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後…」

抱著可莉,法瑪斯已經退到了低語森林的邊緣。

到這裡,可莉才認真的點點頭,在法瑪斯的肩膀上蹭了蹭小臉,把泥土抹去。

「這樣就可以啦,法瑪斯哥哥,我要引爆炸彈了噢。」

視野里,星落湖已經縮小成了一個小點,法瑪斯感覺到不妙,本能的想要開口阻止可莉,但已經來不及了。

「戰爭庇護!」

抱著可莉的法瑪斯跺了跺腳,幾乎是同時,伴隨著「轟隆」的一聲,炸彈的爆裂無情地撕裂了星落湖中的寧靜。

一道火柱衝天而起。

雖然火焰升得很高,但似乎被限制在了一個區域,僅僅是炸掉了星落湖的湖心島。

「還好我反應快…」

看著將高天染得通紅的火柱,法瑪斯慶幸自己的技能放得及時,限制住了可莉炸彈的爆炸威力,不然…

「整個星落湖都會被移平…」

抱著歡呼的可莉,法瑪斯嘆了一口氣。

「這種程度的爆炸,七天神像…連渣都不會剩下吧?」

當法瑪斯和可莉看著火柱時,在達達烏帕谷,尋找榮耀之盾的溫迪心頭一悸,咬牙切齒的看向了星落湖的方向。

「果然…」

「還是被炸了…」

—————————————

PS:嗝~小可莉好可愛。ε(><)з 君奕汝本來看到竹神粉絲說的那句話,面色瞬間一白,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溫初柳知道葯是她下的了? 此疑問一出,無盡的恐慌席捲了她的身體。 她怕的不是溫初柳,而是江鴿。 君奕汝知道,如果這件事傳了出去,以江鴿這種護妹幾近病態的模式,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掐死自己。 但當她看向彈幕的時候,突然覺得有了一絲希望。 溫初柳那麼喜歡竹神,而自己又是竹神的女朋友,所以她也會喜歡自己,不會去跟江鴿告狀的,對不對? 君奕汝越想越堅定自己的想法,隨後擺換成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眼眶微紅,哽咽道:「我不知道初夏為什麼要這麼誣陷我,是不是因為我搶了竹神?但是……我真的很喜歡竹神呀……」 平時君奕汝在直播間里,那是相當高冷,走的就是御姐風,現在突然變成一副小女生的模樣,瞬間點燃男人的保護欲。 那些人頭腦一熱,立馬跑去溫初柳的直播間,語氣極其噁心。 「不懂女王的為人就別瞎誣陷,就一潛規則出來的人氣還厲害上了。」 「麻煩彈你的鋼琴,玩你的遊戲吧,別出來惹人噁心了好嗎?」 「竹神的女朋友也是你個小主播能詆毀的?自己什麼樣心裡沒點逼數?」 君奕汝開著小號,看著溫初柳彈幕上的話,笑得肚子疼,她從未那麼開心過! 溫初柳她活該!活該被罵的狗頭淋血!誰讓她敢瞎說,造謠,是要付出代價的! 對於女帝家粉絲的責罵,小傻子沒有說一句話,他們當然可以上去撕,還可以保證把那些人罵的懷疑人生。 但他們沒有這麼做,連禁言套餐都沒有給,因為他們知道,溫初柳不喜歡他們這麼做,所以他們忍! 兩家粉絲,一家厲聲質問,一家平靜無波,誰家的粉絲素質高,已經高下立見了。 溫初柳抬頭看著彈幕上愈演愈烈的謾罵,淡淡喝了口可樂,清晰吐字,一字一頓:「什麼樣的粉絲,什麼樣的偶像,你看看你們,多暴躁啊,君奕汝……估計也是這樣吧。」 君奕汝瞪著直播間里的那個女孩,眸中簇出兩團火焰,似是要將她灼燒。 屏幕里,溫初柳繼續道:「你看看我家的小傻子,多安靜,跟你們對比起來,你說,你們像不像潑婦罵街?」 「不對,說潑婦把潑婦說老了,應該是熊孩子,還是那種鄰居家的人見一次就像打一次的熊孩子。兩個字,欠罵。」 「好!」另一邊,坐在基地里的soso突地大叫一聲,隨後稱讚聲響起:「傻子主播懟的太好了!」 躺在沙發上睡著的慕雲聽到他突然吼出的聲音,猛的睜開眼,眼中滿滿的警惕,但在看到身邊看直播看得津津有味的soso后,警惕散去,取而代之的一抹笑意。 他揉了揉soso的頭,眉眼含笑,語氣平淡:「下次如果再敢在老-子睡著的時候吵醒我,soso,你懂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回到家,宋清清正在看電視,童珂親自下廚。 宋清清見到陳寧,歡呼的撲上來:「爸爸你們回來了!」 陳寧彎腰抱起清清,笑道:「嗯,清清寫完作業了嗎?」 宋清清驕傲的說:「已經寫完了!」 陳寧寵溺的說:「乖!」 陳寧誇獎了女兒兩句,忽然發現宋娉婷跟宋仲彬馬曉麗,都眼神怪異的看著他,滿臉狐疑。 