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稍微想了想,齊夢瑤又皺起了眉頭,之前李橋好像也總是不接她電話,等到後來才回電話。

「李橋,你老實告訴我,你之前不接我電話的時候是不是在和劉子瑜約會?」

李橋只覺得心累,當然,他確實那麼做過,而且幾乎每次都那麼做

「你想哪兒去了,我不接電話確實是有重要的事。」李橋解釋道。

齊夢瑤無法從李橋的表情中辨別真假,她只是用力握住了李橋的手,冷哼道,「希望你沒騙我。」

「放心吧,我騙誰也不會騙你的。」李橋安慰道,他只是想着下次做這種事還是要注意點,說謊最好也說個滴水不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讓我試探,燕凌有沒有失憶?」安彤坐在前往酒樓的馬車上,對於譚瑾給她的任務,倒是十分好奇,「你們把駱玉兒塞給他當未婚妻?」

「譚瑾,我覺得你們這麼做也太不地道了!」

安彤聽著譚瑾的話,就開始數落了起來:「人家燕凌和姜荷未婚夫妻,甜甜蜜蜜的,怎麼能把駱玉兒塞給他呢?」

駱玉兒是誰?

別人不知道,安彤是知道的,駱玉兒就是皇兄身邊的人,為皇兄辦事,憑著她可清純,可妖嬈的樣貌,只要給她的任務,就沒有完不成的。

安彤能知曉這點,也是機緣巧合,駱玉兒的能力,也讓她十分懷疑,燕凌他……

譚瑾把前兩天的事情說了,安彤聽后,表情十分的豐富,一時間,不知道是該懷疑人駱玉兒的能力呢,還是該讚歎燕凌的痴情,哪怕失憶之後,依舊為姜荷守身如玉。

姜荷……

安彤想到了那個年輕且極為漂亮的神醫弟子,她不比她見過的任何一個大家閨秀差,相當,她的身上,還有大家閨秀沒有的活力與純真,不是傻的純真,而是見識過很多之後的通透感,對一些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不,能讓她放在心上的人很多,比如她的家人,比如燕凌……

安彤的臉龐好了之後,就一直在四處遊歷著,見識的多了之後,她就更加羨慕姜荷了。

「我懷疑,他沒有失憶。」譚瑾的視線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她臉上的表情變化,還有那一絲絲的羨慕,他都看在眼裡,他的手微攥了起來。

「孔太醫不是都看過了?孔太醫在我們南安那是有名的太醫,按理是不會出錯的。」安彤隨口回答著,對於即將見到的燕凌,倒是好奇的緊。

「哪怕是神醫,也有出錯的時候。」譚瑾深吸了一口氣,他朝著安彤伸手。

安彤的手無意的抬起來,撩了額頭的頭髮,說:「那行,等會我去試試。」

話落,安彤側目朝著窗外看去。

譚瑾即將躍出喉嚨里的話,也咽了回去。

鼎盛酒樓,南安城裡,最好的酒樓,完全可以媲美燕凌建的金玉滿堂。

燕凌站在包廂里,問:「你可知相爺找我何事?」

「小的不知。」小廝低著頭說:「少爺,我去給你沏壺茶。」

二樓的包廂,布置的十分的雅緻,同樣,位置也是絕佳的,站在二樓能夠看到繁華的街道,小販的吆喝聲和叫賣聲,生活氣息十足。

經營過眾金玉滿堂的他來說,非常清楚,這酒樓為何會在南安這麼有名了。

門,響起了。

燕凌回過頭,看到安彤的那一刻,頓了一下問:「相爺,你可沒說帶夫人一塊來。」

夫人。

譚瑾側目,看向一旁的安彤,她的臉微紅,只見她前一步,往他對面一坐:「本公主是南安長公主,安彤,沈公子,你這認人的眼神也太差了。」

「原來是長公主。」燕凌拱手作輯,道:「原來是在下誤會了,我看你與相爺站在一起,極為的登對,便誤以為你們是夫妻。」

原來,在燕凌眼裡,他們很登對嗎?

