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總體來說,去商業化是職業足球發展到今天的主流,前提是你首先得是個國際范的正規職業聯賽。

所以萊比錫紅牛被全德國球迷討厭的境遇,天朝球迷可能會很難理解,說白了就是因為天朝足球還遠未與國際主流接上軌。

倆家村委會同樣的操作,紅牛能夠在夾縫中生存,而且還茁長生長,越長越大;而在天朝,當季冠軍都被整得七零八落,最後只得含淚解散。

職業足球離不開金元,關鍵是相互制約的雙方都得在心中有點B數,都要懂得「量力而行、適可而止」的方針原則,千萬不要輕易地跨出那毀根基的一步,否則大傢伙都得玩完。

等到真有一天五雷轟頂的時候,那就真得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千頭萬緒的胡思亂想之中,陳風在阿爾貝克和老哈特曼兩位老頭的指引下,開始了自己在紅牛青訓營的大探秘。

萊比錫紅牛青訓中心坐落在紅牛競技場旁邊的科塔維格大道7號,2011年籌備修建,2014年初動工,2015年9月竣工,目前已經成為德國國內最先進的青訓中心。

有着一代青訓大神托馬斯.阿爾貝克的統籌管理,紅牛青訓中心無論是硬件上,還是人員管理上集中了精英中的精英彙集於此。

一片綠色草坪的中央,入眼就是一座高聳的五層現代化大樓,旁邊還有一大溜的單層至三層的低矮功能性配套建築。

「陳,1-3樓是可供球員休息的專業調理區,4、5樓是海外青訓球員的宿舍,全部都實行五星級酒店管理,你也可以在其中有一個單人公寓。」

一進青訓中心的大門,阿爾貝克就給了陳風一個大驚喜。

急於儘早提升個人屬性值的陳風,恨不得天天都能泡在訓練場,聽到這個消息后自然是喜出望外,瞬間將自己的不快回憶拋之腦後…… 第912章

這麼久以來,他第一次問出來這句話。

狼王點點頭,說:「真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話,你們一家不會被拆散。」

「方糖也不會對你絕望!」

「只要你想,隨時可以來拿回去天刀之王的位置。在你不方便接任要調查這件事之前,就由我給你代理吧。」

「陳崑崙這個身份,我也會給你保密。」

陳崑崙沒和狼王多餘的搭話。

他記憶里的混亂,似乎在這一刻重組。

他明顯能知道,兩個事。

第一個是,方糖是自己的老婆,還給自己生了孩子。

而秦歌,是自己從小長大的青梅竹馬。

記住網址et

兩個女人,對自己的都很重要。

陳崑崙迷茫的看着秦歌,不敢相信的問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秦歌的心,像是被針戳了一下。

她知道,陳崑崙現在似乎更相信自己,只要自己這時候說一句不。

他就會懷疑自己和方糖的感情。

但,秦歌慢慢的閉上眼,不舍的說道:「對,方糖是你的未婚妻。其實,你真正愛的人,是方糖……我對你來說,應該……算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吧。」

說着這話,秦歌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那一臉的憔悴,很讓人心疼。

秦歌說完,又擦了擦眼睛,說道:「而且,方糖很愛你。她肚子裏,還有你一個孩子。去吧,她一定在等你。」

「好好照顧她,這輩子你可以讓任何人失望,絕對不能讓她失望,知道嗎?」

語畢,秦歌踮起來腳尖。

慢慢掀開陳崑崙臉上的盔甲。

露出陳天選那張俊俏到,只有作者凌晨才能比肩的臉,狠狠的親了一口。

像是在告別。

親完后,秦歌吐吐舌頭,又說道:「只是朋友之間的一個吻,不要介意。」

說完,秦歌趕緊轉過去身子。

生怕陳天選看到,她梨花帶雨的那張俏臉。

……

另外一邊。

大夏內。

一個秘密的研究基地。

在這裏的一個房間里,充滿著中藥的味道。

每一道氣味,都足以讓人窒息。

牆壁上,掛着各種動物的屍體,全都是用來煉藥的。

黑色的身影一竄而入,進入到這個秘密基地,來到這人面前。

影子一出現,那雙金色一般的眼睛立馬激動起來:「血清,到手了?」

身披黑袍的人一臉難看,搖搖頭說:「還沒有,本來已經去東瀛拿了。沒想到,我們提前通知了三口家也不管用,軍艦出動也不管用!」

「半路突然殺出來一個陳崑崙不說,還殺出來了一個蒼狼王。」

「軍艦對峙,三口家放棄了!」

「血清,沒拿到。」

那雙金色的眼睛聽到這話,暴怒無比。

他大吼道:「廢物,廢物!!不就是讓你們去拿點血清嗎,這麼久還沒搞定!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你知不知道,我們時間不多了!」

他一邊咆哮,一邊盯着實驗室內,那些用過長生水的人。

他們的皮膚,開始變得乾枯,就像是要軍裂開一般。

那人再次看着自己的手,竟然也像是要乾枯!

