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了!」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中將一張戰弓取出,將三支紫色的驚雷箭同時搭在弓弦上面,射了出去。

「嘭!」

三支驚雷箭,分別射向紅耶將軍的頭顱、心臟、坐騎,十分精準。

紅耶將軍的嘴角微微一勾,躲都沒有躲一下,射向他的頭顱和心臟的兩隻驚雷箭撞擊在厚厚的鎧甲上面,發出兩聲金屬碰撞的巨聲,隨後就被彈飛出去。

那一支射向獨角金豹的驚雷箭,被獨角金豹張嘴咬住,直接吞入腹中。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臉色略微一變,剛才那三箭,他已經使用了全力,一般的玄極境大圓滿武者根本擋不住。可是在地極境武者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小子,箭法不錯,只可惜力量還不夠。」紅耶將軍大笑了一聲。

眼看雙頭血獅就要衝進魔風谷,可是紅耶將軍卻已經追到六十米開外,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

就在雙方距離只剩二十米的時候,紅耶將軍從獨角金豹的背上騰飛了起來,手持兩丈四尺長的戰戟,攜帶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刺向張若塵的後背。

「小子,結束了!」

紅耶將軍這一戟還沒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就已經感覺到全身刺痛,一股銳利的勁氣,將他身上的衣袍撕得粉碎。

張若塵依舊保持鎮定,伸出雙手,向前一推。

刺下戰戟的紅耶將軍,看到張若塵的這個動作,露出不屑的一笑。僅憑雙手就像擋住戰戟,他也太天真了!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紅耶將軍臉色一變。

原本刺向張若塵的戰戟,緩緩的改變方向,從張若塵的左側飛出去。

躲過一戟,為張若塵爭取到了時間。

雙頭血獅背著張若塵和小黑,衝進了魔風谷。

「怎麼會這樣?他修鍊的是什麼武技?」

紅耶將軍緊咬著牙齒,盯著張若塵的背影,感覺到不可思議。

「他必須得死!」

僅僅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紅耶將軍的眼神就重新變得十分堅定,飛躍到獨角金豹的背上,追進魔風谷。

「小子,你逃進山谷,就是自尋死路……」紅耶將軍站在獨角金豹的背上,看著停了下來的張若塵。

突然,他眼神一沉,盯著站在不遠處的兩個年輕美貌的女子,道:「你們又是何人?」

端木星靈的俏臉上露出一絲嫵媚的笑容,胸前的雙峰輕輕的顫動,露出兩排如雪的皓齒,道:「你居然問我們是何人?我還想問你是何人,居然敢追殺武市學宮的學員,膽子不小啊!」

端木星靈的確很美,而且妖嬈動人,就連紅耶將軍也看得微微一呆,根本沒有想到能夠在荒山野嶺之中遇到一個如此絕色的美人。

聽她的語氣,她似乎也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就算是武市學宮的學員又如何,在天魔嶺中,將算將她睡了,武市學宮又怎麼會知道?大不了完事之後,將她賣到黑市。

一旦被賣進黑市,變成黑市中的妓/女或者奴隸,就算你有再了不起的身份,也休想再逃出來。

「若是能夠與她睡一覺,就算是折壽十年,那也是一件美事。」

紅耶將軍的目光又盯向黃煙塵,眼中再次露出驚艷的神色,心中狂喜,上天待我不薄,沒想到追殺一個張若塵,卻遇到兩個仙女般的美人。

先自己享用,然後再賣到黑市,肯定能夠大賺一筆。

紅耶將軍能夠看出,黃煙塵和端木星靈都是玄極境的修為,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是他卻並不知道黃煙塵和端木星靈都是玄榜武者,若是他知道的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樂觀了。

看到紅耶將軍那淫/邪的表情,黃煙塵就異常的厭惡,道:「男人都是一個樣,就算修為再高,依舊改不了本性。」

站在不遠處的張若塵,聽到黃煙塵的話,微微皺了皺眉。隨後只見漫天的星辰赫然消失不見,再度出現雷鳴電閃的異況,緊跟著靈力再度灌入在了水晶球之上,水晶球再度爆發出更加強悍的氣息呈現括弧狀向四周掠去。

登時纏繞在水晶球上的強悍危險的…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二百九十三章、為你占卜一卦 白玄禮的基地不大,以前是個機關單位,從基地大門進去就能看到一個還算寬敞的院子,左側是一排職工車棚,右邊有一棟六層大樓,這裏應該是辦公樓主樓,主樓的後面還有兩間長方形的倉庫,跟他們的廠區倉庫相比,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

