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那些登上權力巔峰的帝王,對待臣子都是恩威並施,想不到他年紀輕輕,就會玩這一招,真是一個可怕的年輕人。」

黃老邪想到這裡,對於毅說道:「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你去了江州以後,好好跟著他,一定要忠心耿耿,知道嗎?」

「師父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

葉秋從孫五辦公室里出來,在走廊里沒看到錢多多,心裡有些疑惑。

這傢伙先前不是跟在自己身後嗎,怎麼人不見了?

他給錢多多打了一個電話,這才知道,錢多多帶著小桃去醫院治傷去了。

「這個舔狗,有了女人就忘了表哥,哼。」

葉秋冷哼一聲,乘坐電梯離開。

從大廈裡面出來,葉秋掏出手機,給曹淵撥了一個電話,準備把青狼幫的事情告訴給曹淵。

電話接通。

葉秋還沒來得及說話,曹淵的笑聲就傳了過來:「葉秋,你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應該是有好消息告訴我吧,是不是滅了巫神教的人,拿下了青狼幫?」

「您是怎麼知道的?」葉秋十分意外。

曹淵笑道:「聽說你去蘇杭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把青狼幫拿下,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葉秋這才反應過來。

曹淵肯定很早就盯著青狼幫,也知道巫神教的人到了蘇杭,更算到葉秋會跟巫神教的人幹起來,趁機收服青狼幫,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曹淵才沒有派龍門的人來蘇杭。

可以說,所有的一切,都在曹淵的掌控之中。

老陰比!

葉秋暗罵一聲。

「等龍門徹底接管蘇杭之後,我會獎賞你的,不過葉秋,你要小心,你還有麻煩。」曹淵提醒道。

「什麼麻煩?」

葉秋剛說完這句話,就察覺到背後一道寒芒襲來,他還沒來得及閃開,一柄長劍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作者有話說】

第3更。

感謝七貓書友_040510110251,七貓書友_082952985055打賞能量飲料。

重磅感謝福佬打賞爆更撒花,鞠躬致謝。

。 迷迷糊糊的楚風,感覺到有人在他的身體上來回摸索著。

驟然驚醒下,入眼處一個滿臉橫肉的傢伙也在對視着他。

四目相對,對方肆無忌憚的眼神讓楚風有點發怵。

「小兔崽子,醒了也好,將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給牛大爺拿出來。」

這個滿臉橫肉的傢伙叫牛二,是范陽郊外村落里的一個潑皮無賴,仗着練過幾年拳腳,平日裏就靠欺壓百姓度日。

楚風使勁晃了晃有點昏沉的頭,他依稀記得昨夜裏喝醉了酒。

出了酒店一見風更不勝酒力,沒走出幾步,便在一處花園的長椅上就睡著了。

「這是哪裏?」

他不由得脫口問道。

「啪啪啪!這時候還敢給大爺玩失憶?」

蠻橫的牛二可不慣着他,伸手就是幾記沉重的耳光,打的他手都有些生疼。

挨揍的楚風頓時感覺到有些天旋地轉,眼前的金星點點,鼻口竄血不止。

楚風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半邊腫脹的臉龐,他一股怒火從心底升起,長這麼大還沒有讓人這麼欺負過。

哪怕你是個打劫的!

楚風豁然站起,揮起拳頭就朝對方頭部輪了過去。

他身為二十一世紀的人,出手前就想好了,自己可是正當防衛,就是進了局子也有理講。

身體強壯的牛二,見對方瘋若猛虎般沖了過來,久經街斗的他,伸腿就是一腳。

楚風如同被蠻牛衝撞了一般,直接就倒飛了出去,腹部的疼痛如同刀絞,他手捂著痛處,用惡狠狠的眼光看着對方。

所謂人倒架不倒,就是打不過對面的,也不能讓人小瞧了不是!

「打劫、重傷他人,你等著進局子挨收拾吧!」

楚風開口威脅道。

「誰?」

牛二叉著個腰樂了,這牛家村八十二戶居民,人丁三百四十二人。

就連誰家老母雞下的蛋他都認識,那個叫「局子」的又是何許人也,敢說來收拾他。

「老子就是這裏的天!」

牛二來了橫勁可是天不怕地不怕,衝上去對着楚風又是一頓暴揍。

鼻青臉腫的楚風竭力的反抗著,可是雙方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他打在對方身上那是輕飄飄,對方的老拳可是拳拳到肉,腳腳入骨,那叫一個撕心裂肺的痛啊!