譚瑾微微愣神。

「住嘴,我家公主還沒出閣呢。」丫環大聲訓斥著。

安彤擺了擺手:「算了,別跟一個什麼都不記得的人計較,畢竟,人家連自已的未婚妻都不認得。」

安彤一語雙關的說著,圓溜溜的杏眼望著燕凌,和在西楚相比,燕凌瘦了一圈,但那俊臉,她還是記得清楚的。

「我所有人都不記得了。」燕凌垂著眸子,長長的睫毛下,透著些許的失落。

「你,真的不記得自已的未婚妻了?」

安彤八卦的看向燕凌,「你未婚妻長得這麼漂亮,都能不記得了?」

「長公主和我熟嗎?」燕凌不答反問。

安彤一頓,朝著譚瑾甩了一個眼神。

譚瑾在她的旁邊坐了下來:「你和長公主有過幾面之緣,長公主這次剛剛回南安城,聽說你失憶了,便要跟來看看。」

「哦,不熟啊。」

燕凌的話語很明顯,既然不熟,為什麼要來看我?

直白的話語,讓安彤有一種下不來台的感覺,這人怎麼能這麼沒有眼色,她是長公主!

她也要面子的好嗎?

安彤岔開話題說:「譚瑾,我餓了。」

「行,我讓人上菜。」

譚瑾直接讓下人去催了。

燕凌的目光在他們兩之間來來回回:「你們真的不是夫妻嗎?為什麼你們相處的時候,我覺得就像是夫妻呢。」

「相爺看你的眼神,都帶著愛意。」

燕凌認真的說著,他一臉狐疑的在他們之間打量著,問:「相爺,長公主,你們真的沒騙我吧?可不能因為我誰也不記得,就騙我你們不是夫妻。」

正在喝水的安彤,差點沒將水噴出來,她嗆到了嗓子,一旁的丫環連連拍著她的後背。

「九行,不要胡說。」

譚瑾清了清嗓子道:「我與長公主……只是朋友。」

「是嗎?」

燕凌拉長著語調,明顯不相信。

「當然是。」

安彤抿著唇,拍案而起道:「沈公子,別以為你裝失憶,就可以什麼都說,信不信把你送進衙門!」

「長公主,我,我沒有惡意。」燕凌呆住。

安彤看到他這副茫然的樣子,先前各種試探的想法,也熄滅了,呆成這樣,肯定不是燕凌,她記得之前見過一回,進退有度不說,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口無遮攔的。

「我和你未婚妻是朋友,你要是再敢胡說,我就和你未婚妻告狀,讓她別理你了。」

安彤氣呼呼的想:失憶成一個傻子了,根本配不上姜荷。

忽然,安彤的眼睛一亮,沒有了燕凌,姜荷是不是可以嫁給皇兄,給她當皇嫂了?

「原來長公主和駱姑娘熟悉。」燕凌一副瞭然的樣子,他語重心長的說:「既然長公主和駱姑娘是朋友,那就好好勸勸駱姑娘,女子名節大於天。」

安彤:「……」這是在提醒她,駱玉兒做的事情太不要臉嗎?

「九行,上次的事情,就是一個意外。」譚瑾開口,那天的駱玉兒一身虛弱,燕凌明明中了葯,卻依舊是定力十足,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將駱玉兒推到了門外,難道,他真的猜錯了?

。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要揭穿她的假面。倒是你們,明明知道她的所作所為,竟然還尊她為城主,將她供為神明,你們腦子進水了嗎?」

小二:……

「金小姐,可能我們知道的不一樣。當初荒川城被萬獸國皇室拋棄,差點被妖獸踏平。千鈞一髮之際,是城主以一人之力,救下了我們。這裡的機關,所有的技術,吃的高產糧食,甚至那些強大的不死族們都是因為城主的面子,而來到這裡。金小姐,以後切莫再和別人說那樣的話了。」

小二本是好心,誰知金盼盼曲解成其他的意思。

這顧雲墨一定收買了小二。

如此噁心的女人,她怎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無辜城民繼續被蒙蔽?