「怎麼樣?還不錯吧。」白玄禮洋洋得意地帶着眾人參觀了一圈。

楚夕忍不住嗤笑了一聲,然後及時撓了撓鼻子,以掩飾自己的不屑。

「你們是新人,本來是只能住大通鋪的,不過我跟你們一見如故,如果不介意,咱們可以住一起,我跟你說,咱們的宿舍可是很不錯的,我帶你們去看看吧。」白玄禮自認為賣了個很大的面子給這幫人,沒想到他覺得很好的這些東西在飛龍小隊眼裏簡直不值一哂。

眾人跟着白玄禮進了主樓,主樓里以前應該都是辦公區,白玄禮將其中的好幾間房間都改成了宿舍,每間裏面可以住六個人。

「你們可以先休息一下,天快亮了,早上我讓人給你們送吃的。兩位女士就住隔壁,放心,這兩間房就給你們了,不會有其他人住進來。」白玄禮說。

秦韻很討厭這個笑面虎,總覺得他笑裏藏刀,不懷好意。

「那真是謝謝白大哥了,以後還要多仰仗你了。」凌柯不卑不亢地說。

「大哥,他們既然加入我們,那武器是不是也應該上交,服從安排。」紫毛急切地問。

飛龍小隊的成員都面露不悅,凌柯面無表情地看着白玄禮,白玄禮打了紫毛的頭,怒斥道:「說什麼渾話,以後大家都是兄弟,咱們要團結!」

訓斥完手下,白玄禮又堆起虛偽的笑容對凌柯說:「別介意啊,小弟不懂事,你們先休息吧,我們就不打擾了,有需要就跟我說,我就在樓上。」

「謝謝白大哥。」凌柯也笑着說道,然後目送着他們離開。

飛龍小隊不敢分散,都聚集在一間房裏。

「為什麼我總有種進了狼窩的感覺。」秦韻說。

「同感。」張琪也附和。

凌柯說:「先不要慌,咱們有槍有食物,不管他們送什麼吃的大家都不要碰,咱們主要是要弄清這裏的情況,而且他們不知道我們不止張士木這一個異能者,這是咱們的底牌。現在大家都休息會,保持警惕。」

「好!」「明白。」

天亮以後,白玄禮果然派人送來了吃的,白粥和醬菜。

熙承看着送飯的人離開,然後關上門,不屑地說:「這麼寒酸,都不夠塞牙縫的。」

「別管那個了,大家只吃自己的食物,吃完咱們就出去。」凌柯說道。

過了一會兒,凌柯感到非常的睏乏,他揉了揉太陽穴,難道是沒睡好嗎?可是這種感覺很不對勁。

「我怎麼覺得渾身沒勁啊。」張士木也發現了不對勁。

「靠,他們放迷煙!」楚夕指著後面的窗戶,一個箭步衝過去,一把堵住了煙孔,可惜他已經中招,沒一會兒就不受控制地栽倒在地。

凌柯努力保持着清醒,右手想掏槍,他只覺得天旋地轉,怎麼都抓不住槍柄,最後也一頭栽倒在地。

他最後看到的是一群帶着防毒面具的人闖了進來,暈眩中他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終於昏死了過去。

凌柯是被一陣嘈雜的聲音驚醒的,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在其中一個倉庫里,四周有人走來走去,還能聽到金屬交擊聲。

凌柯甩甩頭,驅散了心頭的煩悶,自己真是太大意了,以為只要不動食物就不會有大問題,想不到他們居然來陰的。

一個人走過來,抬手就給了他一巴掌,凌柯被打蒙了,他怒睜著雙眼瞪着打他的人,是紫毛。

「老大!」旁邊的楚夕和熙承都憤怒地掙紮起來,可惜被繩索捆縛,加之中了迷煙,幾乎使不出力氣,只能怒吼著要他住手。

紫毛瞟了他們一眼,獰笑着又打了凌柯一拳:「怎麼樣?我看你還能不能狂?」

凌柯嘴角流下血來,他不怕受辱,心中想着如何才能拯救大家。

紫毛打的興起,一拳拳打的凌柯幾乎抬不起頭來。

「媽的,有種來打我,你他媽是不是不敢啊!」楚夕睜著紅通通的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飛龍小隊的人都是氣憤難當,沒想到沒被喪屍咬死,竟然受活人的氣。

