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嗎?我擔心她心情不太好,你讓她別喝酒,要是喝死了,以後就沒意思了!」

「……!」

張導開始還以為李安安是客套一下問祝小珍的好,結果竟然是罵人。

他頭疼把電話掛了,突然覺得如果電影開拍,會是什麼情況,有點預感不妙。

「小珍,她答應了,你也少喝點酒,天底下好男人多得是,你何必在褚逸辰那種男人身上弔死呢?他已經殘廢了。」

偷香 盛夏在家裏休養了幾天就回了工作室,還帶了俞笙一起來。

有俞笙在這裏,盛夏也能看着她照顧她。更何況,俞笙的能力也不錯,有她在的話,盛夏也能放心一點。

陸英被盛夏放了個假還沒回來,不過他的行程都會每天報備給盛夏這邊。

「夏夏,照片已經拍好修好了,你可要看一下?」許主管從外面回來,手上還拿着不少的文件。

盛夏嗯了一聲,她今天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盛夏領着俞笙走到了許主管的身邊,三個人圍着電腦盯着上面的照片看。

仔細的瀏覽一圈下來,這組照片拍的不錯,而且新人的表現力很強,不愧是被許主管發現的冉冉之星。

盛夏仔細看了一眼覺得沒有什麼毛病,讓許主管找人從今晚開始發佈,先發幾張吊吊胃口,再做點宣傳什麼的,等到引起了大眾的注意再繼續發佈其他的寫真照片。

許主管和盛夏仔細商量了一下這些事情,完全敲定下來之後再去處理事情。

趁著中午吃飯的時候,俞笙問起了盛夏一些事情。

「夏夏,你開這個工作室也有一段時間了,我知道沈恪也已經投資了。你可要好好乾吶,以後我就指望你了。」

盛夏扯了扯嘴角說:「Dr集團投資是言景祗的意思,他只是不想明面上幫我而已,不想給其他人帶來什麼話柄。所以以後這邊工作室有什麼問題需要去Dr集團的話,還需要阿笙你去了。」

俞笙的臉微微一紅,她低頭說:「我去做什麼?我還有很多事情都不懂呢。」

「怕什麼,有我在呢。」盛夏摸了摸俞笙的腦袋。

「對了夏夏,今晚我要早點回去,就不陪你啦。你也要早點回去吧,你家言總肯定已經準備好了禮物在等你。」

盛夏有些茫然:「今天是什麼重要的節日嗎?」

「你忘了?今天不是你生日嗎?」俞笙被盛夏說的有點懵,還以為是自己記錯了呢。

盛夏被她這一說頓時就反應過來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最近都給忘了,不過是個生日而已,以前也沒怎麼過呢,今年也已經不重要啦。」

「什麼不重要?」俞笙嗔怪道:「夏夏,就是喜歡這樣不爭不搶,這不是一件好事。以前你和言景祗的關係不好就算了,現在你們已經緩和了不少,也打算要個孩子了,怎麼還這樣。」

盛夏:「……」

「對了夏夏,你去醫院檢查過了嗎?」

「什麼?」

「你這身體吶,我看你最近食慾都不怎麼好,是不是懷孕啦?」俞笙擠眉弄眼的問。

盛夏:「……」她這才喝葯調養多久,怎麼可能現在就懷孕呢?上次去醫院才檢查出來沒有懷孕,不可能這麼快吧。

盛夏有些疑惑,她不怎麼想去醫院,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但是一想到俞笙說的這些話,她又覺得自己是該去醫院看看了。

下午下班的時候,盛夏接到了言景祗的電話,說有點事情晚點才能下班讓盛夏自己先回去。

。 站在一旁的李凡超卻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剛剛林天成的指尖,竟然浮現出一絲絲銀白色的雷霆之力。

如果他沒有猜錯,剛剛那一道朝着李錦年的天靈蓋襲擊而去的雷霆就是林天成的所作所為。

一想到這裏,李凡超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面容。

林天成這還只是個剛剛入門的弟子,且只有人仙期初期境界的實力,可他卻能夠隨心所欲地召喚來如此強悍的雷霆之力。

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林天成對雷霆之力的掌控力度絕對遠超過自己。

此時,他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這傢伙絕對不簡單!」

許良的心裏倒是竊喜不已。

「看來,連老天都看不慣李錦年和俞白的惡行了。今日,六大峰各大弟子的力量治一治他們囂張的氣焰。」

李錦年意識到自己即便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心中對俞白咒罵不已,恨不得一巴掌把這沒腦子的混賬東西給拍死。

看到這兩師兄弟竟然還想抵賴,郭雯雯的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各大峰的師兄弟們,他們兩師兄弟欺人太甚,今天,我們就在這廢了他們。」

