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米。

「就是現在,老婆,跟我跳!」

葉子凌大喊一聲。

林梓寒聽后沒有猶豫,直接跳進了大海里。

葉子凌緊隨其後。

「老公,老…嗚嗚,救…」

林梓寒跳進海里窈窕的身體就是一陣撲騰,一會就沉了下去。

葉子凌沒有慌張,深吸一口氣直接潛入了海底。

終於找到了林梓寒。

這時她已經快要喘不上氣了。

眼神裏帶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懼意。

接着感受到體內所剩不多的氧氣,緩緩閉上了眼睛

突然,她感覺嘴唇一熱。

有些牽強的睜開眼皮一看,竟然是自己老公在給自己度氣。

下一秒,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起來,兩人在海底唇齒糾纏在一起。 十年後。

正是今上天皇正化十年冬季,臨近聖誕節。

東京警視廳總部櫻田門地下倉庫陳舊的雜物間有一件被棄置十年的黑罈子。

據說來自十年前的妖族命案,一直未得到結果,後來的調查也不了了之,似乎有巨大的力量在阻礙這件小小的案子。官方對此只是投入了小股警力,但當初本州十三宗和東京捉妖師協會一共出動了兩位宗主及一位首席捉妖師,最終因為情報泄露,只在目的地找到一座工廠和某些奇怪的設備,在其外圍找到一座養狗場,裏面有大量腐爛的妖族胚胎。

十年裏,再也沒發生過類似的事件,人們也就漸漸淡忘了。

只有少數人還記得。

其中一個就是東京警視廳警視總監小松原俊,他認為當年的事件牽扯到至少二十位風從級高手,整個本州能指使如此多氣武者的勢力他絕對不陌生,首先得從距離最近的那口黑罈子查起。

櫻田門地下倉庫埋藏的多是普通案件證物,警視廳高級官員親自視察實屬罕見。

倉庫地下燈光總開關「咔」地大響隨之開啟,光束打在倉庫門口三個人影上。

最前頭是倉庫保安,負責打開倉庫大門,後頭就是身穿制服,肩扛四顆櫻花金章的警視總監小松原俊和他的助理保鏢——淵上狗娃先生。

小松原俊身形極度肥腫,四肢卻是正常,一張略微圓潤的小白臉,看起來年輕英俊,但又帶着絲絲皺紋,顯示出歲月痕迹。

在倉庫門口吸煙區點燃一根和平香煙,從容抽完后掐滅,帶着淵上狗娃進入倉庫。

「總監先生,您要的東西在一號儲藏間。」

「咔」聲再次響起,他們走向倉庫深處,燈光一束束開起。

腳步聲最終停下,小松原俊站在一號儲藏間門前,淵上狗娃的臉出現在燈光下,他是個年輕男人,二十幾歲,留着尖尖的八字鬍,雙眼是藍色的。

兩個人在見到眼前場景后都怔了片刻,一號儲藏間的門是半虛掩的,在門縫下方可以看見猩紅血跡,濺在門和門檻上,呈粉灑狀。

「有人開過門。」小松原俊指著儲藏間門把手:「鎖被外力破壞。」

「而且不是藉助尋常工具,應該是——」淵上狗娃分析。

「是消音槍。」小松原俊道。

「槍不屬於尋常工具吧。」淵上狗娃解釋。

「小心一些。」小松原俊一隻大手摁在門上,緩緩推開。

隨着門打開,一具死狀極度恐怖的屍體赫然出現眼前。

淵上狗娃一把抓住小松原俊粗大的手臂:「總監先生!他——在瞪我!」

「第一次見死人么?」

「不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奶奶去世……」

「你的表現還不錯,一些刑事組的年輕警官第一次見死屍可比你失態得多。」

「是嘛……謝謝您的誇獎。」

「這個人身穿保安制服,但是體格狀態極好,能肯定是氣武者,手裏的手槍是CZ手槍,P-10系列的CZP-10FSR緊湊型手槍,裝載手槍消音器。死亡時間看樣子在五小時以內,死狀之恐怖類似於野獸撕咬,並且……撕裂了他。」

「給您手電筒。」淵上狗娃試了試儲藏室電燈開關,發現沒有反應。

小松原俊打開手電筒,黃色燈束照在地上的屍體上,手電筒燈束照射下的屍體細節更加明顯,也就更加的恐怖,淵上狗娃不敢再看,扭頭望向門外。

「罈子……」

手電筒燈照射到黑色罈子碎片,儲藏間內部似乎還有很多黑色粘液。

「總監先生,要不叫人吧?」

小松原俊沒理他,徑直走進儲藏間,忽然發出咣當聲響,似乎碰倒什麼東西。

「總監先生!」

「沒事。」小松原俊的聲音在空洞的儲藏間里響起。

緊接着,他擠出儲藏間,臉色陰沉道:「有東西跑出去了。」

……

……

東京。

華燈初上。

耳麥中播放DJ音樂的藤原先生驅車前往中央區接一位客戶,耳麥連接手機,手機播放的是近年紅極的音樂家、歌星、藝人啞子小姐所作曲演唱的一首好聽音樂。

車子開到街角轉彎處忽然看見一隻黑色老鼠跳在車前擋風玻璃上,彈跳上車頂,只聽輕輕跳動聲。

藤原先生不以為意,城市裏出現老鼠不奇怪,但他沒深入去想,自己的車子時速已經達到五十公里,正常老鼠就算能跳到車上也被撞死了,怎麼可能還跳在車頂上。

藤原先生的車呼啦開過街邊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身邊,那年輕人銳利的目光朝他車頂看了一眼。

車頂突然往下重重凹陷下來,藤原先生吃了一驚,連忙腳踩剎車,兩隻皺紋深重的眼睛仰視車頂,不知上面什麼東西。

一道人影掠過,劍飛閃,血光崩現!

