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想做什麼?

就在韓昕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的時候,癮君子開始行動了,目標居然是攝像頭!

韓昕禁不住笑了,心想攝像頭或許也能賣幾個錢。

癮君子沒讓人失望,先去套院牆東南角上的那個攝像頭。

LED燈很亮,看得清清楚楚,只見他一連套了五六次,總算套住了。

可惜不知道是繩子系的不夠結實,還是攝像頭安裝的比較堅固,拉一下,只把攝像頭給拉歪了,並沒有把攝像頭扯下來。

拉歪了也不錯,如果能把門口的幾個攝像頭都破壞掉,等會兒就能靠過去聽聽裡面的動靜……

韓昕正暗暗替癮君子加油,鐵門吱呀一聲從裡面打開了!

一個彪形大漢手持木棍衝了出來,癮君子嚇得趕緊扔下竹竿想跑,可他哪跑得過彪形大漢,很快就被追上了。

緊接着,一個矮個子光頭跑了出來,手持一根閃爍着電弧的電擊棍,跟彪形大漢一起咆哮怒罵着,把癮君子打的嗷嗷嚎叫。

“你個王-八-蛋,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敢動老子的攝像頭!”

“沒錢吸毒是吧,怎麼不吸死你?”

“救命啊,別打了,老闆,我不敢了……”

“現在知道不敢,早做什麼去了,看老子不打斷你的腿!”

……

這邊一片荒蕪,沒有人家,但這兒有好多無家可歸的癮君子。

他們鬧出這麼大動靜,藏身在窩棚裡、草叢裡,溝渠裡和廢棄的建築物地基處的癮君子,如同鬼魅般紛紛冒了出來,但只敢遠遠地看,誰也不敢靠近。

那兩個混蛋下手真狠,離十來米都能聽到木棍抽在那個癮君子身上的悶響,癮君子很快就沒了動靜。

吸毒人員一樣是人!

韓昕恨得牙癢癢,很想衝上去阻止,可想到正在執行的任務,只能默默舉起手機偷拍。

“二哥,差不多了,回去吧。”

“不給他們點教訓,他們不知道我們是幹什麼的!”

“好啦好啦,蔡總下午剛說過,這幾天風聲緊,明天一早就要換地方,犯不着跟一幫毒鬼計較。”

“他還給我裝死!”

彪形大漢揮起棍子又來了一下,這才調頭往回走。

矮個子連看都沒看蜷縮在地上的癮君子,跟着彪形大漢回到院門口,擡頭看了看牆角上的攝像頭,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然後進了院子。

他們進去了,鐵門再次關上。

遠處的癮君子依然不敢靠近,有的已紛紛散去。似乎沒人在乎那個被打得沒聲的癮君子死活。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們自己都算不上人,都不知道能活幾天,哪會管別人的死活……

韓昕很想過去看看,但也只能想想而已。

趴在渠邊權衡了一番,悄悄回到原來的位置,趴在草叢裡撥通老戰友電話。

依然守在警務室的徐軍,一聽見振鈴就趕緊接通問:“什麼情況?”

“院子裡的人剛暴打了一個想去偷攝像頭的毒鬼,他們心狠手辣,那個毒鬼也不知道有沒有死。”

“你有沒有出手,有沒有暴露?”

“我沒出手,沒暴露,我把整個過程偷偷拍下來了,這就給你轉發。你趕緊想辦法散播出去,最好找個人給政法部、警察局,尤其那個什麼治安科打電話報案。”

想到對面的警察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敲詐勒索嫌疑人的機會,徐軍連忙道:“這倒是個辦法,趕緊把視頻發給我。”

……

邊境派出所的輔警就是邊民,轄區內的羣衆全是邊民。

對徐軍而言散播消息這種事簡直太容易了,不到半個小時,很多梅昔這邊的緬甸籍邊民,以及在梅昔做生意的中國人都知道了。

報警也很簡單,打個電話而已,反正用的都是南雲的手機號。

韓昕不想被殃及池魚,剛重新找了個藏身處,就有四輛皮卡載着荷槍實彈的警察到了。

剛纔不敢靠近的癮君子們膽大了,紛紛走過去圍觀。

韓昕豈能錯過這個機會,也混在一羣癮君子中湊到了院門口。

“大哥,他來偷我們東西,我們是正當防衛!”