於是她逢人就說自己的苦,說顧雲墨給了金家所有人回春丹,唯獨沒給她。對待曾經的手下又是如何如何無情。

眾人面上微笑,內心卻是:你的臉呢?請問你才多大年紀,就需要回春丹了?這些年你為機械城做了什麼?再說了那是城主的東西,她想給誰就給誰?我們都沒有難受,你就覺得受了天大的委屈了?

經過金盼盼一陣胡攪蠻纏,眾人理智歸位。

以前覺得這金小姐是個單純耿直的天真丫頭,現在再看,怎麼覺得這女人蠢得無可救藥?

不多久,金盼盼的名聲一落千丈。

客棧老闆見這麼久的時間,都沒人來接金盼盼回去,便思考著:不會是被城主府趕出來,到我這兒來蹭吃蹭喝的吧?

遂將金盼盼趕出了客棧。

「你這個狗眼看人低的東西!」金盼盼內心憋屈的要死。

你們等著,等我回到城主府之後,一定要你們好看。

有好心小孩勸她:「盼盼姐姐,如果做錯事,回去主動認錯,城主會原諒你的。」

金盼盼甚是惱火,甩了這小孩一巴掌。

「本小姐的事情,豈容你干涉,給本小姐滾!」

小孩父母當即緊抱哇哇大哭的孩子,再也忍不下去,指著金盼盼的鼻子破口大罵。

「金盼盼,大家是看在副城主的面子上,才好心對你,勸你。你倒是好,竟然打小孩。你如今被趕出城主府,想必在城主大人面前,更加囂張。呵!我呸!真當自己是大小姐了?有本事,你離開機械城,看看外面那些會修鍊的乞丐會不會跪舔你?」

周圍指指點點,金盼盼不學無術,自是不敵,失聲痛哭,跑離開來。

眾人開始反思。

「我們是不是說的太過了?」

「呸!怎麼就過了?我說的都是事實。」小孩母親揚聲道:「打的不是你們的孩子,你們別站著說話不腰疼。」

說罷,她蹲下身來,溫柔安慰自家孩子。

「記住了,以後只要是城主不接受的人,你也不要管。」

小孩點點頭,牢牢記在心間。

金盼盼在外混不下去,於一個月黑風高夜,灰溜溜地從後門偷溜回城主府。

小風正在巡視,藉機將她放了進來。

「盼盼,這段時間,你到哪兒去了?我很擔心。」

「小風哥哥,這段時間,我過的好苦啊!嗚嗚嗚嗚……」

「盼盼,委屈你了!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啪!」

「啊!」小風捂著被砸出一個血洞的腦袋,抬頭怒視,待見那人的臉,瞬間換了表情,恭敬地低著頭,「城主大人。」

顧雲墨不看她,倒是掃了一眼金盼盼。

「統子,我還以為這智障能多扛一段時間呢。」

「宿主,你真實的想法是希望這傻逼不要回來了吧?」

「回來只會阻礙金家的發展。也不知道金家造了什麼孽,有了這麼個孫女。」

「宿主,要不你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這傻逼滅了?省的害人害己。」

「我是個文明人,不會隨便動手。」

她迅速彈出一個石子,擦過小風,擊向金盼盼。

後者正要藉機好好漲漲志氣,發泄這段時間所受的委屈,下一秒就暈倒了下去。

至於小風,她直接無視,任其頭磕在地上。

智障解除掉了,顧雲墨覺得今晚的月色又美了。

「城主,我想清楚了,我很愛翠玉。」

「多愛?」她幽幽地問。

小風一愣,不知道怎麼回答。

本就沒有讀過多少書的人硬是憋不出一句話,只得杵在原地。

「城主,請給我一個機會。」

「機會?」顧雲墨冷笑一聲,在昏過去的金盼盼和小風之間來回看。

小風立刻退開一丈遠,解釋:「我只當她是我的妹妹。」

顧雲墨心頭一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