西裝男應聲落在車頭燈前,雙眼耷拉着,收劍還鞘。

藤原先生睜大眼睛,只見車頂上流下來一行猩紅血液。

劍客名叫清水和一,十年前曾經出現在千葉堂學院,現在他住在東京,而且一如既往地窮困潦倒。

有一顆東西滾下來,藤原先生渾身激靈,嚇得說不出話,也不敢四處亂看。

這會兒清水和一已經從他視野中消失。

道路盡頭,呂布出現,他如今已經十四歲,穿上鞋身高達到一米七,長相比之前世更加英武,一對劍眉斜插入鬢,目若朗星,唇紅齒白,滿頭黑髮扎在腦後,梳理整齊不帶一根雜毛。

他如今在千葉堂學院捉妖部任部長,反觀學業才堪堪修習到中學一年級……而和他同年的阿爾緹尼斯因為天才的智力水平早就被保送中央大學。

不過十四歲年紀上中學一年級也是正常,他被送到中央大學附屬中學校進修,同時依然是千葉堂捉妖部部長。

既然是捉妖部部長,自然會接到任務,剛到東京他就接到了警視廳的委託任務,說是東京可能會出現不明妖族,已經通知東京捉妖師協會,協會又通知了身在東京的他。

呂布雙目注視眼前血流滿地的場面,鼻中嗅到濃濃的血腥味和妖氣。。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最新章節、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蕭凌凌凌、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全文閱讀、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txt下載、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免費閱讀、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蕭凌凌凌

蕭凌凌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帶着房子穿了,可我黑戶啊[快穿]、成為人生贏家的對照組[快穿]、

。 饒錦好半天動彈不得,最後全身發抖,渾身緊繃,發出尖銳的聲音。

「我要洗澡!」

「嘔!」

他想吐,他乾淨如玉的肌膚,竟然染上了污垢,他一刻也無法忍受。

「啊,這是誰幹的。」

一個警察負責人過來,他們都是知道饒錦的,所以對他的態度很恭敬。

完全沒想到向來愛乾淨的饒總,竟然被人這樣整,那些人不想活了。

負責倒污水的兩人早就從後門跑了,翻牆離開,有車子接應他們。

等饒錦去洗澡,手下的人去找人的時候,影子都沒有了。

韓毅把拍到的照片發送到李安安的手機里。

「妹妹啊,看看黑心肝的下場!」

李安安看到照片大笑,太好笑了,對付饒錦這種人,就是要這樣,讓他引以為傲的東西被踐踏。

估計他這輩子都沒有被人這麼對待過。

沈陵在開車。

「大小姐,你很開心。」

李安安「嗯嗯,當然開心,給你看一下。」

李安安把手機伸到沈陵的面前,沈陵瞄了一眼,只見饒錦一身白色中山裝完全成了黑色,清冷的臉上也滿是污水,也笑。

「所以你剛才笑臉相迎。」

真是狡猾啊。

李安安點頭「當然了,龍庭一定會和他起衝突的,所以作為一個溫柔的女生,一定要化解矛盾,明的不行來暗的。」

「不然日後見面,成仇人了怎麼辦?何以晴到底為什麼針對我,我還不清楚呢?所以饒錦我也不想徹底的得罪了。」

這是她的想法。

沈陵好奇「何以晴為什麼針對你,你不知道?」

李安安有點累了,靠在車裡。

「不知道,不過回去后我倒是要查一下她的底細,不知道她發的哪門子瘋,不過你也知道,女人太漂亮了,容易遭人嫉妒,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沈陵笑出聲。

「大小姐,你的情緒好了很多,不像在沈家那麼偏激了」

李安安很無辜「有嗎?我沒有偏激吧。」

沈俊低聲「有,不過你現在身上充滿了平和」

至於為什麼沒有說陽光,是因為她心裡還有恨意。

雖然褚家的事已經解決了,但大小姐似乎還要針對某些人,以至於有時候很少笑。

李安安摸臉「那可能是離開了那些煩心事吧,還有就是褚逸辰很寵著我。」

說到這裡她心裡暖暖的。

沈陵「是的,大小姐你很幸福。」

「嗯,我很幸福。」

李安安不否認,只有和褚逸辰在一起她才能感覺幸福。

「那大小姐,你不在乎你父親死亡的事?」

李安安低頭「我……不在乎。」

「我從小在小山村生活,之後被李家收養,吃了很多苦,父親這個詞對我來說,太陌生,也太輕了!」

輕飄飄的,比不上褚逸辰的分量重。

沈俊默默的開著車。

「但大小姐,你要記得,你這麼想,別人未必,為了不傷害自己,所以你要有所保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