「闖哥,那倆丫頭醒了!」遠處的一個青年淫笑着對紫毛說道。

紫毛停止揍凌柯,笑嘻嘻地捏住凌柯的下巴,說道:「揍你不好玩,你就看着我們好好玩那倆妞吧。」

凌柯抬起頭,這才注意到張琪和秦韻躺在左邊的兩張床墊上。張士木幾乎被捆成了粽子,整個人被高高地吊在了倉庫的橫樑上。其他人被綁在自己身邊,比起張士木,他們只是隨意地被捆着。

凌柯看着紫毛走向兩女,拚命扭動着身體,想要掙斷繩索,他吼道:「你要是敢動她們,我一定殺了你們!」

「我好怕怕哦,你們就坐在那欣賞就可以了,放心,我不會收你們門票的,哈哈!」紫毛欠揍地笑着,沖周圍的人揮揮手,淫笑道,「兄弟們,準備脫褲子!」

飛龍小隊沒辦法掙脫繩索,都憤怒地叫罵着。凌柯睚眥欲裂,無奈使不出超能力,他從沒有如此憎恨過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就不會讓眾人陷入險境,他還是太低估了人性的醜惡。

有一個人已經向張琪逼近,她本能地往後縮,卻被那人抓住小腿又拖倒在床墊上。

「你們幹什麼,放開我!」張琪奮力地踢著腿,表情很驚恐。

「配合一點,你越掙扎受的苦就越多,我們這麼多兄弟都會好好伺候你的!」小青年獰笑着撲到她身上,就想親她。

張琪嚇壞了,拚命掙扎,哭着喊道:「你走開,凌柯救我!」

凌柯又掙了幾下,急得都快吐血了。小青年冷不防被張琪抽了一嘴巴,兇相畢露:「臭娘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他一隻手抓住張琪的衣服,粗暴地將衣服撕扯開丟到一邊,露出了白色的內衣,他色心大起,回頭對紫毛說:「闖哥,這妞胸好大!」

紫毛雙眼冒光,拽着他丟到一邊,說:「老子先玩!」

秦韻活動了一下手腳,她感覺體內涌動的能量一盪,她清楚地聽到張琪心中所想:凌柯,救我,我不想被他們欺辱!

秦韻知道自己的能力恢復了,她握緊雙拳,對紫毛喊道:「喂,看着我!」

紫毛一愣,回頭看她,只看到她眼中黃光一閃,紫毛就覺得自己的腦子突然迷糊了,搞不清自己身在何處。

秦韻說:「讓他們放下武器!」

紫毛順從的跟着說:「都放下武器!」

周圍的人都很奇怪,卻不敢不聽他的話,紛紛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此時,凌柯也感到自己的超能力恢復了,他猛地掙脫開繩索,奔到張琪身邊,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她穿上,后怕地問道:「你沒事吧?」

張琪看到是凌柯,撲到他懷裏,嚇得大哭起來。凌柯抱着她安慰了一會兒,低聲勸道:「別怕別怕,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他側頭看向秦韻,飛龍小隊的人都盯着她,彷彿突然不認識她了。秦韻咬了咬嘴唇,不再說話,要不是危急關頭,她也不想暴露自己。

凌柯來不及細想,他看到白玄禮抱了一摞武器走進倉庫,那些都是他們的裝備。白玄禮看見倉庫內氣氛不對,怒喝道:「你們怎麼回事?」

凌柯眼中冒火,轉頭輕聲對張琪說道:「別害怕,去給他們解開繩索,我去殺了他!」

凌柯放開張琪,飛到空中,眨眼就飛到了白玄禮的頭頂。這一招把他嚇蒙了,他仰頭看着凌柯,手中的武器掉了一地。

「快,給我殺了他們!」白玄禮倉惶地命令手下,雙爪破體而出,和凌柯斗到了一處。

凌柯手中沒有武器,全憑氣勢壓制着對方。張琪抹乾眼淚,抽抽搭搭地去給楚夕和熙承解繩索。

秦韻也沒閑着,她眼光所過之處,只要是與她對視的人都變得痴痴傻傻,站在原地不動。她控制了倉庫里所有的敵人,然後撿起地上的匕首,喊道:「老大,接着!」

凌柯在空中一個側翻,雙手接住匕首,眼神死死地盯住白玄禮,二話不說就向他砍去。

白玄禮咬着牙,他既然已經和這群人撕破了臉,想要討饒是不可能了,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群人竟然會有這麼多異能者,他懊惱地想:他早該想到的,凌柯如果是普通人又怎麼會成為這群人的老大。只怪自己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才棋差一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