陳寧哭笑不得:「大家看著我幹嘛?」 宋娉婷冷哼:「陳寧,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 陳寧笑道:「沒有呀,為什麼這麼說?」 宋仲彬也說:「那剛才在貴夫人美容美髮連鎖店是怎麼回事,你一個電話,竟然就讓貴夫人在江南省幾十間連鎖店關門大吉,這也太厲害了吧?」 馬曉麗也忍不住說:「是呀,陳寧,你到底怎麼做到的,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們?」 陳寧道:「其實這貴夫人品牌,早就臭名昭著,之前就有很多人舉報投訴過他們。」 「今年的315消費者權益晚會,因為特殊原因,推出到今晚。」 「大家都知道消費者權益日的厲害,很多不法商家都夾著尾巴收斂做人。」 「這貴夫人膽敢頂風作案!」 「所以我很篤定,我讓手下舉報他們,他們肯定要被調查,關門大吉。」 陳寧說到這裡,拿起電視遙控器,打開電視新聞,新聞上果然都是消費者維權的節目! 江南省電視台新聞上,記者手持麥克風站在一間貴夫人美容美髮店門口,認真的說:「之前我們連續接到報案,有群眾稱貴夫人美容美髮連鎖店坑消費者充值巨額會員卡,實施詐騙犯罪。」 「今天我們執法部門,再次接到一位群眾舉報之後,果斷出擊,在極短時間內查封江南省內所有貴夫人連鎖店……」 宋娉婷一家看到新聞報道,終於相信了陳寧說的話。 宋仲彬笑哈哈的說:「陳寧,原來你這小子當時真是吹牛的呀,可沒想到你運氣好,瞎貓碰到死耗子,竟然相關部門真的十分鐘之內把那些騙子連鎖店全查封了。」 馬曉麗則說:「才不是運氣好,陳寧是算準了今天是消費者權益日,所有才有信心。」 宋娉婷跟馬曉麗的想法一樣,但她又隱隱約約覺得哪裡不對勁? 至於哪裡不對勁,她自己也說不出來。 於是只能暫時相信陳寧這傢伙是利用消費者權益日,教訓了那些不良商家。 童珂此時已經早好豐盛晚餐,出來招呼大家:「好了,吃飯了。」 陳寧一家坐下來,高高興興的吃飯。 此時此刻,中海機場,身穿黑色西服,長得頗為英俊,但眉間帶著一抹陰鷙氣息的陳劍東,帶著牛魔王、小馬等一幫隨從,從機場出來。 江南省富商林海,帶著一幫手下,已經恭候多時了。 林海見到陳劍東,連忙小跑的迎上去,諂笑道:「陳少您好!」 陳劍東冷冷的說:「你就是我媽公司在江南省的總代理,林海?」 林海陪著笑說:「是是是,我在南方熟絡,陳少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儘管吩咐。」 林海說著,親自打開身邊賓利車門,請陳劍東上車。 陳劍東倨傲的上了賓利,昂首在後座坐下。 林海想要坐在陳劍東身邊,但是小馬已經攔住:「你什麼東西,也配坐在我們少爺旁邊,你坐前面副駕駛位,隨時回答我們少爺的問題!」 千千 兩位爺都是護犢情深的那種,講理? 不存在的,管你是不是為了治好小萱的身體,美女總裁和周老頭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慌啊! 晚上的時候,美女總裁還來電了。 明天早上,她就會和老爺子一起過來接小萱回家,這是全家出動的意思嗎?自己會不會被混合雙打? 「小精靈,花費能量點,分影魔光。」 「快快快,把小丫頭腳踝上的扭傷治好!」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區區能量點,保住小命最重要! 「叮,主人,鑒於您之前已經對生物體施展了分影魔光技能進行強化,不建議短時間內再次強化!」 卧槽! 「那、那、那……這傷?」 「叮,主人請放心,分影魔光技能在強化生物體的同時,也會刺激生物體本身的自我保護系統,這點小傷,到了明天就會自然痊癒的!」 「呼~~~」 那就安心了! 一大早,趙家的廚房裏,就有一個小小的身影在忙碌了。 淘米下鍋,兌水,撒綠豆,煮雞蛋…… 一整套的流程,小萱做的如行雲流水一般,乾淨利落,老練! 拍了拍手,小丫頭滿意的點了點頭。 還是自己親手做的,比較放心啊~~ 扭了扭自己的腳踝,小萱的笑容之中,驚奇帶着幾分見怪不怪。 今天起床的時候,她就已經發現了異樣。 昨天晚上還紅腫著,動一動就會傳來疼痛的腳踝,如今已然沒有了絲毫扭過的痕迹,就連蹦跳跑步,都十分自如。 這樣的事情,確實很神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