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巨石炸裂開來,碎小的石子濺射像四周。

飛射出去的力道同樣不小,明明是一塊小石子,卻像是一顆顆小炸彈,打在周圍地上不斷發出巨響。

這石子飛出去的威力,六階之下過來挨一下不死也是半殘。

路聖看着這股力量暗暗咂舌。

在打出這一擊的瞬間路聖就能清楚的感覺到其中蘊含的力量之強大。

比六階的自己強太多,就連比較的數據都沒有。

打完這一擊之後,路聖也能清楚的感知到這一次消耗多少。

大概是消耗了自己五十分之一的能量,也就是說按照這樣的理論,他可以打出五十倍加速?

雖然路聖是這麼想的,但是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其中必然有他忽略掉的東西。

想了想決定試試兩倍加速,看看消耗是不是按照一倍加速的消耗遞增。

再次找到一塊大石頭,對着來了一發兩倍加速的抽擊。

「砰!」

巨響過後,原地哪裏還有巨石的蹤跡,只留下滿地渣渣。

這一次實驗過後,路聖也算是知道自己忽略什麼了。

能量消耗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不是說一加一等於二。

使用兩倍加速消耗的能量比一倍加速多出很多。

不是多出兩倍那麼簡單,多了將近三倍。

這樣一來他就要經過多次試驗才能知道自己最強能使用幾倍的時間加速了。

隨後路聖便在這裏試驗起了自己能掌控的加速倍數。

經過一個小時的試驗,他總算是的出來結論。

其中大部分時間是浪費在恢復體內能量上面。

只是使用一倍加速或者兩倍加速的話,他可以打一場持久戰。

最高能加速的倍數是十倍,使用一次十倍加速基本上會把他體內的能量掏空。

只能用來當做殺手鐧,不能輕易打出。

這一擊打出去沒有打死敵人,死的差不多就是自己了。

了解清楚自己的戰鬥力后,路聖便騎着白焰藍鱗鳥朝着墳山的位置趕去。

從高空中往下面看,地面黃土外翻,無數碎石肆意砸落,整個地面沒有一塊地方是好的。

之前這裏是有一個小山坡的。

此時已經完全被夷為平地。

從現場的痕迹來看。

都是被人暴力夷平的。

作為當事人的路聖已經離開了這裏。

……..

黑色大地上,路聖再次出現在這裏。

面前灰霧繚繞墳山,看上去沒有一點生機。

死氣沉沉的模樣明擺着就是生人勿近。

朝着屍王所在的山頂飛去,這一次路聖直奔屍王老巢。

底下那些屍人他沒有去管,把屍王解決,這些小弟自然也跑不了。

隨着路聖到來,墳山上出現了活人的氣息,那些把自己埋起來的屍人也逐一蘇醒。

走出墓穴,看着路聖的方向不斷嘶吼。

屍王也被路聖的到來驚醒。

在山頂上,屍王靜靜的看着路聖。

「人類,你這一次過來想幹嘛。」

屍王語氣有些不善,上一次被路聖跑了之後他就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是拿不下路聖的。

正面打他可以打得過,但是路聖想要跑,他也拿路聖沒有辦法。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屍王現在沒有直接動手,反倒是想要看看路聖想要幹什麼。

路聖從白焰藍鱗鳥身上跳下來,抽出白焰槍,冷聲道:「來這裏能幹嘛,當然是取你小命。」

屍王彷彿聽到了笑話一般,發出古怪的笑聲:「哈哈,你在開什麼玩笑。」

屍王冷然看着路聖:「別以為能從我手裏逃脫就可以如此囂張,空間能力的確強大,但也不是無敵的存在,要是我們同階,你說什麼我都不敢造次,但你不過是一個六階。」

之前和路聖交手,在他的感知中,路聖的確就是六階的存在。

「之前我的確是六階。」路聖說完便直接動手,一槍朝着屍王刺去,一倍加速悄然使出。

屍王正準備嘲諷路聖幾句,早上還是六階,現在難道就不是了不成。

結果還沒等他說話,他便感受到,路聖打過來的攻擊威力極強,而且對方身上亦然是出現了七階圓滿的氣息。

屍王瞪大眼珠,滿臉不敢置信,只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跨越了一個大階段?