“你說什麼就什麼?”

“大哥,不信你進去調監控,我們有攝像頭。”

“他打了你,你還手,才叫正當防衛。他只是偷東西,你們就把人往死裡打,這叫什麼正當防衛?”

帶頭的警察一身正氣,剛推開矮個子遞上的香菸,一個揹着AK47的警察跑過來:“吳隊,人被打死了,沒氣了……”

“鬧出人命了,這是命案!”

“大哥,你聽我說。”

“說什麼,有什麼好說的?”

“吳隊,裡面關了四個人,還有個女的,全被打得不輕。”一個警察從裡面跑了出來。

吳隊臉色更難看了,大手一揮:“全部帶走,阿生,你趕緊調監控。”

“是!”

“大哥……”

“大什麼哥,誰特麼是你大哥?”

吳隊話音剛落,一個警察就給了矮個子一槍托。

彪形大漢更是被幾個警察用槍逼着,老老實實趴在牆上,舉着雙手讓他們反銬。

發生命案,影響惡劣。

政法部警察局一樣要給“公衆”一個交代。

屍體被擡上了後面的那一輛皮卡,兩個嫌疑人被押上了第一輛皮卡,被非法拘禁的四個人被“解救”出來了,全是遍體鱗傷。

人被虐待成那樣,連軍警們都看不下去,對着剛塞進皮卡的兩個嫌疑人,又來了幾槍託。

目送走“主持正義”的警察,韓昕悄悄混進院子,抓緊時間拍了幾張照,錄了幾段視頻,然後回到藏身處再次撥通老戰友的電話。

“毒鬼不經打,已經死了。兩個嫌疑人被帶走了,雷哥和另外三個簽單的也被警察帶走了。”

“只是換了個地方,他們不會就這麼把人移交給我們。”

“總比關在蔡總的私牢裡好,我明天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把雷哥撈出來。” 「大王,七國之中的所有兵器全部收集完畢,請您過目!」士兵將一個個裝滿武器的箱子放到面前的廣場后,對著劉雲說道。

「行,放下吧。」劉雲睜開了之前緊閉的雙眼,來到這個廣場的正中間,周圍的兵器散發著難聞的血腥味和鐵鏽味,但是這些劉雲都直接無視,將放在袖中的十二尊小金人放出。

「出來吧,我的十二金人。」劉雲對著十二尊小金人說道,隨後將其拋向空中。

十二尊小金人在空中不斷變大,落入原先設計好的各自的位置。在金人歸位之後,所有刀劍槍矛,全部開始融化,在空中形成一團亮眼的鐵水。

此時,就算是身處王宮之外,也清清楚楚地看清了劉雲的操作,這些鐵水分成十二團,分別灌入時而准金人的體中。

十二尊金人的眼睛慢慢睜開了,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將天空中原先灰濛濛的雲層直接撕碎,甚至身上的威能將身處三十三層天外天中的凌霄寶殿震懾了一下。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天庭突然這麼劇烈的晃動?」昊天現在的分神已經歸位七成,身上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之前輪迴歷劫時候的程度,所以也有底氣對一些挑釁他的行為做出回應。

「啟稟陛下,好像是人間的帝王在煉製什麼東西,威力太大影響到了我們。」太白金星作為天上的星辰,消息自然來得很靈通。

「人間的帝王,他們不是被道祖奪去了五道氣運嗎?怎麼還能修鍊?」昊天皺著眉說道。

在沒有道祖,沒有聖人之後,他總算體會到了三界至尊的權威,這個時候,他不會允許人間的帝王和他相提並論。

「這個臣也不知道,但是臣隱隱約約有點猜測,他可能是某個老怪物的轉世,但是應該不會有老怪物轉世成人王才對,三皇五帝的成道名額已經沒有了,所以臣也只是猜測,不敢下判斷。」太白金星對著昊天說道。