陳靜胸膛一挺,「挖了他們的眼睛!」

鄧文的目光則是死死的盯着那兩人手中的空間戒指。

要是他們空間戒指里的財物不足以抵消練丹房的損失,就拿他們的命來償還。

其他人也連忙附和道,「廢了他們!」

一聲令下,六大峰的弟子們朝着李錦年和俞白氣洶洶而去。

李錦年和俞白也意識到,想要逃命是不可能的了,眼下只能拼盡全力以死相抗衡。

俞白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的大師兄,小聲的說道,「大師兄,現在我們可是患難兄弟,你可不能不管我呀!」

李錦年冷哼了一聲,心裏早已窩了一肚子的火。

很快,整個玄峰都跟着熱鬧了起來,這個場面絲毫不亞於當時林天成競選前八名次的較量。

林天成則是站在一旁,凝視着李錦年的一招一式。

還真別說,這個李錦年的實力確實很強,在同時面對六大峰大弟子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打成一種持平的狀態。

俞白那小子的情況就比較糟糕了,原本已經腫得跟個豬頭似的腦袋被他們左一拳右一拳打得整張臉都爛了。

郭雯雯這丫頭當真是現實版的孫二娘,上去就把俞白的一隻眼睛給挖了下來。

「我讓你偷看!」

陳靜也許是和郭雯雯走得近的緣故吧!竟然也有幾分郭雯雯的性子。

她別的不幹,專攻俞白的下三路,擺明了是想讓他做太監。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竟然敢讓我們挨個親你,臭不要臉!」

林天成下意識的夾了夾雙腿,心中暗自想道,「這兩個母夜叉果然不好惹,以後可得小心着她們!不然,保不準哪一天就變太監了!」

許良看着這熱火朝天的場面,摸了摸鼻子道,「大哥,我們是不是也得做些什麼?」

李凡超一捏拳頭,「走,先把這李錦年打了再說。」

這些年來,玄峰沒少受武峰的氣。

眼下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好好教訓一番李錦年和俞白,這以後怕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他們左勾拳,右勾拳,上一拳,下一拳的,林天成看的着實觸目驚心,心中暗自想道,「差不多就行了吧,可千萬別出了人命。」

這無間地獄的人手段果然是兇狠至極,招招致命。

林天成和俞白其實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林天成也並沒有想要把他置於死地的想法。

有了李凡超的加入,李錦年很快就架不住他們的攻勢了,開始步步倒退,嘴角更是溢出了鮮血。

而此時俞白早已經打趴在地。

他整個人抱頭縮在地上苦苦求饒,整個樣子是慘不忍睹。

這個時候,五行仙尊恰巧從山下走了上來。

看到眼前熱火朝天的一面,他當即厲聲喝道,「都給我助手!」

玄峰雖然是八大峰中實力最弱的一個,但是五行仙尊的威嚴,在整個無間地獄卻絲毫不弱。

那些人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對五行仙尊拱手道,「見過師叔!」

五行仙尊看到滿身是血的李錦年以及那被挖了一隻眼睛的俞白,有些氣憤的說道,「你們這些人簡直胡鬧,這裏是玄峰的地盤,別弄髒了我玄峰的山門。過幾天就是天榜爭霸賽了,你們留着力氣去那打去。」

在無間地獄每年都會舉行一場天榜爭霸賽。

其中有團隊競技,也有個人實力的較量。

而所謂的天榜,其實就是爭霸賽之後八大峰弟子實力排行榜。

不過,只有在爭霸賽中贏得前十的名次,才有資格入天榜。

不過,這些年來,玄峰一直因為實力不濟,甚至連天榜都沒有一個弟子能夠進得了。

眼下,李凡超是公認有資格代替玄風進入天榜的第一個弟子。

俞白的內心激動不已,不停的給五行先尊磕頭,「多謝五行師叔,多謝五行師叔救命之恩。」

李錦年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說道,「五行師叔說的沒錯,有本事我們在天榜爭霸賽中一較高低,你們這樣群毆我們兩人算什麼本事。」

郭雯雯雙手叉腰,「你還不服是吧?」

「天成,送客!」五行仙尊厲喝一聲之後,大步朝着大殿走去。

林天成做出了送客的姿勢,「各位師兄師姐們,請吧!」

俞白惡狠狠地盯着林天成,咬牙切齒的說道,「小子,我知道這件事情一定是你乾的,我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給我等著。」

郭雯雯卻上前一步將手放在了林天成的肩上,故意抬高音調對林天成說道,「師弟,倘若有人敢對你不利,你告訴師姐,師姐幫你揍扁他。」

郭雯雯剛進入到無間地獄的時候和林天成一樣也受到師兄師姐們的欺壓。

所以,她非常的同情林天成。

俞白這混蛋敢做不敢當,竟然想要把氣撒在一個剛入門的師弟身上,這件事情她當然不能坐視不管了。

陳靜也上前一步,毫不避諱的說道,「還有我!俞白要是敢對你動手,你告訴師姐,師姐幫你把他另一隻眼睛給挖下來。」

白傑和白羽兩師兄弟倒是沒有說什麼,李錦年和俞白兩師兄弟都被打得很慘,他們心中的氣自然也就消了。

鄧文則是在清點着李錦年和俞白空間戒指中的財物,想着能不能抵消掉煉丹房的損失。

林天成卻突然開口道,「慢著,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竟然讓俞白師兄如此仇視我。如果俞白師兄非要和我過不去的話,我林天成也不是慫包軟蛋,願意接受俞白師兄的較量!」

