知道這裏還能不能看到。」

八太子不敢用雷法,太過明顯。

轟!

突然的聲響,傳到了八太子的耳邊。

這讓他有些意外。

在前方。

他邁動着步伐,開啟了法寶。

防止被人察覺到。

「只有一擊之力,不知道是為什麼。」

這般想着八太子就來到了力量來源,而後他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

只有一個大坑。

「哥哥!」突然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八太子直接出手。

砰!

方天戟將人拍飛了出去,對方直接飛了許遠掛在樹上。

很快八太子就回過了神。

然後看向掛在樹上的少女,有些無奈:

「大地麒麟族?」

不管是地冥魔族,還是大地麒麟族。

都能從地上出來,有時候氣息隱藏的特別好。

這個焰惜雲就屬於這類的佼佼者。

很經常悄無聲息的出現。

「你怎麼在這裏?」

八太子一躍來到焰惜雲跟前開口發問。

剛剛的攻擊,可能跟焰惜雲有關。

焰惜雲捂著臉坐在樹上道:

「剛剛遇到了一個地冥魔族,我跟他問路,他就惱羞成怒要殺我,還好我跑的快。」

此時焰惜雲看了看四周好奇道:

「哥哥,小哥哥今天沒跟你在一起嗎?」

「他陪天羽鳳族了。」八太子說道。

「哥哥,哥哥,小哥哥偶爾給我花生吃,天羽鳳族會生他的氣嗎?

我不一樣,我只會心疼小哥哥。」焰惜雲說道。

砰!

八太子下意識將焰惜雲拍飛,然後一躍又來到焰惜雲跟前道:

「你還能找到地冥魔族嗎?」

焰惜雲捂著臉,總感覺經常被打。

問路也被打,說話也被打。

哥哥,小哥哥,各個喜怒無常。

果然,任何種族都是壞的,還是他們大地麒麟族最好。

隨後她指了指山頂的方向:

「他們在那邊,大地告訴我的。」

八太子看着焰惜雲好奇道:

「大地沒告訴你你家在哪個方向嗎?」

焰惜雲人仙中期修為,只要知道方向,花個百年還是能靠近家裏的。

但是…

都五六十年了,剛剛走出崑崙腳下。

這裏離崑崙還是有些路程的。

「大地告訴我在東方。」焰惜雲四周看了看,好奇道:

「東方在哪一邊?」

「大地不給你指明方向?」八太子又問。

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動身往山頂而去。

焰惜雲跟在後面,她需要問路。

「大地說往前走,可我一直在往前走。」焰惜雲說道。

八太子沒有說話,而是直接往山頂而去。

突然發現有大地麒麟族在,找人很方便。

很快八太子就察覺到山頂有人,此時的他有法寶,別人想要發現他並沒有那麼容易。

「五個人,兩個妖族,三個地冥魔族。」

八太子第一時間就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妖族的實力都在真仙,地冥魔族三人只有一人真仙。」

八太子沒有太放心。

不過妖族跟地冥魔族怎麼會參合在一起?

他們基本不會有什麼交集才是。

不過他們之間的氣氛並不好。

「地冥魔族真把自己當回事嗎?

真以為憑藉你們對大地有些親和,可以撼動幽冥入口?

如果可以,大地麒麟族隨意就能做到這件事。」有着鷹眼的中年人對着前面三人說道。

在他前方是三位穿着黑袍的人。

「哼!」為首的黑袍人,冷聲道:

「我們跟你們不一樣,你們的強者無法進入,可我們不一樣。」

這話讓鷹眼中年人一愣。

不過他也不在意,而是道:

「看來地冥魔族是真的不打算聽我們的勸了?」

「你們妖族可以嘗試,難道我們就需要聽從告誡,不自己嘗試?妖族真看得起自己。」地冥魔族的人冷聲說道。

「那後會有期。」這時候鷹眼中年人帶着牛角青年飛身離開,只是離開前他指了指八太子的方向道:

「好心提醒一句,我們的談話被人看到了。」

說完就直接遠離這裏。

原先躲在暗中的八太子立即驚到了。

跟過來打算問路的焰惜雲二話不說,一頭扎進土裏,就要離開。

但是…

轟!

強大的力量直接襲向了他們這裏。

將她震飛了出來。

「別走了,都留在這裏吧。」

7017k在天黑下來時,這邊所需物資才運送到,坑裡埋著的人員也都挖了上來,都是小傷,其中兩人小腿骨折,對這些經常出生入死的人來說,那就是小傷。

邵政一和湯干文來到周想身邊來感謝,感謝她的提醒,讓這次任務里沒有人員重大傷亡事件發生。

周想拉過已經採買回來的侄子,對兩人介紹到,「我侄子周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817章打聽 張文耀笑道:「那我勸師父您還是別費心思了。」

我微微一怔,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張文耀解釋:「師父您想想看,服用這種丹藥的,大多都是有錢人,早就將丹藥交給專業機構研究過了,我聽說,美國一家機構對丹藥研究了幾個月,也沒弄清楚這種丹藥的成分,因此斷定丹藥並不能起到長生的作用。」

我笑了笑,說:「西醫連陰陽氣場都搞不清楚,自然研究不出什麼名堂來,總之你幫我弄一顆丹藥來,讓我來研究研究。」

「行!正好過兩天我要去找姐夫彙報工作,到時候我問他要一顆。」

「謝了。」

「師父,您跟我客氣可就有點見外了啊!」

「該謝還是得謝,對了,今天我跟你說的這事,你別跟任何人說,免得惹來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