他等不了,一秒都等不了。 趙振義和梁紅蓮把有點失神的趙珍妮拉進屋內,詢問了半天,趙珍妮才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聽得兩個人大汗淋漓,心都被嚇出來了。

「不行,晚上得給珍妮壓壓驚,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梁紅蓮說道。

「應該的,應該的,你給陽城大酒店打個電話,定幾桌一來給珍妮壓驚慶祝平安歸來,二來叫上親戚朋友年前聚一聚。」趙振義說道。

「我不去,我要在家休息,明天還要與爸爸一起去尚東市見董勝利談綠源地產的事情。」趙珍妮說道。

「那不行,這麼大的事情,你不去怎麼行?」梁紅蓮說道。

趙珍妮無奈之下跟着父親和繼母來到了陽城大酒店,沒想到聽說趙珍妮遇險平安歸來,大家都來慶賀,圍着趙珍妮一陣狂問,問的趙珍妮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趙家是大家族,又是陽城首富,生意人都想着跟他們做生意,親戚都想跟着沾點光,一傳十十傳百,人來着來着就多了。

趙家定了十幾桌,那酒店裏只能先緊著趙家的菜上了,其餘來吃飯的只能等著。

誰讓自己的家族沒有趙家厲害呢!

今天趙家的主人是趙振義和梁紅蓮,因為趙金光老爺子還在尚東市沒回來。

老大趙振仁沒來。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趙振義和梁紅蓮今天出盡了風頭。

這原本不是趙振義和梁紅蓮的初衷,但看到趙振義夫妻兩個人出面安排了這麼多桌人,所有人自然把他們當做了主人。

特別是聽說趙家接了省城綠源地產的項目,而且由他的女兒趙珍妮具體負責后,眾人壓力都流露出羨慕的眼光,更加的熱情了。

哪怕分上一點綠源地產的項目,那都是大賺一筆的生意呀!

酒場上,阿諛奉承的話此起彼伏,加上多喝兩杯酒,讓趙振義有點飄,不但身子飄,思想也有點飄了。

對那些求他照顧生意的人也不管能不能辦成,都是有應必答。

對自己的親戚更是大方,竟然讓梁紅蓮當場給幾個小輩發壓歲錢。

趙珍妮被屋內的烏煙瘴氣熏得有點頭暈,她本不願來,但父母不同意。

看到父母有些過火的行為,她也沒有去勸阻,畢竟只是口頭說說,實際當家的還是他的爺爺,其次是她的大伯。

父親心地善良,但憂愁寡斷,做事沒有大伯雷厲風行。

家裏也不缺這點錢,只要父母高興,隨他們去吧。

趙珍妮趁著親友給父母敬酒,一個人躲了出來。

走到走廊的盡頭,竟然發現有一扇玻璃門,推開玻璃門,趙珍妮驚訝的發現外面是個大陽台。

雖然寒風呼呼,但冷冷的風很快讓趙珍妮發熱的頭腦清醒下來。

她倚著欄桿處,遙望漆黑的夜空,竟然看到很多星星,明亮而又渺小。

這讓趙珍妮很是驚訝!

才想起來,很久沒有看到過星星了,因為每天的生活,不是談生意就是宅在屋裏看電視上網與朋友聊天。

從沒有想過去看看夜空。

現在看着滿天很多閃爍的小星星,讓她十分的興奮。

所有的憂愁煩惱都拋之腦後了。

趙珍妮指著夜空的小星星,聚精會神的數着:「一顆、兩顆、三顆……」

她的思緒開始在廣闊的夜空裏彌散開來,不知道那些星星上有些什麼?它們漂浮在空中會不會掉下來?

自己的所思所想,讓趙珍妮感覺到可笑,這不是小女孩才有的天真嗎?

自己快二十歲了,被家族的生意纏繞着,早沒了天真無邪的念頭。

一陣寒風吹過,趙珍妮身子一緊,感到一陣寒冷,立即把大衣緊了緊。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趙珍妮吟著詩,雖然沒有明月,很想端起一杯酒,與救她的夏凡塵對着夜空閃爍的星星喝一杯。

想到夏凡塵她感覺自己臉上一熱,但想到是在黑夜,這裏也無人能看見,就放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