這時,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

「不好了,土匪進村了!」

這時數個衣着襤褸人村民從村口處慌慌張張地跑來,一路上更是連滾帶爬。

他們不光手中的農具丟掉了,就連衣服上都沾滿著泥土,模樣甚是狼狽。

牛二和楚風聞言后停下了打鬥,扭頭有些疑惑地看着村民從身旁跑過。

這稍許的空檔時間裏,楚風這才有些時間,定神看了看牛二和這些村民們,發現他們的裝束太古了。

如果不是莫名挨了這頓胖揍,他肯定得懷疑自己是不是誤入了古代電影片場。

連周圍的環境和遠處高低起伏的草房亦是如此。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陣陣急促的馬啼聲,還有數道村民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不好,土匪是真來了!」

牛二轉身撒腿就要跑,這時他哪裏再顧得上搶奪楚風的財物,這些土匪可是要命的主,豪橫的他見了也得跑路。

「想跑沒門!」

楚風見到對方想要閃身跑掉的企圖,便不依不饒,手急眼快地緊緊抱住了對方的大腿。

他可不相信二十一紀里還會有土匪存在。

「騙誰呢?」

「白打了?」

楚風翻了翻白眼說道。

「你給我放開,要不老子打死你!」

心急如焚的牛二揮拳又是幾下,可是對方比老牛還犟,依然不肯鬆手。

看到對方如此,他頓時驚慌失措起來,連連出口威脅著。

此時牛二轉頭已經看到騎馬揮刀的土匪身影,哪裏還敢繼續豪橫下去,帶着哭腔求道:

「你是爺還不行嗎?」

「俺給你跪下了!」

「再不跑咱倆都得死這!」

楚風這時抬頭往遠處看看,確實有二十多名凶神惡煞的傢伙,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揮着刀。

他們到處瘋狂追殺着逃竄的村民,點燃著路途中一處處的民房,不過眼前刀光血影的情景,實在是太過逼真。

可是都什麼年代了,顯然這一切都不可能出現,定然是在拍電影。

楚風心中一口咬定都是假的,肯定是!

「先給老子誠心道歉,然後賠錢!」

他這一刻起也跟着豪橫起來。

「賠賠賠錢!一定賠!」

牛二哪裏還敢討價還價,急切間連忙應承著,此時乖順的樣子就像剛入新婚洞房裏的小娘子。

他開始上下快速地摸索自己懷裏的口袋,不一會兒,一大把碎銀子扔在楚風的面前。

「不行,先道歉!」

楚風覺得順序有點反了,對方應該是先道歉再賠錢,牛二這樣做簡直就是在污辱他。

「奶奶的,好!我道歉!」

拗不過對方的牛二,一副可憐惜惜的模樣,幾乎是有求必應。

「那個大爺,我錯了!不該打你,也不該想搶你的東西,你就饒了我吧,好嗎?」

可是對方沒有回應,反而將目光有些發獃地看着牛二身後。

牛二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後背有些涼颼颼。

他豁然轉身往後一看,數名騎馬持刀的土匪,目光有些驚異地看着糾纏在一起的兩個男人。

這兩個大男人抱在一起,一上一下的姿勢實在有些不雅,甚至有些讓人想入非非。

「咳咳咳」

楚風幾次想張口緩解眼前的尷尬,可又不知道該怎麼去說。

「這年頭夠瘋狂的,都開始玩這個了?」

一個小頭目模樣的人從土匪中撥馬而出,表情有些捉狹地看着兩人說道。

「快跑!」

牛二轉身就跑,留下傻子般的楚風在風中凌亂著。

他這時候哪裏還有工夫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撲哧!」

沒逃出幾步,便後背中箭的牛二摔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那背部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跡,時刻提醒著楚風這一切都是真的。

「殺了他,進緊入村!」

土匪的小頭目見有斷袖之癖的兩人死了一個,便沒有了耐心,揮手命令道。

這時一名土匪騎馬揮刀朝楚風砍來,楚風有些驚懼地看着寒光朝自己頭部而來,有些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嗡!」

此時他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一件古式的盔甲,黝黑而古樸,渾身如刺蝟般長滿了尖銳的刺,發出森冷的光澤在旋轉着。

彷彿這件盔甲將他的靈魂都要冷結住了一般,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反傷刺甲!」

「它有兩種被動屬性—致命、反傷。」

「擁有它的主人只要受到任何致命性攻擊、下毒等方式時,才會自動反擊給對方,返回來的不是按比例的傷害,而是不限距離的死亡。」

「一切外部帶來的內、外傷勢均可自行癒合,並實時百分百反傷給對方。」

當這些字樣如刀刻般記錄在他腦海里時,便消逝不見了。

楚風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土匪們,正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那個揮刀斬殺他的土匪已經莫名摔下馬後死掉了,雙眼突兀,嘴角溢血的慘狀,彷彿也曾挨過牛二的拳腳。

「邪門!再給我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