「讓我來看看,昊天鏡!」昊天手中展開一面透明的大鏡,想要窺視劉雲的時候,其中一個金人對著虛空打了一拳,拳勁透過了昊天鏡直接來到昊天面前。

「哼!」昊天雙目生電,將這道拳勁直接擊散。

「這道兵不簡單,絕不是普通人能想出來的,它完全就是人道之力的體現,哪裡是道兵啊!」昊天看著這十二尊熠熠生輝的金人,眼神之中也充滿了沉重。

當初鴻鈞硬要拿走五道人道氣運,就是為了避免有人出現掌握人道,從而反天的舉動,原本昊天也是順水推舟,幫鴻鈞收了人道的五道氣運,但是現在看來,收了之後,反而讓對方更容易掌握人道。

現在整一個人道的力量全部集中在面前這十二尊金人的身上。

「總算成功了,剛才是有人窺視我嗎?算了不理他了,護道神兵總算做好了,就等二月二龍抬頭了。」劉雲沒有將十二尊金人收進來,而是放在外面。

不少人看到這十二尊金人,都知道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但是無人敢去,因為害怕這有什麼陷阱在其中。

而一些貪婪的仙神已經對著這些金人動手了,然後,這尊仙神,對於自身的道法很自信,想要收取的時候,直接被其中一尊金人拍成了肉糜,然後被吸收殆盡。

「我就不信了,我去試試!」人總是認為別人不行,自己肯定行,在有著十倍收益的前提下,就會出手搏一把。

所以,這些日子,不少人來到劉雲這裡,奪取金人,也有不少人想要直接趁機殺了劉雲。

但是被十二尊金人直接在空中拍死,即使身處空間中,地下,天上,都無法避開這十二尊金人的攻擊範圍。

「時間到了,血祭也應該完成了。」劉雲在時間差不多要動身的時候,來到這幾尊金人面前。

原本冰冰冷冷的身體,此時身上多了一股抹不去的血煞之氣,而這就是劉雲想要的,作為護道之兵,剛出爐,就要用生命養養煞,而最好的材料就是那些充滿貪慾的仙神血液。

「大王,馬車準備好了,可以上去了。」內侍對著劉雲說道。

此時劉雲的馬車,恢復到了十二匹馬拉車的程度,這是上古的人王才配的禮儀規格,一般都君主帝王,用這樣的規格拉車,會被人罵逾禮了,但是劉雲上去后,卻沒有任何人敢說這件事。

這一路上,六國的餘孽,不少人都來攻擊劉雲,但是在蓋聶沒有出手的情況下,劉雲的侍衛就將他們全部殺死,甚至連鮮血都沒有飛濺到馬車之上。

「大王,封禪台已經到了,可以上去了。」內侍恭敬地對著劉雲說道。

劉雲從馬車上下來,封禪台這裡,已經不是劉雲第一次來了,以前都是旁觀者,沒想到這一次主角是自己,不過這瞬間,劉雲將十二尊縮小的金人放入各自的位置,然後用秘法牽引人道降臨。

過去的君主封禪,都是藉由太上道尊的喻令,將人道牽引出來,藉由人王與人道的聯繫,完成封禪。

但是這一次,劉雲想做的不僅僅是普通的人王,將人道牽引出來后可以明顯看出人道上面有明顯的四道空缺,而這四道空缺融合在鴻鈞掌握的天心之中。

「去!」劉雲將十二尊金人放出,身上與人道產生共鳴,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後十二尊金人共同發出一束光芒,一個宮殿隱隱約約出現在封禪台的上方。

「終於出來了,天心遺迹,是時候拿回屬於人族的東西了。」劉雲直接大步一邁,瞬間出現在宮門處,進去后,宮門就消失不見了,彷彿不曾出現過一般。

「該死,被搶先一步了。」無數的眼睛看著劉雲的操作,在劉雲弄出天心遺迹的一瞬間,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來,他們要阻止劉雲搶先他們一步,完成他們想要的目的。

但是最後時刻,還是遲了,天心遺迹重新消失了,即使精通空間術法的人也無法找到它的蹤跡,而現在只能等,等劉雲出現,搶奪他手中的天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