路聖長槍已經要刺到他腦門,他也沒有時間多想,抬手想要抵擋路聖刺過來的長槍。

誰知剛一接觸,屍王便感覺到一股巨力,隨後他便飛了出去,砸在自己墳頭上。

屍王驚愕的起身,仔細感受空間中彌留的法則,驚訝出聲:「時間法則…力量法則!」

「王族!」

路聖也聽到了屍王的嘀咕,對於屍王說的王族倒是有幾分興趣,等拿下屍王再仔細盤問也不遲。

見到屍王被自己打飛,路聖心裏還是很爽的,之前他被屍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現在看來情況怕是要反過來了。

一倍加速貌似打不破屍王的防禦,路聖直接使用五倍加速。

勢必要短時間把屍王解決,免得突生變故。

屍王看着再次刺過來的長槍,心中不免多了幾分慌亂。

他能感受到,刺過來的長槍表面上平平無奇,沒有什麼特殊,但是仔細感應,便能感覺到籠罩在上面的時間法則。

攻擊近在咫尺,他想要躲避都做不到,只能選擇硬抗。

想到路聖也不過七階,屍王內心也安定幾分。

他畢竟還是一個八階強者,沒必要太過畏懼。

就算至高法則,催動起來那也需要自己本身實力夠硬。

屍王渾身瞬間散發出猛烈的灰氣,這股代表死亡的灰氣十分濃郁,特別是他的雙臂,那是纏繞灰氣最多的位置。

悄然避開要害,屍王一掌上前想要抵擋刺過來的長槍。

剛一接觸屍王心中猛然就一跳,一股不可抵擋的巨力從長槍上導入到他手臂上。

「砰砰砰!」

伴隨幾聲爆響,屍王的左臂猛然間這段成幾節,最後屍王的整條手臂猛然間炸裂開來。

屍王看着自己空蕩蕩的左肩有些不敢置信。

只不過幾個小時沒見,面前這小子怎麼就變的這麼猛?

「這不可能!」

即使明明知道這是真的,但屍王心裏卻有些無法接受。

早上還是被自己打的死去活來,落荒而逃的小子,轉眼就把他一條手臂打炸。

還有什麼比這種事情更加離奇的事情嗎?

路聖可不會管屍王在想什麼,只會痛打落水狗。

再次起身上前,長槍直刺,目標是屍王的腦袋,這一次依然是五倍加速。

只是使用五倍加速的話,雖然消耗也很大,但是打出六七次攻擊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六七次攻擊足以讓屍王斃命。

空間穿梭來到屍王面前,讓屍王避無可避,只能接招。

屍王全力躲避,不打算和路聖正面對抗,他已經看出來了,此時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對抗路聖的攻擊。

距離太近,他也只能偏移一下位置,躲避開要害,最終還是要正面對抗路聖這一擊。

屍王只能抬起乾枯的右臂,上面纏繞着無邊灰氣,把路聖刺過來的長槍往上抬,同時他的身軀往下躲。

這一次屍王成功抵擋住路聖的這一槍。

以他手臂的力量硬生生把槍身抬上去一些躲過這一次攻擊。

只不過他的手臂在與槍身接觸的瞬間就被打斷。

斷裂的位置是小臂處,此時就掛在手臂手吊著,完全沒有了用出。

屍王看着自己的手臂心中發涼。

不等他多想,一個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他面前,一槍刺出,朝着他面門狠狠的刺了進去。

「噗呲!」

長槍這一次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狠狠的刺進了屍王腦門,結束了屍王的生命。

路聖拔出長槍,屍王乾枯的身軀沒有一點血液流出來。

「砰!」

屍王的屍體重重的倒在地上,發出的聲音很響,屍體的重量比正常人重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