…… 「寧次君,你來找我應該不只是為了給我許諾的吧?這張卡片要比我想象中更加神秘,我目前所掌握的技術想要完全分析出來恐怕需要很長的時間。」

大蛇丸突然岔開話題,寧次瞥了一眼卡片,點點頭。

「我明白了,這種事本來就不急於一時,我現在也不著急需要答案。」

大蛇丸再度停止敲擊,從衣服兜里拿出一條白毛巾擦擦手,完了隨手將毛巾丟到一邊。

「該設置的東西已經完全設置好了,這台機器按照我的設置緩慢分析卡片,至於能否得到結果,那就要等到最後才知道了,你剛剛去見白了吧?他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比起卡片,我現在對輪迴眼的興趣更大。」

大蛇丸毫不掩飾自己的研究側重點,然而這個問題著實是把寧次給問著了,寧次剛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白和紫苑的事情上,對研究的事情隻字不提,現在大蛇丸問起來,寧次也完全不知道。

「我對研究這個方面不是很懂,而且剛剛去找白也不是為了這件事,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進度怎麼樣了,你想知道的話就自己去問他吧,我還要去找天天。」

寧次果斷岔開話題,起身就要走。

「寧次君,不知道你在死界有沒有遇到到那個曾經奪走我雙手的傢伙?」

大蛇丸突然又把話題撤回到死界,寧次剛抬起的腳步猛地頓住,大蛇丸見狀立刻咧嘴露出笑意。

「看來是遇到了啊,如何?那中存在的傢伙,在死界算是什麼水平?」

大蛇丸會突然問關於死神的問題到也在寧次的意料之中,畢竟當初大蛇丸是實實在在在死神手上吃虧了,現在寧次最在意的事情就是關於靈魂的事情,現在大蛇丸這麼一提,寧次也想起來,大蛇丸曾經在被屍鬼封盡封印雙手之後對靈魂應該也做過研究。

「如果把整個死界比作一個忍村的話,死者的亡靈就是村子里的平民,死神只不過是一個中忍,遠遠觸碰不到高層。」

大蛇丸豎直的蛇瞳猛然一縮,緊接著臉上的笑意更甚。

「是嗎?看來的確如你說的那樣,死界真的很精彩啊。」

「是啊,說起死神,大蛇丸,我記得你好像在那個傢伙手上吃過虧吧?不知道你對靈魂方面有什麼研究?去了一趟死界,見識了各種各樣的亡者,我對靈魂也有一些好奇了,不知道你能不能讓我更多了解一下?」

「哦?你對這個有興趣嗎?那就跟我來吧,我這裡剛好就有資料。」

說完,大蛇丸自顧自地走出實驗室,寧次也緊跟在身後,表面上顯得很平靜,但是內心卻非常激動,現在終於能接觸到靈魂層面上的資料了,而且還是由大蛇丸出品的資料。

在寧次的心目中,大蛇丸的實力雖然不是最強的,但是在科研方面,大蛇丸絕對是寧次心中最強的科學家,他出品的資料絕對不是空穴來風,更何況這份資料還是大蛇丸為自己研究出來的,可信就更高了。

大蛇丸帶著寧次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儲藏室,儲藏室內與實驗室一樣,全都是金屬封閉,顯得非常保險,但是與實驗室的井然有序不同的是,這間儲藏室內非常凌亂,地上散落著非常多紙箱子,紙箱裡面裝滿了寫著各種資料的紙張,有些箱子顛倒,導致紙張散落一地。

寧次來到儲藏室門口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走進去,凌亂程度直接讓人下不去腳。

「這,這也太亂了吧?大蛇丸,難道你就不知道整理一下嗎?就算自己整理好歹也要別人幫你整理一下啊,好傢夥。」

大蛇丸瞥了寧次一眼,踏入儲藏室內,儲藏室內一眼看去雖然是下不去腳,但是大蛇丸卻能非常自如地行走在裡面並且還能保證每一次落腳都不踩到散落的資料。

「亂嗎?寧次君,萬物都不要被表面所迷惑了,在你眼中這間儲藏室是亂的,但是在我眼中,這件儲藏室卻無比整齊,這些紙張你以為是散落的,但其實是我有意這麼擺放的,這種擺放的方式能讓我很快地在一堆資料照中找尋到我想要的任何資料,包括……這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